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百零二章 不留余地(二合一)
    众人露出惊异之色,然而目光还没从箭靶上挪回来,第二支箭便已经钉在了10环的外环上——“10环”分内外圈,内环面积更小,如果比赛时总成绩一样,那就看谁内环占比更多。

    卡戴珊的射箭频率快的超乎想象,因为她使用的是高精灵的箭术。无论在什么地方,真正用于战场的技艺永远都符合“快准狠”三个字,所以她此时几乎是一秒一箭,持弓的左手不动,右手连看都不看便从箭筒中抽出箭矢,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口气将12支箭射空。

    从头到尾不过十来秒的时间,众人发现箭馆内回荡着以前很少听见的声音——那是箭矢贴靠太近产生的摩擦声,和首尾相撞产生的箭尾碎裂声…

    换句话说,卡戴珊除了第一支箭矢9环,剩下11支箭都是10环,总环数119环。并且因多数在内圈范围而出现3支箭尾被撞碎的情景。

    如果说之前赵鸿文的靶子“密集度”高,那此时卡戴珊面前的靶子则已经不能称为“密集”了,因为所有箭矢紧紧贴合,“十环”的靶纸已经完全消失,放眼过去只能看到红白相间的一大片箭羽挤在一起…

    随手把“沙漠之狐”放在旁边,卡戴珊抱起肩膀,似笑非笑的看了赵鸿文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该你了。

    赵鸿文感觉头皮有些发麻…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箭射的准的,但能一秒一箭还保持这种准确程度的,简直闻所未闻!

    这个世界毕竟早就脱离了冷兵器战斗,远不似古代那般有人整天为了“上战场”而训练射速。更何况这种“速射”太匪夷所思了,赵鸿文研究过各国射法,却从未见过卡戴珊这般持弓姿势的…

    真是见了鬼了!

    以往泡妞,他也见过学识比自己丰富的,看的书比自己多的,却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猎弓”这种男人才会喜欢的运动上被一个女人羞辱。但作为一个男人,他此时是没有退路的——弯弓搭箭,他努力调整呼吸,稳定心神后开始射击。

    不得不说赵鸿文的心理素质极强,这种情况下竟然爆炸性发挥,一组箭射出的环数基本达到了自己的最佳水平:115环。

    这下围观的人群全都都举起了手表和各类摄影器材,旁边原本10米道的那些玩家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弓,跑到这里围观起来…

    赵鸿文一组射完感觉后背都有些湿。回头一看,却发现卡戴珊完全没有理会这边的意思,反倒坐在罗迪身旁和他交谈着什么。后者此刻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知自己是不是出现了某种错觉,赵鸿文忽然觉得这个“宅男”好像出现了某种变化,那目光和姿态和家中几位军队系统的长辈竟然有些相似…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虽然不过射了两组箭,但自己赢了罗迪,输了卡戴珊,并没有真的有什么丢脸之处——碰上妖孽不能怪自己不够强,只能自认倒霉。输给要追求的女人不叫事,反倒意味着自己有更多接触的机会。

    所以他挂上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走向卡戴珊,刚想说几句话套近乎,便发现罗迪缓缓站起了身。

    此时的罗迪已经完全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恢复,一块块记忆拼图逐渐弥合,让他终于明白:眼前的世界,和那个“埃尔森城城主”的世界,都是自己人生所经历过的事实。

    然而他依旧难以想起有关“卡戴珊”的一切,唯一能够确认的,是这位龙族是可以信赖的伙伴。不过…只是伙伴么?

    在察觉到赵鸿文的意图后,罗迪之前被压抑的火气忽然就冒了上来——能在卡伦王国打出偌大一片天地的罗迪可不是能“吃亏”的主,所有招惹他的,无一例外都被报复了回来。所以他的目光与赵鸿文相遇时,虽没有语言交流,却依旧让这位赵公子的脚步停了下来…

    那种如临大敌的身体本能让赵鸿文捏紧了弓把。罗迪没什么表情,可赵鸿文的确感觉到了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危险气息——不但是他,旁边的两位保镖也都面色严肃的上前两步…

    但罗迪却忽然挪开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望向这边的黄莉:“老板,开一盘。”

    这话的意思是进行一次“计分组”,5组60支箭,成绩计入会员的总分排行。

    “好嘞!”

    地道的老北京腔回应下,马上有工作人员开始更换18米道的靶纸,并且给罗迪拿来了备用的箭矢。旁边原本关闭的“计分屏”启动——这是只安装在18米道的专用设备,其他10米道根本就没安。

    同时黄莉还打了个招呼,把箭馆休息区的显示屏切换成了“箭靶监视”。

    罗迪上前拔箭,箭尾碎掉与箭羽变形的五支箭被挑了出来,换了五支新的后返回了箭筒前,拿起“沙漠之狐”看了看,却是转身卸下弓弦开始调整。

    赵鸿文嘴角抽搐,有些搞不明白状况:这家伙刚才出了那么大的丑,现在竟然还敢出来现眼?

    这算什么?送上门来让我踩?

    他望了一眼卡戴珊,“天姿国色”四个字萦绕在脑海间,虽然意识到事出反常,可有美人在前,他哪里肯退却?冷哼一声,赵鸿文扭头喊道:“王安里!”

    始终站在人群里的王安里自然明白什么意思,应了一声后便开始和黄莉商量。没几分钟,两条18米道便都开启了“计分屏”。

    这明显就是“打擂台”了。

    赵鸿文此时完全没把罗迪放在眼中,他上前不理会任何人,凝神屏息便开始射击——在他看来,此时的表现完全是为了给卡戴珊留个印象分…赵鸿文在内心承认,卡戴珊是迄今为止给他压力最大的目标,一颦一笑的魅力混杂着俗事规则之外的睥睨,他甚至有种错觉:对方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她的目光永远像在俯视。

    “俯视”这种心态,赵鸿文本身也有,却从不会表现的如此张扬而自然。

    这让原本精神有些空虚的他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人生目标”,此时“追求卡戴珊”已经变成“征服这个女神”——没错,他的的确确把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当做了需要抬头观察的女神!

    至于罗迪…这种角色是接近女神最好的踏脚石。

    他这般想着,直接开始了第一支箭的射击。

    在卡戴珊目光的刺激下,赵鸿文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着,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一组箭射罢,他竟然也出现了两次“追尾”!

    “117环!”

    箭馆内围观的众人都能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分数,也能看到监视器近距离拍摄的箭靶状况。密集度再一次提高的赵鸿文发挥超常,不过脸色却很平静,箭矢射完后便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等待着罗迪。

    此时将弓弦多捻三圈的罗迪终于重新把弓弦套上弓片。他的眼神此时在没有之前的躲闪或怯懦,扫过围观众人后来到箭筒旁,动作平稳的开始射击。

    第一支,10环。

    第二支,10环。

    第三支,10环。

    三支箭呈等边三角形占据了整个“10环”的内环,也就是说…此时如果继续命中内环,一定有极大概率会和这几个箭矢产生摩擦或撞击。

    人群中开始有惊叹声发出,因为三支箭的排布实在是太标准了,在“监视器”的视角下,简直就是故意画了个等边三角似的。

    然而此时罗迪却没有继续射击,反倒上前把三支箭取了下来,回到起始处抬弓继续——又是三支箭钉在内圈,最可怕的是箭矢钉入的位置和之前那三支如出一辙!

    如此往复,罗迪每射三支便上前拔一次箭,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减少箭矢的损耗…因为所有的箭矢一个不差,全是10环内圈。

    第一组结束,赵鸿文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他不明白罗迪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之前连续脱靶的家伙,怎么忽然之间就成了猎弓宗师了呢?

    18米的箭道比起狩猎时30-50米的距离的确是近了不少,但就算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猎弓大师,也不会有这般变态的精准度…他看得出来,罗迪每次的三支箭射入位置和顺序都一模一样,一组箭射完,崭新的白纸上当真只有三个洞!

    第二组开始,他硬着头皮开始射击,最终拿下了116环的成绩。可罗迪继续毫无悬念的满分,终于让他意识到,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以后圈子里恐怕就会盛传自己被路人残虐的消息了…

    第三组,他摆摆手示意罗迪射击,自己站在那里天人交战。

    罗迪瞥了他一眼,忽然该换了射击方式。他摘掉马臀皮护指,随手拿了一枚服务台上的塑料扳指,以一柄弓窗开在左边的“美式猎弓”用起了“蒙古式”射法。

    “咚!咚!咚!”

    蒙古式拉弓要拉弦过耳,拉距增大后,弓片提供的力量便陡然增加到了60多磅,这让箭矢射中草靶的声音都发生了变化——更惊人的是,三支箭几乎是连环而出,钉在靶子上却又密集在了一处。

    依旧是那三个孔。

    于是围观观众就这样听了四遍“三连音”,并看着记分牌再次显示出了“120环”的字样。

    事已至此,继续比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罗迪这一手让赵鸿文彻底无话可说——原本以为卡戴珊就是个妖孽,没想到碰上个开挂的…虽说“自古弓兵多挂b”,但真正在箭馆里碰到一个,还真是没处说理去。

    他干脆利索的终止了比赛,不再继续射击。可罗迪却没有停,他在这件事上没有留下丝毫余地,后面两组箭干脆不再来回拔箭,而是把10环外圈也占满——观众就这样看着罗迪连续射出的箭矢以顺时针方向在箭靶上画出了一个圆圈…

    600环满分,这是罗迪最终的成绩。最后一支箭钉在靶子中央的时候,整个箭馆响起了一片掌声。而罗迪回头四顾时,赵鸿文却已不见踪影,只看到卡戴珊巧笑嫣然的过来,拽着自己便离开了箭馆。

    她自觉地戴上墨镜,可走出商场发现天已经黑了,便又把墨镜摘了下来。走在她旁边的罗迪不再似之前那般低着头,而是沉默着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仿佛今天才来到中关村似的。

    “我竟然会穿越…”

    他摇摇头,随即无奈道:“没想到还能回来。”

    这种经历实在太过离奇,更离奇的是身旁竟然还跟着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龙族…他没想到“穿越”这个或许会被带进坟墓的秘密,竟然被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龙族知晓。

    那么这意味什么?

    罗迪皱眉思索半天,试图从自己遇到卡戴珊后的种种迹象来推断两人之间的关系,可越想越觉得…这位龙族好像和他关系不是一般的近。而且刚刚在箭馆,自己到底是因为个人报复的心思,还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而打那盘“记分赛”呢?

    他忽然有些心惊,自己这是怎么了?

    拎着一堆购物袋的罗迪发现自己这几天花钱如流水,却根本没有半点心疼——这意味着什么?

    他有些迷茫的低头,因为此刻他在努力回忆阿卡莎和莎莉的身影,但又不时闪过卡戴珊出手为自己扳回场子的那一幕…混乱的时空记忆让罗迪一时出神,令气氛有些冷场。

    按常理,卡戴珊那张嘴是闲不下来的,可她却在低头数着人行道上的石板数量。做了什么难为情的事情时,卡戴珊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显然此刻心思乱掉的不止是罗迪,这位龙族也在为之前的冲动而忐忑不已。

    不过随着两人继续向前,卡戴珊的脸色却又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而罗迪也不再那么着急向着小区赶——原本商场离着小区不过一公里多点,走十来分钟怎么也走到了。可他却在一个路口拐了出去,绕进了另一片道路较为陈旧的复杂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