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相逢VS偶遇
    三个月后。

    行走在z县的道路上,杜若一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这是西部一个普通的小镇,虽然比较偏远,但还算不上破败,但也因为偏远,县里很少有外来的人口,在大街上出现一个拖着行李、负重满身的外来女人,当然会很醒目。

    “见鬼,不是说八百米吗?”

    杜若抬头看看手里的地址,查看手机定位的距离,心里泛起了嘀咕。

    “我这走了有一千多米了吧?”

    经过好几轮的面试,杜若和支教团队互相挑选,最终她选择了来这边z县乡里的一个支教点,并且提前联系了这边的联络人,约在z县县城的招待所和其他团友一起集合,第二天清早再下乡。

    选择这里是经过她精挑细选的——这里虽然偏远,但治安却比其他几个偏远的支教点要好,这样以后她的简历上看起来是前往艰苦地区支教,在安全却没问题。

    而且虽然是下乡教学,但那个红星小学规模不算小。

    根据基金会提供的资料,周围所有村子的适龄小学生几乎都在那里读书,校舍是去年一个爱心企业家捐助的新校舍,设施齐全,不存在没有宿舍或者没有厕所用的问题。

    学校里很多前辈说起支教过程中的厕所都是声泪俱下,可见下乡支教的很多人遇见的最大问题就来自于基础设施的缺乏。

    杜若虽然没有洁癖,但也实在不想和猪边聊天边上厕所,用了好几个排除法后,这里就算最合适的地方了。

    在几次都找不到县招待所,看着导航上写着“县招待所”,面前却挂着“真优美练歌房”牌子的建筑,杜若放弃了继续使用手机导航,直接选择了给联络人打电话。

    她本来想要给联络人留下个干练的好印象,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联络点,毕竟很多联络点的负责人还是他们这些志愿者的“指导人”,以后的评语推荐书都得靠他们帮忙。

    但是这里的人口音太重,问路对方都表示听不懂普通话,除了找联络人,她想不到什么其他办法。

    没一会儿,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大叔从练歌房背后绕了出来,在环视一圈后看到了拖着行李的杜若,笑着迎上前:

    “你好你好,你就是杜若同学吧?我就是z县的联络人王大来,你可以喊我王叔叔……”

    他的普通话也有一点本地的口音,但是不重,虽然对方很热情,但杜若还是有些防备地问了他几句关于志愿点的事情,见他回答的全部对上了,才松了口气。

    之前听师兄们说有女同学去联络点路上被拐骗的例子,她不小心不行。

    杜若谢过了他要帮她拿行李的好意,自己拖着大箱子小箱子,跟着他往后走,一边走一边听他解释这县招待所如何经营不善租了一半给人当练歌房,如何要从后面楼梯上楼的原因。

    也不怪他要特意解释,要绕去这栋建筑的背面还得经过一个狭小黑暗的巷道,要是杜若一个人来,肯定要犹豫。

    好在三绕四绕后场地就空旷起来,露出一处像是停车场的地方,入口上挂了块“z县招待所”的牌子,有一个白胖的小伙子在对外张望。

    “王叔!”

    见他回来了,小伙子眼睛大亮,奔上前来:“我的同事接到了吗?”

    原来是先到的志愿者。

    王大来将他们领到县招待所一个小会议室里,给“碰面”的两个志愿者做了介绍。

    那白白胖胖的小伙子是来自g市的志愿者,刚刚大学毕业,比杜若大一岁,叫做秦朗。

    “哈哈哈你自己找来的?我到了地头就放弃了问路,直接打电话请王叔接我来的。”

    秦朗五官长得还算精致,但是胖胖的脸让他看起来有些稚气,再加上总是未语先笑,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

    他也很会和人打交道,杜若不过和他聊了几句,几乎自身的情况大部分都被他问出来了,当然,支教是为了保研资格这种事情没有说。

    她怕又遇到餐厅里那种狂热的志愿者“同道”会产生一些龃龉。

    王大来本来想问问两人的情况,但秦朗太会聊天了,他就在一旁听着就大致了解了两人的情况,只能感慨现在的小一辈都不得了。

    他是阳光支教团在这里的联络人,是z县县城本地人,本身也是一位教师,一直在支持阳光支教团在当地的工作,他们要下乡去的红星小学只是其中之一。

    这个省不少县里都缺教师,有很多地方更是全靠志愿者来支教支撑着正常的教学工作。

    具体的情况阳光支教团前期的资料和视频都已经介绍的很清楚,和王大来描述的基本一致,只是他们都没想到z县县教育局领导对他们的到来非常重视,晚上还安排了教育局的代表请他们吃一顿便饭,顺便感谢他们对z县大巴子乡教育工作的支持。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秦朗咋舌。

    “我们只是来短期支教的,又不是来长期教学……”

    “红星小学情况有些特殊……”

    王大来有些不太自然地含糊说道:“那里之前支教的老师上学期就该结束支教了,只是一直在等接任者来,如果你们不来,红星小学的孩子们就要停课了。”

    说罢,他又高兴了起来。

    “而且,这一次来支教的老师素质都很高啊,杜若老师你是重点师范的学生,秦朗也是s大毕业的,其他三位志愿者有学英语的、学汉语言的,还有个学体育的,这下语数外加体育都有了……”

    见他这么高兴,秦朗指了指自己带来的吉他。

    “我还会一点吉他,也识谱,我还可以教音乐。”

    “太好了!我们就缺这样的多面手!”

    聊着聊着,王大来的电话又响了,和杜若情况差不多,另一位老师没找到地方,王大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又跑一趟下去接。

    “这个点就他一个人?”

    王大来走了,杜若才好奇的打量四周。

    这间会议室作为该地阳光支教团的固定联络点,自然少不了张贴各支教点的宣传资料,还有一些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介绍。

    在这些资料里,这联络点应该有五位工作人员,但只看到了王大来一人。

    “马上暑假就结束了,还有好几个学校的支教老师来了,有两个去了汽车站接人,还有两个听说也是志愿者,不过被分配在当地民政部门帮忙,要下班了才能过来,不过明天早上会送我们下乡。”

    秦朗有些胖,站了一会儿就找地方坐下,仰头看杜若:“你为什么来支教啊?这里比较偏,你条件这么好,可以去一些县里的中心小学甚至中学支教啊。”

    “红星小学条件也不错啊,听说是新校舍。”

    杜若避轻就重地笑了笑。

    “我是综合本校师兄师姐的意见,听从他们的建议来这里的。”

    为了堵住他继续问话,杜若反问:“那你呢,你为什么支教?”

    看他皮肤白皙体态又微胖,在家中应该是没有吃过苦的,何必来这穷乡僻壤当支教老师?

    “我啊……”秦朗有些不好意思的骚了骚鼻子,“我来减肥的。”

    哈?

    杜若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这人吧,比较好吃,留在g市一天天下去跟吹皮球似的,我又不好动,只能在管住嘴上下功夫,问题是管不住啊!”

    他苦笑。

    “我想着,去偏远一点的地方支教,总不能再胖了吧?”

    这回答简直像是玩笑,杜若有些不敢相信地打量了他好几眼。但他表情十分认真,看不出开玩笑的意思。

    最后杜若也只能感慨“人各有志”。

    他们算来的比较早的,很快就有其他联络人带着各地赶来的支教老师到了联络点。秦朗和杜若与新来的老师们寒暄着,心里却在好奇王大来怎么接人还没接来。

    来的支教老师都是在阳光支教团培训过几个月的年轻人,年轻人比较好相处,没一会儿就打成了一片,大家互相介绍了下,很快就找到了各自接下来大半年里的“同事”,唯有杜若和秦朗的“同事们”还没到。

    联络点的几个联络人商量了下,正在讨论是不是要出去找一下人,就见王大来领着大包小包的三个人回来了。

    他们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跟在王大来身后的一个高大小伙,这小伙比王大来整整高了一个头,进门的时候还碰了下头,脸上不知被什么刮了一道血痕,看起来有些狼狈。

    但随着这男孩身后步出一个女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了。

    “对不起,我们路上耽搁了一下,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她有些羞涩地从头上取下垂着白色飘带的精致草帽,向众人微笑。

    “没……没关系,我们也没到多久。”

    有跟着害羞的。

    “哇,美女,你是要去哪个支教点的,要是能跟你当同事就太幸福了!”

    有大胆地搭话的。

    这姑娘很漂亮,而且她知道自己很漂亮,无论是妆容装扮都让她更增光彩。

    一头黑色的长直发随着帽子被摘下微微飘散,像是为她那秀丽的小脸遮羞一般;裸//露在外的颈项挺拔而白皙,四肢也很修长。

    杜若和其他几位来支教的女老师都穿着一身运动装或户外装,在她的雪纺长裙衬托下甚至有些灰头土脸。

    之前一直和杜若搭话的秦朗也和大部分男生一样对她移不开眼神,时不时扫上一眼,见杜若看他,他挠挠头。

    “我是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觉得有些脸熟。”

    这是新的搭讪方法吗?

    杜若挑挑眉,理解他的“掩饰”。

    哪怕同为女性,就连杜若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孩能满足大多数人对于“女神”的标准。

    面对众多涌上来搭讪和自我介绍的躁动男青年们,一直站在女神身前的大个子男生面色不悦地伸手一拦。

    “别来套近乎啊,我们是去红星小学支教的,没那么多‘同事’!”

    这护花使者人高马大,脸上还有血痕,有几个上来搭话的,笑脸就僵在了脸上。

    听到“红星小学”几个字,秦朗和杜若一怔,不由自主地看过去。

    “江哥,别吓他们。”

    女孩轻轻柔柔地拉了下他的衣角,不好意思地笑笑。

    “他只是长得有些凶,其实性格很好的。”

    看这横眉冷对的,你逗我?

    几个小年轻在心里嘀咕着,场面有些尴尬。

    众人的注意都被女孩和“江哥”吸引去了,一直跟在王大来身边的另一个女生就没人注意到。

    那女孩本来有些无聊地在打量这间会议室,目光扫视间看到了一旁站着的杜若,眉头一皱,“啊”了一声。

    “那个谁!”

    “她好像认识你?”

    秦朗拐了拐杜若。

    杜若闻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愕然。

    这不是之前茶餐厅那个奇怪的女孩吗?

    想来对方也不愿意在这里看到她,因为她脱口而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