<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忽悠小胖子
    不等李易铭到跟前,越千秋就大喝一声道:“我为什么不敢来?”

    他喝完之后,还不退反进了一步:“是皇上宣召我来的,你想让我抗旨?”

    “我骗你什么了?我告诉你英小胖,我本来发现了一个针对你的大阴谋,还想帮你查清楚,还你一个公道,现在……哼,没,戏,了!”

    “为了这个,我昨天忙活了一下午一晚上,今天才一回城,就差点被人冒充武德司的诱拐了,这刚刚被人送去户部衙门和爷爷团聚,还没回家呢,就被你父皇叫了过来,我容易吗?”

    李易铭还没站稳就挨了越千秋一连串排揎,不由得支撑着膝盖直喘粗气,脸上露出了几分狐疑不信,眼睛也滴溜溜直转。等看到越千秋没理会他,自顾自站到了越老太爷的另一边,他想到刚刚在垂拱殿中对父皇哀哀哭诉的冯贵妃,心情不禁复杂极了。

    从小到大,冯贵妃一直都宠着他,但唯一的逆鳞就是他的身世。一旦有人说他不是她亲生的,她就会流露出最阴狠残酷的一面,更不要说这一回。就在刚刚来见父皇之前,一直都教导他要好好拉拢越家祖孙和东阳长公主严诩母子的冯贵妃,竟是对他说出了另一番话。

    “我和你母子能在宫里横行,谁都拿我们没办法,甚至连你拿着鞭子去任贵仪这些老资格嫔妃那儿打人玩儿,别人都敢怒不敢言,就因为你是大郎!之所以能轮到你当大郎,是因为你前头还有三个夭折的哥哥,皇上认为序齿不吉利,才把你这四郎硬生生改成大郎!”

    “越老儿和东阳长公主定然是在互相勾结,想要图谋大位,可怜我之前竟被他们诳了,只以为他们会成为你的臂助。这次外头突然到处演那场戏,绝对是他们在为越千秋造势!所以你记着,不管在你父皇面前撒泼也好,打滚也好,大哭也好,一定要让他杀了越千秋!”

    “不管越千秋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现在对你来说是威胁!”

    越千秋表面上没去看李易铭,实则眼角余光一直在观察着那个小胖子。

    从昨天到今天,各种事情层出不穷,可以说是过山车。他还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就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他是不喜欢这死小胖子的暴虐阴险,也想过先敷衍着,以后要是实在忍不了这讨厌家伙就把他干掉,可并不代表他要因为别人的算计,就要提前设计火拼英小胖。

    这不符合他为人处事的三观!

    可如果李易铭真的因为那流言风波就把他当敌人,那么就没有办法了。他只能把这家伙当敌人,然后想方设法借助各方面的力量,把人干掉算数!

    当看到陈五两已经快步迎了出来,越千秋正打算跟着越老太爷往里走时,他突然再次听到了李易铭的声音:“越千秋,你给我站住!”

    随着这一声大喝,李易铭再次匆匆上前,蛮横不讲理地一把拽住了越千秋的手,恶狠狠地说:“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一面如此嚷嚷着,他一面对其他人叫道:“谁都不许过来,我就和他说说话!”

    眼见李易铭拉着越千秋跑开老远,又跑去把四周围所有内侍宫人全都给赶开了,继而就气咻咻地跑回越千秋跟前,挥舞胳膊与其说着话,越老太爷就看了越影一眼。

    知道越老太爷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分明是在问,他们在说什么,越影就看了一眼脸上若无其事,目光却不时往那边瞟的陈五两,随即轻轻蠕动着嘴唇。

    他之前在杜白楼和必答思对战时也如此传过音,只不过,现在是先窃听两个小屁孩的摊牌,然后再告诉越老太爷。要是放在从前,他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自己居然如此小题大做。

    李易铭只觉得自己已经够谨慎了,而越千秋却忍不住拿眼睛往越老太爷和越影那边瞟。见那一对天底下绝无仅有的主仆正磨磨蹭蹭不往垂拱殿中去,他就依稀觉得,自己和英小胖的对话指不定正被越影全程录音转播,心里不免觉得怪异,但眼下他也顾不得爷爷的恶趣味。

    小胖子当然不知道越家那点路数,直截了当问道:“你之前说针对我的大阴谋是什么意思?”

    越千秋知道眼下需得长话短说,当下就开门见山道:“我问你,你有没有招揽一个叫做欧阳铁树的秀才?你有没有让这个秀才和人勾结,骗一群会武艺的小孩子给你当手下?”

    李易铭顿时眼睛瞪得老大,随即立时咆哮道:“没有,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昨天晚上就是这么对我大伯母说的。要不是我坚持,人人都以为是你干的!”

    越千秋用最快的舌头最快的速度把昨天那档子事解释了一遍,成功把李易铭那张脸变成乌漆墨黑。眼见小胖子气得肩膀发抖,赌咒发誓说绝对不认识欧阳铁树,他方才冷哼了一声。

    “看看,你没做的事情,别人已经栽到你身上了。要不是因为你最近老缠着我,怎么会连累我被人惦记?”

    我连累你?李易铭终于成功被越千秋绕了进去,脸上发懵,脑子一团浆糊。

    “当然是你!要不是你这个当朝唯一的皇子,当朝英王殿下没事尽跑来和我套近乎,别人怎么会算计我?”

    看到初见成效,越千秋充分发挥自己善于忽悠人的特点,朝着英小胖又进逼一步。

    “你这样没事往我家跑,我去哪你就去哪,以为聪明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如果我就是个寻常的越家第三代,你会和我套近乎吗?你不就是看着爷爷对我不错,我师父又是长公主的独生子,这才和我走得近,不就是为了博得爷爷和长公主的好感?人家不想看你当太子的,不得想点办法让爷爷还有长公主和你结仇,然后一刀两断?”

    李易铭虽然暴虐成性,打骂身边人甚至外头那些宫女内侍如同家常便饭,但他好歹有个优点,那就是听得进去别人的话,也会思考,所以越千秋才会一直认为小胖子有点阴险狡诈的潜质。此时此刻,他遽然色变,一点都没在乎越千秋这言行举止已经逾越了分寸。

    他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声音竟是有些沙哑:“你真的没想过让父皇认你是皇子?”

    “胡说八道!”越千秋一下子提高了声音,突然伸出双手捏住了死小胖子肥脸颊。借此出了一口今天被越小四突袭的气,他就顺势吼道,“我告诉你英小胖,爹这种玩意,不是随便说换就换的!更何况我有那么好的爷爷,哪能再去乱认别人当祖宗?”

    爹这种玩意……

    听越影复述的越老太爷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幺儿要是在这里,那非得冲上去找越千秋算账不可。不过他听着倒觉得非常顺耳,越小四那臭小子,就不是玩意!

    一旁的沈铮最初只以为越老太爷和越影不走是担心越千秋,等发现越千秋和李易铭那边的情景出乎自己意料,身为英王的李易铭竟似乎被越千秋压制住了,他方才开始聚精会神捕捉那边的对话。因为功力所限,他只听到了最后的一小部分,可这已经足以让他瞠目结舌了。

    那小孩真是贼大胆!不知道这位英王殿下在宫里是有名的横冲直撞,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然而,让他吓掉眼珠子的一幕,最终发生了。

    就只见李易铭竟是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很不自然的干笑。紧跟着竟是拽着越千秋的手,随即强行用自己的小指和人打了个勾。

    “好,今天是我错怪了你!我们打勾约定,以后有什么话就直说,不隔夜!你的事,父皇面前我帮忙去说,但你也得帮我一个忙,那个什么叫欧阳铁树的,背后的人你得帮我挖出来!”

    “成交!”

    虽然不知道李易铭的话在皇帝那儿能有多大分量,但越千秋还是想都不想地答应了下来。

    “不给那些算计我和爷爷的人一点厉害看看,我就不叫越千秋!”

    “记得一定要叫上我!”李易铭挥舞着圆滚滚的胳膊,大声嚷嚷道,“我要报仇!”

    面对从针锋相对到转瞬间变成哥俩好的这一幕,皇帝身边备受信赖的陈五两陈公公,此时此刻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