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胜利VS失败
    苏丽跟着村长去接刘小丫,到了第三天上午才回来。

    听说并不是接孩子拖沓了,而是村长难得去“大城市”,在外面买了不少东西,光逛街就花了一天。

    苏丽对逛这里的商场没有什么兴趣,但刘小丫知道自己要回家以后兴致一直不高,苏丽为了让她能快活点,也带着她在最近的城市里逛了逛。

    因为刘小丫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她还带刘小丫去买了套洗换衣服,又去了趟儿童乐园。

    康村长到了派出所接了孩子就把孩子往苏丽手上一送,住的地方和吃饭的地方还是苏丽找的。即使是在村里德高望重的康村长在大城市里也有些拘谨和不安,苏丽明白他们不经常出门,而外面又变化太快,所以一直照顾着他们的情绪。

    出门一趟的刘小丫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她像是一块海绵般吸收着外面的一切,并且对回到山村里满是沮丧。

    从儿童乐园回来的那个晚上,刘小丫在宾/馆里鼓足了勇气问苏丽:“苏老师,我能不回去吗?你能不能把我送到我妈妈那里?我可以让妈妈给你路费。”

    苏丽愣了愣,才想起来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不在西安了。

    “你得回家啊。每个小孩子都必须跟爸爸妈妈在一起,你现在的户口在红星村,只有在红星村才能上学。”

    苏丽苍白地解释着。

    “那我就不上学了。”

    刘小丫天真地说着,“我看街上还有卖花的,还有擦皮鞋的,我也可以学着赚钱。”

    苏丽突然感到一阵无力,她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想要向杜若求助。

    几人之中,只有杜若是学师范的,虽然不想承认,但在“对付”孩子上,她虽然看起来最冷情,却最有效率。

    但是想到村子里的破信号,苏丽将打开的微信又关上了,叹了口气,对刘小丫说:“可是雇佣童工是违法的,会被警察抓起来。而且你妈妈也不在西安,她去成都打工了。”

    担心刘小丫不信,她当着刘小丫的面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这里不是村子,不必担心说话说一半就断掉。

    看到是那个新来的苏老师的电话,刘小丫的妈妈很快接通了。

    苏丽将手机递给刘小丫,看着她又惊又喜地抱着手机和妈妈说话,在那边哭着求妈妈把她带走,她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刘小丫的问题来自于原生家庭。

    她的爸爸有家暴的前科又不愿和妻子离婚,奶奶重男轻女对刘小丫不好,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太过压抑,偏偏刘小丫又是个聪明独立的性子,这一次让她“离家出走”成功了,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一次是她幸运,遇上了好心的在校大学生回校,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只要有一次有什么不测,她这辈子就毁了。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刘小丫的母亲带着她生活,刘小丫是女孩子,跟着妈妈要比跟着爸爸留在闭塞的农村里更合适。

    苏丽看着电话那头的刘小丫在和妈妈通话后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直至最后完全失望,两眼无光的看着那边挂断的电话。

    “怎么了?”

    苏丽问。

    刘小丫没说话,神情倔强地用被子盖住了脸,假装要睡觉了。

    第二天,苏丽和村长带着刘小丫回了红星村,越到村子口,刘小丫的恐惧就越深,等远远地看到她爸爸站在村门口眺望时,她更是下意识掉头就跑。

    “诶,小丫,你回来!”

    康村长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住,“你这娃娃怎么回事!我们特意去接你,回来的路上你要是跑了,我和苏老师怎么交代哟!”

    “我爸会打死我的!我爸会打死我的!”

    刘小丫害怕地直抖,不住往苏丽身后缩。

    苏丽听说了刘小丫爸爸脾气暴躁,她自己也被刘父拽过头发,完全能理解她现在的恐惧。

    好在刘小丫的爸爸还知道老师和村长都在,没在村口打孩子,只是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拽着她的胳膊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苏丽上课时看到教室里好好的坐着刘小丫,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离家出走”过一次的刘小丫俨然成了班里的英雄,在这个不大的乡里,一个女孩子离家出走去西安简直是个大新闻,不但班上一大堆同学围着她,窗外还扒着外班的,你一句我一句的问刘小丫是怎么出去的、一路上遇到些什么

    刘小丫本来就是个活泼外向的性子,昨晚回家后她爸爸居然没有打她,只是在门外抽了一晚上的烟,这让她隐隐有了种“胜利”的感觉。

    如今被这么多小朋友一围,那种“胜利者”的感觉更甚了,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生动详实地说着自己是怎么出门、看见了什么……

    “好了,上课了!”

    苏丽击掌打断了孩子们的好奇,“都回各自的座位上去!”

    然而她的话几乎没有用,很多正在上课的孩子都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都在转着刘小丫说的话,有些还不住看向刘小丫的方向。

    而刘小丫,经历了这样危险的事情,不但没有觉得后怕,反倒有些骄傲的感觉。

    苏丽心里暗暗焦急,她知道这种情况不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教学经验上的缺乏让她只有分辨的能力,没有处理的能力,尤其当面对的又是这样年纪已经很大很有主见的孩子时。

    一下了课,她直奔老师办公室,想去和其他几个同伴讨论讨论这问题。

    苏丽刚进入办公室,就见着杜若送一个小女孩出来,那女孩看起来很眼熟,好像是她班上的学生。

    她看了她破旧的衣服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了这女孩的名字。

    马珍珍!

    马珍珍也看到了苏丽,低着头的她鼓起勇气说了声“苏老师好”,就红着脸跑掉了。

    “这不是一年级的马珍珍吗?她怎么了?”

    苏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杜若。

    “我刚刚在走廊上看到她的脸有点肿,所以把她叫过来问问怎么回事。我怕她和刘小丫家一样的情况。”

    马珍珍实在太瘦小了,按那个旧军装男的说法,她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妈妈又不在,在那种家庭里,她就是绝对弱势的群体。

    “啊?”

    苏丽现在听到刘小丫就皱眉。

    “是怎么回事?”

    “昨天我替你上课,给了她一块饼干,她回家后饼干给哥哥抢了,为这个打了架,把哥哥推到了水缸里。”

    杜若也没想到马珍珍能有这样的胆量,“他大哥回来,拿挑水的扁担吓唬要打她,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我仔细问过了,她爸爸虽然重男轻女,但是不打她。”

    她也检查了马珍珍被衣服盖着的地方,没有伤痕,受伤的只有脸。

    就是因为担心她身上还有其他伤,所以她才把马珍珍带到办公室里来,在外面查看伤势不太方便。

    “你这堂课怎么样?刘小丫回来上课了没?”

    杜若也好奇刘小丫的事。

    “我来就是要说这件事,刘小……”

    “杜若,苏丽,你们接到电话了没有?邮政ems送快递来了!”

    苏丽正准备说刘小丫现在情况不太对,另一头秦朗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招呼两个同事:“投递员马上就到村门口,你们买的东西大不大?要不要我们帮忙拿回来?”

    “真的?天啊,就在一个省的东西,居然跑了一个星期!”

    听说他们淘宝买的东西到了,杜若和苏丽都顾不得刚才说什么了,喜出望外:“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去拿快递啊!”

    “马上要吃中饭了,你们要不在这里吃饭,我和江昭辉去就行。”

    秦朗说。

    “得了,快递到了,哪里顾得上吃饭!”

    苏丽想着一屋子的日/猫、法国欧莱雅头就痛,这几天洗头都用香皂,感觉都开始脱发了。“中饭永远是馒头和面,我们叼个馒头边走边吃得了!”

    秦朗哈哈大笑,也没再劝,和张校长打了个招呼,几个支教老师不约而同的往村口走去。

    这里面最急切的就是黛文婷了,她东西丢了个干净,几乎什么都要重买,损失惨重。

    临出门的时候还是秦朗想的周到,在张有田那借了张校长的自行车,准备有大件的东西干脆绑在自行车上骑回来。

    几个老师说说笑笑地站在村口,大约只等了二十分钟,就看见一辆印着邮政ems图案的绿色小车,缓缓地向他们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