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交通VS不通
    第二天早上八点,是联络人要求集合、并带着各自的队伍“下乡”的时间。

    同行叫江昭辉的高大男孩很早就敲门来帮黛文婷拿行李了,杜若也在他的帮助下推着自己的箱子、背着双肩包到了门口。

    大部分人是守时的,但也有昨晚太激动结果没睡好起迟了的人,好在王大来这边去红星小学的五人都没有掉链子,八点一到就已经集合了,随他一起去县车站坐车。

    这里的车站和城市里的不一样,不是提前买票按票就座,而是来了一辆车先挤上去找到位置坐好,然后再给钱。

    王大来熟门熟路地先挤上车招呼让女孩子们坐好,再安排两个男生去放行李,自己去给车钱要票据。

    黛文婷一路上都和江昭辉结伴,现在突然分开,表情有些不安地看着江昭辉下了车,颇有些坐立不安。

    眼见着车下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她紧张地问身边的杜若:“怎么还在上人啊?这位置都坐满了……”

    “这里就是这样的,好像也没人查超载,为了多赚点,车子一定要装到特别满才会走。”

    杜若之前也坐过这样的车,压低了声音说:“你看好自己随身的东西,你包里手机多,别丢了。”

    黛文婷听了,连忙将放在身前的双肩包又背了起来,往后靠压紧在后背和自己之间,确保没有人能伸进手去。

    黛文婷长得漂亮,在这个到处都是黑黝黝面孔的地方简直是个异类,再加上一行又是几个女孩子,这导致车子里很多地方明明有空位,但就是有人不停往她们的方向挤,非要坐在或站在她们的身边。

    原本黛文婷把江昭辉的包放在了自己的前座占座,但很快就有挤上前的人想要在前面落座。

    “哎大叔,这位置有人了的……”

    她连忙出声制止。

    “没人座就是空座。”

    那长相憨厚的大叔将座位上的包丢在地上,又热情地扭过头和黛文婷搭讪:“姑娘,不是本地人吧?哪里来的?”

    “这里真有人!”

    黛文婷的后排也有人要挤苏丽旁边的位置,苏丽急了,连忙把腿架上去大喊:“这里有人了,我同伴下去放行李了!”

    她以为把腿放上去那人就不会坐秦朗的位置,谁知道这个一脸老实相的男人居然在她腿在空位上的情况下依旧一屁股坐了下去,甚至还轻轻地前后扭了扭自己的臀//部,感受着年轻女孩腿上传来的触感。

    苏丽被压得惨叫了一声,感受到他的动作后更是恶心的不行,大喊了起来。

    “妈啊,他坐我腿上了!”

    在她前面位置的杜若听到动静连忙扭过头,见状举起自己的包作势要砸他:“你起来,你压住她的腿了!”

    那男人看了杜若一眼,再看了眼那放满东西的双肩背包,不怎么甘愿地挪了下屁//股,苏丽趁机把腿收了回来。

    只是那人挪了下屁股就没动了,卡住了走道的位置。

    杜若放下手里的包,皱紧了眉头看着他,发现没办法赶走他,再看车门那秦朗他们上来了,只好瞪了那男人一眼,又转过头跟苏丽说:

    “你先忍着,等秦朗他们回来。”

    她不想发生冲突,她们就三个女孩子,容易吃亏。

    “怎么了?”

    说曹操,曹操到,秦朗和江昭辉从车子后门上了车,好不容易挤到女孩们的位置旁,一见自己的位置都被坐了,都是一愣。

    江昭辉看到自己的包被丢在地上,还有几个脚印,当场就要发火,却被一旁的秦朗拉了下胳膊。

    “先交涉看看。”

    秦朗递给他一个眼神,率先笑眯眯地凑到苏丽旁边的男人面前,笑着说:“这位大哥,这位置是我的。”

    那男人不言不语,没有理他。

    “这位置让你也没关系,不过我之前问了,坐票要二十四块钱,站着只要十块钱。这位置的票我已经买了……”

    秦朗长得挺和气,动作更和气地给他看了眼手上的票。

    “要么,大叔你补我十四块钱?”

    这男人身上一套衣服洗得发白,手边连行李都没带显然身无长物,听说要补钱,他那张木讷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用当地的方言嚷嚷:

    “你逗我?这么贵?”

    “数字你总认识吧?呐,这是票据,二十四元。”

    秦朗拿票给他看。

    这些路费联络点是要报销的,刚刚王大来到前面就是去要票据了。

    这人很想坐在那,但一想坐下来要二十四块这么贵,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了。

    他一动,秦朗顺势就挤开坐了上去,用身体替苏丽挡住了其他人来往的拥挤。

    但同样的招数在黛文婷那边不管用。

    当江昭辉拿着票让中年大叔站起来时,那大叔表示他也可以买坐票,并表示空位谁都可以坐,不愿意站起来。

    “你起不起来?说了这是我的位置!”

    江昭辉终于火了,捏着拳头恶狠狠地问。

    他本来就身材魁梧,脸上还有昨天和人争执动手的伤痕,这一吼果然吓得那个大叔一抖,但很快的,大叔突然就嚎了一嗓子:

    “外地人打人啦!外地人在我们这耍横抢位置啦!”

    这一喊,半车厢的人都看了过来。

    在他们的视角里,是人高马大的江昭辉在逼这个已经坐下的中年人让位置。

    顿时,车厢里众人指责的眼神纷纷射来,还有几个看起来脾气就很暴的熟稔地喊着这个男人的名字,好似随时会起身。

    听到这人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几个支教来的同伴都瞠目结舌。

    黛文婷担忧地看着江昭辉,嗫喏着说:

    “江哥,你别又动手啊……”

    “怎么了怎么了?”

    因为晕车坐在前面的王大来挤了过来,看原本江昭辉的位置上坐了个人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忙安抚江昭辉。

    “小江你没位置坐?走走走你去坐我的位置,我再想办法找个位置。我们买了票的,司机和售票的少不了我们的座位……”

    江昭辉没动,担忧地看了眼大叔后方的黛文婷。

    这大叔故意要坐这里,明显不安好心。

    “我到前面去坐吧,江昭辉,你坐我这。”

    杜若也摸不清黛文婷和江昭辉什么关系,估摸着恐怕是还没捅破关系的小情侣,干脆地站起身,让江昭辉在黛文婷身边坐。

    她抱着随身行李、背着包,一声不吭地跟着联络人到了前面,坐了他的位置。又看着那王大来和车上乘务人员交涉,最终让杜若身边那个买站票的起来,坐了下来。

    刚刚出门就遇见这么糟心的事,原本一起出发的几人还被分开了,这让他们的情绪都不是很高,尤其是苏丽,之前被陌生男人坐了腿,只觉得腿上像是粘了什么脏东西,不停地去搓弄自己的大腿。

    江昭辉抿着唇坐在外面的座位上,用身体挡住靠窗的黛文婷不让人看过来,若有人往这边挤,他就用很大的力气再给人撞回去。

    多来几次后,旁边的人都发觉这个小伙子不是好惹的,渐渐也就不往这边挤了。

    等车发动后,一行所有人都很沉默,车厢里嘈杂吵闹,都是当地人用方言在沟通,这里的方言很难听懂,这让他们越发感觉到自己是个“外乡人”,也就更加沉默。

    大概是这种沉默让王大来有些不好受,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和杜若攀谈:“你们刚刚没起冲突是对的……”

    杜若歪过头看他。

    “咱们西北这边民风比较彪悍,尤其这一辆车,是从n县到下面乡里的,这车上大部分都是同乡,真闹起来,我们人少,又带着你们这几个女孩,很容易出事。”

    他好心提点他们:“你们都是没出过社会的年轻人,在外面要小心点,有时候该认怂就认怂,万事要以安全为先。”

    杜若明白这是王大叔的好心,点头感谢他的提点。

    “之前我很高兴你们来,尤其你这女娃娃,是师范的高材生,其他几个在这么多年来支教的老师里素质也算是很高的……”

    他突然叹了口气。“可现在我真有点担心啊。那个叫黛文婷的女娃娃这么漂亮,她那小男朋友又看起来是个脾气不好的……”

    在杜若不解的眼神里,他支吾着说出了担心的原因。

    这里是出了名的贫困县,穷地方本来就难讨媳妇,他们要去的大坝子乡更是穷到当地媳妇都不愿意嫁的地方,很多男人三四十岁了还在打光棍。

    在这种情况下,红星小学里来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恐怕没多久就会成为大新闻。

    “既然是这样,当初红星小学为什么要招女老师?”

    听说要去的地方是这样的,杜若也不免有些生气:“我们都以为会招女老师,是确认了对女老师的人身安全没有任何危险。”

    “不危险不危险的!”

    听到杜若的质问,王大来连连摆手,“红星小学有请看门的,也有养狗。而且红星小学在的红星村相对没那么穷,否则学校也不会建在红星村里了。”

    他担忧杜若会对没去的学校起恶感,又解释:“当地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去打工了,很多人都希望有女老师来,他们觉得看到女老师就像看到自己的妈妈一样。我们是考虑到孩子们对情感上的需求,所以希望会里能给我们安排几位女老师……”

    听到他的解释,杜若提起来的心只放下一半,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以后晚上睡觉一定要紧闭门户,教书期间除了学校,也尽量哪里都不去。

    她长相只算中上,可谁知道当地男人是不是母猪赛貂蝉?

    车子在杜若的担忧中晃晃荡荡往大坝子乡开去,明明已经几乎满载了,可这辆车却依旧在不停的上人,几乎是每喊司机下去几个人后就上来更多的人,到最后挤到根本就没地方落脚。

    看到超载到这种地步,杜若担忧地拉起安全带想要系上,却发现安全带根本就是坏的,拉都拉不动,更别说系上去。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路,只能祈求上天一路平平安安,不要出什么事了。

    杜若最讨厌这种不能控制又眼看着走向危险的选择,她气馁地丢下坏掉的安全带,接下来的一路上都打起了精神,完全不敢有一刻走神。

    越是打起精神,越发觉得难熬。

    拥挤的车厢里气味难闻的可怕,超重后的速度慢得也让人发指。

    坐着的人还好,站着的人几乎是人挨着人,没一会儿就起了矛盾。

    有的当场动起手,有的骂人话虽然听不懂却能猜出其中的意思,不乏问候别人的女性全家等等下流词汇,听得杜若恨不得堵住耳朵。

    又一会儿,有孩子忍不住在车上便溺了,还有晕车吐在了别人身上的,矛盾更甚,原本就拥挤的车厢里让人烦躁地几乎能窒息。

    在杜若不停询问着“到没到”的声音中,车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到最后终于有了可以正常呼吸的空气时,王大来终于有动静了。

    他拉了身边杜若一把,又站起身朝后面几个支教的同学招手吆喝:

    “几位老师,到地方了,下车吧!”

    黛文婷早已经被车上的情况折磨的满脸苍白,一直元气满满的苏丽也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秦朗还好,只是精神有点委顿,看起来没太变化。

    倒是江昭辉,浑身的戾气更重了。

    听到王大来的话,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跳下车,然后两个男孩照例喊了声,让司机打开行李舱,好让他们拿了行李走。

    车上已经下了很多人,行李也少了许多,杜若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行李,将那个破旧的箱子拖了出来,苏丽也在秦朗的帮助下拿出了自己的箱子,唯有江昭辉,在拿出自己的箱子后突然脸色铁青。

    “他妈的!”

    这个一路压抑着自己脾气的男孩终于爆炸了,狠狠将自己的箱子摔在了地上。

    “哪个拿走了黛文婷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