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拉开帷幕的好戏
    第一时间出了二门,严诩看到外院里那些仆役虽说都有些紧张,但井然有序,并不慌乱,他不禁暗自点头。而东张西望的越千秋却现了徐浩,连忙招手叫了声徐老师。

    徐浩刚刚听说越老太爷等人来了,立时缩头乌龟似的猫在了屋子里,此时听到外间北燕人堵门邀战,有意观战的他方才出去了一趟,可压根没想到越千秋不好好呆在里头做客,居然跟着严诩来看热闹了,此时不禁暗自哀叹。他磨磨蹭蹭上了前,却暗自打定了主意。

    如果严诩挑唆他去试探人家的本领,他打死也不去!

    “徐老师,外头来了多少人?出口邀战的是谁?你瞧着他武艺怎么样??”

    听出越千秋这明显的看热闹语气,徐浩方才如蒙大赦,见那些余府中人顾不得他们,他连忙低声说道:“来了二十多号人,听说正使和副使全都来了。开口邀战的,是此番北燕使团第一剑手必答思,据我所知,在北燕,此人也可排在前十。我刚刚看过,他剑不出鞘却剑意十足,而且刚刚三十出头,精气神正在巅峰,和这种人打,只怕不是决胜负,而是决生死。”

    越千秋却注意到的是第一句,他不由得和严诩再次交换了一个眼色。越小四果然来了!

    “徐老师,师父说要让我见识见识高手风范,咱们一块选个好地方观战吧!”

    只要无需自己出手去和人拼死拼活,徐浩当然乐意当个观战的陪客。他生怕越千秋改主意,一口答应了下来,甚至还一口供出了自己之前去偷窥敌方虚实的那棵大树。

    于是,这三个人完全没有做客自觉,压根没理会余家眼下强装平静的慌乱,直接从外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翻墙出去了。等到严诩跟着徐浩,背了越千秋噌噌噌爬上那棵树,越千秋现视野绝佳,立时冲着徐浩竖起了大拇指。

    “徐老师真棒,这真是天然的贵宾席!”

    见严诩挑了一条坚实的树杈让越千秋坐了,小家伙也完全不恐高,兴致勃勃扶着树干在那瞟来瞟去,严诩则若有所思瞅着那边北燕使团正副使的方向,徐浩终于舒了一口大气,却情不自禁地往下找了个距离这对师徒稍远一点的地方,心里思量着余府会不会应战。

    别看上三门中六门看似不像下九门那样有动辄除名之祸,可朝廷这些年对各大门派的辖制越来越厉害,这却是不争的事实。也正因为如此。上三门和中六门不但积极出人,于刑部总捕司和各地分司做事,更是派出高手在世家和三品官家中做供奉,唯有在军中却表现中庸。

    所以,那位浮云子杜白楼就算武艺比他更强不止一筹,归根结底,仍是打手而已。

    “余家只要仍在乎名声,只要余大老爷还想竞争一下刑部尚书,就不得不派人应战。”

    听到严诩这话,越千秋不禁大为赞同。紧跟着,他就看到站没站相的便宜老爹突然抬起头,正好朝他们这边看来。当现这家伙咧嘴一笑,还眨了眨眼睛,他不禁回了个鬼脸。

    大名叫作越宗棠,却一直被亲近人叫做越小四的某人,此时此刻收回视线,笑眯眯地站在北燕使团正使仁鲁身后,纯粹像是看热闹旁观者似的,瞅着那个必答思如同一尊佛像似的矗立在余府门前。

    他昨日“酒醒”之后,就去见了仁鲁出谋划策,结果这条挑衅的好计自然得到了上下一片赞同。

    被两个百花街的行药倒了,还是多亏武德司的人护送方才得以平安回到国信所,一群自诩勇武的北燕勇士,想找回脸面都想疯了。

    因此仁鲁带头,越小四屁颠屁颠跟在后头,一群人就去见了北燕宣武皇帝特意放在使团之中的必答思,撺掇了对方出面挑战金陵各大高手。

    此时,眼尖的越小四察觉到门内一阵骚动,立时叫道:“来了来了!快,呐喊助威!”

    不得不说,越小四要是说别的话,众人未必乐意听,可给必答思鼓劲,谁都愿意出力。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北燕助威之语此起彼伏,中间还夹杂着汉语。而看到仁鲁也同样是高声叫嚷,始作俑者本人却退后两步躲到阴影之中看热闹去了。

    大步出来的浮云子杜白楼面沉如水。尤其是当看见那个大剌剌抱剑而立的北燕剑手时,他那微微眯起的眼睛更是寒光毕露。他一身灰色道袍,黑亮的髻用桃木簪绾起,没有一根白,显然养身有术,脚下则是一双黑面白底的步履,乍一眼看去似乎显得很朴素。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年在余府养尊处优,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单单这一身行头便是低调的奢华,那桃木簪也是用百年雷击桃心木制成,更不要说手中这柄削金断玉的宝剑。

    四十有八的他,珍惜声名,更珍惜生命,平日在余家深居简出,不可能出面去应付那些想要一夕成名的挑战者,自有徒弟应付。

    可此时此刻,他不可能让任何一个弟子出手,哪怕是那三个素来很得自己看重的徒弟。因为远远和必答思一照面,他就知道派多少都是上去填人命的,到时候平白让人积累气势。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也不说废话,直截了当地喝道:“既然你想找死,那道爷就成全你!”

    “好没新意!这人还没那个北燕的家伙有高手风范!”

    越千秋撇撇嘴抱怨了一句,而严诩则笑着耸了耸肩道:“这杜白楼想当初是脾气火爆著称的,之所以叫浮云子,不是他道号叫这个,而是他从前的口头禅是,修身养性就是那浮云,于是,他年轻时四处挑战,逮谁谁就是倒霉,一把青钢剑,几乎没遇到过敌手。”

    “师父你说几乎?”越千秋顿时眼睛亮闪闪的,“莫非你赢过他?”

    严诩倒是想说赢过,然后享受一下徒弟的崇拜,可他脸皮终究没那么厚,当下顾左右而言他道:“我出师的时候,他都已经隐退到余家享福去了。不过我当年听师父说,想当初他曾经输过一次很惨的,也就是因为这缘故,他就不再四处飘荡,而是去做了余府的供奉……”

    他突然一顿,呼吸也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别说话,已经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