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勇气VS脾气
    马珍珍捂着口袋里的饼干,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在上学之前,她从来都没有吃过饼干,只吃过一些饼干屑。

    那是她大哥抢来的饼干,二哥后来又和大哥为了抢那块饼干打起了架,饼干摔了个稀巴烂。大块的大哥捡走了,小块的二哥捡走了,她只能趴在地上,用舌头将那些碎掉的饼干屑一点点舔走。

    那些饼干屑是什么味道,她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些带着点咸味的泥土,还有眼泪流到嘴里的苦涩味道。

    眼泪这种东西,并不能在家里换来一点点的饼干。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有了一整袋的饼干。

    多么漂亮的蓝色袋子啊,袋子上印着漂亮的黑色夹心饼干,仅仅从那幅画上,马珍珍都能感受到里面的香气。

    她反复把玩着手中的巧克力饼干,几次想要将包装打开吃掉,却又舍不得的松开了手。

    到最后,她将那袋饼干握在手上,用舌头一点点的舔着包装袋,好像只要这样做了,就能隔着包装袋尝到里面的味道一样。

    马珍珍太快乐了,舔完饼干后,她小心翼翼将饼干放进口袋里,那动作就像是往自己的口袋里放进了一颗星星。

    她从来不曾拥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的衣服是两个哥哥穿旧的,她没有玩具,文具也是哥哥们剩下的,这包饼干就是真正属于她的东西。

    “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它,会被抢走的。”

    她这样想着,于是强迫自己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就好像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

    口袋里有一包饼干让马珍珍心慌意乱,她总是想要摸它,确定它还在不在,却又不敢伸手。接下来的几堂课马珍珍都在走神,她总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在抽屉里把饼干拿出来看一会儿,看的时候还总是忍不住舔嘴唇。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来学校干什么了,也不知道上的是什么课,她只记得自己口袋里的那颗美丽的星星。

    它光是存在,就已经让小小的女孩感到陶醉。

    杜若自己还有课,早上帮苏丽代了一堂,剩下来的课却有冲突,于是一年级小朋友的数学课是秦朗代的。

    学生总是以为自己的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站在讲台高处的老师能把一切尽收眼底。

    秦朗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总是低头的女孩子,也注意到她老是在抽屉里拿出什么看。

    一年级的孩子有很多上课都容易走神,现在不养成良好的课堂习惯以后只会更糟糕。秦朗有意提醒她好好上课,便趁着她再一次低头看抽屉的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敲了敲她的课桌:

    “在看什么东西,课都不好好上了?”

    马珍珍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着秦朗,当秦朗从抽屉里拿出那袋奥利奥时,整张脸都白了。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惨白惨白的,好像已经吓呆了。

    “饼干?”

    秦朗莫名其妙地看着那袋饼干。

    “你饿了吗?这堂课上完就可以吃饭了……”

    马珍珍眼睛死死的看着自己的饼干。

    大概是马珍珍这个样子让秦朗也觉得有些不太对,他想了想,还是将饼干还给了马珍珍,又说:“下不为例,以后不准在上课的时候吃东西。”

    马珍珍看着“失而复得”的饼干,重重地“嗯”了一声,飞快地将饼干放在了口袋里。

    然而她刚把饼干收好,就听到有人很小声地说:

    “老师,她是小偷。”

    秦朗听到了,但他故作不知,又回到了讲台上。

    刚才很小声的声音却引发了更大的声音,见秦朗好像没听见,又有孩子叫了起来:“老师,她是小偷!她偷了饼干!”

    “秦老师,她拿了饼干!”

    “苏老师说每天都要检查,要是少了饼干以后所有人都没有饼干了!”一个举手却没被点到的孩子尖叫道:“让她把饼干还回去!”

    终于,控诉马珍珍是小偷的声音彻底打乱了课堂的教学秩序,秦朗也听出来他们好像在说那个女孩偷了一袋饼干,忍不住呆了呆。

    “偷饼干?”

    “我没偷!这饼干是杜老师给我的!”

    即使是这样可怕的指控,马珍珍也依然不敢愤怒地反驳,她将两只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胸前,眼睛里满是惊慌不定的神色。

    “杜老师给我的!”

    她的恐惧看在其他孩子眼里,就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一年级的小班长趾高气扬地站了起来,对秦朗说:“秦老师,只有上台回答问题的孩子才有饼干作为奖励,杜老师上课时候没有让马珍珍上台做示范!”

    “上台写拼音的是我,只有我得了饼干!”

    做示范的孩子也站了起来,大概是没有饼干显得证据不足,他又补充了一句:“饼干我吃了,我的那块是草莓味的!”

    “她偷饼干了!”

    “我没偷!”

    马珍珍害怕的哭了起来,只会反复说一句话:“杜老师给我的!杜老师给我的!”

    “你家那么穷,你又写不好拼音,肯定是想吃饼干又吃不到,所以自己偷拿了!”

    对于所有的孩子来说,讲台抽屉里的饼干已经是所有孩子们的“利益共同体”,它被放在那里的时候,所有孩子都会互相监督,也会不停提醒自己——“如果拿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这样的约束让孩子们学会了纪律,也有了共同的契约,以至于当好似破坏了整体规律的马珍珍动了那块饼干时,所有孩子的怨念都爆发了出来。

    秦朗起先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看到这个样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苏丽在抽屉里放了些饼干作为孩子们发言的奖励,可是这个叫马珍珍的孩子上堂课没有发言,却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块饼干,而孩子们都说上课的时候杜老师没有给她饼干。

    下意识的,秦朗觉得这个孩子没说谎。

    说谎的人不该是这样的。

    她的眼神里虽然都是被人指责的恐惧和惊慌,但眼神清澈,也并没有躲闪。

    “马珍珍,你说这块饼干是杜老师给你的,是吗?”

    秦朗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在此之前,他从来没当过老师,也没接触过这么多的孩子。孩子们的指责和言之切切甚至让他觉得有些可怕。

    “下课后,我把拼音写出来了。”

    马珍珍不停点头,抽泣着说:“杜老师奖励我的。”

    “老师相信你。”

    秦朗摸了摸马珍珍的头,又站起来,环视着屋子里义愤填膺的孩子,朗声说:“同学们,马珍珍说这块饼干是杜老师给她的,我去请杜老师来证实这件事好吗?杜老师是大人,又是老师,她不会撒谎。”

    “只是有一点,如果马珍珍同学说的话是对的,你们要向马珍珍同学道歉,因为诬赖别人偷东西是很严重的指责。你们能做到吗?”

    秦朗温声问。

    一年级的孩子大部分还在懵懵懂懂的年纪,有人在喊马珍珍偷东西,他们也就跟着喊了;现在秦老师说要去找杜老师来,他们又莫名的有些害怕。

    究竟害怕什么,他们自己也不明白。

    眼见着马珍珍握着饼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有心软的孩子小声地说:“我相信她没偷饼干了,就这么算了吧。”

    “是啊,算了吧。她在家肯定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干……”

    “不行,苏老师说,偷东西是不好的行为!”

    小班长梗着脖子说,“如果她没偷,我可以道歉!”

    秦朗笑了,让这个有意思的小孩在这里看着纪律,自己跑去另一头的五年级找杜若。

    秦朗敲五年级教室门的时候,杜若正在给五年级孩子上数学课。

    听说那边教室里发生的事后,杜若讶异地“啊”了一声,安排了五年级的班长带着孩子们做课本上的数学题,立刻跟着秦朗去了一年级的教室。

    当杜若跟着秦朗走进教室时,教室里沸沸扬扬的。一年级的孩子本来就是不懂事的年纪,有些更是恶劣地指着马珍珍嘘“小偷小偷”,马珍珍眼神里的惊恐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她的双脚紧紧缩在板凳下面,整个人也缩在一起。

    从儿童心理学上来说,这样的姿势表示孩子想要尽量少占地方,尽量少吸空气,想要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这是一种极端防卫的姿势。而且从她的状态来看,这种恐惧和自我防卫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一个七岁的孩子,眼神能这么凄楚,表情能这么惊恐,这让杜若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径直走到了马珍珍的面前,弯下腰握住了她的手。

    “杜老师……”

    马珍珍的脸上还满是泪水,但眼睛里已经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马珍珍,你不要难过,小朋友们不知道老师给了你饼干,所以才会这样。”

    杜若心里很难过,又觉得有些发堵。

    不过是一块饼干!

    她站起身,对屋子里的小孩子们说:“饼干是我给的。马珍珍同学通过上课时努力学习,很好的完成课上的功课,并在下课后做出了正确的示范。因为她在黑板上写的拼音很好,所以我也奖励了她一块饼干……”

    杜若走到黑板前面,摩挲了下黑板。

    一年级的孩子力气很小,黑板有时候会擦不干净,她仔细看了下,发现马珍珍写的拼音果然还有痕迹在那里,于是指着那个痕迹说:

    “她当时写在这里。今天的值日生是谁?你擦黑板时候看到这里的拼音了吗?”

    “老师,今天是我值日。”

    一个瘦高的男孩子站了起来。

    “我擦黑板时,看到拼音了。”

    真相大白。

    有杜老师作证,又有值日生证明马珍珍真的写了板书,班上的孩子们突然不说话了。

    正义和清白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马珍珍,把你的饼干收起来吧。”

    杜若弯下腰,指了指饼干,努力露出一个微笑。

    “我听秦老师说了,下次你不要在上课时玩饼干,好吗?如果以后你都积极发言、争取上台做示范的话,饼干还会经常有的。”

    “饼干还会有的”就像是一道魔咒,奇异的平复了孩子之前受伤的心。

    马珍珍仰头看着杜老师,仿佛有了一种想法,感觉杜老师好像所有孩子经常炫耀的那种“妈妈”。

    不会是那种因为家里穷就跑了的妈妈,而是在最需要的时候会来保护她的妈妈。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向杜若点了点头。

    马珍珍不哭了,孩子们却战战兢兢地看着老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个之前一直说话的小班长倒是光棍地站起来,对着马珍珍喊:“马珍珍,我冤枉你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真的是用喊的,声音响到隔壁班都听得见。

    小小的男孩脸涨得通红,但表情却一点都没有闪躲,也没有任何不甘心。

    马珍珍被他的嗓门吓到了,瞪大了眼睛好像是只受惊的兔子。

    “勇于承认错误,也是一种勇敢。让我们向勇敢的班长致敬!”

    秦朗适时的鼓起掌来。

    “向班长学习!”

    于是孩子们也跟着鼓起掌来,又学着班长向马珍珍道歉。

    看到这样的情景,就连一向冷漠的杜若都忍不住柔了眉眼。

    “秦老师,我向你借半堂课。”

    杜若对秦朗说。

    “接下来的时间,我要给孩子们上堂思想品德课。”

    杜若大学学的是政治和法律,兼任红星小学的思想品德课。

    “杜老师请便。”

    秦朗一怔,笑着走到教室的最后面,随便找了个空着的凳子坐下。

    杜若看了看孩子们,从黑板槽里拿起一只粉笔,在黑板上用筋骨有力的板书写下:

    “做勇敢的孩子。”

    放学回家,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马珍珍感觉自己这一天过得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得到了一块饼干,却又因为这块饼干被冤枉成了小偷,幸好秦老师相信他,请来了杜老师证明她的清白。

    马珍珍年纪虽小,却也知道“小偷”是个很不好的词。

    班上的同学虽然冤枉了她,但后来都向她道了歉。班长康大海下课还请她吃了甜枣,说是请她原谅……

    还有杜老师……

    虽然班上的同学都说杜老师没有苏老师好,一点都不爱笑,上课也不准他们出声,但她还是像妈妈一样的好老师。

    她教他们要做个勇敢的孩子,要勇敢的保护自己,要在不愿意的时候勇敢的说“不”,要在做错了的时候勇敢的说“对不起”。

    她说,只有勇敢的孩子,才能取得成功。

    成功,成功是什么?

    对了,成功就是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马珍珍的手静静地摩挲着口袋里的饼干。

    她已经不准备把这块饼干吃掉了,她想要把这块饼干留着,以后告诉自己要勇敢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她就这样背着书包回到了破败的家里。

    阿大在屋后的田地里收番薯,大哥马大龙也跟着去帮忙。阿大身体不好,不能蹲太长时间,否则会晕倒。

    二哥马小龙刚刚打了两桶水回来,正在把水往水缸里倒,看到马珍珍回来,撇了撇嘴:“放学了?学校的饭菜好吃吗?”

    马珍珍下意识按了按有饼干的口袋,低着头要进屋。

    这衣服是马小龙的,他哪能不知道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有东西是什么样?马珍珍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时,马小龙一把拉住了妹妹的破书包,伸手去掏她衣服的口袋。

    “你带了什么东西回来?馒头?”

    马小龙知道上小学有馒头吃,满怀希望的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

    蓝色的小袋子?

    他呆了一下,继而欣喜若狂。

    “是饼干!哪来的饼干?”

    “是我的饼干!还我!”

    马珍珍见哥哥抢了饼干,尖叫了起来。

    “什么你的饼干,阿大说你迟早要嫁人的,家里东西都是我和大哥的。等你会一点字,你人都要给大哥和我换彩礼,别说什么饼干……”

    马小龙不以为然地读着包装上的字,他十岁了,读过三年书,认识一点字。

    “奧利奥?”

    “还我的饼干!那是老师给我的!”

    瘦弱的女孩气得整个人直哆嗦,伸手去抢,可马小龙在她面前是那么高大,轻轻一伸手就将她推倒了。

    若是往常,被推到的马珍珍只会坐地嚎啕大哭,可今天的她却死死盯着哥哥手上的蓝色包装袋,只牢牢记着一件事。

    “要做个勇敢的孩子!”

    “我的饼干!”

    从心底涌上来的勇气,让马珍珍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红着双眼,像是一只初生的小牛犊一般,用尽全身力气向没有提防的马小龙撞去。

    被一头撞在胸上的马小龙避之不及,整个人栽到了后面的大水缸里,拼命噗通着双臂。

    “你疯了!还不把我拉起来!阿大回来见到水脏了要打我的!”

    饼干因为他的挣扎松手落在了水缸中,静静的飘在了水面上。

    马珍珍忍着头晕从地上爬起来,刚刚那一撞,好似已经用光了她所有的勇气。

    但没关系……

    撞倒了哥哥的马珍珍,伸长手臂从水缸里捞起蓝色的小袋子,对水缸里的哥哥龇了龇牙。

    “这是我的饼干!”

    她珍而重之的将它放在书包里。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