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流言和戏
    “听说了吗?北燕要南侵,又要打仗了!”

    “不可能吧?这几年也就是小打小闹,你这是从哪得的消息?”

    “你还不知道?清平馆那两个行首真是好样的,竟然不怕北燕使团的威,用巧计灌醉了他们,然后套出了消息!”

    “没错,听说因为这件事,北燕使团反应很大,朝廷迫于压力,姑且把清平馆都给封了,符行首和白行首也不得不背井离乡逃出了金陵。可怜她们身陷风尘都知道保家为国,哪里像朝中那些老大人们,只顾着争权夺利!”

    类似的对话,从昨日夜晚开始,就发生在金陵城中很多酒楼茶肆,也不知道有多少八卦人士对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大发同情,甚至有没能当上入幕之宾的客人们拍桌子大骂北燕。

    而当这一日一大早,各式各样的揭帖遍布街头巷尾,揭发了刑部前尚书吴仁愿和前侍郎高泽之的罪行之后,某种呼声更是到了最高点。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这揭帖是御史中丞裴旭基于义愤散布的,一时间,要求严惩两位前大佬,褒奖两位行首的人把裴府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行首有义,官员无耻……啧啧,这要是写成一副对联挂在裴府门口,那才有意思!”

    打了个呵欠的越小四从汹涌人群中挤了出来,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这里敲打,那里撺掇,几乎是哄得人群把裴府大门给掀翻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是义务做白工,可一出人群,七拐八绕了一会儿,钻进一条僻静小巷,他就看到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位武德司知事韩昱正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他打了个哈哈,满脸不正经地说:“韩知事,这么巧?”

    巧你个头!你大摇大摆从国信所出来,到这裴府门前看热闹,还煽动人闹事,我放在那儿的钉子们要是还看不见,那种瞎子聋子还怎么在武德司生存?

    韩昱恨不得把嬉皮笑脸的越小四拉到一旁暴揍一顿。毕竟,这次的揭帖和流言事件,经过精心策划和发酵,负责执行的武德司差点把腿给跑断了,而且对于一应环节的保密也做得相当到位,要是被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给搅和了,他找谁哭去?

    “副使大人跑到这里来,就不怕被你那上司下属看见?”

    “哎呀,我本来就是不太管事的。”越小四没个正形地耸了耸肩道,“我出来的时候就和他们说过,今天出来看看热闹,至于到哪去,腿长我身上,谁管得着?”

    眼前这位是北燕平安公主驸马的事,知道的人仅限于皇帝、东阳长公主、越老太爷、严诩、越千秋,总共不超过一只手。韩昱虽说身份特别,但却还不知道越小四背后的那一重真相。可既然意识到这个混不吝的家伙不好打交道,他就不得不苦口婆心。

    “眼下情势纷乱,四爷要是没有别的事,最好不要胡乱掺和进来。想来你在北燕那边也不是轻轻松松的。大家各自顾着各自一摊子事,这不是最好吗?”

    “原来你是要我顾全大局。”越小四挑了挑眉,见韩昱没承认,却也没否认,他就收起了刚刚那没正经,直接朝韩昱走了过去,与其擦肩而过时,却是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径直消失在了小巷的另一头。

    当韩昱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回到监视裴府的那辆马车前时,他突然发现车夫坐在那儿的样子有些僵硬,不禁心下存疑。他试探着把手伸过去揭开一点车帘,等看清楚里头的情景,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差点被气歪了鼻子。

    这不是刚刚才和自己分手的越小四吗?

    钻上车之后,他就立时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韩知事一大早开始就一直蹲在这里,一面注意满城揭帖的反应,一面留意裴府这边百姓的呼声高低,我没说错吧?”

    韩昱知道那天晚上,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曾经带着严诩和越千秋入宫,肯定是对皇帝解说越家这位幼子的情况,因此并不敢小觑了越小四。此时此刻,他本能地感觉到,越小四不是揶揄他这个武德司四大知事之一行事鬼祟,而是另有目的。

    “四爷,你有话还请直说。”

    “呵呵。”越小四皮笑肉不笑地给了韩昱一个白眼,成功把韩昱气成了内伤,他这才觉得报了当初越千秋不认自己,却叫韩昱韩叔叔的仇,心下痛快了不少。

    “今天京城好几家行院和戏园上演了新戏。”

    见韩昱全神贯注听着,他就不卖关子了,似笑非笑地说:“名字叫做什么金枝记,说得是前朝还是前前朝的一个故事。道是那一朝皇帝一直都没有儿子,从皇帝到后妃全都心急如焚。结果一个急功近利的妃子找了个宫女承恩代孕,等那宫女千辛万苦怀孕生产,最终却是个女儿。”

    这一次,韩昱终于品出了几分滋味来,脸上登时为之骇然。

    “接下来的剧情就烂俗了,公主是不能继承皇位的,也不能让那妃子当上皇后,所以呢,妃子就差遣亲信宫女到民间去抱了一个刚出生的男婴回来,然后夹带进宫里。至于那个送出宫的女婴呢,巧得很,被朝中一个大官收养了……”

    “别说了!”

    韩昱既然知道此事严重性,哪里还有功夫再听越小四这么讲故事。他恶狠狠地一捶身下座位,但随即就恢复了冷静。

    “敢问四爷,武德司虽说分心,却毕竟有这么多眼线,为什么你会先得到消息?”

    “问得好。”直到这时候,越小四方才挺欣赏地看了韩昱一眼,“难道只许咱们大吴往北燕使团头上泼脏水,说两个行首灌醉了这么多北燕使团的男人,还问出了南侵的机密情报;不许北燕往外放一波皇上那位宝贝独子的流言?”

    没等韩昱把手伸向他的领子,他就一把打掉了对方的爪子。

    “别说什么我怎么不及早通报,我又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人,就是个放着好看的副使而已,别人哪能事事都和我通气,我能打听到,给你提个醒就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北燕宣武皇帝雄心勃勃,此次使团一共是明暗两路,明的一路你也看见了,是仁鲁和我打头,必答思是打手,每个人挂的官职也不低,但暗中那一路就不一样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一路人马中不但有北燕两个更胜必答思的高手,还有好几个非常熟悉我朝的文官。”

    “至于人在哪,别问我,我在北燕还有点势力,在咱们大吴两眼一抹黑,抓瞎!”

    韩昱冷冷瞪着越小四,最终实在没工夫再陪这家伙磨牙。既然越小四不走,他干脆自己打开车帘跳下了车去。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就被越小四一把拽住了后领。

    “对了,让你这车夫带我一程,我回家看看儿子。”

    韩昱简直被越小四这自说自话噎得半死。总算他能忍,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地说:“昨日严公子带着九公子出城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后来越大太太捎信回去,说是那师徒俩都在她的庄子上歇了。”

    “出城?还过夜?老爷子居然也能忍?他什么时候变了个人?”越小四先是瞠目结舌,随即就恼火了,“想当初他对我怎么就没这么纵容?我看他干脆把严诩收了当儿子算了!”

    韩昱已经完全不耐烦和越小四继续磨牙了。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犹如路人似的男子匆匆往这边过来,和马车擦身而过时,却是快速说出了一句话。

    “东台戏园,金枝记。”

    这没头没脑的七个字足以让大多数人摸不着头脑,可韩昱刚刚才听越小四说过什么公主换皇子的戏,此时的思绪第一时间就往这方向万马奔腾而去。

    他把心一横,当机立断地反手递了一样东西给越小四:“这辆马车给你,你可以用武德司的名义上越府去守株待兔,也可以到城门堵人,随你高兴!”

    最好赶紧有个克星治一治这家伙……可金枝记影射的,不是越千秋那妖孽小孩儿吧!

    见韩昱一把将那早已昏厥过去的车夫从赶车的位子上拉了下来,搀扶着这样一个沉重而不能走路的人快步离开,对于这样毫不拖泥带水的举动,越小四自然很满意。

    他丢下车帘,看清楚手中一块银牌赫然刻着武德司,甲字第四号,知道是韩昱自己专用的,他不禁咧嘴一笑,随即在车厢暗格中翻出了一身衣服,就这么窸窸窣窣更换了起来。

    老头子肯定不会想到,他会这样大摇大摆瞒过大多数人回到越家去!

    谁让老头子居然收养了那么一个好,孙,子?

    要不是那死小孩那么会折腾,至于被人惦记吗?

    府天说

    今日本来想三更,结果……早上起来我居然腹泻了,昨晚还好好的,半夜燥热得睡不着,难受到早上,居然也这毛病!我妈才刚好啊,5555。求推荐票和月票安慰!今天接下来更新时间不定。至于剧情,别猜那么简单,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