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二十章 可疑的大叔
    在清幽雅静的山间别墅,越千秋和严诩吃了一顿大有山野意趣的饭。

    凉拌野菜,红烧兔肉,山鸡炖蘑菇,白水煮了之后蘸酱吃的手磨豆腐,最后则是山溪里捕捉到的七八条小鱼熬的一锅鲜美鱼汤。清一色的蓝边大瓷碗,摆在葡萄架底下的榆木大方桌上,越千秋吃得赞口不绝,对这种原生态美食大为满意。

    只不过小孩子的胃口终究有限,他只是吃了不到四分之一,剩下的都被严诩风卷残云扫荡光了。至于周霁月,则是借口早就吃过了,笑嘻嘻地坐在那儿当了纯粹的陪客。而刘方圆早早被戴展宁拖回去换出门的衣裳,所以没在这碍眼,越千秋对此就更满意了。

    等到填饱肚子,总共四小一大就再次出了门。别墅的女仆们对于严诩一个随从没带,却只带这么四个孩子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反而笑意盈盈地牵出了三匹油光水滑的小马来,又给严诩指了路。

    这一次,刘方圆趾高气昂地上了马背,示威似的对越千秋瞥了一眼。见越千秋正忙着和周霁月说话,他看到小丫头满脸笑意盈盈,想起她和自己相处时总没有好脸色,忍不住有些小小的不得劲,故意开口对戴展宁说:“宁哥,咱们一会儿赛马怎么样?”

    越千秋见那小屁孩竟然对自己耀武扬威,他对想要反唇相讥的周霁月使了个眼色,随即摩挲着身下坐骑的脖子,笑吟吟地说:“大黄,一会儿你可得乖点儿,路上千万别欺负那三匹比你矮小的马儿,还有,跑慢点儿,年纪大资历老的,就得有气量,懂不懂?”

    刘方圆只觉得这是指桑骂槐,几乎气歪了鼻子。

    严诩却没注意到小孩子间的别苗头,反而顺着徒弟的话欣然点头道:“有道理,一会儿我放慢点速度,省得大黄撒欢似的跑起来,你们追不上。这是我从宫里的马厩顺回来的千里驹,下次我再顺几匹小马回来送你们!”

    这个承诺顿时让刘方圆心花怒放,再也没工夫和越千秋怄气了。而比他反应更快的,是三个节奏一致的道谢声。

    “谢谢严先生!”

    “多谢师父!”

    严诩心怀大畅,一抖缰绳就疾驰了出去,戴展宁和周霁月自然慌忙跟上。

    而发愣半天,发现自己忘了道谢的刘方圆急急忙忙去追,结果已经是落后了一大截,只能又气又急地暗自埋怨,戴展宁也不提醒自己一声说谢谢。如此一来,他不免心下发狠。

    他就不相信两人一骑的千里马能快到哪去,接下来他非得赢一次不可!

    尽管事先已经有女仆指路,要找的地方距离东阳长公主别业也不远,但严诩带着四个小孩儿,其中有一个争强好胜的刘方圆,自然而然就引来了另一个周霁月效仿,一路上竟不知道赛了几回马,等到开始找地方的时候,他们方才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一路只顾着沿那些好走的路拼命策马狂奔,眼下似乎……迷路了?

    面对垂头丧气的刘方圆,满脸心虚的周霁月,无可奈何的戴展宁,还有东张西望竭力做若无其事状,其实却能看出额头露出细密汗珠的师父严诩,越千秋只觉得压力山大。

    他早就知道这些人不那么靠谱,现在看来,那简直是太不靠谱了!

    “哈啊,这条小路看上去也像是常有人走的,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想找人问路都不成。”严诩擦了擦额头,打了个哈哈说,“没事,找不到的话咱们原路返回。”

    “师父你记得回去的路?”越千秋扭头看到严诩面色一僵,他就捂着额头说,“幸好我一路上记了点路,也不知道有没有错……总而言之,咱们掉头吧!”

    戴展宁本待说自己记得路,可没想到越千秋竟然也记了路,他心中一动,就没有开口。等到往回走过了两个岔路口,发现越千秋记的路果然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他不由得再次高看了一眼这位越家九公子。毕竟,他那点本事是父亲戴静兰有意训练出来的。

    可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严诩惊喜嚷嚷了一声。

    “咦,终于看到人了!”说完这话,严诩二话不说一抖缰绳冲了过去。

    眼尖的越千秋也瞧见了那个头戴斗笠背着箩筐,有点像是樵夫的汉子,可对方那反应却让他有些狐疑。因为,发现自己这一行人时,对方竟是转身拔腿就跑!

    他愣了一愣就大声叫道:“这位大叔,我们只是问路,绝无恶意。再说,你两条腿跑得过四条腿吗?”

    那樵夫跑出去几步,听到越千秋这声音,方才停了下来,有些犹犹豫豫地转过了身。斗笠下头是一张四四方方,络腮胡子,乍一眼看去憨厚老实的脸。

    看清楚来的是一大四小,鲜衣怒马,明显非富即贵,他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便讷讷问道:“敢问公子小姐们要去哪儿?”

    严诩倒没在意人家躲瘟神似的逃跑,打量了人一眼就问道:“金陵城里的白家,就是当家老爷在当工部员外郎的那户,他们家已故老夫人的庄子,你知道怎么走吗?”

    此话一出,越千秋就发现,那樵夫握着砍刀的右手突然微微颤抖了两下。他心中一动,却没有捅破,只见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总算有了回答。

    “知道是知道,可那里只住着一些庄户人家,不是踏青的好去处……”

    “谁说是去踏青的?”严诩不禁皱了皱眉,但他毕竟在民间厮混了多年,不会和那些玩纨绔似的动辄不耐烦,又或者口出恶言,还是耐心诱导说,“我们是去找人的,你若是认识路,带我们过去,少不得还有谢礼。”

    越千秋敏锐地注意到,听到找人两个字,那樵夫的眼神又有些许变化。这一次,他立时有了猜测。对方很可能不但认识白家的庄子,还与那儿有什么关联。因此,他就干咳一声开口说道:“大叔,你要是真不认识,把我们带到有人的地方,我们自己问路找过去也行!”

    “不不,我认识,我给公子小姐们带路!”

    闻听此言,刘方圆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可他这如释重负的样子被周霁月看在眼中,少不得刺了一句:“要不是有人一路上尽添乱,我们也不至于迷路!”

    “你说谁?”刘方圆顿时如同一个炮仗似的被点燃了,“要不是你非得比了一场又一场,才不会迷路呢!”

    “阿圆你闭嘴!”戴展宁终于受不了这个幼稚的同伴了,“和女孩子斗嘴,很光彩吗?”

    他这话原本是息事宁人,奈何周霁月看刘方圆素来就极不顺眼,听到女孩子三个字顿时越发火冒三丈,顿时反唇相讥道:“是呀,和女孩子斗嘴是不光彩,那打不过女孩子呢?”

    这一次,戴展宁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更不要说气得浑身发抖的刘方圆。

    越千秋只觉得这三个人撞一起简直八字不合,可他却没有叹气的功夫了,只能做和事佬。

    “有完没完了?霁月,你就不能拿出点做姐姐的样子?刘方圆,你就不能拿出点男子汉的气量?在外人面前吵成这样子,丢脸不丢脸?”

    见徒儿总算是把两边暂时压服下去了,严诩这才舒了一口气,暗想幸好自己眼光好,徒弟有本事。除了拳头大就是真理之外,嘴厉害也同样能压人一头!

    当下他就对那看呆了的樵夫说:“好了好了,你带路吧,到了白家庄定有谢礼!”

    那樵夫回过神来,等到前头走着带路时,他就小心翼翼问道:“几位公子小姐这是从金陵城里出来的?怎么也没带个随从?荒郊野地迷路了多危险!”

    “你都说了是荒郊野地,不是荒山野岭,再说既然有路,总碰得上人,这不就遇到你了?”

    严诩虽说面上粗疏,可到底是在外头厮混了多年的,依稀察觉到这樵夫似乎在试探自己一行人的来历,他就好整以暇地假装漫不经心,左一句右一句和人闲扯。

    越千秋听着听着就发现了这重端倪,见严诩不着边际的问话却把这樵夫问得有些招架不住,他就知道,师父也动疑心了。果然,当起先一口咬定是单身的樵夫提到采了不少新鲜蘑菇,打算回去熬汤,还让严诩看了背篓里的东西时,严诩突然问了一句。

    “这么多蘑菇,若是拿到集市上,也能卖几个钱,而若是熬汤,你一个人是绝对吃不完的。这季节已经热了,饭菜做得太多,隔天就坏了,蘑菇放两天也不新鲜了,这位大哥,你家里绝对不止你一个人吧?”

    严诩话音刚落,就只听周霁月一声叱喝,竟是从马背上纵身跃下,直接一个起落堵在了那樵夫的去路上。她动作快,刘方圆和戴展宁也不慢,腾跃下马后守住了左右。

    见这三个在外漂泊多时颇有历练的小孩子警惕性如此之高,严诩十分满意,立时把双手骨节捏得咔咔作响,分明流露出警告之意。

    而与之配合默契的越千秋笑吟吟地说:“大叔,我们和你素不相识,只不过请你带路,可你不但带的路有问题,又故意说谎骗我们,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那樵夫面色微微发白,足足好一阵子方才发狠似的说:“白老夫人尸骨未寒,你们就欺负她当初收留的那些孩子,硬是逼人签身契卖身为奴,到底是谁不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