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百零六章 半神的怀疑(二合一)
    卡戴珊的长发很顺滑,所以罗迪很快便把她的头发理顺。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位龙族恐怕没怎么洗过头,此时头发擦得并不干,甚至还在往下滴水,于是道:“我来帮你擦干吹一下吧,不然睡觉的时候对头发不好。”

    龙族哪有什么“头发好不好”的概念,但卡戴珊享受被罗迪伺候的感觉却是真的,她假装洒脱的说不用,直到罗迪提了几次后才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应承下。来为了照顾瘸子,她在罗迪的提醒下拿来毛巾和吹风机,很自然的往椅背上一靠,背对着他放松下来。

    灰白色的头发在手上好似绸缎一样,吹干后也没有任何分叉的现象。罗迪做事情很认真,吹头发就是吹头发,脑海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旖念已然消失。当吹风机的噪音停下后,罗迪便开始认真琢磨怎么“离开时空囚牢”的话题了。

    “姐姐,那个…咱们进来这个‘时空囚牢’两天时间了,你看——”

    可没等他说完,卡戴珊却忽然起身道:“头发这样的确舒服多了,今天打那一架脑袋疼,我想早点休息会。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这位大小姐也不管罗迪什么表情,径直回了卧室,“咔哒”关上了房门,留下一脸罗迪一脸问号的站在坐在那里…

    难道她真是太困了?还是误解了什么?

    罗迪挠了挠头,始终不得要领。自己想去床上躺着,却发现没人帮自己真是要命,努力半天找来了拖地的墩布,当成拐棍撑着自己回了房间,这情况下也懒得去洗脸刷牙了,咬牙认同躺下后,倒是很快睡着了。

    他自然不知道,号称“头疼”的卡戴珊此时在隔壁瞪着天花板,怅然若失的低声道:“为什么要出去呢…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三天过去了,在“核心室”的伊迪丝并未等来“逃脱囚牢”的罗迪。这让每天都要来询问的一群人都失落而归。

    伊迪丝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却并不对此抱多大希望。第三次“时空囚牢”惩罚之严厉,她作为法阵的设置者都不愿去体会——“时空囚牢”的法阵其实本身就是超越时间空间的“超阶法阵”,本身稳定性存疑,放在当初也是备受争议的存在…

    因为它的创造,超越了高精灵原本认知的规则,本身就像“核裂变”一样无法掌控。

    所以“营救计划”对于理论知识超绝的伊迪丝而言,同样是如履薄冰的冒险。

    法阵的准备比较费时,因为这种复杂的时空法阵需要进行不断的修正和调试,所耗费的能源也是天文数字,埃尔森城即便渡过了能源危机,此时却也拿不出多少富裕的晶石来。满打满算也只够伊迪丝启动两次——如果两次搜寻未果,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没有身体,的确有些麻烦啊…”

    大奥术师也有无奈感叹的时候。曾经拥有“半神”实力的伊迪丝望着水晶壁的倒影,恍惚片刻,挥手让水晶壁上的内容改变成了塔外的景象。

    此时的魔塔已经转移了位置。为了不让其他冰霜龙族发现“赫尔奇诺魔塔”,伊迪丝不得不将魔塔挪到了城外五公里处的森林内——魔塔目前能源稳定,隐匿法阵运转后,即便是维克多领主,若不是专门施法查找,一样无法察觉其存在。

    不过“赫尔奇诺魔塔”这强大的机动力、隐藏能力和伊迪丝本身的实力实在太过惊人,即便卡米拉选择相信她,可“内阁”却不愿轻易把价值惊人的充能晶石交给一个“来历不明”、“手握重器”而“阵营不同”的人手里。

    换句话说,“艾弗塔”势力并不完全信任伊迪丝。

    不过解决的办法倒也简单,守护者卡米拉代表城主罗迪,与伊迪丝签订了一份魔法契约,其中规定了充能晶石的用途、伊迪丝在此次计划中的职责,以及其他方方面面的细节。

    这种契约说来并不礼貌,其实就是明摆着说明“我不信任你”。卡米拉本身是抗拒这份契约的,但“内阁”却坚决认定这份契约是必须的。

    而“内阁”背后是谁?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是莎莉公爵。

    从个人来讲,莎莉对伊迪丝的印象很好,几番谈话下来,这位大奥术师的博学与智慧甚至让她产生了遥不可及的差距感——这样的人物,“背信弃义”的概率微乎其微。

    但个人是个人,公事是公事。成为公爵后,莎莉愈发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她不顾卡米拉和阿卡莎的劝阻,直接以“内阁”名义把契约摆在了伊迪丝面前。而有大智慧的伊迪丝则根本不用卡米拉出言解释,很痛快的签订下来。

    促使她签订这份契约的不仅仅是自身重诺的性格,更有各方面更为复杂的因素。

    比如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是“空中楼阁”。没有肉身的她,离了魔塔什么也干不了。作为一个从高精灵年代“穿越”至现在的“异族”,她其实也在迷茫——自己最大的敌人“远古海兽”已经被罗迪消灭了,支撑灵魂存在七百年的理由消失,现在应该做什么?

    复活肉身?

    向恶魔复仇?

    研究更为复杂的位面?

    这三种想法伊迪丝都有考虑,而很显然…这三个目的都和身为“狩魔猎人”的罗迪有所牵扯——这些天她也听那三个女人讲述了有关罗迪的一切,而了解的越深刻,她心中的疑惑便越大。

    “一个普普通通的斥候,几年时间就走到了这一步么?”

    她望着水晶壁画面中的埃尔森城,内心颇有疑惑。

    这座城市是卡德加建造的,有这位大奥术师的底子在,就算现在掌控城市的是头猪,一样可以在各个方面轻松超越当前人类文明的那些简陋城池。

    然而当她注意到埃尔森城那些“多余”的东西时,却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城市外的马路、火车轨道和帕夏尔魔塔时不时飞出来的“实验飞机”,都有些超乎她的想象。

    平整的“马路”在高精灵时期也有,但那只是统治阶级马车才能用的“便捷通道”,根本不给“平民”使用。别看高精灵文明比如今的人类先进许多,可是多数底层平民的生活未必比得上埃尔森城内的这些人。

    “火车”其实就是变种运输船,看其应用范围就知道,只在城内铺设轨道的“运输船”在当初只有军事作用,同样和平民没关系。

    至于“飞机”,完全是闻所未闻——浮空塔创造出来后,作为掌握在“高阶奥术师”手中的杀手锏,其主要目的就是农业灌溉和战争,但没有人想过创造什么摆脱法阵的飞行器…毕竟“高阶奥术师”本身就拥有飞行的能力,想要飞,努力晋升就是了。

    但在埃尔森,这三样东西似乎都是为“普通人”准备的。

    这个区别听上去区别不大,但伊迪丝却知道,这对于一个文明来说,意味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当前这个世界没人知道,伊迪丝的人生经历应该算是标准的“平民逆袭”典范。类似卡德加那般如雷贯耳的存在,背后无一不是经营了数百年的大家族支撑。毕竟“奥术师”的培养基本是靠钱堆起来的,单凭“努力”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很可能你努力大半辈子的成果,对于某些人来说出生时就拥有了。

    阶级固化是每一个文明永恒不变的特性。如果把统治阶级比喻为城堡,那么城堡内的家伙们唯一想做的就是巩固自身地位,并把持着入城“门票”的发放权,以防止有更多人分走自己的利益。

    伊迪丝出生时,只能算是出生在城堡外的小村姑——但进入城堡的捷径不是没有,“美貌”就是其中之一。她因惊世骇俗的容颜而得以进入“城堡”的圈子,并凭借过人的聪慧周游在各个势力之间。想要把她据为己有的高精灵贵族的确不少,但没等他们争出个胜负,伊迪丝自己却已经凭借努力与天赋成为了“高阶奥术师”。

    这个概念就像古时文人考取“进士”一般,基本可以称作鱼跃龙门,从容迈步至“城堡”内。原本总是引来麻烦的惊世容颜也成为了一道护身符…因为她幸运的被高精灵皇室接纳,成为由皇室资助的高阶奥术师,并在三十年内一路顺利迈过了“大奥术师”门槛,成为王国支柱之一。

    这种传奇经历对于伊迪丝来说已经成为过去,她由此获得的不单单是力量,更是对“高精灵文明”的一种全面纵览:当脱离“普通高精灵”,成为俯瞰众生的“半神”后,她对这个种族理解便再度拔高了一个层次。

    所以埃尔森城此刻这些新奇事物,在别人眼中多是“城主异想天开的尝试”,伊迪丝却从中看到了一种“文明断层”的错愕——有一件事创新,可以归结为某个人天才的想法,但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创造大批量极其可行又成熟的想法时,绝对意味着异常。

    其他人或许也有过此番想法,但一来眼界不够,二来对罗迪行为的后果无法做出准确预测,最终便不了了之。

    然而伊迪丝的目光却足以穿透了这些迷雾,直指问题本质:一个原本只能混吃等死的边境斥候,之前活得像个废物,最近三年却风生水起——这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如果他不单改变了国家的命运,更凭借个人的努力加快了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

    那这本身就成为了疑点。

    “你到底是谁?”

    伊迪丝目光停留在了当初与罗迪作为交流媒介的“禁锢之球”上,眼神深邃起来。

    “滴!”

    微波炉的提示声响起,罗迪把热好的牛奶拿出来,放到胶囊咖啡机下按了按钮,轻度烘焙的咖啡弥漫出醇厚的味道,琥珀色的油脂在牛奶表面晕开,形成了一道道变幻的花纹。

    这种做法和外面咖啡店自然不同,罗迪也懒得去弄什么奶泡拉花,用勺子搅拌一下,加了点黄糖后端着杯子来到餐桌前。而面前的卡戴珊则右手托腮望着自己,出声道:“难怪我到埃尔森城的府邸后总觉得别扭,现在想起来,原来是你那里佣人太少的原因。”

    “少?”

    罗迪一边回问一边随手打开投影,《裂土》的新闻页面上写着《静语森林系列攻略——如何与木精灵打交道(3)》,他失笑点开,发现封面的木精灵是那位村长布鲁迪,下方的插图竟然就是“游侠导师”娜塔,不禁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好歹也是富甲一方的大领主了,其他人到你这个地位和财富的时候,恨不得走路都让仆人抬着。你倒好,有时候做饭都要阿卡莎亲自去忙活。现在才明白,原来你一直都自己生活,根本没人照顾。”

    这话让罗迪有些无奈的点点头,不过没等他说别的,卡戴珊便指着墙上的文字问道:“静语森林不就在霍利尔城旁边么?你当初在那里经历过不少事?咦?这个木精灵我看着眼熟——哦,这不就是娜塔么?”

    罗迪觉得她有些奇怪,平日里没见她一直抢话说啊?

    目光从攻略上收回,他决定直入主题:“是娜塔没错,而这也是问题所在。姐姐,我想和你仔细商量一下,到底怎么才能从这个‘时空囚牢’里出去?”

    这话说完,卡戴珊好似一下子垮掉,嘴里嘟哝了几句什么,罗迪对她这般状态完全无法理解,问道:“额…我说错什么了么?”

    “没事,我只是对从这里离开没有头绪罢了。”

    卡戴珊言不由衷的回答着,心里却莫名有些说不出的失落。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被她压制住,卡戴珊努力提起精神,分析道:“你是第三次进入,我是第二次进入,这个‘时空囚牢’的逃离难度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变化。但以你我第一次进入时的经历来看,想要离开这里,应该也是达成某种条件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