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偷窥VS台偷阶
    黛文婷这句话一说完,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向江昭辉看去。

    事发时秦朗和两个女生在办公室附近装手机信号放大器,在二楼宿舍的就只有江昭辉和黛文婷。

    “你们看我干嘛?我一进房间就没出来过,后来还把门锁了!”

    见所有人都看着他,江昭辉差点跳起来。

    黛文婷回到宿舍的时候曾敲过江昭辉的门,江昭辉没开,但也担心她不管不顾进来,索性把门反锁了。

    见众人没吭声,江昭辉目光从张有田身上扫过,突然冲过去抓起他的衣领,举起拳头道:“是不是你?我看你就是贼眉鼠眼的!”

    “我?不是我!”

    张有田使劲想要推开江昭辉,指着秦朗他们说:“我还在他们后面上来,要是我怎么可能在后面?”

    “也许是你先下楼躲着,见他们上来了再悄悄上来?”

    江昭辉怒道:“我不只一次看到你盯着黛文婷了!”

    “你胡说什么!”

    张有田恼羞成怒,终于也挥了拳头,“我看你是疯了!”

    眼见着两人要打起来,秦朗和苏丽赶紧将他们拉开,杜若看了下走廊的窗户,确实有条缝,但不大,只有一指不到,不贴在上面往里面,什么都不可能看到。

    这座红星小学是按标准教学楼建造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都是由老师办公室改造而来,颇有点像上个世纪的筒子楼,一道走廊来回,只要压低了腰,根本看不到人影。

    “黛文婷,会不会是你看错啦?”

    苏丽也被黛文婷的话吓得不清,“我和秦朗、杜若一直在学校周围来回绕,要是有人进来,肯定一眼就看见了!”

    “我就说是你!”

    江昭辉听了这话越发来气,又要去走张有田。

    “mlgb的,怎么就不能是你?你还在她隔壁呢!”

    张有田红着眼嘶吼,“不带你这么诬赖人的!”

    眼见着再吵也吵不出个结果,秦朗几人安抚黛文婷的安抚黛文婷,拉江昭辉的拉江昭辉的,终于将局面稍稍控制住了。

    黛文婷惊魂未定,张有田和江昭辉碰在一起又跟斗鸡似的,等把他们各自分开才把来龙去脉问了个清楚。

    黛文婷那边就和她说的一样,她在擦澡,发现窗外有人偷窥。

    这小学的窗户都是木框,装的是毛玻璃,西北干燥又风大,没有几个月木材就有些变形,合起来时候有条小缝。

    这学校的走廊里有路灯,为了方便老师们洗漱,那灯一般会亮到晚上九点再由张有田巡夜时候关掉,那窗缝没人挡着的时候会透出灯光,结果黛文婷一转身看到那窗缝突然黑了,再一看有个眼珠子,还会转,立刻就吓得尖叫了起来。

    江昭辉当时就在隔壁,他听到黛文婷尖叫立刻就冲向了门口,但因为他之前把门反锁了,出来的就慢了些,再加上黛文婷那时候衣冠不整,他怎么敲门都敲不开,心里越发害怕,直到黛文婷穿好了衣服打开了门,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事发的时候是七点半,江昭辉出来的太急,没注意走道两侧有没有人,但他确定黛文婷门前并没有人。

    张有田原本在食堂里听歌,李老师走的时候把他的mp4送给了张有田,所以他没听到尖叫,直到楼上江昭辉开了门在走廊里拍门,他在一楼听到楼顶咚咚咚响,才摘了耳机跟着跑上去看动静,所以来的最慢。

    “好了,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秦朗分别从黛文婷、江昭辉和张有田那里拼凑出各自当时的情况,纳闷地说:“要是有人偷窥,完全不可能看不到人影啊?我们从东边楼梯上来的,张有田是西边的,如果偷窥的人从哪个楼梯下去肯定会和我们撞上,但是我们上来时候什么人都没看到。”

    “难道那人还在2楼?”

    苏丽吃了一惊,左边看看,右边看看。

    这种变态要是还留在学校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半夜都不敢去上厕所了好嘛!

    听到苏丽的话,秦朗和江昭辉面色一变,两个人打着手电筒把二楼所有的房间都搜了一遍,连厕所和柜子里都没放过,依然一无所获。

    “秦朗,我有话跟你说……”

    苏丽看了眼正在安慰着黛文婷的江昭辉,突然对秦朗招了招手。

    秦朗莫名地走过去,被苏丽拉到一边,看着江昭辉和黛文婷的方向,小小声地说:“秦朗,你说,会不会就没有什么人偷窥?”

    “啊?”

    秦朗脑筋一时没转过来。

    “他们今天不是吵架了吗?”

    苏丽对那一对怒了努嘴,“江昭辉刚才也说了,他想冷静会儿,没理会黛文婷的敲门。可是黛文婷一声尖叫,江昭辉就冲出来了,你看看现在,两个人是不是又和好了?”

    江昭辉和黛文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要冷战也不会冷战多久,只是没个合适的台阶。黛文婷现在遇到这种事情,无论如何江昭辉也不可能对她冷下脸的。

    她言下之意,不必明说。

    “不,不会吧?”

    秦朗结结巴巴地说。

    “还能这样的?”

    “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我以前对我前男友比这个还作。”苏丽耸了耸肩,“也许真相就是这样呢?”

    秦朗半信半疑。

    “这里确实有人扒过窗子。”

    杜若蹲在窗子边沿,打着手电筒仔细看了看,又伸手在窗台上摸了几下,突然说。

    听到杜若的话,苏丽和秦朗顿时停止了推测,惊恐地向杜若看去。

    “窗台和窗框上灰很重,但是窗缝这一块干干净净的,灰尘应该是被头发蹭掉了。”

    杜若指着窗子边沿给同伴们看。

    她转过身,对黛文婷说:“你今晚好好休息,明早我陪你去村委会报警。”

    他们几个就算不娇生惯养,却也不是个有洁癖的,屋里卫生还打扫打扫,走廊和楼道的卫生自来了以后就没做过,西北风大又干燥,所以灰是一层又一层。

    哪怕比旁边稍稍干净一点,都很显眼。

    众人凑过去看了眼,果真是和杜若说的一样。

    苏丽脸红红地摸了摸鼻子,显然是为之前推测黛文婷为了和好的猜测而羞愧。

    秦朗得知这样的结果也松了口气。

    他直觉觉得黛文婷不是这样的人,但他和黛文婷接触不深,也不了解她往日的做派,会不会这么做也不能肯定。

    现在排除了“谎报军情”,至少大家还是坦诚相见的。

    “刚才张有田头上有灰吗?”

    江昭辉问。

    几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记得这样的细节了。

    “除了他没别人。”

    江昭辉还是觉得和张有田有关。

    一想到黛文婷好好的姑娘被人偷窥了,江昭辉就一肚子火,也不管几个老师就在这里,蹙着眉说:“婷婷,我看我们还是别在这鬼地方支教了!之前李老师还说这地方民风还算淳朴,都淳朴到来偷看大姑娘了,人身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

    他一开始就不同意黛文婷来支什么教,只是后者十分坚持,他才陪了她来,但是一路上都没有放弃过劝她回去的念头。

    “先报警吧?也许能抓到人呢?”

    黛文婷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要是抓不到偷窥的人,我们又走了,苏丽和杜若在这里更危险。”

    江昭辉人高马大,还学过一阵子自由搏击,这秦朗看起来就是个不能打的,要真有什么万一,他这么个白面团一样的胖子怎么护得住两个女生?

    江昭辉一片好心又被拒绝,顿时气结。

    他没相信黛文婷明面上的理由,只当她还是忘不掉她的“直播大业”,见劝不动,只能郁闷地回了房间。

    因为晚上出了这么个事,秦朗和杜若几个人也没心思装天线了,秦朗打着个手电筒出去把工具和设备捡了回来,准备等第二天天亮了有空再装起来。

    这么折腾一番后众人都是情绪低落,互相道了晚安门一关,明明知道外面没人,却还是有些疑神疑鬼,连外面刮着的风都觉得是动静。

    “哇,这样子我没办法睡了!”

    苏丽第一个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拿出手机刷了刷,越发郁闷:“上不了网,手机里存着的电视剧电影都看完了,这睡不着都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

    “本来手机信号放大器都已经快装好了。”

    杜丽也有些遗憾,“等能上网能发短信就好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向学校里有支教经验的师兄师姐请教。”

    “什么手机信号放大器?”

    一直沉默着的黛文婷突然开口问。

    苏丽这才想起来他们都没人跟黛文婷说过这事,于是苏丽口若悬河地说起秦朗怎么买了个手机信号放大器,怎么加强手机对基站的敏感度,怎么能保证通话和上网质量。

    “那以后就能上网了吗?”

    黛文婷眼睛亮亮的。

    “这就不知道了,还没装起来呢。”苏丽嘟囔着,见黛文婷情绪好像好点了,不由得感慨:“你还真是网瘾少女,一听到以后也许能上网语气都不一样了。”

    “我带了五部手机。”

    黛文婷叹了口气,幽幽道:“我就是为了直播这里的生活来的。”

    她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的目的,就像秦朗没隐瞒过自己是来减肥的,江昭辉没隐瞒过自己是来照顾黛文婷的一般。

    苏丽在道德上似乎有点洁癖,听到黛文婷的话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一旁的杜若半闭着眼,想着的却是其他事。

    “那窗缝位置大人偷看得弯腰,可为什么窗台上的灰也被擦掉了不少?”

    她想着。

    “难道是有人扒着窗台往里面看?”

    杜若在脑子里想象了下大人弯腰测头偷看的场景,心里直嘀咕:“难道是小孩子扒着窗台往里面看?”

    她没有完全的把握,也不敢说出来误导别人,只能随便想想,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杜若和苏丽便陪着黛文婷去村委会找村警报案,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发生在女生身上,也实在是恶心。

    原本想着大清早到村委会去应该没几个人,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比他们先来,好几个大叔大婶和老头老太堵在了院子门口,围着村长和村警在吵着什么。

    村长郁闷地吧唧着旱烟,明显是觉得头疼,村警也举着手在反复保证。

    见到杜若和黛文婷过来,那些人突然不说话了,好几个人直直瞪着新来的两个支教老师,但明显还在克制着情绪。

    她们被瞪懵了,脚步不由得停住。

    “你们来的正好!都是那个什么刘小丫哟,把我们家孩子都带坏了!”

    一个老太太抹了把眼泪,突然嚎了起来。

    “我们家的乖孙子也闹什么离家出走了!”

    “还有我家孙女!早上起来就不见了!”

    “还有我们家的!”

    苏丽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想起来她昨天要找杜若又被打断的事情是什么了。

    “得胜归来”的刘小丫俨然是所有孩子们的大英雄,她当时就觉得这个状况不对,只是后来又是拿快递又是黛文婷被偷窥,她把这个事彻底忘了。

    “苏老师,你说,这是什么事嘛,以前都是好好的……”

    村长刚刚才把刘小丫千里迢迢接回来,一想到这么多个娃娃又跑了,头都痛。

    虽然并没有直接职责苏丽的意思,但是苏丽还是脸一白。

    她隐隐有些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别担心。”

    杜若见苏丽脸色不好,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出去就一班车,上次跑了个孩子闹那么大阵仗,小巴车司机不会让孩子们上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