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爷俩进宫去,小胖拦路虎
    武德司原本有两个都知,但太宗末年争权,此后便只设一人,同时给四大知事直奏之权,一时间武德司五大巨头的格局就此形成。尽管这些年刑部总捕司凶威卓著,身为天子秘卫的武德司反而异常低调,但真正的朝廷大佬和江湖人士,全都不会忽略了这里头的人。

    而武德司都知沈铮人如其名,是个相当铁面无私的硬骨头。正因为如此,四大知事虽说勉强可以和都知分庭抗礼,却没有一个人敢不买他这个大头头的帐。

    传闻中,就连满金陵城几乎无人敢惹的东阳长公主,也曾经被他驳过回。

    当越老太爷的马车到了跟前,越影跳下车后打开车门,高高打起车帘,沈铮看清楚里头坐着那对祖孙,便上前躬身行了个礼。

    “越老大人,听说有人冒用武德司的名义诱拐了贵府九公子,沈铮特来负荆请罪。”

    越千秋刚刚只是眯瞪一会,在刚刚越影说话的时候就醒了,此时躲在越老太爷背后,只是探出半个头来打量。见这沈铮四方脸,浓眉大眼,看上去不怒自威,比韩昱更有威势和魄力,口中说着负荆请罪,人却依旧不卑不亢,他不禁暗道一声好一条大汉。

    “沈都知这是哪里话。有不肖之辈冒用武德司名义而已,如果这都要怪罪到武德司头上,那岂不是太不近情理了?我还要谢武德司在百忙之中,把我这小孙儿好好送了回来。”

    “多谢越老大人通情达理。”沈铮再次深深一揖,等直起腰之后,他才沉声说道,“除了这件事关武德司声誉的事情之外,在下此来,还另有一件事。皇上想请老大人带令孙入宫一趟。当然,不止是老大人和令孙,韩知事已经去东阳长公主府请长公主和严公子了。”

    越千秋刚刚一直保持蹲在越老太爷背后的姿势,此时听到这话,顿时脚一麻,下巴直接磕在了越老太爷的肩膀上。

    而越老太爷也显然没想到,皇帝在得到这个消息时,竟然反应这么快。他侧过头看了越千秋一眼,见越千秋揉着下巴,苦着脸看着他,他不禁拍了拍小孙子的脑袋,这才转头对沈铮点了点头。

    “有劳沈都知亲自跑这一趟了。那就走吧。”

    等到越影稳稳当当驾驶马车跟上了前面带路的沈铮,坐在车里的越千秋忍不住小声嘀咕道:“爷爷,咱们今天也算是一过家门而不入了吧?”

    “你小子倒是心大,居然还敢和治水的禹皇相提并论!”越老太爷狠狠拍了一记越千秋的后脑勺,心下却忍不住思量,皇帝突然如此迅地做出反应,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城外白家庄子的那件案子,还有今日几家戏园子同时上演的金枝记,这是意外地碰在一起,还是仅仅巧合?他的应对是要审慎一些,还是大胆一些?

    自顾自想事情的越老太爷压根没现,越千秋东瞅瞅西看看,最终直接拿了个靠垫当枕头,非常没心事地直接躺下睡了。等到最终马车停下,车外越影开门打帘子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一旁那个蜷缩在他脚边,香梦正酣的小家伙。

    盯着越千秋狠狠看了好一会儿,越老太爷方才没好气地说:“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父子俩的债!小影,你带上他,陪我一同进宫!”

    沈铮看到越影上车之后,不一会儿就抱了个呼呼大睡的孩子下来,随即紧跟在越老太爷身后,他不禁为之愕然。

    他也已经看过那戏单,对上头影射之事又惊又怒。按照他的想法,如越千秋这样已经被人大做文章的祸害,即便不将其铲除,也应该让其在大多数人视线中消失,以防再生后患。

    毕竟,那又不是越老太爷的嫡亲孙子。

    可看越老太爷此时此刻的态度,分明如传闻中一样,对这孙子非常宠溺。

    心里这么想,沈铮便渐渐落在了后面,倒想看看一会儿入宫时,越老太爷怎么对待熟睡中的越千秋。毕竟,那个传闻中武艺绝,如同影子一般的护卫,总不能跟到皇宫里去。

    越老太爷虽不知道沈铮在想什么,可觉这个武德司都知渐渐落在了后头,老谋深算的他就隐隐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越千秋心怀忌惮。

    想到好好的孙子平白无故竟是被人如此算计,如今又成了众矢之的,他只觉得一股邪火在五脏六腑之间乱窜,恨不得找个地方找个人让自己好好出口气。

    在东华门口,越老太爷见从前守拱宸门的齐南天今天竟是调到了这儿,心下思忖的同时,他也顺便冲着这个儿子和严诩共同的好友微微颔,算是打了招呼。

    齐南天亦是笑吟吟地行了礼,随即验了越老太爷的鱼符。至于越千秋,之前被严诩夹带进宫之后,甚至不用越老太爷相托,东阳长公主就给他办了通行宫中的宫籍,因此他冲着麾下士卒一挥手便示意通行。就在这时候,沈铮却从后头赶了上来。

    “齐将军是不是还少验了一个人?”

    扭头见是沈铮,齐南天一面以目示意士卒只管放行,一面肃然一拱手道:“沈都知,越老大人的护卫越影先生,是十年前就通籍宫中的,那会儿您还在外任,所以不大清楚。只不过越老大人一向虚怀若谷,影先生也很少入宫,所以少人得知。不信,您可以查阅宫籍簿。”

    沈铮虽知道齐南天前几天才因为是严诩好友,被邀请去给越千秋过生日,可他一向知道,齐南天绝非不分公私的人,此时当然不会怀疑对方的话。可想到越老太爷身边的一个护卫竟然都可以通籍宫中,他那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万般思量,甚至不乏某些狗血的想法。

    于是,之前落在后头的他再次换到了最前头带路的位子。而对于他那不时审视越千秋的目光,越老太爷也好,越影也好,全都当作没瞧见。直到垂拱门在望,越老太爷方才没好气地示意越影停下,随即一把揪住了越千秋的耳朵。

    “哎哟,疼疼……爷爷,你怎么老用这法子叫我起床!”越千秋在惨叫之后便是大声抱怨,可等到眼睛睁大看清楚四周围的环境,他方才现自己眼下不是在宫里,这下猛然想起自己好像是和爷爷同车去往宫中。等到察觉自己赫然被越影抱着,他就更加骇然了。

    “影叔你怎么也在?”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一路上自己就没走一步路,这会儿也不知道对你影叔说声谢谢!”

    虽然明知道老狐狸爷爷是在岔开话题,可越千秋在赶紧跳下地之后,还是第一时间郑重其事地对越影做了个揖,随即笑吟吟地道了谢。

    等到接下来走两步到垂拱门时,他就现一旁那位武德司都知一直都在打量自己。心里犯嘀咕的他轻轻拉了拉越影的袖子,才刚想问,他突然听到迎面传来了一声大喝。

    “越千秋,你还敢出现!你居然一直都在骗我,你……你气死我了!”

    看到那个圆滚滚犹如皮球一般滚过来,气势汹汹的小胖子,越千秋就认识到了第一关。

    要连小胖子都应付不了,他就别想面对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