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安心VS忧心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刘小丫的爸爸会动手。

    苏丽她从小到大没和人打过架,连吵架都少,哪里被人这样拽过头发,当即不停的尖叫。

    就在场面要变难看起来的时候,身着警服的村警大叔恰好进来,看见这情景猛地吼了一嗓子:“刘家的,你要造反了是不是!”

    康村长更是提起旱烟杆,不住地就敲他的脑袋:“你还横!把自己老婆孩子都打跑了,现在又想打跑老师是不是?你松不松手?再不松手没人帮你找孩子!”

    被村长加村警一喝,刘家的下意识放开了手,杜若眼疾手快拉过苏丽一把将她揽了过来,冷着脸讥笑道:

    “你怎么不对秦朗和江昭辉动手?怎么,女人好欺负些,所以就专找女人下手是吧?”

    从村长的话里听,这刘小丫的父亲应该是有家暴的习惯,所以孩子的妈妈才不回家,刘小丫也冒着巨大的风险要去找妈妈。

    他对苏丽动手,一下子就犯了众怒,几个老师本来还想帮他找孩子,这时候也不敢让杜若和苏丽他们再呆着了。

    秦朗扯了扯杜若,让她先带着黛文婷和苏丽回去,现在天已经黑了,就算找孩子也不会让几个女老师去找,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几个外地来的老师能掺和的,所以杜若当即点点头,拉着两个老师就走了。

    见刘小丫的爸爸得罪了几个女老师,村长骂的她们几个走了老远都听得见,杜若知道这是他骂给她们听呢,撇撇嘴全当没听到,回了宿舍就把门一关。

    “咱们继续备明天的课。”

    她翻开自己的教案,“明天还要上课呢。”

    “那刘小丫怎么办?”

    苏丽惴惴不安地说,“万一她在半路上遇见人贩子……”

    “要遇到人贩子也已经遇到了,找人是警察的工作。”

    杜若打开手里的课本,语气有些冷酷地说:“刘小丫想要离开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不是你,换成其他老师,她也会想办法打探消息后离家出走。你别把刘小丫爸爸的话放心里,他那是迁怒呢。”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毕竟事关自己,苏丽没办法像杜若那样漠不关心,接下来的时间几乎都在看李老师留下的□□。

    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秦朗和江昭辉回来了,苏丽连忙冲出屋子问他们情况如何。

    “苏丽,你还没睡呢?”

    秦朗见苏丽还穿得整整齐齐地,吃惊道:“明天早上你还有一年级的课,你怎么不休息?”

    “我哪里睡得着!”

    苏丽问,“刘小丫找到了吗?”

    “方警官联系了铁/路/公/安,又往上级部门寻求支援,上面回话会全力配合找孩子。刘小丫特征明显,又是单独一人,如果出现在汽车站或者火车站这样的地方,应该很快就会被找到。”

    秦朗迟疑了会儿,又说:“就怕她不是在汽车站坐车,而是在半路上搭车,如果是这样的话,万一上了黑车……”

    他的猜测一出,苏丽脸色更白了。

    她记得之前有跟刘小丫说过,在半路招车要比车站里便宜,还埋怨就因为这样的原因一路上都在不停的上新的乘客,车子里挤的要命……

    “先休息吧。”

    遇见这样的事情,江昭辉心情也不太好,他见黛文婷伸出头来,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回去睡/她的。

    等到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苏丽就爬起来了,眼睛下面青黑一片,明显是没有睡好。

    吃早饭的时候,她也心不在焉,一碗面片洒出来一半都没有发现。

    苏丽这样的情况让众人都很担心,刘小丫丢了,可今天还有其他孩子要上课,苏丽这样的精神状态,怎么能上好课?

    苏丽也知道自己这种精神状况不对,可她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不乱想。

    从昨天晚上开始,她的脑子里就不停闪过各种可怕的想象。

    一下子是刘小丫半路上被人贩子给拐了,一下子是刘小丫被人拽到暗巷里,一会儿又是刘小丫历尽千辛万苦到了西安,却发现妈妈早已经不住在那里的情景。

    好在老天有眼,就在众人私底下商量着是不是让苏丽休息一天调整下状态时,张校长蹬着自行车回来了。

    一进了食堂,他就端起一碗面片汤咕嘟嘟喝了半碗,放下碗高兴地说:“娃娃找到了,大家别担心了,公安同志正在把她送回来!”

    听说孩子找到了,众人都是一喜,围过去七嘴八舌的问情况。

    张校长知道他们也害怕,没卖关子,擦了擦嘴就说了个清楚。

    就跟之前他们猜测的那样,刘小丫的爸爸有家暴的习惯,性格喜怒无常,当初刘小丫的妈妈要出去打工时本来是准备带着孩子一起走的,但刘父担心妈妈带走了孩子以后一去不回,怎么也不同意刘小丫的妈妈把孩子带走,于是刘小丫就这么留在了村子里。

    刘小丫是独生女,家里并没有弟弟妹妹,刘父疑心重,总担心孩子妈妈会串通回来抢走孩子,平时也不准她出门,经常在孩子面前说她妈妈的坏话。

    这些热嘲冷讽孩子他妈的话本来是该让孩子对母亲留有坏印象的,但就因为刘父性格太坏,反倒让刘小丫产生了“妈妈是要带走我的,就是爸爸拦着”的想法,于是这个念头一天天壮大,继而产生了离家出走去找妈妈的想法。

    她知道出门要路费,私底下悄悄存钱已经存了一年多,有时候是几毛,有时候是一块,这么零零散散也存了几十块。

    事情发生的前一天,刘小丫的爸爸在外打牌输了点小钱,回来后打了刘小丫一顿。

    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长期挨打让她终于忍受不住,再加上白天她刻意从苏丽那里套了话,知道怎么去西安,于是第二天一早,她趁着奶奶没醒摸走了奶奶卖鸡蛋的钱,再带上自己存的钱,就在刘父将她送进学校后,她等在门口看到爸爸走远了,偷偷摸摸就溜出了校门。

    她胆子大,脑子也灵活,一路用“去看奶奶”的谎言忽悠了不少人帮着她去城里,她身上有钱,但是知道自己是个小孩子揣着很多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那张五十块的一直没用,用的都是几块的零钱,就这么步步为营,竟然居然真让她找到了火车站。

    只是虽然刘小丫做了很多准备,却还是第一次出门,不知道坐火车需要身份证,而十六岁以下的孩子是不能单独乘车的,她的钱也不够去西安的火车票钱。

    她在火车站里到处找看起来面善的年轻大学生,想要让他们帮忙用“监护人”的身份给她买张儿童票。

    她这没头苍蝇的样子让一个大学生产生了怀疑,再仔细问过后发现她没有监护人跟着,也说不清来的地方在哪儿,那个大学生察觉到这个孩子可能是离家出走,就多留了个心眼,悄悄打了个电话报了警。

    他报警的时候红星村的村警也恰巧刚刚登报了有孩子失踪的事情,铁路公安也收到了要找孩子的通报,很快有公安的电话拨回去仔细询问这个孩子的事,在确认了孩子的衣着、特征和刘小丫无误后,公安干警电话遥控教导这个大学生安抚、控制住刘小丫,又很快派了警察出警,将孩子保护了起来。

    刘小丫本来死活不肯承认她是红星村丢的那个孩子,但她早上是背着书包上学去的,警察在她的书包里找到了写着名字的课本,确认了她的身份没有问题,于是便打电话通知了村警,让他派人去最近的镇子把孩子接回去。

    “找到了就好。”

    杜若听说孩子找到了,精神放松后语气都轻松了起来。“这孩子真是胆大!也幸亏胆子大,一般小孩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还知道找大学生帮忙买学生票去西安。”

    “幸好那个大学生机智,知道打电话报警。要是正好遇见人贩子,一张票说不定就把人带到穷山沟里去了。”

    黛文婷他们也松了口气。

    “那村长和孩子爸爸去接孩子了吗?”

    苏丽追问。

    “哪儿啊,要是那么顺利就好了,我急急忙忙赶回来就是有事要请你们帮忙。”

    张校长苦着脸说:“刘小丫性子倔,一听说她爸爸要来接她,就在派出所大哭大闹说她爸爸这次会打死她,怎么也不愿意回家。她身上还有上次挨打的痕迹,派出所的同志们担心孩子说的话是真的,就打电话联系了村子里,希望村子里派个孩子信任的人来接……”

    孩子信任的人?

    杜若几人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孩子千里迢迢去找妈妈,肯定是最希望见到的是妈妈,难道要打电话让孩子妈妈从成都赶回来?

    那为什么又要说请他们帮忙?

    就在众人狐疑间,张校长看向苏丽,脸上也露出了纳闷的表情。

    “刘小丫说,希望能去苏老师去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