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旷课VS旷学
    李老师离开了,这让刚刚接手教学的新老师们都有些忐忑。

    但不管如何忐忑,既然已经开学了,教学这种事就推脱不掉,每个人还是要按部就班的根据之前的教学安排去授课。

    杜若还好,以前有过实习的经历,也在暑假教导过辅导班的孩子写作业、做作文,对“教书”这件事有些经验,其他人就几乎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红星小学这几十个孩子,低年级的人数最多,三年级以下的每个年级都有近二十个人,可到了五年级和六年级,每个年级只有十一、二个人而已。

    问了张校长,说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已经算是半个劳动力了,有些家长让孩子学会写字后就给他们辍了学,带出去打工或是在家里种田干活,还继续来上学的不是家里条件还不错的,就是家里知道读书的重要吃苦也要供孩子念的。

    红星小学以前每年送去洪口镇中学的初中生都不超过十人,今年修了新学校,张校长原本也雄心壮志,原以为今年高年级复学的孩子一定会比往年更多,谁知道现实直接扇了他一巴掌,失学率还是和之前一样,新学期来报道的孩子比去年少了一半。

    为了这个,张校长吃不好睡不香,李老师今天清早离开了学校,他昨天开始就不停离开了学校,开始一家家去找那些没来报道的孩子家长,劝他们送孩子回来读书。

    杜若并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她只忠于自己的职守,在铃响后走进了教室,走上了讲台。

    “上课。”

    “起立。”

    五年级的班长张长喜喊。

    “杜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

    杜若点点头。

    “之前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大家应该也知道我叫什么。”

    杜若在黑板上写上苍劲有力的“杜若”二字,她的板书是练过的,漂亮的像是印刷上去的,顿时引起一群孩子们的惊叹。

    “下面,我先点名。”

    杜若翻开开学报道的名册,一个个念。

    “张长喜。”

    “到!”

    “高胜。”

    “到!”

    “刘梅。”

    “到!”

    ……

    她一个个念着班上学生的名字,再将这些名字和回答的稚嫩脸庞对应起来。

    说实话,这个过程实在有些困难,因为这些孩子大多数是男孩,都留着差不多乱七八糟的头发,皮肤也是枯黄黑瘦的,乍一眼看去,都差不多。

    “张小虎。”

    杜若念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突然一顿。

    这不是昨天怼李老师的那个孩子名字吗?

    没人回答。

    “张小虎?”

    杜若又问了一遍,看着第二排靠墙的一张桌子。

    “他没来?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

    这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姓张的,彼此都沾亲带故,杜若比较严肃,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后来还是班长张长喜犹豫了下,说:

    “早上张长喜的堂哥把他喊走了,好像是要去哪里打架。”

    “什么?”

    杜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去打架?”

    “嗯嗯嗯,打架。”

    张长喜连连点头。

    杜若挑了挑眉呼了口气,翻过“张小虎”的□□,继续点名。

    “张小林。”

    “到。”

    “田春华。”

    “到。”

    五年级十二个学生,五个女孩儿,七个男孩儿,缺席一人,上课的十一人。

    “点完名了,我们开始上课。”

    杜若随手写下今日的课堂笔记。

    “大家翻开第一页,今天语文课的第一堂课是现代作家林海音女士的《窃读记》。下面,我为大家朗读这片散文……”

    她用清晰而流利的普通话朗读着这篇课文,声音干脆而有力,即使坐在后排也能听的很清楚。孩子们都不太了解这个老师,新教师用的是玻璃窗,光线很好,任何交头接耳的行为都被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没孩子做什么小动作。

    大概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她读完了这篇课文,然后便停下了朗读,开始讲这篇课文的背景和其中运用的修辞手法。

    一堂课进行的很快,她朗读完后就让孩子们也集体朗诵一遍,有之前支教老师们打的底,孩子们的普通话都还标准,偶尔会有些当地方言的音冒出来,很快就在集体纠正中又改了回去。

    就这样结束了一堂语文课,就在杜若准备布置作业时,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浑身脏乎乎像是在泥巴地里打过滚一般的张小虎出现在门口,眼神里充满暴虐的狠戾还未散去,看见杜若看过来也不害怕,一擦脸大着声音说:

    “报告,我来上课!”

    杜若看了眼自己的手表。

    在第一堂课的最后五分钟赶回来?

    到底是尊重她,还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一般这样逃课的不都是卡着下课的点溜回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下一堂课吗?

    杜若有意给他下马威,看了眼脏兮兮的张小虎,指了指门外:“我们课快上完了,不要影响其他同学上课,你在外面听吧,五分钟后再进来。”

    这就是罚站了。

    张小虎大概从来没被罚站过,一下子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老师直接让他罚站,面子上有些下不去,梗着脖子就是不出去。

    杜若也没理他,继续拿着书给孩子们讲今天的课堂作业,等讲完了一回头,那个刚刚还站在门口的张小虎又不见了。

    她面上还算冷静,心里其实已经开始慌了,慢慢踱到门口一看,走廊里没人。

    这下她终于绷不住,三两下快步走出门往外张望,只见背着斜挎包的张小虎正往校门外跑,眼看着就要跑出操场、跑出学校,连忙伸出头去叫:

    “张……”

    她小虎两个字还没喊出来,操场这边正在检查篮球架的江昭辉一把将他拽了回来,提小鸡一样提起,夹着他就去了张校长那。

    “你干什么?你这个&……&……,你妈他&……&¥,&……¥”

    一堆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从他口中不断喷出,江昭辉气笑了,一只手捂住他的嘴,那些污言秽语就变成了“唔唔唔唔”的声音。

    杜若一颗心提起又放下,看着他提着张小虎去了校长办公室,总算松了口气。

    回过身,将好奇伸出头往外看的学生赶回去,下课铃也恰巧响起,在“下课”声中,杜若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第一堂课,踏出了教室。

    她看了看时间,十五分钟后还要教六年级数学,只犹豫了下,就快步向老师办公室的方向而去。

    另一边,其他老师的第一堂课都不太顺利。

    苏丽来之前模拟过很多次课堂教育环节,她是作为“全科替补”的身份来这里的,就说说教学过程中需要她顶上什么课,她就得顶。

    今天她负责的是六年级的数学课,但等一会儿就要上一年级的课,相比较起来,六年级的数学并不难,况且这些孩子都已经六年级了,之前这些高年级孩子之前全是支教老师来教的,对于外来的老师很习惯,也有一套学习方法,照理说不会有太大麻烦。

    然而点完名后,苏丽发现有个女孩子没来,再一看名字叫“刘小丫”,心里更失望了。

    这个孩子她还有印象,昨天跟着自己最紧的孩子就是她,还问了不少的问题,对她表现出很好奇的样子。

    没想到今天她的第一堂课,这刘小丫就没来。

    在询问过班上其他同学,得知这个刘小丫很不合群,家里还有个喜欢打人的爸爸以后,苏丽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爸爸喜欢打人?

    难道是被家暴了,受伤严重不能来上课?

    她是不是该问一问?

    苏丽一颗心提了起来。

    “老师,刘小丫经常旷课,她不听话的时候她爸爸就会把她关在家里。”

    一个和刘小丫相熟的孩子说。

    “一般第二天她爸爸气消了就又来上学了。”

    其他同学也七嘴八舌地说起这个女孩,大多是介绍她家里爸爸不喜欢她出门、还说她可能读到六年级就不读了之类的话,大概这个女孩人缘还可以,班上同学都愿意为她说好话,担心苏丽因为她的缺课而不喜欢她。

    苏丽没经历过这种事,即使孩子们都说这种情况发生在“刘小丫”身上很常见,她还是担心了一会儿,但没多久就和孩子们一起斗智斗勇去了。

    下了课,她去找张校长,说了班上有个学生没来上课,但是张校长并不觉得是多大事。

    “苏老师啊,等你习惯了就好了,这里孩子上学不比城里……”

    张校长笑着说,“家里有时候活儿忙旷几堂课的很多,到了九月收玉米的时候大半个学校的孩子都不会来上课,刘小丫家里情况复杂,以前也经常旷课。我知道你心是好的,不过你放宽心,明天她要再不来,我就去看看,好不好?”

    苏丽被张校长这么一说也不好再坚持,显得自己大惊小怪,只好怏怏地回去了。

    今天一天张校长的办公室里都很热闹:

    一会儿是江昭辉带着污言秽语的张小虎跑来反映情况,一会儿是和一年级孩子屎//尿//屁//搏斗无果后痛苦来求助的秦朗;

    一会儿黛文婷哭着来说自己上课被男孩子掀裙子掀了好多次,不想教了。一会儿是杜若想领张小虎回去却被后者咬了一口等等等等……

    相比较之下,教六年级的苏丽遇到的简直就是一群天使。

    等一天的课上完,又一次在食堂里吃完中午的剩菜剩饭,大家疲惫的回到宿舍里,是什么话都不想说。

    几个女孩子们沉默地躺在架子床上,像是被榨干了水分的鱼,昨天的豪情壮志像是被扑了一碗水,兹拉一声就灭了。

    杜若手腕上还留着个牙印,没破皮但是牙印紫了,看起来很吓人,此时正捂着牙印摩挲,苏丽有点同情她的遭遇,刚开口准备安慰,就听得寂静的学校里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敲击声。

    “什么声音?”

    苏丽一下子坐了起来。

    “好像是有人在敲外面大铁门。”

    杜若仔细一听,推开门好奇地走了出去。

    她推门的同时,隔壁的秦朗和江昭辉也走了出来,虽说现在天还没黑,但也七点多了,谁跑到学校来敲门?

    “张校长!张校长!在不在?!”

    门外的男人一边用手里的树枝敲着大铁门,一边高声朝里面喊。

    “张校长,我们家小丫没回家,是不是在学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