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夕阳VS朝阳
    第一天几个老师都没上课,几乎全在带孩子们熟悉这座学校。

    去年李老师和方老师来这里支教,冬天时太过苦寒,所以发起了那场募捐冬衣的活动,在春天来时爱心企业捐赠了款项修建新的小学,一直到六月份才建好了这座新的小学。

    在此之前,孩子们还是在那座破窑里的小学读书。

    小学建好后就放暑假了,村里的孩子们还好,可以隔着围墙和铁门看到新学校是什么样子,山里的孩子来的很少,加上学校里还有不少政府拨下的、外面捐献的物资,学校一天到晚也不敢开门,直到今天开学,才是新学校第一次对学生们亮相。

    即使是村里的孩子,也没几个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从熟悉教室开始,他们就“啊”“哦”之声不断,等看到崭新的图书室和食堂后,更是高兴的都要哭出来了。

    秦朗他们不明白,还是张校长在一旁解释:

    “以前娃娃们吃饭就端个碗蹲在门口,怕弄脏教室,天冷的时候,那饭还没进嘴里就凉了;他们除了课本也没什么故事书看,现在见到这么多故事书,当然高兴哇。”

    多媒体教室里的东西对孩子们来说是全然陌生的,只有几个家里有电视的孩子能看出那是“电脑”,至于电脑是干什么的,怎么用,一窍不通。

    一群孩子好奇地挤在上锁的多媒体教室门口,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里面的东西,猜测着它们的作用,黛文婷悄悄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开始拍摄孩子们伸头探脑扒在窗边的照片,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新希望。”

    她在微博里打下这么几个字,又将照片添加,虽然这里没有信号发不出去,但是可以先放到存稿箱里,等有信号的时候直接上传。

    短短两天,因为李老师发放冬衣的故事,她的微博粉丝已经增加了近一万人,那条关于红星小学现状的文章也有了五六千的转发,很多粉丝都留言希望能看到关于更多乡村小学的事情。

    也有不少是想要下乡支教的年轻人,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还有很多曾有过支教经验的前辈教她,该怎么去换一张当地不限流量的上网卡,该怎么借用各种设备增幅信号云云。

    她有种预感,只要再坚持一阵子,自己绝对会红,成为最有名的大v之一。

    江昭辉静静地跟在黛文婷的身边,就像是一道沉默的影子。

    他的高大在这个山村里也像是个异类,很多男孩子壮着胆子过来问他有多高,当知道有一米八五时惊讶地嘴都合不上,在他们的印象里,只有树才能长到那么高。

    苏丽的身边早围了一圈问东问西的孩子们,孩子们都能有一种可怕的本能,知道哪些大人好说话,所以她的身边也是人最多的。

    她是个好脾气,不管孩子们问她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她都会跟着答出来。

    “老师是怎么来我们这里的?”

    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攥着自己的衣服,像是酝酿了许久才鼓足了勇气问:

    “是坐驴车来的吗?”

    “驴车?”

    苏丽问了她的姓名,知道她叫刘小丫,是五年级的学生,杜若班上的,于是笑眯眯地说:“不是的,老师先从家乡坐飞机到了西安,再坐火车来了这边,又坐大巴车到的n县。”

    听到“西安”两个字,刘小丫眼睛一亮。“西安,是那个有很多兵马俑的西安吗?”

    “是的,是那个有很多兵马俑的西安。”

    被刘小丫的说话逗笑了,苏丽干脆席地一坐,开始说自己是怎么来的,如何到了n县做大巴车到大坝子乡的石岭,再转小巴车到红星村附近,路上如何丢了行李。

    那小女孩像是终于找到一个愿意听她说话的人一般,时不时问一些有关苏丽“冒险”的问题,譬如车票要多少钱,坐车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苏丽见她好奇,她问的问题基本都答了。

    其他孩子很多也没出过远门,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婶在食堂门口拿个破锣使劲敲了起来,于是孩子们高兴地一哄而散,就像是他们在城里放学似的直奔厨房而去。

    食堂不大,不够所有的孩子在一起吃饭,所以只能分批,先让低年级的孩子先吃,年纪小的孩子不经饿。

    苏丽他们也跟着他们进了食堂,看见每个班上已经有孩子进去端吃的了,不由得欣慰地笑了起来。

    之前张校长介绍过,是每个班都有值日生,专门负责给同学们分发吃食,在吃饭的事情上不需要老师管。

    杜若随便扫了一眼,见抬着簸箕和餐具出来的都是女孩,眉头皱了一皱。

    乡下的孩子们自理能力都很强,绝对没有在城里那样一年级了还要别人喂的情况,只有生怕吃的不够快被别人抢的事情。

    国家补贴每个乡村小学的孩子餐费四块,这四块钱看起来没多少,但可以吃上两个馒头一个鸡蛋还有若干的菜。

    这里的馒头都是那种老面的馒头,又大又结实,成年人吃两个都饱了,更别说孩子,所以他们在吃饭的时候看到有不少孩子只吃一个馒头,捧着另一个馒头回去了。

    要不是张校长盯着每个娃娃都让他们把鸡蛋吃了,恐怕还有孩子连鸡蛋都带走。

    “那个小孩怎么揣了鸡蛋没有被张校长说?”

    秦朗指了一个浑身补丁的孩子,问身边的李老师。

    “那是三年级的王花花,她妈妈得了病,为了治病将家里的钱全部花光了还没治好,她的鸡蛋是省了回去给她妈妈吃的,所以张校长从来不拦她。”

    李老师叹气,“毕竟她妈妈比她更需要那个蛋的营养,只是听说最近病情恶化了,应该是……”

    一众老师听完了都有些唏嘘,一餐饭四块钱对他们来说少得可怜,那一盆菜不过是土豆和一堆肥肉、豆腐等东西烧成一锅的大杂烩,对于孩子们来说却像是什么无比的美味,筷子和筷子甚至能为几块连秦朗都不吃的肥肉打起来。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这四块钱的中饭甚至可能是一家人对于他们上学堂唯一的期望。

    看到他们带着天真笑容吃饭的样子,就连最挑剔的黛文婷都没有嫌弃那盆炖菜,而是挑了几块豆腐就着馒头吃了。

    在孩子和老师的互相熟悉中,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为了照顾回去可能天黑的孩子们,红星小学是四点放学,李老师亲自站在门口,一个个送走放学的学生们。

    “张小虎,不准再欺负班上的女孩子,知道吗?”

    李老师看着迎面走来的熟悉身影,笑着说。

    “我欺负了你知道吗?”

    看起来很凶悍的孩子吊着眼睛问他。

    “不想让我欺负人,就留下来看着我啊。”

    “老师的支教时间已经到了……”

    李老师表情一僵,又笑着解释:“不过老师以后会回来检查的!”

    “所以你们都是一样的,来玩玩就走。说会回来,也都不会回来。”

    张小虎脸上的桀骜之色更甚了。

    “当初说好的话都是放屁一样。”

    说罢,他甩着书包转身就走。

    目睹这一切的众老师有些尴尬,咳嗽的咳嗽,望天的望天。

    “他是六年级的张小虎,他是这个学校里待的时间最长的学生,见过的支教老师也最多,对支教老师一直有些防备心。”

    李老师苦笑着向几个老师解释,“他成绩一塌糊涂,但是跑得特别快,和人打架的时候,连成年人都追不上他。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练跑步的好苗子,只是这里太偏了,连体校的老师都不会来这里选人……”

    他看向江昭辉:“你是体育老师,你可以注意一下这个学生。你人高马大,大概也只有你制得住他。”

    像这样桀骜不驯的孩子,唯有让他服了,才会听他的。

    江昭辉听到“和人打架”几个字时就大概知道了这个学生是学校里的刺头儿,所以李老师才会特别和他打招呼,于是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不以为然。

    跑得再快能有多快?

    体校的孩子都是从小训练的,营养跟得上肌肉耐力好,而刚才那孩子面黄肌瘦的,估计跑不了多远就会喘。

    李老师被自己的学生呛了一下,接下来送别的时候就有些颓,但好在大部分学生还是小天使,离开时都表达了自己的依依不舍之情。

    到最后几个学生离开学校时,秦朗和杜若发现是早上带着衣服来上学的孩子们。

    李老师似乎特别喜欢他们,所以才让他们最后离开学校,当他们从李耀辉身边走过时,李老师从身上的挎包上取出了几本书,塞进他们的包裹里里。

    每本书上都夹着一支笔,应该和书一样,是送他们的礼物。

    “这些是老师送你们的书,你们现在也许看不懂,但以后会用得上。好好听几个新老师的话,他们和李老师一样,都是值得你们信任的朋友。”

    他蹲下身,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

    “老师的电话号码都写在书的封面上了,以后你们要离开这里去外面读书时,可以给老师打电话。”

    几个孩子懵懵懂懂地点头,向李老师深深地鞠了个躬,在离开的路上,一直都在好奇地互相看对方包裹里的东西。

    “是什么书?”

    杜若好奇地问,她很想知道在支教一年后,李老师会给他们选择什么样的书籍。

    “是一本世界地理大全,介绍了世界地理气候和各国风俗、各地的经济名城,风情小镇等等和地理相关的信息。”

    李老师的声音低沉,“我小时候就是因为看了这本书,才有了环游世界的梦想,所以从小到大都在为这个梦想而努力。后来我大学时报考了海事大学,想要做个海员,乘船走遍这个世界……”

    说起小时候的梦想,李老师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希望他们也能用自己的脚丈量大地、用自己的眼去看看这个世界,所以我送了这本书给他们。”

    李老师微笑着:“书籍是传播知识的载体,即使他们住在偏僻穷困的山村里,有了这本书,也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他转过身和其他几位老师说:“这套书我买了好几本,阅览室里也有,你们可以让孩子们看看。”

    “李老师,我真佩服你!”

    苏丽由衷地感慨。

    “你为孩子们做了这么多,而且从始至终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们这些后辈真要向你学习。”

    “我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普通人而已。”

    李老师笑了。

    “说起来,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

    “谢谢我们?”

    “是的,谢谢你们留下了负气要走的我,让我没有半途而废。”

    李老师目送着学生的离去,目光深邃。

    “哪怕早一天,早一个小时,对他们而言,都是不告而别。”

    送走最后一个学生,夕阳已经将天空染成一片红色,他那平庸的眉目也因为夕阳的魔力而变得温暖隽永起来。

    明天的这个时候,他就该离开这里,去实现儿时去探索世界的梦想。

    天涯长万里,然而无论什么时候,哪怕踏遍地球繁华,他都不会忘了这里。

    他不会忘了在夕阳落下的西边,有一座绘着彩虹图案的小学,也不会忘了这座学校里,有着无数和他一样带着梦想的孩子和年轻人……

    “谢谢你们。”

    他又一次说。

    “谢谢你们不放弃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放弃他们。”

    第二天一早,又是天刚亮,李老师便收拾完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悄悄地离开了这座他停留了一年的怀念之地。

    来的时候满满当当,离开的时候不过一个背包而已。

    他剩下来所有的有用东西,几乎都留下来给了学校和几个老师。

    就连和他有龃龉的张有田,昨夜他都去了趟食堂将他摇醒,将他一直很羡慕的一个mp4留给了他。

    张有田接过那个mp4的时候表情很复杂,但李老师不是为了让他内疚而来的,所以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一笑泯恩仇”,就将他的尴尬和不安这么揭过了。

    轻轻地打开门,又再小心翼翼地锁上,不善言辞的李老师用这种方式躲过了自己最不善的部分。

    因为“善始善终”而显得分外轻松而潇洒的那道背影,成为了众位老师眼中最后的印象。

    “我们不出去送行,真的好吗?”

    秦朗昨天已经猜到了以李老师的性格,也许会早上悄悄离开,所以他们都起了一大早,偷偷的在楼上观察着。

    果然,朝阳才刚刚初升,恰恰是能看见路的程度而已,李老师就已经背着他的旧背包悄悄离开了。

    “他也许是说不出那句‘再见’吧。”

    黛文婷悄悄拍下那道背影,感性地说着。

    “其实,我也说不出啊。”

    “所以就这样,才是最好的告别方式。”

    杜若微笑着说。

    叮咚。

    “这没有信号的破地方,居然能收到短信?”

    已经走到村口的李老师感觉到手机的震动,好奇地掏出手机一看。

    竟然真收到了一条信息。

    “祝你归去犹如来时,不枉初心。

    ——你亲爱的后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