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百零四章 游览帝都(二合一)
    这便是力量和抗击打能力上的巨大差距,也亏着罗迪预判很准,若是手臂撤回的慢了些,估计此时已经被对方扯住手臂一个擒拿手按在地上了。

    罗迪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不是没想过使用巧劲或其他技巧,但这又不是金庸书里一招一式还带名字的大侠比武——实战格斗的动作永远就那么几个,比拼的无非就是力量、速度和经验。在这个没有魔法的世界,罗迪即便恢复了“狩魔猎人”的记忆,却也仅限于射箭技巧的提升。真正肉搏的本领可没有蛮族雇佣兵那般熟练。经验不行,力量也跟不上,罗迪第三招开始便落入“挨打”局面,只能不断后退以减少伤害。

    因为环境昏暗,罗迪的额角因为躲闪不及被对方拳头扫了一下,感觉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摇晃起来——然而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却是再度出现了新的画面:奥古斯丁苍白的面孔、亡灵大军在洪水中的挣扎…

    可这并不是罗迪想看到的,他眼前一个恍惚,左臂便又挨了一记横踢。这一腿可比他的力量大了一倍有余,一腿下去跟被车撞了似的,差点当场就把他踢躺下。罗迪踉跄两步,刚稳住身形,便见对方拳头跟了过来。他抬手格挡,可是没等接触,眼前便传来一声闷响…

    卡戴珊轻喝一声,长腿横扫而过,当场把小个子保镖踹的连退数步。

    她刚才被那个大块头压着打,实际上却迅速调整着躲闪的位置,正好罗迪不断后撤进入了她的攻击范围,这才有此时“救场”的一脚横踹。

    她178的身材虽然看上去纤瘦,力量却比罗迪大得多。但此时为了帮助罗迪,露出破绽的卡戴珊不得不硬挡了那个壮汉的一拳——本就有伤的左臂剧痛无比,力气也用不上,让她被这一击打的后退两步,刚好靠在了身后的电线杆上…

    近身格斗并不是比武擂台,喘粗气的大块头为求自保只想着迅速结束战斗。他紧跟的摆拳力量朝着卡戴珊的脑袋挥去——但这一拳,却被罗迪的全力冲撞打断。

    “去你x的!”

    脑海中不断出现的画面被他忽略,怒吼的罗迪此时脑海中却莫名只剩下一个想法:这种力量不均衡的战斗中,经验、力量都占据优势的卡戴珊是唯一翻盘的希望,而自己这个拖油瓶唯一的作用,就是给她争取机会!

    他经历的战斗不少,因此对这种战斗下的判断非常准确而果断。完全放弃进攻后,罗迪立即决定拦住魁梧保镖,他凭借几步冲刺硬是撞得对面退了一步,但对方马上而来的肘击和膝撞却让罗迪闷哼一声,五脏六腑都仿佛错了位,纯靠咬牙硬撑才没趴在地上。

    但这一下,卡戴珊便重新调整了重心,前冲的步伐已然迈了出来。

    罗迪此时完全凭借本能在战斗,他余光看到那个瘦子从旁边冲了过来,因为遭受重击而抬不起头来的他迈步转移重心,脚下用力,借着最后那口气让身体挡在了对方冲向卡戴珊的路径上…

    果不其然,这家伙无奈之下只得临时变招,抬起一脚蹬在罗迪跨上,当场把他踹的横飞而出,扑在地上。

    然而卡戴珊此时已经完成了转身后踢的动作,一脚将那体重近两百斤的魁梧保镖当场踢飞!

    大块头因为刚才给罗迪一次膝撞,脚下重心还没站稳,所以无奈之下正正挨了卡戴珊这一脚——他挡在胸前的小臂“喀拉”一声断掉,整个人飞出去后直接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而随后冲过来的矮个子保镖明显不是卡戴珊对手,他173的身高面对178的卡戴珊处处被压制,引以为傲的速度更是没有她快。更可怕的是…他不过肩膀被砸了一拳,整个胳膊便当场脱臼,再也使不上力气。匆忙想躲也躲不开,另一只手被这位龙族扯住胳膊,脚下一绊横摔在地,脸被那纤细却充满力量的手按着撞在地上,“砰”的晕了过去…

    卡戴珊脸色苍白,左臂垂着,起身便扑向了那挣扎着想要起身的魁梧保镖旁。后者见这位煞星来到面前,本想打滚躲开,却被她又准又快的一脚踹在腹部上。在对方忍不住蜷起身体时,她的第二脚直接踢在脸上,让后者直接休克昏迷。

    其实真要用力的话,卡戴珊这一脚下去连颅骨踢碎都有可能。可脚抬起来,她最终还是收了劲,因为罗迪说的那些话语卡戴珊记得清楚,最终没下死手。

    两个敌人都没了动静,卡戴珊这才弯腰扶着膝盖大口喘息起来,高强度的搏斗极其耗费体力,左臂的伤口就不用说了,手脚无论进攻防御都因激烈碰撞而火辣辣的疼。她一瘸一拐的跑到罗迪面前,刚想说什么,却见罗迪自己翻过了身,侧躺在地上,声音嘶哑道:“真是没想到…会碰到这种硬茬子。”

    “这是什么人?”

    “他们这气质应该是军队里出来的,相当于国家军队里的精锐吧,嘶——对了,把咱们买的东西拿上。”

    罗迪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却疼的脸色惨白。他感觉自己真是如同被车撞过,胯骨疼的连步子都难迈。向前刚走了一步,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另一边斜。就在他感觉自己即将再度“扑街”时,卡戴珊却顺势把他的胳膊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低声道:“这样能回去么?”

    罗迪明显愣了下,嘴巴张了张,最终道:“能。咱们走这个小胡同出去,别被人看到…”

    回头看了一眼昏迷的两人,罗迪目光微眯之后并未多说什么。鼻息间都是卡戴珊身上淡淡的体香,倒是让他有些恍惚。

    两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卡戴珊左手拎着那几个包,右边驾着罗迪,后者一边走一边通过app定了一辆专车。两人走到小巷外的大路时,专车司机刚好下车给他们打开车门。

    罗迪选取的是最近的专车,根本不在乎价格,因此来的是一辆顶配本田奥德赛。卡戴珊这是第一次坐汽车,看到电滑轨的后车门拉开时目光有些发愣,亏得罗迪提醒才想起要坐上去。

    车门关闭,外面的噪音一下子消失,奥德赛柔软的后排座椅让罗迪舒了口气。疼痛不算什么,真正困扰罗迪的是当前的难题——刚刚和卡戴珊合力战斗,虽然挨了不少打,但脑海里被封闭的那些东西却也借此彻底恢复…

    换句话说,罗迪现在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了。

    然而卡戴珊却并不知情,坐在“老板位”的她望着窗外后退的景色,放在扶手上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抖,显然心思不宁。她说不清自己是因为这静音而舒适的汽车感到惊叹,还是为刚才战斗时罗迪拼命挡在身前时的悸动。

    那两个保镖在龙族眼中本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但在这里却成了自己难以对付的敌人。罗迪之前第二次进入“时空囚牢”就是因为挡在了自己身前,现在又因为自己挨了好几下狠揍…这家伙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他是真的为了打赢这场战斗才这么做,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但有答案的家伙却坐在自己身旁,罗迪没注意到她正在走神,出声道:“姐姐,抬一下胳膊。”

    卡戴珊回过神,抬起胳膊才发现罗迪正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袖子拽起来。露出的绷带上满是渗出的血液,这一幕让罗迪目光眯了起来。但他没有说话,细细的检查了一圈,发现这些渗出来的血液只是蹭到了卫衣袖子里面,现在已经止住,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继续问道:“我这样么抬起来,姐姐你的手能动么?”

    听他“姐姐”忽然喊得这么勤,卡戴珊心情大好,随即鬼使神差的把手掌翻过来朝上,很顺势的握了握罗迪的手,继而松开——这动作虽然是在证明她没有骨折,但其中的意味却实在有些难明…罗迪张着嘴巴,直接忘了自己刚刚想说什么。

    而卡戴珊则始至终望着车窗外,路灯投射的光影透过黑色的玻璃映在她的面容上,罗迪看不清她的脸色,却能感受到她的身体有些紧绷。

    自己可别瞎想。

    罗迪这般劝告自己一句,随即轻轻把她的手臂放在扶手上,看她坐的不是很舒服,便按下电动调节按钮,为她抬起了腿托和脚踏板,并把椅背向后斜躺。卡戴珊起初吓了一跳,目光转过来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罗迪解释道:“咱们先不回家了,姐姐,我带你看看我的家乡。”

    “老板座”向后调整后的舒适程度堪比头等舱,卡戴珊虽然经历战斗后有些困乏,但脑子并没有迟钝。她听罗迪这般说话,目光微微一变:“你…想起来了?”

    罗迪点点头,随即有些庆幸的低声道:“多亏你也进来了,不然我或许连‘时空囚牢’是什么都不知道。”

    卡戴珊惊喜的扬起了眉毛,随即有无数问题想要问,但看到罗迪身上挨打的痕迹,最终还是决定等他身体恢复些再说…这个家伙今天伤的不轻,虽然没有皮肉伤,但躺床上歇几天是免不了的。

    小母龙的心思一瞬间转过了很多,这两天时间她算见识到了“从前的罗迪”是什么样子,而想到他很痛快的给自己买那么多衣服,不知怎的,还是没忍住,却是开口问道:“你这个家伙以前就是这么对待进你家门的陌生女人么?买饭买衣服还陪着逛街?”

    “啊?”

    罗迪脑海里一直在琢磨怎么和她解释自己所在的世界和“穿越”的事实,却怎么也没想道卡戴珊会问出这种问题,一时间嘴巴张的很大,看起来傻傻的。

    “小伙子,是这边么?”

    就在此时,司机师傅把车缓缓停下,回头问了一句。

    两人上车的地方距离罗迪住的小区不远,哪怕专车为了到小区门口绕了一段路也不过五分钟就到。卡壳的罗迪被司机救场,立马感激的回道:“师傅我先不下车了,我想带着外国来的朋友看看咱们帝都。”

    “你这女朋友可真漂亮,跟电影里的明星似的。怎么着,想去哪儿?不过今儿周末,城里堵车可不好走。”

    四十来岁的司机操着北京腔,一边说一边在行车电脑的屏幕上修改订单。罗迪点开手表上的“地图”扫了一眼交通状况图,答道:“北四环绕半圈,然后去趟长安街吧!您开稳当点,我朋友怕晕车!”

    “好嘞!”

    这么跑一圈专车的价格三百打不住,司机高兴地应了下来。

    待罗迪回过头时,才发现卡戴珊正侧躺着望着自己——开上四环主路后,两侧的led路灯亮度极高,全景天窗下的卡戴珊无意间凸显着自己的惊人曲线,她左手托着腮,似笑非笑道:“想好答案了么?”

    “哪儿有什么答案,因为父母离世后,我家已经很多年没进来过女人了。”罗迪答的从容,心里拼命组织着语言:“再说了,我对你可一点都不陌生,虽然之前失去了记忆,但脑袋里却始终认为对你可以放一万个心…所以尽心尽力照顾你并不算意外吧?”

    这样一个反问让卡戴珊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但又不想让罗迪看到,索性又转过头去:“花言巧语倒是挺能说,昨天你还跟个哑巴似的呢…”

    这话没法儿接,罗迪总不能说阿卡莎、莎莉乃至卡米拉都把自己“锻炼出来”了吧?所以他干笑着抽出中央扶手箱里的矿泉水,给卡戴珊拧开一瓶,自己抱着另一瓶喝了起来。

    “光问我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卡戴珊终究还是担心他,但罗迪却摆摆手:“歇几天就好,没什么大事。”

    说罢他指着窗外:“看到那些楼了么?那是北航,出来的学生会去参与做飞机——就是西尔维娅研究的那个。”

    “这个是盘古酒店,很豪华的,查理二世靠金币堆砌的宫殿根本没法儿比。”

    “这条路算是城市的主干道,听名字就知道,你看,一圈圈围绕着城市核心向外扩展,最外一圈距离这里一百多公里。”

    用现代城市的一样样事物对比另一个世界,这样的感觉颇为荒谬,却更让卡戴珊感到震撼——因为这座超级城市的人口密集度简直闻所未闻,面积更是大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