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猎物(第一更)
    “这是你么?”

    卡戴珊的声音传来,罗迪原本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继续研究“伤口包扎指南”,闻言抬起头扫了一眼,点点头:“是,前几天测试了一次,侥幸上了榜。”

    两人的问答都用的布林加语,因此也让更多人回过了头——不过多数人注意的还是卡戴珊,毕竟墨镜无法遮挡那完美的脸型。

    “那你应该很厉害啊!”

    带着兜帽的她迈了几步回到罗迪身旁,向后一靠坐在了低矮的沙发上,看上去像是躺在罗迪身旁似的。罗迪无奈笑笑:“这只是一家店面的记录而已,真正比我成绩好的人多了去了。”

    这话也不是谦虚,但卡戴珊另有所指的意味罗迪却没听出来。

    箭馆内并不似夜店般吵闹,耳边听到最多的就是箭矢射中草靶的闷响。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但说的内容别人却根本听不懂。不过罗迪明显低估了卡戴珊的魅力…“休息区”的位置挨着玻璃落地窗,外面路过的人们自然都会注意到这位身材惊人的墨镜美女,这其中不乏某些自认“特权阶级”的年轻人。

    当然,真正的“特权阶级”基本不会来属于平民的中关村商场,类似国贸老佛爷才是那个人群购物的地方。不过“人类”作为群居生物,彼此之间不可能完全隔离开来——正如此刻,原本只是来这里凑活一顿饭的王安里在路过箭馆时猛然停住了脚步。

    王安里今年二十七岁,靠着当老总的爹,此时任职一家传媒公司的经理。虽然家境尚可,但和真正的“富三代”、“权贵”等阶层其实还是有着距离的。不过因为工作性质,他却经常接触一些实力深厚的大老板或大老板的儿子们,后来便也拥有了在“权贵”圈子露脸的机会。

    利用自家公司的优势,给那些少爷们介绍一些嫩模小演员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时间久了,他反而凭借“服务口碑”有了更广阔的“市场”——说白了王安里就是个替少爷们搜索目标的狗腿子,有什么不错的资源就在朋友圈里分享一下,愿意出手的,自然会分润他一些资源作为“劳务费”。

    放在古代,这跟拉皮条差不多。

    王安里这几天忙着给几位阔少介绍酒会,自己今天纯属是路过中关村,北京这个点堵车,四环路那边又出了事故,他在路边堵了二十多分钟没挪几米,索性停车来地下一层的几个快餐店随便吃点什么充饥。但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一个带着墨镜都能打95分的极品美女来,顿时脚就挪不动道了——眼下这个时代,直接冲进去搭讪并一通装逼早就是老黄历了,况且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感叹过后立刻掏出兜里的“摄像机”模块连接手表,看似随意的朝箭馆拍了几张,之后想了想,把图片发给了通讯录里最靠前的那位“赵公子”。

    帝都这种地方,菜市场买菜的大妈或许都背景深得一塌糊涂,能称为“公子”的自然不是等闲人家。对方算是王安里目前所接触的最高等级的“权贵三/四代”,虽然不过数面之缘,也没什么交情,但他却记得对方有“射箭”的爱好,并且同样对美色有极高的追求标准——公子哥要女人都是轻松,但秉承着“宁缺毋滥”标准的就有些特立独行,同时也意味着自己的机会。

    此刻看到箭馆里的卡戴珊,王安里便知道…这绝对是那位公子哥喜欢的猎物!

    他顾不上去吃什么快餐了,在得到对方的消息回复后,他又陆续说了几句,随后便走到了箭馆对面的costa咖啡坐下,要了两块点心就着拿铁吃下去,目光在短信栏和箭馆落地窗之间游移。

    王安里平日里不会亲自做这种“盯梢”的事,所以他并未意识到四周还有两个人同样假模假式的点了杯咖啡,玩儿起了手表。

    箭馆内的罗迪并不知道外面有人盯着,因为前面排队,无聊的卡戴珊便拎了把国产反曲弓问起了瞄准、减震之类的作用。对于这些问题,颇有研究的罗迪自然乐得回答——不过这位宅男明显不太会和女孩子聊天,硬生生把随口几句话就能说完的东西搞得跟论文答辩似的…

    手表投影出了“复合弓”、“英格兰长弓”的3d图像,罗迪拿着手中的反曲挨个说着其中的演变历史、区别和作用。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少不得要给一个“不解风情”、“理工直男”的评价——面对卡戴珊这种“女神”级美女,你竟然光扯这些枯燥繁琐的破知识?

    念首酸诗也比扯这个强啊!

    单是“射准弓为什么要用护弓绳”这个问题,罗迪就从力学和弓体本身结构剖析了半天:“总而言之,这种射箭方式一切只为了‘准’,而完全舍弃其他,因此只能在射箭比赛中见到,真拿去实战根本就是笑话。”

    也亏着他说的都是“布林加语”,否则旁边那些结伴而来的家伙肯定会忍不住翻白眼。不过罗迪虽然“不解风情”,卡戴珊却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相反的,她就“力学”和弓体各个结构上提出的问题都一针见血,有些甚至让罗迪都无法详细说明白,以至于说到半途还要现场去网上搜索资料才能解释清楚。

    现代复合弓为什么准?箭台为什么要接触面积小?弓片材料不同会导致什么区别?这些看似具体的问题,其实都涉及到了最基本的物理定律——在卡戴珊眼中,复杂的事情被极度简单的定律阐释,这本身就是一种难言的美,让她有些沉迷。

    所以无论罗迪表现的有多么不解风情,她都能认认真真的听下去。若不是前面排队的人玩儿够了,恐怕她提的问题能够让罗迪讲到箭馆下班。

    “罗迪来了?怎么,今天带了位美女一起?”

    *

    下一更晚上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