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章 诱拐?
    越千秋再也顾不得旁边那个冒牌诸葛亮了,蹭得一下爬起身来。见越千秋竟然还懒懒坐在那儿没动弹,仿佛根本不介意让武德司的人瞧见在这儿和他这个越府养孙勾勾搭搭,他也就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快步来到包厢门边上,把帘子拉开了一条缝。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令人气结的事——付柏虎早就没影子了!

    他气恼地摔了帘子,回转身瞪向了越小四:“你不是让那个叫伏白虎的出声示警吗?”

    “他已经出声示警了啊。啧啧,没想到你也知道他外号,伏白虎,是不是很霸气?”

    越小四牛头不对马嘴地答了一句,随即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见越千秋若有所思,他便伸出手指在地上有节奏地敲击了几下,这才笑眯眯地说:“这种传声示警最简单,也最快速,发完声音他就跑了。”

    越千秋斜着眼睛看越小四:“那你怎么不跑?”

    “哼,当爹的见儿子,犯法吗?”嘴里这么说,越小四却已经站起身来,用右手拇指往后打了个手势。

    “这不是还有窗户吗?我从那走就行了。进来的时候趁着你没注意,我在脸上做了点手脚,保管谁也不知道你是跟着我来的。只不过我这一走,留着你一个人在这儿,你就得动动脑子想个说法好圆场了。”

    越千秋露出了一个坏笑:“那还用想吗?”

    尽管觉得便宜儿子似乎在动什么歪脑筋,可武德司的人明显是冲着外头那一出犯禁的戏来的,越小四就算胆大包天,曾经在两年时间里挑遍中原武林一大批年轻一辈的好手,还拐带了好些人去北燕建功立业,可他还是不可能把自己留在这种会被人识破的地方。

    所以,他只能带着狐疑不解,一跃出了窗口。发现后头果然无人防守,显然武德司也不认为始作俑者会在这种戏园子里,只不过是来查办那出金枝记而已,跃上屋檐上了房的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只听刚刚自己出来的那窗口中飘来了越千秋的大声嚷嚷。

    “来人哪,救命呐,绑架,诱拐!”

    他娘的,老爷子这养的什么孙子!

    尽管心下已经是异常惊悚,尽管越小四知道自己没有留下看热闹的空闲,应该夹紧尾巴立刻从房顶开溜,可他还是忍不住留了下来。

    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不管越千秋说什么,他至少得知道,那才能配合说辞,考虑要不要回去找安人青对口供,以免回头露出破绽。可实际上,他最好奇的是,自己刚刚出的三个“好主意”中,越千秋是不是会现场挑一个来用用。

    至于黑心黑肺的老爷子回头知道会怎么想……他才不管呢!

    当然,如果越千秋声称自己是严诩的私生子之类的,他回头就可以去好好嘲笑严诩了……不对,那家伙应该会挺高兴,因为不会被东阳长公主逼婚了!

    越千秋使出浑身力气,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那外衫给撕得破烂一些,而因为找不到胡椒面又或者花椒粉,他只能使劲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立时疼得出了眼泪,最后,他少不得又顺势揉了两下眼睛。于是,当有人快步冲进来时,看到的赫然是眼睛红肿的他。

    “叔叔,救命!”

    起初冲进来的那个蓝衣大汉仿佛不大会应付小孩子,一时间竟是有些进退失据。而他这一愣神,身后就有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快步冲了进来,一看到越千秋就失声叫道:“九公子?”

    越千秋最希望的就是遇到韩昱。毕竟那位武德司知事是一等一的聪明人,眼下发现是之前跟着韩昱与自己一块上过余家要账的一位仁兄,他不禁暗自如释重负,连忙又悄悄从背后掐了自己一下,随即又假哭了起来。

    等到这位名叫林云峰的校尉快步上前,很笨拙地哄着他,他这才断断续续地说:“林叔叔,我今天才刚回家没多久,就有人以武德司的名义上门来找我。我还以为是韩知事和林叔叔你们的熟人,没怀疑就跟了他出来,没想到他是坏人……”

    见越千秋捂着眼睛又开始干嚎,林云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立时冲着那个在旁边手足无措的属下,吩咐他带人到四面搜捕,尤其是窗外以及屋顶,看看是否有人逃跑,随即就开始仔仔细细地询问越千秋。

    尽管在刚刚得到韩昱的命令出来时,他已经知道了一些大略情况。但刚刚拿到戏单子,他方才敏锐地发现,这并不仅仅是针对英王李易铭的流言风波,那位所谓被抱出宫,为贤臣收养的金枝,很可能指代的是越千秋!

    而有人冒充武德司的人去诱拐越千秋,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了!

    屋顶上的越小四在越千秋把事情直接栽赃到有人冒充武德司所属时,暗道一声漂亮就赶紧开溜了。至于韩昱是否会因此认为是他这个父亲诱拐养子,他才不会在乎。因为他明白,韩昱肯定也意识到这件事情是阴谋,既然如此,罪犯再多个冒充武德司的罪名有什么要紧?

    越千秋不知道屋顶上的某人已经满意地走了。在林云峰仔细询问诱拐者的容貌五官时,他怀揣着某种恶意,按照越小四的身材体貌大致形容了一下,心想你们有本事去北燕使团抓人。等到最后林云峰问诱拐者去向时,他才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我刚刚趁着林叔叔你们喊话的时候,打算刺他一刀,他慌慌张张躲开后,就跳窗跑了!”

    林云峰连忙接过匕首,拔出来一看,见确实非常锋利,终于信了越千秋九成。至于剩下的一成,不是他信不过越千秋,而是担心小孩子的记忆会有出错。

    很少出动的武德司在这一整日间,如同旋风一般席卷金陵城中的六处戏园,带走了好几个有名的戏班子,此事自然引发了不小的风波。别看不过是民间的一点小事,可达官显贵也常常会叫这些有名的戏班子到家里唱戏,因此第一时间就有人在衙门里拍了桌子。

    至于越老太爷,他比其他人更恼火。因为他才刚刚辗转得知自己的长媳和越千秋严诩一帮人昨日在城外的遭遇,紧跟着就得到了武德司打包送来的一份大礼。

    越千秋小朋友平生第一次被人顺顺当当领进了户部衙门。

    “多谢林校尉亲自把我这孙儿送了回来。”越老太爷一点都没有高官的架子,千恩万谢,随即还抱着越千秋掉了两滴眼泪,一副慈祥爷爷的派头。

    可等到将林云峰送到屋子门口,又差遣一个心腹小吏将其送出户部,他关了门领了越千秋回到座位上,立时伸手去揪越千秋的耳朵。

    “小兔崽子,你又搞什么鬼?”

    而越千秋的回答,是从怀里摸出来的一份戏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