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苦VS乐
    江昭辉属于中气特别足的小伙子,一声咆哮不但黛文婷听到了,其他人也都听到了、

    气氛一时有些……奇特。

    “我们这缺水。”

    张校长尴尬地搓了搓手。

    “现在是暑假,学生没来上学,那个,咳咳……”

    “先去送纸?”

    杜若忍俊不禁地说。

    杜若的话一开口,苏丽和黛文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一响起,秦朗立刻把电话掐断了,找黛文婷要了包纸,直奔厕所而去。张校长跟在后面追着喊:

    “水在厨房里,洗菜的水!得提水过去冲!喂!”

    大概是秦朗跑得太快,张校长没追上,只好转个方向去厨房提水了。

    几个女孩嘻嘻哈哈笑了一会儿,但笑完以后突然心里一凉。不会以后每次上厕所都要自己提水去冲吧?

    她们不由自主地看向李老师。

    “这里确实很缺水。这座新学校通了电,但整个村里都没有自来水,全是靠井。”

    李老师很老实地说:“井有两口,一口在厨房后面,一口在原来的窑洞前面,平时得靠水缸将日常用水续上。”

    也就是说,他们每天干的第一件事是打水。

    “李老师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黛文婷咋舌,“你没房子住,没床睡,没水用……”

    不仅是她,苏丽和杜若也用钦佩的表情看向他。

    “是为了孩子们。”

    李老师脸上浮现着坚毅的神色,“我不怕吃苦,也不怕误解,只要是对孩子们好,我都能坚持。”

    他顿了顿,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支教,支教的生活并不美好,不过如果坚持下去了,也算是自己人生的宝贵财富。”

    没一会儿,江昭辉跟着秦朗回来了,一路上都走纯爷们路线的江昭辉这下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遇见这么个事是人都尴尬。

    大家也很体贴的都没提厕所发生的事情,当做不知道一般跟着李老师和张校长一样继续参观学校。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气氛顿时没那么紧张了,可是大家的情绪都不是很好。

    学校很小,整个逛完没花多少时间,但是虽然基础设施都不错,软件却糟糕的很。

    有图书室,但图书室里没有多少可用的书籍,都是李老师和方老师向外界募捐时好心人捐的。除了十几本寥寥可数的少儿读物外,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旧书都有,杜若还看到了七八本破旧的言情小说。

    捐这些的人是不是头被门夹了?

    看着封面上“霸道总裁别惹火”这样的名字,杜若默默地将书塞到了最下面的角落里。

    也有“多媒体教室”,但是多媒体教室里只有一部电脑,一块投影屏。据说建这个的时候村里和捐助企业还吵过架,村里觉得多媒体教室完全没必要,有这个钱不如多给点桌椅,他们根本没钱买电脑,后来还是捐助企业多捐了两台笔记本结束了这场争吵。

    两台笔记本,一台被张校长当做“珍贵物品”锁在柜子里了,一台现在是李老师用着。

    但因为村里没有通网,笔记本只能靠无线网卡上网,网速也特别慢,这台电脑大多数时候用来做一些简单的表格,以及和外界联络。

    听说这里没有通网,黛文婷“啊”了一声,又问:“不能上网吗?这里没地方能上网?”

    “这里没有通宽带,通信商来这里调查过,没几个人想上网,不可能为几个人就拉宽带。连基站都在村那一头,电话信号都不好。”

    李老师的话打破了黛文婷最后一丝幻想,“拿着手机到村口那边可以用手机上网,就是费流量。”

    黛文婷带着五部手机,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靠手机流量直播,打赏的那点钱还不够付网费的。

    张校长不在,李老师话也多了一些,但张校长一回来,李老师又不说话了。

    逛完学校,秦朗和江昭辉将屋里一张床搬到女生屋里,苏丽和杜若开箱子给黛文婷分了些日常用品和洗干净的衣服,江昭辉把自己的床单被套什么都给了黛文婷。

    这时候众人才明白过来秦朗为什么要抬一张床给女生宿舍,而不是让身材更娇小的女生们挤几晚。

    整理完床铺,几人窝在女生的宿舍里,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聊开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李老师和张校长之间怪怪的?”

    苏丽憋了一肚子话,门一关就全倒了出来,“张校长明里暗里在哭穷说没钱,又暗指李老师有钱不拿出来用?”

    “你看出来了?”

    杜若说,“我感觉也不太好。”

    “没水就算了,纸也没有!我问张校长有没有纸,张老师说要纸找李老师要,要这么抠吗?我明天就去村子里买几包纸去!”

    说起这个,江昭辉就一肚子气。

    “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以前发生过什么矛盾,还是不要搀和比较好。”

    杜若习惯了独善其身,“还有三天就要开学了,我们现在应该专注的是学生的情况。”

    “杜若这点说的很对。趁李老师没走,我们应该先了解下学生的情况,然后进行分班。”苏丽眼睛一亮。“我们都没当过老师,杜若和李老师有经验,让他们安排下教学上的事情!”

    “也不知道村里卖什么,能不能买到些洗换衣服,还有生活用品……”黛文婷则关注别的,郁闷地说:“还好值钱的东西都在江哥那,否则我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说话间,江昭辉脸色又有些不对。

    “我,我去上个厕所……”

    说罢,他抓着黛文婷给他的那半包纸,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这座学校一共有两处有厕所,一除是一楼东侧,一处是二楼西侧,楼下的是学生们在用,是那种没有隔间的通厕。

    楼上的比较小,但老师们不想学生们围观自己的屁//股,都在那里方便。

    江昭辉奔去厕所后,秦朗不禁咋舌:“他是怎么了?不会拉肚子吧?”

    “我们都吃的是一样的东西,只有江昭辉渴了,在食堂里喝了一杯水。”杜若也生出不好的预感,站起身。

    “我去食堂看看。”

    没一会儿,杜若端着一杯水回来了,脸色不太好。

    “你们看这个……”

    那杯子是她自带的玻璃杯,对着光一照,可以清楚的看见水里有什么漂浮着。等那些漂浮物沉淀下去,可以看出杯底沉淀着一些白色的物质。

    秦朗接过杯子,并不碰嘴,仰着头倒了一点喝了,刚入口就吐了出来。

    “苦的!”

    其他人也用手指蘸了蘸,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可等喝一口以后才发现果然又咸又苦,还有一种泥腥味儿,但那味道并不明显,你得喝上一大口才能察觉。

    “这里的水杂质太多,得沉淀了以后烧开再喝。”

    杜若从包里翻出一包治腹泻的药,“江昭辉看起来身体很好都中招了,我们以后也得小心点,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喝这样的水,可能都不烧沸。我们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硬水,说不定也会腹泻,要不然明天去买点矿泉水先对付着?”

    “还要买热水瓶!”

    苏丽环顾着房间,苦中作乐道:“我们这真是‘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连个热水瓶都没有!”

    “还有热水壶!”

    “脸盆,脚盆,各种盆!”

    “洗衣粉,肥皂!”

    几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要买什么生活用品,秦朗掏出一个小本子,开始记录着。

    “我们这是来支教的,还是来体验乡村生活的?”

    杜若看着面前这架势,在心里暗叹。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选这里了,哪怕去哪个镇里的学校支教也比这里好。”

    事情其实比杜若想象的还要艰难,江昭辉几个小时里去了五六次厕所,本来是人高马大的一个小伙子,硬生生拉到虚脱,连走路都在飘。

    杜若将带来的治疗腹泻的药给他吃了,腹泻是止了,人却有点脱水。

    也不确定江昭辉是不是水土不服,他们不敢再给他喝井里的水,村里的超市小卖部又全部关了门,最后还是从秦朗包里翻出一包纯牛奶给他顶了过去。

    黛文婷很担心江昭辉的状况,进进出出不停,连每天都在继续的直播和微博都没顾上。

    对于黛文婷来说,来支教的第一天无疑是个噩梦。

    损失了行李箱和大部分的行李,她一直倚靠着的江昭辉直接趴下了,这个鬼地方没有网、水是苦涩的,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秦朗从厨房拎了个热水瓶回来,准备给江昭辉送点热水擦擦虚汗,门还没推开,就听见屋子里的江昭辉虚弱无力地说:

    “婷婷,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连行李都丢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秦朗伸出去的手突然顿住,提着热水瓶进退不得。

    “我之前在微博上宣传了那么久,直播里直播预告也发出去了,现在回去要被笑话的……”

    大概觉得在这里确实煎熬,黛文婷犹豫了一下,劝他:“要不然,我们再撑一阵子,等教了孩子们,拍了足够的照片,咱们就找个由头回去?”

    江昭辉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嗯”了一声。

    秦朗微微叹了口气,提着热水瓶敲了敲隔壁屋。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他们下午三点多才吃上饭,现在一点都不饿,秦朗进来时,杜若和苏丽都在整理自己的东西,黛文婷东西丢了,倒省了些事。

    不过要让她们来选,情愿麻烦些也不愿意省这种事。

    苏丽的两个大箱子里私人物品不多,却装了不少饼干、糖果和一些小玩具。

    杜若随口一问,得知是她准备拿来送学生的,欲言又止。

    听到秦朗敲门,苏丽放下手里的零零碎碎跑去开门,她刚刚一打开房门,目光便从秦朗的肩头往上而去,继而突然睁大了眼睛,呆呆保持着仰望的姿势不动了。

    秦朗被她瞠目结舌的目光所惑,也跟着转过身抬起头。

    璀璨星河,直泻千里。

    这幅在城市里根本无法看到的美丽画面,就这么一下子撞进了他们的眼底,恍如梦境。

    杜若见他们都愣在了门口,好奇地将头凑在窗前往外看,在仰头的一瞬间,她发出了一声惊叹:

    “这么多的星星!”

    “就算为了这样的星空……”

    秦朗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光彩,像是漫天的星子都坠入了他的眼睛里。

    他的嘴角噙着微笑,声音低不可闻,好似高声都会破坏了这样的完美夜色。

    “……也不枉我们辛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