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师兄还是师弟
    坐在严诩那匹坐骑上,耳畔呼呼风声刮过,平生第一次出金陵城的越千秋只觉得心情很好。说到底他对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与余大老爷达成了什么样的妥协又或者协议,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所以,严诩突然这么心血来潮带他出城,他有什么不乐意的?

    如今已经离开城门,路上行人稀少,他这才好奇地问道:“师父,你赢了那个浮云子?”

    “我倒想说是,只可惜还差点。”严诩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但却没有任何沮丧和气馁,“杜白楼确实老辣,可要不是他给我的压力太大,我也不会将那千回百转二十四式一气呵成耍到底,从前我中间少说也得停顿一次,所以我得谢谢他!”

    此时兴致极好,严诩也就一面策马疾驰,一面滔滔不绝地说:“玄刀堂是卫朝末年才建立的,最初一群老兵参加天下比武大会,只是想面见幽帝,请求抚恤那些死难将士的家属。后来幽帝无道,玄刀堂出人出力跟着我朝太祖皇帝打天下,最有名的便是陌刀阵,所以刘师兄和戴师兄才会是大石寨的主将。”

    说到这里,他就唏嘘不已地说:“只希望这次能给他们洗冤昭雪!”

    严诩提到前途有望的玄刀堂和白莲宗,越千秋猛地想起之前大太太说到过的那件事,顿时眼睛一亮:“师父,你还记得我和你提过,大伯母说,她去世的那位姨母收留过一些武品录除名的门派出身的孤儿,其中可能有玄刀堂的,也可能有白莲宗的……”

    这话还没说完,他就只听到身下马儿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嘶鸣,紧跟着,那风驰电掣的速度猛地戛然而止。始料不及这么个急刹马的他险些一头往前栽去,幸好严诩眼疾手快将他一把拽住。惊魂未定之下,他就忍不住哀叹道:“师父,你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对不住对不住,我之前忙着给老爷子和我娘跑腿,再加上皇帝舅舅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忙得都把这件事给忘了!”严诩连拍了几下脑门,随即眉开眼笑地说,“既然这样,看今天时辰还早,咱们索性过去看看如何?”

    越千秋没好气地抗议:“这都什么时辰了?我在余家只填了几块点心,肚子都咕咕叫了!”

    随着他这声音,两声响亮的咕咕声几乎不分先后响起。越千秋哪里不知道严诩也同样腹中空空,他就干咳道:“再说,没有大伯母带路,我们找得到地方?就算找得到地方,那些人会不会警惕心很高,根本不相信我们?”

    “找地方没问题,之前你大伯母也对我说了大致的地方。至于不相信嘛……”严诩踌躇了一下,突然在越千秋的肩膀上重重一按,“霁月和那两个小子都安置在城外我娘的庄子上,好像两边还挺近的。咱们先去那边祭了五脏庙,然后带了他们去。再加上你的三寸不烂之舌,何愁拿不下?”

    越千秋没想到严诩竟然和大太太一样,认为自己肯定能把人忽悠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自豪地认为这是夸奖呢,还是尽快想办法把这个牙尖嘴利的帽子摘掉。

    不过,他还确实挺想念周霁月和那两个脾气鲜明的小子,知道人在城外,怎么能不去见见?

    两人一马再次启动了狂奔模式之后,大约过了两刻钟,越千秋终于成功在饥肠辘辘撑不住之前,抵达了严诩口中那座庄子。可远远看到建筑时他就发现,与其说这里是田园农家乐似的庄子,不如说是依山而建的乡间豪华度假别墅。

    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应门的是两个中年女仆,进了门一路上也都是如此。既没有一个男人,也没有一个丫头,全都是梳着圆髻,年龄少说也有四十出头的仆妇。只不过,这些女人的脸上不见寻常这年纪女人常有的严肃刻板挑剔,反而都挂着欣悦的笑容,让人看着很舒服。

    “这是娘夏日常来避暑的地方,平日就交给她们照管,抵充她们的房租。她们有的是丧夫无子女又不愿意再嫁为人操劳的寡妇,有的是家里丈夫又或者儿子在外戍边,自己孤苦伶仃的,还有的则是有什么别的苦衷。娘收留了她们,你看这宅子,照料得很不错吧?”

    越千秋再一次发现,尽管严诩也同样和东阳长公主闹别扭离家出走,和自己便宜老爹越小四的区别只在于没离开金陵,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严诩对东阳长公主的认同度也同样很高。这会儿低声对他解说时,严诩的脸上分明带着一种与有荣焉的骄傲。

    等到他听说东阳长公主将自己的地划分成小块小块,用极其低廉的租子赁给这些妇人耕种,同时平价收购她们织出的布匹和丝绢,而若有好逸恶劳,搬弄是非者,三次警告后就赶出去自生自灭,他就更加佩服那位大吴第一女政治家兼女慈善家了。

    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当引路那妇人在一处院门处停下脚步时,越千秋立时快走两步进了门去,随即就看到院子中央两个人正在交手。其中那个如同彩蝶一般上下纷飞的正是周霁月,而另一个招式沉稳有力,虽说落在下风,却仍咬牙死撑的,赫然是戴展宁。

    等看到旁边的刘方圆急得满头大汗,根本没注意到有人闯入,他就眼珠子一转叫了一声。

    “霁月!”

    周霁月闻言一愣,就是这略微一分神,她竟是被戴展宁刷刷三招打了个成功的反击。好在她到底年长几岁,根基也更加扎实,稳住阵脚之后,很快压住了戴展宁的攻势。可她已经无心恋战,把人压回去之后就骤然退后,随即撇下自己的对手,兴高采烈冲到了越千秋面前。

    “千秋,你怎么来了?”

    回答周霁月的,不是越千秋小别重逢的寒暄,而是……他那非常尴尬的肚子咕咕叫声。

    小丫头扑哧一乐,看到严诩也跟着进来,同样是摸摸肚子做饥饿状,她二话不说一溜烟回房,直接拿了一碟松子酥来:“你们先垫垫肚子,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新鲜材料,让婶婶们赶紧给你们做吃的!”

    看到周霁月一走,严诩和越千秋那对师徒立时三下五除二消灭了一碟松子酥,刘方圆顿时撇了撇嘴。而戴展宁在默然伫立片刻之后,却走了上前。

    早熟的他当然不会觉得自己眼下被人软禁了,再说,周霁月前两天再次出现之后,很是兴奋地说了公堂作证之类的事,他终于确定,之前一度认为要历经千难万险方才能做到的那件事竟然几乎已经做成了!因为这个缘故,他怎么能不感谢眼前这对师徒?

    “严先生,九公子……大恩不言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日后不论何事,但请吩咐就是!”

    越千秋立时笑嘻嘻把戴展宁搀扶了起来,还扶着人家的胳膊热情洋溢地说:“你和方圆的爹爹是我师父的师兄,大家都是一家人,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师弟,有什么事该是我照应你们才是!”

    见戴展宁刚刚长揖不拜,严诩不禁觉得很对自己胃口,而更让他高兴的是越千秋这待人接物。

    看看,多有未来掌门的架势!

    戴展宁还没说话,磨磨蹭蹭过来的刘方圆却不干了:“凭什么你是师兄?论入门,我们比你早,论年纪,你不是才过了生日吗?我们比你大,你该是师弟才对!”

    “你怎么知道比我大?再说了,那个生日也只是胡诌的,只要我乐意,一年十二个月,我天天都能过生日。”

    越千秋笑吟吟地看着刘方圆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随即就眨眨眼睛说,“当然,你要当师兄,也不是不行。一会儿我和师父要去一个地方,很可能还有玄刀堂离散在外的弟子,你要是能帮师父的忙,让他们重新回归玄刀堂,那我就叫你一声师兄!”

    一听说要去见玄刀堂的人,刘方圆又迫切希望能在越千秋面前扬眉吐气一次,此时想都不想就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戴展宁张了张嘴,可见刘方圆已经答应了,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对这个冲动的同伴,他实在是没辙了。越千秋是什么人,这种承诺会随便做吗?

    吃过亏不长记性,说的就是刘方圆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