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幕后谁导演?
    已经动手了……

    越千秋瞪大了眼睛,屏气吸声,就只见先出手的赫然不是堵门挑战的北燕剑手必答思,而是浮云子杜白楼。青钢剑一横,犹如一泓秋水一般的剑身顿时暴起一团金光,闪得越千秋都不得不眯起眼睛,等现那是反射日光,他已经现两个人剑来剑去,打成了一团。

    眼光不够好的他现自己只能看热闹,只能弱弱地对严诩说道:“师父,我只能看到乒乒乓乓打来打去的,瞧不懂,你能解说一下吗?”

    换成别的师父,这会儿轻则训斥,重则劈头盖脸喝骂回来,可严诩哪是那种严师?他眼睛盯着战场,脸上一片凝重,嘴里却说个不停:“乖徒儿,浮云子刚刚连名宿的脸面都不要了,竟是一上手就用出了拿剑身反射阳光吸引人注意力,然后抢攻的招数来。”

    “可那个北燕的家伙也不是好相与的,第一时间识破了这一招,他闭上眼睛硬接了杜白楼四式剑法……这已经不是听风辨位了,其中第三招是杜白楼赖以成名的无影无形,他当初凭着这一招赢了好几个当年的武林名宿……他娘的,不是越小四连这个也告诉必答思了?”

    听到严诩这最后一句嘀咕,越千秋情不自禁地把目光从此刻状似难解难分的两个人身上移开,而是去看自己的便宜老爹。就只见越小四抱着双手没事人似的混在一群北燕人当中,不时还附和别人的喝彩声叫上两句,可脸上不见狂热,而是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漠然。

    此时此刻,他情不自禁地张口问道:“师父,你和我爹当年既是交情莫逆,你是玄刀堂掌门弟子,那他的师父呢?”

    “他?他当然是跟你影叔学的呗!”

    越千秋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心情却很复杂。原来,在他打影叔的主意之前,他那个便宜老爹早就已经用过同样的伎俩了。怪不得他那时候在爷爷面前提出要影叔教他的时候,爷爷笑得那么古怪!他没好气地撇撇嘴,见场中还没打出个结果来,少不得又问了一句。

    “那他学了影叔几成本事?还有,爹要是管影叔叫师父,我岂不是平白无故又矮了一辈?”

    严诩虽说挺关心场中已经被压制的杜白楼到底能不能扳回劣势,可听到越千秋这么说,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越小四那会儿倒是想拜你影叔为师,可你影叔还不肯收呢!借口说自己宗门弃徒,不能为人师,又说你爷爷对他有恩什么的,可说到底还是看不上越小四!”

    师父你这幸灾乐祸真是藏都藏不住!

    越千秋嘿然一声,而严诩听到了这笑声,自然有些尴尬,当下就咳嗽道:“不过越小四天分还算不错,就是比我差点儿……你影叔的本事,他学了七八成。”

    尽管严诩竭力说得轻描淡写,但越千秋却货真价实有些惊骇。以严诩的性格,说七八成,说不定能有成,那是什么概念?

    以徐浩当初受余建龙余泽云父子延请为供奉的本事,在越影手底下却只有被虐的份,而严诩飞檐走壁如履平地,一脚踩碎地砖,他是亲眼见证过的,可他一问能否打过越影,立时表现得心虚无比。

    而且,严诩毕竟是不曾游荡天下,可越小四却不同,人在北燕身兼大寇和驸马双重身份,那个大寇的名声可明显是打出来的!

    他当然不会问,师父你和我爹谁武艺高强这种愚蠢的问题,可他还是忍不住心想,难不成那个差点被他扔了满脸面粉的便宜老爹,也曾脚踢三山,拳打五岳?

    “哎呀,快分出胜负了!”

    正走神的越千秋听到这话,方才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可他凝神去看,就只见剑光阵阵,瑞气千条……两条人影兔起鹘落,时而交击,时而分开,以至于他只恨这现场直播没有个慢回放的大屏幕,就算是占了地利最好的贵宾席,也架不住他的眼力跟不上形势。

    就在他打算催促严诩讲解的时候,他只听到耳畔传来了师父的声音:“杜白楼要败,你算算两人打了多久?这是真正武者的比拼,不是两个人互相喂招过家家,所以就我们说话这会儿,他们已经互相交换了几十招,彼此之间负担都很大,但杜白楼年纪大了,体力略逊一筹。最重要的是,他在余家只有养,只有练,没有打,昔日生死之间的敏感到底不再……”

    严诩的声音突然一个停顿,随即变得急促了起来:“胜负快分了!”

    越千秋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场中,这一次,他良好的动态视力总算大致捕捉到了那两个因为彼此缠斗时间太长,因而动作放慢的人影。就只见杜白楼素来连贯的动作出现了一个不应该有的小小停顿,而就在这一个小小的停顿时,一直都只用右手剑迎敌的必答思竟是突然剑交左手,一时左剑右掌,度一下子陡增三分。

    此消彼长之间,就只见杜白楼勉为其难接过了三掌两剑,等面对再次袭来的一掌时,却是好似再也没力气招架,整个人木木地朝着那当胸一掌迎了过去。可就在越千秋几乎不忍再看的时候,耳边却偏偏传来了严诩一声看清楚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看去。

    别说他不会因为余家父子的事,以及之前那位找茬的赵公子,就因此衔恨江陵余氏,就是他真的看不惯江陵余氏,在这种两国交锋的场合,他当然不希望杜白楼败北!

    几乎在严诩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越千秋清清楚楚地看到,杜白楼仿佛完全违逆了物理规律似的,脚不离地,整个人神乎其神地与大地保持六十度夹角,躲过那当胸一掌的同时,脚下亦是有一个他看不清楚的小动作,紧跟着,整个人就出现在了必答思的身后。

    随着一声冷笑,杜白楼一剑斜劈,竟将必答思披散的头断了一半!

    越千秋如释重负,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件很不相干的事。

    必答思……必打死,那个北燕剑客绝对是名字起得不好,所以才输了!

    当此时,早就蜂拥出来看热闹的人们轰然叫好,而叫声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英王李易铭。小胖子仿佛忘记了自己刚刚气喘吁吁半路就跑不动,在那跳脚咒骂越千秋不给面子时,却正好撞上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联袂而来,那尴尬到无地自容的姿态,只顾着扭来扭去泄心头的欣喜若狂了!

    赢了一招的杜白楼仗剑挺立,居高临下地叫道:“还敢再来否?”

    必答思死死盯着杜白楼,足足好一会方才嗓音沙哑地说道:“你技高一筹,我今日不如,但下次必来挑战!”

    说完这话,他竟是二话不说抄起宝剑往头上挥去。正当越千秋几乎以为人是气不过自残的时候,却只见此人左手迅把剩下的头撩起,宝剑挥起挥落,倏忽间就露出了一个只剩下寸许长头的脑袋。直到此时,他方才冷冷说道:“今日断之辱,我记下了!”

    眼见必答思大步离去,越小四若有所思瞧了一眼余大老爷背后的越老太爷和长公主,暗道一声两个老狐狸!

    居然把手伸到国信所,让人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给我传递江陵余氏供奉杜白楼到了金陵的消息,让我撺掇今天这么一件事。

    我还以为你们打算让杜白楼败北,然后让影哥出手,顺便压过江陵余氏一头,结果竟是这么个结局。

    黑心黑肺的老狐狸,算计人之后还装好人!

    话说回来,刚刚最后关头竟然相当于两个打一个!不知道杜白楼这会儿是什么心情?

    他一面这么想,一面却撇下正使仁鲁和一大堆使团中人,转身嚷嚷了一声必大师,等等我,一溜烟追上必答思去了。

    他这一走,其他北燕使团的人方才如梦初醒,除了仁鲁还用北燕语嚷嚷了几句场面话,其他人走得飞快。

    余大老爷眼见杜白楼提剑转身回来,刚想说几句客气慰劳的话,他却现杜白楼倏然转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他还以为另有居心叵测的人窥伺,正提起警惕时,却只听杜白楼没好气地喝道:“树上是谁人看我杜白楼热闹?”

    随着这个声音,其他人就只见先是一个人影倏然落下,紧跟着就是第二个人,至于杜白楼说的第三个人,则是正被第二个人抱着,落地的时候还非常自然地冲众人挥了挥手。

    越老太爷情不自禁地笑骂了一声:“这小兔崽子倒知道凑热闹,直接跑树上去了!”

    意识到树上的人是谁,杜白楼心头一松,目光紧跟着就落在了越老太爷身上。没等余大老爷说话,他就淡淡地说:“东翁不用说什么恭喜的话,今日我胜之不武!”

    他转身就往里走,可当他走到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面前时,却突然硬生生刹住脚步,从嘴里迸出旁人很难听清的两个字:“谢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