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恩VS怨
    红星村是山坳里的一处平地,周围都是山,而且还是那种没什么出产的山地,就算能开垦出一块地来,能种出的东西也有限。

    于是能够种田的山脚地,就成了附近最富裕的地方。

    来接杜若他们的是红星小学校长的儿子张有田和村长的侄子康世龙,他们在村里借了两辆三轮电瓶车,热心的招呼老师们上去。

    三轮电瓶车是城里经常看到的那种运货的车子,这几人长这么大都没坐过这种车,可这乡下也没其他的交通工具,最终还是别别扭扭的爬了上去。

    “至少比拖拉机好。”

    秦朗笑着安慰黛文婷,“这好歹还是辆车。”

    黛文婷勉强笑了笑,感受着三轮车的颠簸,感觉自己像是被卖到乡下的小媳妇,这种感觉让她情绪更糟糕了,坐在江昭辉的箱子上满脸不开心。

    王大来坐在张有田身边的空位上,笑着和他攀谈:“新校舍怎么样?听说新校舍盖好,今年入学的娃娃多了三成?”

    “是啊,多亏这些爱心企业家,不但给我们盖了学校,还资助了食堂,每个季度都会给我们送米面来!周边的乡亲听说孩子们中午有地方吃饭,都把孩子送来上学了!”

    说起新校舍,张有田也高兴极了,笑着说:“就是来的孩子多了,老师不够用了,你们来的正好!”

    “说起来还要谢谢发起募捐的李老师和方老师,要不是他们将这里的情况传播出去,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发现红星小学的困难。”

    王大来感慨着说,又问:“李老师到九月就支教满一年了吧?乡亲们准备怎么欢送他?”

    张有田没说话。

    “怎么?他不准备走了?”

    王大来误会了,更高兴了。

    “那更好,给新来的老师们多了个向导!”

    “不是,新老师来了,李老师就要走了。票都买好了。”

    张有田连忙否认。

    “就是欢送的事情,咱们还没开始商量。”

    王大来一怔,不明白他支支吾吾是什么意思。车子后面坐着的杜若几人也是听得云里雾里,更不知道什么李老师方老师是什么人。

    在王大来的解释下,他们才知道,这李老师和方老师都是上届支教团的成员,两个都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学生,支教当地后被教育局派到这里来的。

    那时候的红星小学还没有新的校舍,整个小学建在破破烂烂的窑洞里,光线差设施更差,周围的孩子们大多是山上的山民,冬天连件御寒的衣服都没有,窑洞不通风,也不敢生炭盆怕中毒。

    李老师和方老师心疼孩子们大冬天还要穿着单衣翻山越岭来上学,趁着寒假的时候上网发起了“为红星小学孩子们募冬衣”的活动,他们拍了很多关于附近山民的照片,又拍了红星小学的现状,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许多好心人为孩子们寄来了冬衣和文具,也有人干脆捐款,这两个老师也因此成了大坝子乡甚至于n县的支教名人。

    再后来,一家热心于公益的餐饮公司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斥资为红星小学捐献了一座新的校舍,整个红星村和周边的乡亲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窑洞边建起了新的红星小学,并开始正式投入使用。

    “啊,那家公司,我知道!”

    苏丽听到酒店公司的名字,连忙叫了起,“秦阁嘛,那茶餐厅到处都是,听说还有更高端的粤菜餐厅唐阁,原来这里的红星小学是他们建的!”

    因为在车上杜若维护过她,她现在对杜若的恶感也没那么强了,说罢还拐了拐她的胳膊:“就是我们上次碰面的那家茶餐厅,还记得吗?”

    “记得,你忘了付钱那次。”

    杜若吐槽。

    苏丽顿时一蔫。

    “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个好人,听说他小时候很穷,也是靠别人资助长大的,所以他发财后每开一家分店,就捐建一家山村小学。”

    王大来笑着说。

    “像这样的好人,希望他的生意能永远红火下去。”

    “多半是沽名钓誉。”

    另一辆车上的江昭辉说。

    “至少比有些企业家什么都不做好。”

    秦朗看了江昭辉一眼,难得有说话尖锐的时候。

    “这样的沽名钓誉,就应该多来点。”

    王大来见气氛有些紧张,连忙岔开话题,继续说李老师和方老师。

    原本的红星小学只有张校长一个老师,教着红星小学里四十几个孩子,李老师和方老师来了后,两个老师一家家跑,去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于是红星小学又多招了十几个学生,等新校舍建起来后,把自家孩子送来的乡亲更多了。

    李老师和方老师做了不少事,不过一年支教的时间已经到了,所以才有了红星小学招募新的支教老师的事情。

    方老师在上个学期结束后就走了,李老师一直负责在学校统筹各方的捐款捐物,暑假就没有离开,等着新老师来交接。

    按照王大来的说法,这李老师和方老师可以说是整个红星村乃至周围自然村的恩人,可李老师要走了,王大来问他们准备怎么换送他们,张有田和康世龙却都讳莫如深。

    大概是怕新来的老师们误会,开着另一辆电动车的康世龙终于憋不住话,有些气愤地说:“我们以前也一直以为李老师是好的,可是他根本不好!”

    “他克扣外面捐来的物资不给娃娃们,还贪污了外面的捐款!”

    “阿龙!”

    张有田吓得赶紧打断了康世龙的话,“不要瞎说哟,让李老师听到了,跟方老师一样甩手就走了怎么办!”

    “走就走!他有脸留着,还不准我们说吗?”

    康世龙气呼呼地说。

    这两个青年都有初中文凭,普通话也讲得还可以,所以被村子里派来接新来的支教老师。但他们也毕竟是年轻人,嘴里藏不住话,被王大来问了几次,就把心里的不满发泄了出来。

    坐在车上的众人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内//幕”,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他们是新来的,什么捐款、什么物资,完全都弄不清楚。

    开着车的张有田作出一副深沉的表情,仰首长叹口气,幽幽吐出一句话来。

    “人心是会变的。”

    “嘁。”

    江昭辉在旁边嗤笑了一声,也不知是笑张有田故作深沉,还是笑他们口中李老师的“行为”。

    因为有康世龙和张有田的话,车上的几人都对那位李老师有了些先入为主的“印象”,也对新建的红星小学越发好奇。

    两辆三轮车渐渐驶入了村里。果然是山坳里的村子,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黄土坡沟堑纵横,不时有绵羊和驴子在路旁啃草。

    山脚下土黄色的房子连成一群,稀稀拉拉地四散在空旷平整些的地方,房子大多破败而原始,黄土似乎形成了这些房子的骨血,却早已经不堪风化、千疮百孔。

    大概是行政村的缘故,墙上写着五花八门的标语,什么“苦干三年,打好扶贫攻坚战”、什么“少生娃娃多种树,早日发家又致富”之类。

    到了“家”,张有田和康世龙也很激动,硬是将三轮车开出了宝马的感觉,沿着据说“村里最繁华”的一条路往红星小学疾驰。

    说是“最繁华的路”,也不过是有几家衬着门帘、门口写着“小卖部”或者“军军超市”之类的店铺,也有几个卖水果的摊子,但摊子上只有苹果等几种品种简单的水果。

    看着这么破败的景象,几人想起之前王大来介绍这红星村是周边最富裕的村子了,很难再想象其他自然村还能破成什么样。

    黛文婷更是沮丧。

    她完全无法想象在这样的地方,能买到什么来填补她在路上丢失的东西。

    在这里,恐怕有钱也买不到什么能用的东西吧?

    太过破败的景象,让他们对新建的小学也没有了什么希望,然而就在下一刻,苏丽突然从车上站起来叫了一声。

    “看,红星小学!好漂亮!”

    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突然就撞入了一片彩色之中。

    在这一片荒突突的黄土之中,猛然见到了其他的色彩,能不觉得漂亮吗?

    无论是红色的屋顶,还是雪白的围墙,都像是这片黄土地上出现的异类,可这“异类”就这么静静地出现在了那里,引发了众人的惊叹,也缓解了众人的视觉疲劳。

    如果说红星村有顶有檐的房子都算得上“齐整”,那这排两层小楼的校舍,无疑称得上是“豪宅”。

    几乎是看到它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什么红星小学一建成,能招收进来的孩子多了好几成。

    也许对于杜若他们来说,这所小学还是太简朴,更抵不上城市里任何一所小学的规模,但一路看过来后,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他们在大坝子乡见到的最具有现代化气息的建筑了。

    而苏丽说的“好漂亮”,指的是画满图画的围墙。

    颜色绚丽的花纹和图案遍布雪白的围墙之上,还有很多小学生背着书包上学校的场景,这一切都让这片单调而破败的黄色里终于有了些不单调的东西。

    “之前离开的方老师学过画画,这些画都是他业余时间画的。”

    张有田和康世龙将车开到围墙下,停下了车。

    “各位老师……”

    这位老校长的儿子看着杜若等人脸上震惊的表情,指着身后的学校,骄傲地笑了。

    “欢迎来到红星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