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子不养,父之过
    越老太爷早退了。

    对于天赋异禀,对数字极其敏感,记得下全天下各州的田亩数,人口数,各种杂七杂八赋税数字的他来说,起早贪黑加班加点固然很少,可迟到早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现象。

    所以,这才刚刚午饭后没多久,当看到越老太爷牵了越千秋从正堂里出来,小吏们或多或少都好奇地打量着那位传说中更像是越老太爷亲孙子的越府养孙。

    而正好办完了事从外面回来的户部侍郎李长洪迎面碰见这祖孙俩,却恨不得扭头就走。

    直到现在,不少老大人还以为他是越老太爷推荐的刑部尚书人选,没少给他小鞋穿!

    他板着脸上前,随随便便拱了拱手就想溜,却没想到越千秋竟然还和他打了个招呼。

    “李世伯好。”越千秋叫完人之后,更是热情地招手道,“李世伯有空常到家里坐。”

    最近力求和越老太爷划清界限的李长洪差点没一头栽倒下去。见越老太爷竟是也顺势转过头,非常和蔼地向他颔,他终于意识到,这对祖孙全都是故意的。

    被他们这么一耍,他这两天的努力再次完全白费了!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和这对讨厌程度如出一辙的祖孙俩拼了!

    然而,等到出了户部衙门,上了那辆越影亲自驾驶的马车,越老太爷也好,越千秋也好,全都没了人前那番游刃有余的模样。

    越千秋之前在武德司换了一身和自己原本差不多身量的衣裳,如今看上去倒像个寻常孩子。他昨晚上没睡好,今天又被折腾得一肚子火气,此时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随即就忍不住偷觑越老太爷,心里盘算是不是应该认个错。

    毕竟,是他最近出风头出得太多了,这才有了这次的祸事。

    可他还没想好呢,越老太爷就沉声问道:“小四那三个主意,你觉得哪个好?”

    越千秋顿时惊悚了,下意识地叫道:“哪个都不好啊!”

    第一个,他得改口叫越老太爷一声爹,叫东阳长公主一声娘,想想那场面,他就想打哆嗦。而且,越老太爷想尚主才怪!这俩人要是真的看对了眼,根本不会在乎世俗那一套,肯定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可现在看来,那只是政治默契而已。

    第二个,他得叫严诩一声爹……好,严诩应该很高兴,可他绝对不要!这样严诩就更加有理由不娶媳妇了,那他把苏十柒诓骗到东阳长公主那儿岂不是白搭?

    至于第三个……他才不要当皇子去宫斗!更何况皇帝能答应吗?简直开玩笑!

    见越千秋表情和吃了黄连一样苦,越老太爷不禁笑了起来。他摸了摸小孙子的头,突然开口问道:“我上次对家里人说,我之前只不过是试探试探他们才说你是捡回来的,实则你就是小四的私生子,你如今也已经见过小四了,你觉得他是你亲爹吗?”

    那绝对不是我亲爹!

    越千秋很想义正词严地这么说,可话到嘴边,他还是答非所问地说:“今天爹还对我说,我挺像他的。我倒觉得,他比三位伯父更像爷爷。”

    “废话,你们父子俩都是我亲手带出来的,能不像吗?”老爷子没好气地骂了一声,随即没有执著于刚刚那个问题,而是突然问道,“你想找你亲生爹娘吗?”

    越老太爷这么说,无疑确证了他不是越府血脉,可这是越千秋早就知道的事,此时没有意外,所以那回答也是异常干净利落:“不想。”

    越老太爷不禁有些诧异:“为什么?”

    如果这小家伙是贪恋越府富贵,生怕亲生父母寒微,那可不行,他非得把人纠回来不可!

    “如果我真是爷爷抱回来的,他们虽说生了我,又没养过我一天。人家都说子不教,父之过,那么子不养,难道不是父之过?”越千秋说到这里,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猜测,不禁抬头盯着越老太爷,“难道爷爷你知道我是谁家的孩子,现在打算不要我了?”

    越老太爷如今早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越千秋的胡搅蛮缠,闻听此言,他不禁呵呵了一声。

    “我还想试探你,没想到却被你反过来试探了。没错,你的身世我自然知道。若非如此,当初见过你的那几个人,除了小影,也不会全都被我安置到了其他地方。”

    因为严二的失踪以及那四个轿夫也再也没出现在越府,越千秋确实曾经怀疑过。然而,当越老太爷明明白白说出,你的身世我知道这句话,他仍是不由得轻轻吸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只关心之前那个从火场中救了他出来的丁姓妇人,至于其他人,他真的丝毫不在乎,更没兴趣知道自己有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身世。

    因为他的骨子里是一个新的灵魂,除却越老太爷这样真正关心他爱护他的人,他不会认同那些和自己有同样血缘的家伙是亲人。

    可这是属于现代人的思维,他不可能也没必要对越老太爷说,尤其是现在流言被编造成现在这棘手模样的情况下。因此,他干脆直接保持了沉默。

    面对他这种非常像是无声抗议的态度,越老太爷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如同乡间农人一般双手揣在袖管里,随即淡淡地说道:“只不过,不管你本来应该是谁家的孩子,既然是我养了,那么你生是越家的孙子,死也是我越家的孙子,谁也甭想把你从越家带走!”

    “爷爷万岁!”

    越千秋想都不想就高兴地喊出了这四个犯禁的词,随即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我觉得,爷爷就用之前对家里人那个说辞搪塞别人就行了,我就是爹的私生子。我相信爷爷肯定早就准备了一大堆足够堵人嘴的证据,只要您一口咬定,别人还能怎么样?”

    “再说了,那戏文上说的是金枝,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纯爷们!”

    “拿公主去换皇子,这勉强还有点合乎情理。可拿皇子换个假皇子……做那事的人脑子有毛病吗?”

    这是越千秋在之前最初的惊愕和恼怒过后,平心静气想通的道理。

    这又不是狸猫换太子,他早些时候就很八卦地特意向严诩打听过,冯贵妃怀着李易铭——姑且认为那就是她怀的——那一回,宫里再没有其他怀孕的嫔妃甚至宫女了。既然没有狸猫换太子的必要,还换个屁啊!

    “总之,都怪我这些天出风头太多,被人惦记,连累了爷爷。“

    “呵呵。”

    越老太爷呵呵笑了笑,眼睛眯缝了起来:“这次怪不得你,是我只顾着攻城略地,忘了被人后背插刀,让人钻了空子。至于你的身世,确实是你说的这一条最能塞住悠悠众口。本来,别人就不信我当年会随便抱个孩子回家当孙子养,这黑锅小四不背谁背?”

    越千秋顿时眉开眼笑。虽说他根本不想认越小四那家伙当爹,可诸害相权取其轻,相比越小四出的那三个馊主意,他宁可多个不着调的便宜老爹。

    反正年少轻狂,荒唐成性这八个字,放在越小四身上非常不冤!

    他心满意足地往越老太爷身上拱了拱,脑袋直接靠在老爷子胳膊,就这么很不讲究地打起了瞌睡。越老太爷哑然失笑,突然现前头帘子微微一动,却是越影在驾车的时候分神扭头看了他们爷孙一眼,他不禁摇了摇头。

    就连越影这个平板脸,对这小子也是真心喜欢,他凭什么把人让给别人?

    不过,小四那三个馊主意,还真是很有那小子的风格。

    当马车一路慢慢悠悠地行驶,最终拐进了越府大门的那条长街时,越老太爷突然听到外头的越影出一声轻咦。他一下子意识到可能生的状况。

    “老太爷,有人来了,是武德司都知沈铮!”...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