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自私与无私
    “请对你自己做个自我介绍。”

    明亮的办公室里,正在进行着一场特别的面试。

    不同于寻常面试严肃紧张的氛围,这里的面试官们几乎都面带微笑,语气也不咄咄逼人。对于会参加这项面试的每一个面试者,他们都是抱有最大的善意和鼓励的。

    “我叫杜若,是x师大政治与法律教育大四的学生。在校期间,曾任学生会文宣部干部、参加过多次校际社科类活动和比赛,党员身份。已通过教师资格考试,普通话水平二级甲等,有在假期参与过培训班的辅导工作。”

    扎着马尾的女孩儿毫不紧张,言简意赅地介绍着自己“有用”的地方。

    听说她是名校的师范生,又已经通过了教师资格考试,几个面试官都露出惊喜的表情,纷纷在面试表上做出批示。

    这无疑是加分项。

    “说说你支教的理由?”

    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面试官笑着问:“支教很辛苦,可能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选择从事教育行业,我就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我也咨询过很多学校里曾经支教过的师兄、师姐,充分了解了支教工作中可能面对的各种困难,但这更坚定了我参与支教的决心。孔子说:‘有教无类’,不是只有富裕发达地区才有享受高水平教育的权利,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也应该有。我虽然并不是经验丰富的教师,但哪怕能为他们种下一颗‘教育改变未来’的种子,我的举动就有意义。”

    杜若顿了顿,又说:“此外,也是我自己的一点私心,在给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教学过程中,会面临各种困难,等我‘披荆斩棘’克服了这些困难,我也会离优秀的人民教师这条路更进一步。”

    几个面试官小声交谈了下,又开始询问下一个话题。

    “为什么选择为期半年,而不是假期的短期支教……”

    “因为短期支教并不会……”

    待十几个面试话题回答完,饶是“身经百战”的杜若也颇感疲累,走出面试间的脚步没有来时那么轻快。

    在她走后,几个面试官开始交流着意见。

    “很有准备,有种势在必得的气势。”

    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面试官推了下眼镜。

    “不怯场,不啰嗦,吐字清晰,至少具备了教育者的基本素质。”

    “简历漂亮,在学校也是活跃分子,成绩不拔尖倒没什么了。”

    几个面试官也表现出满意的样子。

    “半年也不算是长期支教,教学技巧可以培训嘛。”

    “最重要的是,她很冷静。”

    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奶奶叹息着。

    “没有热血上头,没有喊出什么口号,哪怕只是想让简历更漂亮一点,有时候怀着目的性的人,反倒是能坚持到最后的人。”

    “通过?”

    “我们有不通过的理由吗?”

    走出面试室的杜若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记事本,在“阳光支教团”后打了个√。

    在“阳光支教团”的上方,还有“绿之叶”、“中国大学生支教联盟”等等支教组织的名称,这些支教组织的后面都被打了√。

    是的,像这样的面试,杜若已经参加过好多次了,所以才这么从容自如。

    这些组织都是她在和本校的师兄师姐们打听过后选择的支教组织,大部分是在民/政/部里注册过的可靠组织,除了提供培训和相关资料,在安全性上也大有保障。

    她是去支教的,不是去“献身”的,安全自然排在第一。

    事实上,杜若有把握能通过绝大部分的面试,会参加好几个,不过是希望能多几个选择,从中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一个。

    都是支援偏远山区,总有特别偏远的和不那么偏远的,哪怕环境稍微好一点也行。

    为了赶下午的面试,她中午没来得及吃饭,现在一出基金会的大楼,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就近找个吃饭的地方。

    基金会所在的地方算是这个城市的闹市区,杜若找了一家看起来干净的茶餐厅走了进去。这家全国连锁的港式茶餐厅非常有名,平时都要排队,她来的不是饭店,倒省了这个麻烦。

    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茶餐厅里只有寥寥几人,大部分和她一样,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等人,并不是专门为了吃饭的。

    杜若随意找了个开放着的空座坐下,点了个单人套餐,便开始翻着本子查找下一个要面试的地方。

    突然感到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手机,一看是妈妈的来电,表情就有点犹豫。

    旁边正在吃饭的女孩听见手机一直在震动看了她一眼,似乎在好奇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杜若怕打扰到别人吃饭,用壮士断腕的心态接了电话。

    “小若啊,怎么你要去支教也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好生生地去支教干什么!”

    一接起电话,杜若就惊得赶紧把手机音量调小。

    刚才那一嗓子差点让她耳鸣。

    邻桌的女孩听到“支教”二字,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下,打量了她一眼。

    接起电话的杜若露出一个苦笑。

    她就知道她妈不会同意。

    也是,她妈那么会算计的人,什么事情都是算好了的,怎么能让她脱离自己的控制和安排去支什么教。

    她本来就准备先斩后奏,现在已经被发现了,立刻便托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妈,我这也是在给自己找后路。”

    杜若耐着性子说,“你不是想让我考本校的研究生吗,可是以我这成绩想要考上太悬。”

    “知道考不上就要更加努力啊!去支教不更浪费时间?!你现在就要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考研上!”

    又是这样,只要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是不够努力。

    再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她难道不知道有些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有做不到的事吗?

    “我能考进x师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杜若声音微微拔高,但很快就深吸口气控制住了情绪。

    “我问过了,团部的人说每年都有支教保研的机会,优先给有支教经历的学生,我和团部、学生会都熟,先去混混经验让简历好看些,明年申请本校的支教保研团有九成把握。等回来就能直接保研究生了……”

    她妈在那边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犹豫地问:

    “安全吗?你一个女孩子……”

    “我面试了七八个支教团体,我会找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您放心。”

    杜若知道他妈被说服了,心里松了口气。

    “我都这么大了,心里有数。”

    “那你要先回家……”

    “妈,为了面试我还没有吃饭,我的饭来了,先吃饭了。”

    她面无表情地关上手机,将它往桌上一丢,抬起头等她点的餐。

    说实话,每次接到妈妈的电话她的心情都不太好,等下估计吃饭都不香了。

    隔壁的女孩饭已经吃完了,刚刚在杜若打电话的时候,她就眉头紧蹙。

    等她用上饭了的托词挂断母亲的电话后,那眉头蹙的更紧了。

    杜若再怎么迟钝,此时也感受到了来自于邻桌的视线,扭头看了隔壁桌一眼,礼貌地问:“请问是需要帮助吗?”

    那女孩本来只是皱眉,只是脸上表情很是天人交战,杜若主动向她搭话,她那皱着的眉头倒放松开了。

    只见她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对杜若不赞同地说:

    “这位同学,你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

    “呃?”

    她在说什么?

    杜若茫然地看她。

    “支教应该是纯粹的!”

    短发的女孩痛心疾首地对她说:

    “支教是一项神圣的工作,是为了改善中国贫困地区教育现状而努力的公益项目,它本质上是个公益行为,不应该存有任何功利之心。”

    什么什么和什么?

    杜若更懵了。

    “做支教的志愿者接触到的都是偏远地区缺乏师源的学生,他们往往被外界遗忘和忽视,最需要的是来自外界的关怀和爱,他们需要的是能帮他们接触到外界的传播者。而且小孩子都是很敏感的,他能感觉到你是不是真心对待他。”

    原来是在责怪她。

    杜若环顾了周围,发现已经有人向她们看过来了,心里有些不悦,蹙眉问:“请问,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和我有关系,因为我也是个志愿者。”

    女孩丢下擦嘴纸巾,推开椅子站起身,用不屑地眼神看向她。

    “不过和你不一样,我是为了帮助那些孩子们才决定去支教的。”

    杜若懂了,继而有些好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女孩倒是很……热心肠?

    “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做不好一个老师,更不能坚持下去!”

    说完这句话,大概是担心杜若会恼羞成怒和她起争执,她骄傲地一甩头,径直地向门外大步走去。

    此时杜若点的餐刚好来了,捧着餐盘的小哥和女孩擦身而过,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伸出没托餐盘的那只手拦了她下。

    “您好,请问您是用完餐要离开了吗?”

    “是啊。”

    她被拦下,用余光看了杜若一眼。

    难道这服务生和那女人认识,给他找场子来了?

    “不好意思啊,可您还没买单呢。”

    他确定了下桌号,很肯定地点头。

    “19桌对吧?请在前台买单。”

    轰!

    太丢脸了!

    女孩的脸皮一下子通红,低着头逃命般往前台跑去。

    这都什么人啊……

    目睹这一切的杜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向送餐的小哥。

    “你好,帮我加杯咖啡。”

    下午还有两个面试,带着困意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