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真相VS幻觉
    快递事件后,在场的老师们都很尴尬。

    那个叫“快马加鞭”的网友大概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匆匆给几个老师签收完、发了几张名片,就回去了。

    江昭辉虽然被黛文婷当众“兄妹”了一把,连眼睛都红了,但竟还维持了最后的风度,硬是替黛文婷把所有的东西都送进了寝室里,才一声不吭地走人。

    黛文婷大概也有些不安,几次试图找江昭辉搭话,但是毕竟白天都要上课,黛文婷还有不少东西要整理,也抽不出什么空来立刻和他好好说话。

    两人眼看着就冷战了。

    不得不说这一批来的支教老师在私德上都还可以,就连最外向的苏丽都不是爱打听别人事情的人,所以除了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里知道他们来自于哪个城市、学的是什么,大家各自是什么家庭、有什么过往,都通通不知。

    支教的几个老师里,苏丽是和所有人都自来熟,杜若则是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秦朗则更像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纽带,两边都很信任他。

    而江昭辉和黛文婷,更像是自成一体的局外人。

    在这个需要相互帮助的地方,除了一开始江昭辉因为水质问题拉肚子向同伴求助了以外,之后都是他和黛文婷两人互相扶持着,或者说,是江昭辉单方面照顾着黛文婷。

    黛文婷一来就倒霉丢了行李,除了衣服和贴身用品是借了两个女孩的,其余从床单到被套零零总总,几乎用的是江昭辉的东西。知道的是黛文婷丢了行李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江昭辉。

    新打的床还没送来,到现在一米八几的江昭辉还和秦朗挤在一张床上。

    原本他们以为两人是情侣,江昭辉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合情合理的,可黛文婷那么干脆的将江昭辉定义为了“邻居家的哥哥”,就让几个人心里都有些古怪。

    这样的古怪情绪难免会不小心流露出来,黛文婷自然也能感觉的到,但她也不知是出于矜持还是什么,权当成了没看懂。

    这样古古怪怪的气氛到了晚上吃过晚餐后,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

    有白天的事,江昭辉实在没什么胃口吃饭,随便扒拉几口面汤,就丢下句“我吃饱了”要回房间。

    黛文婷见江昭辉提早走了没等她,有些心慌地丢下调羹,也匆匆跟了出去。

    西北的水质硬,江昭辉看起来健壮,也不知道为什么肠胃却是几个人里最差的那个,经常拉肚子,晚上吃的面汤,刚吃完没多久,江昭辉就用手揉了揉肚子,显然不太舒服。

    黛文婷一天都注意着江昭辉,江昭辉手一动,她就走过去紧张地问:“江哥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秦朗他们刚刚吃完饭走出来,看见黛文婷向江昭辉走过去了,苏丽做贼一样拉着其他两人就躲在了门后的墙边,不敢出去,还做了个“嘘”的手势。

    “你不用管我。”

    门外的江昭辉硬邦邦地说。

    “江哥,你还在为中午的事生气?”

    黛文婷心情低落地说,“那个快马加鞭是我的老粉丝了,还组织了好几个粉丝群,我一直都没有男朋友,你突然说你是我男朋友,说不定今天以后所有人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了……”

    “何况……”

    她顿了顿。

    “何况,我也不是你的男朋友。你一直把我当哥哥,只是答应我借着这次两人出来支教试试,是我痴心妄想。”

    江昭辉疲惫地抹了把脸。

    “是我傻,我以为你是害羞,给我这个念想,就是心里有我。”

    “不是的!”

    黛文婷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是我也喜欢做直播,多少人因为有男朋友粉丝就丢了,我才刚刚起步转型,我只是害怕……”

    听到黛文婷哭了,江昭辉明显慌了一瞬,回过头看着她,声音也软了几分:“你不要哭,我只是心里堵得慌,你让我静静,我自己能想通的。”

    他对黛文婷一向宠溺,他们从小认识,也知道黛文婷有多受男生欢迎,但她从来不和别的男孩弄什么暧昧,所以心里虽然堵,却也舍不得对她发脾气。

    说罢,江昭辉觉得自己还是心太软,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走了。

    黛文婷好像很难过,低着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大概是怕吃晚饭的秦朗他们会出来撞见,抹了把眼泪也低着头走了。

    “他们不是情侣啊?”

    苏丽他们在门后听完了全部,也有些吃惊。

    “可看起来和情侣没什么两样啊!”

    他们这样的年纪,或多或少都在大学里谈过恋爱,情侣间相处的模式还是看得出来的。

    “我们现在最好不要回寝室,免得尴尬。”

    秦朗摸了摸头,“要不,你们去帮我装个东西?”

    苏丽和杜若也明白现在回去时机不对,便好奇地跟着秦朗跑了。

    早上寄来快递,黛文婷的东西是最多的,秦朗的东西按单件算,却是体积最大的。

    众所周知邮政寄东西不便宜,而且和体积与重量有关,当苏丽和杜若看到秦朗从门房里拉出早上送来的大箱子时,都觉得秦朗是疯了。

    “你这是什么?”

    杜若看他用钥匙串上的瑞士军刀拆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大堆零件,皱着眉问:“是天线吗?”

    “这是手机信号放大器。”

    秦朗拿一句话,让两个女孩惊喜不已。

    “我之前看了下,我们这里的基站离我们其实并不太远,但是周边地形复杂,我们又在凹地里,所以手机接受信号的灵敏度不高,信号经过消耗后低于手机接受灵敏度,造成手机通话不良和无法连接网络的问题。我请教了学校里几个师兄,他们都去过山区支教,建议我买个这个……”

    秦朗一边从包裹里一件件取出东西,一边说:“我原本也不想买这个的,不能玩手机了还能安心看看书什么的,但考虑到你们几个女孩子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电话老打不出去安全上有问题,干脆在网上买了个手机信号放大器。”

    他笑了笑,“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对上网有没有提升,我看黛文婷做直播的,没网好像很麻烦。”

    已经好几次和江昭辉埋怨着要回去了。

    “秦哥,你真是好人!要是能让我们连上网就好了,我到这地方什么都能适应,就是断网了简直要得焦虑症了!”

    秦朗一直是个面团儿一样和气的形象,虽然知道他体贴,但听到他解释的理由,苏丽还是感动极了。

    杜若也很意外他会买这个。

    “这个不便宜吧?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出钱,花了多少钱,我们几个平摊吧。”

    苏丽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杜若一说,也连忙点头,“是是是,不能让你一个人出这个钱!”

    “先看看能不能用吧。”

    秦朗没接话茬,拉出天线,就往高处找地方装。

    西北这块和大部分地方一样,都是非常看重学校的,学校往往和祠堂这样的地方一样建在最高的地方,他拿着天线在外面找信号,绕着学校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一个信号能接收到三格的地方。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架天线、将室内连接线和室外天线与放大器连接起来。

    这是个很繁琐的工作,为了安装方便,秦朗还干脆买了一套成套的工具,连钉枪都有,所以他的两个大箱子才那么重。

    无论是拎工具箱还是装线都是比较麻烦又辛苦的工作,之前秦朗是准备叫江昭辉一起来帮忙的,现在他和黛文婷有了点不愉快,他就只好拉着两个女孩子在学校里外来回忙活。

    看的出秦朗也是第一次安装放大器,装两下就要看下操作说明,但他完全不像是没干过这种活儿的样子,对各种工具也用的很熟练。

    “哇,秦哥你行啊!”

    天色已经有点暗了,苏丽在旁边蹲着给秦朗打手电筒,从头叽叽喳喳到尾,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

    “你经常干手工活儿?”

    “我家两个男孩,我上面还有个哥哥,我爸妈养我们养的糙,什么事情都让我们自己干,所以修修补补、装点东西还是会的。”

    秦朗用着一副宅男的长相身材干着这样的活儿,满满是违和感,但从他熟练的动作上来看,完全不是自夸。

    “好了,等我们把这条线从室外接进去……”

    他看了下位置,有些为难:“这天线建在学校西边,信号接收器只能建在多媒体教室或者办公室里了。”

    “那就装在办公室吧!”

    他们的寝室里空的连旅馆都不如,衣柜都只是那种简易安装的,还要楼上楼下跑,平时他们都懒得午睡,中午都是在办公室桌子上趴会儿。

    “好!”

    秦朗牵着线站起身,活动了下蹲久了有些麻的腿,刚刚想迈步,却被一声尖叫吓得缩了回来。

    “什么声音?”

    杜若也听到了,惊了一下。

    “好像是黛文婷在尖叫?”

    苏丽不太确定的说。

    他们都出来找信号了,学校里就黛文婷和江昭辉两个人,而且八成还是各自在寝室里生闷气。

    “走!”

    秦朗也顾不得装什么放大器了,连忙把手上的线往地上一丢,转身就跑。杜若和苏丽也担心出事,跟着秦朗一起小跑了起来。

    三人一口气跑上二楼,一上了走廊就看见江昭辉在黛文婷门外使劲儿敲着门。

    “怎么回事?婷婷你开下门!不开门我就撞门了啊!”

    众人只听得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在厨房看粮油仓库的张有田跑上来了,大概也是因为听到了动静。

    “别撞,别撞!我马上就开!”

    黛文婷的声音颤颤巍巍的,还带着几分恐惧,门被反锁了,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就在众人脑子里已经闪过各种可怕的猜测时,门锁“嘎啦”一声开了。

    黛文婷哆嗦着把门打开,两眼不住地往外扫视。

    “怎么了?”

    江昭辉急忙问。

    “你怎么叫的那么大声!”

    “房间里没人,我就打了点水,在屋子里擦了个澡。”

    黛文婷爱干净,这里干燥少水没有天天洗澡的条件,她隔两天就要擦个身,刚刚一直没开门,就是在急着擦干身上的水穿衣服。

    她哆哆嗦嗦地说:“我刚,刚抬头的时候,看到窗,窗缝里有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