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路痴师侄儿
    尽管那樵夫的话说得没头没脑,但严诩和越千秋师徒都是听大太太说过事情始末的,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严诩立时眉头倒竖:“什么卖身契?白家人是吃了狼心豹子胆了,这样恬不知耻?”

    剩下的三个孩子一开始搞不清楚状况,可听到严诩这话,最聪明的戴展宁旋即恍然大悟。

    而越千秋见那樵夫愣在那儿,他就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大叔,我们不是白家的人。白家老夫人去世之前,把她收留的那些孩子都托付给我家大伯母了,所以我们是过来接人的!”

    “大伯母……这么说,你们是越家的人?”那樵夫不可思议地看看四周围的三个小孩子,随即又看向了严诩和越千秋,登时丢开了刚刚的敌意,快步冲到严诩马前,一把抓住缰绳道,“我就是想去金陵见越大太太的!白家庄子里那些孩子被人看住,只有我翻墙出来……”

    听到这消息,严诩更加火冒三丈。而越千秋却不由暗自嘀咕,索性明明白白问道:“大叔,虽说我们迷路了,可按照大体方向,你撞见我们的那地方,好像不是去金陵的路!”

    被越千秋捅破这一层窗户纸,那樵夫面不禁有些尴尬。见他如此表情,严诩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上当了,而比他更心直口快的刘方圆则喝道:“好啊,你还敢胡说八道耍我们!”

    “不是不是!”那樵夫立时连连摇手,足足好一会儿,他才嗫嚅道,“我这人天生路痴,常常是四处转悠着就迷路了,我知道这不是去金陵的路,但这条是往去金陵官道最近的路,等上了官道就不大会迷路了……”

    饶是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取笑人的时候,周霁月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就连戴展宁也不禁莞尔。至于越千秋,他直接笑得趴在马脖子上。

    眼看好好一桩很严肃的事情演变成了眼下这闹剧,严诩不禁好生无语,当下就气急败坏地喝道:“那不是说,路痴得像你这样,找不到白家那庄子?”

    樵夫慌忙解释道:“找得到,找得到,我出来的时候一路做了记号!就是为了防止到时候找不到金陵城,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我才一路留下了各种各样的记号,少说也有几百个……”

    面对这么个越解释越奇葩的家伙,越千秋简直不忍直视。而严诩也已经没心情呵斥他了,只能有气无力地吩咐道:“好好好,你不用多说,前头带路。记住,要是耍花招,别说我了,单单这三个小家伙就能让你好看!”

    看到周霁月和刘方圆戴展宁撤了包围圈,回到了各自的小马上,动作矫健,身手敏捷,樵夫不禁和自己教的那十几个孩子暗暗做了做比较,随即得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结论。

    虽说这两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年纪都很小,可单凭他看到的这些,就比自己教的那些孩子强……

    真没想到,如今世家子弟还有人肯习武,反倒是他们这些曾经的武人,却不能名正言顺地练武,这是什么世道!

    越千秋看到樵夫耷拉着肩膀走在前头,他突然开口问道:“大叔,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呢?还有,既然你也曾经在白家庄子上住,又替那些孩子打抱不平,你莫非也是武林高人?”

    尽管觉得那樵夫多半是被武品录除名的门派中人,但越千秋左边是白莲宗准宗主的小丫头,右边是玄刀堂被俘那对将种的儿子,身后是不日就要正式当玄刀堂掌门的严诩,他理所当然地把“曾经是武林高人”的“曾经”两个字给拿掉了。

    这里有一堆曾经的武林高人及其子孙啊……毕竟被除名就不能说是武林人士了。

    至于恭维人家是高人嘛……恭维又不要钱,多说好话好走路!

    可就是这样小小的文字游戏,那樵夫佝偻的身子却渐渐挺直了。他回头感激地看了一眼越千秋,这才憨憨地笑道:“我叫孙立,武林高人算不上,就是从小跟爷爷学过一些功夫。我爷爷曾经是玄刀堂出身的,后来和师兄弟闹不和就一气离开了,可从来没忘自己的出身。”

    咦?

    这次不但越千秋惊讶世界太小,严诩和刘方圆戴展宁也不由得来了兴趣。刘方圆就抢着问道:“你爷爷是玄刀堂什么辈数的?”

    孙立不大明白刘方圆为什么问这个,可想到对方是素来对武人抱持同情心的越家人,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说:“我爷爷是静字辈的。”

    此话一出,严诩先是呆了一呆,随即放声大笑。而刘方圆兴高采烈,刚想说自己的父亲是静字辈的,手臂就被戴展宁一把抓住狠狠捏了一下。想到父亲和戴叔叔如今还在北燕,这事不能随便宣扬,他不由心情抑郁,只能闷闷不乐地低下了头。

    而越千秋不用掐指算,就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师叔,一时心情异常微妙。

    他被老爷子抱回来之后就开始做人长辈,家里不但有个和他同岁的越秀一叫他九叔,还有好几个满地乱爬的侄儿侄女,可一想到日后要被个中年大叔叫师叔,他就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于是,他抢在严诩得意忘形自揭身份之前,立刻岔开了话题。

    “这么说,大叔你也会耍陌刀?”

    “玄刀堂的人不会耍陌刀,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孙立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一句,可紧跟着就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又偷偷回头觑了一眼越千秋,“小公子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叫我大叔?我今年还不到二十五……”

    孙立的这话还没说完,四周围除却马蹄声,风儿的沙沙声,鸟啼声,再也没有丝毫其他的声息,那一瞬间,每个人的呼吸仿佛都停止了。

    而打破这静寂的,是直接趴在马背上的越千秋再一次抑制不住的笑声。周霁月和戴展宁刘方圆虽说觉得意外,可见越千秋如此夸张,他们还是很不理解。可等到越千秋一开口,三个人那目光齐刷刷地朝严诩看了过去。

    “师父,敢情人家和你一样,也喜欢年纪轻轻把自己打扮成大叔!想当初在同泰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那落魄世故,缠着我和长安死乞白赖收徒的嘴脸,瞧着至少有四十岁!”

    “我当初要是和现在这样我行我素,早就没有立锥之地,乖乖回家当种马去了!”

    严诩气急败坏地嚷嚷了一句,见孙立惊疑不定打量着自己,他终于没有贸然向人自陈是未来的玄刀堂掌门,而是又好气又好笑地对孙立调侃道:“你不想让千秋叫你大叔,那他叫你什么?”

    孙立这才知道一身贵公子派头的严诩竟然是越千秋的师父,肚子里越发犯嘀咕,只能干笑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公子别生气……其实,小公子是我见过的最和气的富家子弟了,从前白府管事过来时,尚且都是对我和那些孩子们呼来喝去,把人当家养奴婢似的……”

    既然知道樵夫孙立也是玄刀堂弟子,自己的师侄儿,接下来的一路上,越千秋就肆无忌惮了,仍旧大叔长大叔短,把白家庄子上那十三个孩子的情况大体摸了一遍。

    可越千秋兴致勃勃打听情况,严诩和其他三个孩子对孙立的路痴却简直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们之前还只是因为赛马而迷路,结果这个家伙倒好,一路上足足走过好几次回头路,带错方向更是家常便饭!

    正当越千秋打算问问,之前大太太口中软弱无能的白家人怎么会突然逼着孩子们签身契时,严诩终于压着火气喝道:“到底还要走多久?你到底认不认得回去的路?”

    “我……再走两步,肯定就快到了……”孙立越说越是心虚,可下一刻,他突然眼睛一辆,立刻嚷嚷了一声,“到了到了!我就说,我一路上做了那么多记号,肯定能到!”

    严诩已经不想抱怨了,眼见黄昏已近,心情焦躁的他一抖缰绳,带着越千秋一马当先疾驰了出去,周霁月自然策马紧随其后。而戴展宁直到刘方圆也快马加鞭跟上,这才不紧不慢策马跟着孙立朝前头三人追去。

    而当那庄园将近时,戴展宁就看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一幕。

    就只见严诩抱了越千秋飘然下马,随即疾掠上前,连通报都懒得通报,直接跃上墙头悍然闯了进去。有这么个唯一的大人带坏头,他就只见周霁月二话不说有样学样,就连刘方圆回头瞅了瞅他,压根没等他同意,就效仿了这飞檐走壁的拜访方式。

    看到一旁的孙立瞠目结舌,随即满脸担心,戴展宁便苦笑了一声:“孙大哥,我觉得你还是替白家人担心来得好,阿圆撇开不论,那三个都是最会惹事的人!”

    严诩家世好武艺高,越千秋仗着越老太爷和伶牙俐齿,至于周霁月……小丫头的暴力就是最大凭恃。白家这种在金陵城一抓一大把的寻常官宦门户,这三个人应该能捅个对穿?

    他很想替白家人默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