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我的室友是母龙
    记忆在萨罗塔巫医身亡那一幕后便戛然而止,这与眼前的《裂土》游戏内容完全不同——罗迪迅速打开搜索栏,输入了“萨罗塔”的字样,不出意外出现了一大片系列任务介绍,这位巫医此时是兽人军队中一位小有名气的boss,目前看来应该是兽人“罗哈尔之锤”部族的二号人物,未来成为酋长是大概率事件,就在几天前还有人他率队行军的报告。

    这么一个风云人物,怎么会默默无闻的死在奈西米亚草原的一处水塘边上?

    罗迪抬起目光,他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在镜子中是另一幅形象了,于是开口道:“你看我头发是什么颜色?”

    卡戴珊没想到罗迪这么问,放下咖啡杯:“棕色啊,不过你头发长出来以后就没以前秃着好玩儿了。”

    这个答复让罗迪心下明白:其他人看自己,看到的是“宅男罗迪”的模样,可卡戴珊眼中的自己,却和自己在镜子中看到的形象一样。

    换句话说,自己和卡戴珊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类人。

    忽然觉醒的一部分记忆让罗迪脸上不知不觉多了些许坚毅之色,说话间的气势也没有之前那般迟疑。这样的变化卡戴珊看在眼中,知道自己的“提示”起了作用,为此她心底竟然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成就感和责任感…

    想到自己这个当“姐姐”的被罗迪保护了很多次,她莫名就有种想要偿还的欲望。毕竟如果不是他在魔塔中挡在自己前面,此时也根本不用经历第三次“时空囚牢”带来的痛苦。

    虽然此刻的生活一点都不“痛苦”,但卡戴珊依旧在内心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把他恢复正常,并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

    结合画面和关键词的提示起了作用,卡戴珊心思立刻活络起来,她目光扫过投影上不断翻转的广告页面,心下大概有了下一步计划,于是开口道:“上午能带我出去走走么?感觉这里好大…”

    她其实想看看这个“时空囚牢”的范围,如果能找到边界,带罗迪过去看一眼,他自己估计就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罗迪答应下来。他又不用坐班,眼下脑子里的疑惑也多,单纯坐在家里也想不出个头绪,不如出去散散心。不过卡戴珊穿着身法袍出去实在太惹眼,罗迪建议还是等买的衣服送到再说。

    因为隐隐约约的记忆和直觉,罗迪感觉自己和这位“姐姐”很熟悉,而对方那放松自在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可这般情况下,他便忽略了卡戴珊身材与样貌带来的冲击——他知道这位龙族很美,但显然没有意识到过分的“美”,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往往意味着麻烦。

    吃完饭才七点不到,此时物流迅速,十年前需要一两天才送到的快递如今都缩短了一半,扫了一眼货物追踪,昨天晚上买的东西基本上今天都能到,但快递投放基本都在上午十点左右,卡戴珊看罗迪眼圈发黑不住哈欠,又想起早上自己瞎折腾的一幕,自觉有些愧疚,便低声劝他去睡觉休息。

    后者的确困得发蒙,也没多问,钻回卧室便一头倒下睡了过去…他倒是不知道,眼前这位龙族对自己的老爹都没这般体贴过。

    卡戴珊一点都不困,却也闲不下来。客厅书架上的书籍她原本是看不懂的,然而目光扫过后。却看到了一本写着《布林加语/汉语词典》的大部头,她想了想,把它抽出翻看了起来。

    没看多久,她起身扫了一眼书架,把一本《汉语词典》同样拿到旁边,两只手同时翻动起了两本词典。

    今日北风三四级,帝都的雾霾一夜而空,窗外蓝天白云,阳光洒进室内。卡戴珊沐浴在光芒中,白色的绷带在日光下有些耀眼,眼前的字典翻了大半后,她有些不受控制的回忆起昨天罗迪给自己包扎的情景,却是不知不觉的走神了。

    门铃打断了她的思考,卡戴珊没等罗迪起床,自己过来开了门。快递小哥被吓了一跳,“请签字签收”这句话结结巴巴都说不利索——二十来样快递搬进屋后,卡戴珊扫了一眼包裹上面的单子,便拿起昨天裁绷带的剪刀开始拆封。

    下午三点,罗迪被一阵阵菜香唤醒,推开主卧的门时被吓了一跳,因为眼前的卡戴珊正穿着一身粉色调的居家服站在灶台边热菜。

    这种萌系睡衣是式样简单的长衣长裤,却在衣服上画了卡通猫的花纹图案,同时还有一个带着猫耳朵的兜帽,连脱鞋也是粉色的猫爪模样,显然是“整套”买来的。

    卡戴珊不算龙角的身高在一米七八左右,丰乳、翘臀、长腿和绝世颜值一样不缺,加上随意扎了个马尾…此刻的她犹如打破次元壁的美少女,就算什么妆都不化,随便拿手机拍几张传到网上,也能把一众死宅萌的七窍流血而死。

    “睡醒了?我把昨天晚上剩的饭菜热了一下,赶紧来吃啊。”

    罗迪咽了口口水,他根本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个状况——早上还什么都好奇的卡戴珊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

    “姐,你会用微波炉?”

    布林加语没有“微波炉”这个词,罗迪只能硬攒一个出来。卡戴珊却很痛快的答道:“这东西又不难用,旁边那个小抽屉还放着说明书,我都按照书上说的操作的。”

    “可是——”

    他目光在客厅那两本词典上扫过,脸上一怔,却不得不承认内心那个荒谬的想法很可能是真的。所以罗迪最后老老实实的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吃着吃着忽然感觉眼睛有些发酸,低下头努力不让卡戴珊注意到。

    卡戴珊这也是第一次给别人“做饭”,虽然只是热热饭菜,但心里却有种异样的满足感——历来都是罗迪伺候自己,为了让他早点正常起来,我就屈尊照顾一下吧!

    内心这般想着,她忽然发现了罗迪的异样,于是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就是忽然想起…我已经四年没有被别人喊着坐在这里吃饭了。”

    罗迪压抑了情绪,他现在也分不清现实与记忆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不过此刻却比昨晚内向而怯懦的模样好了很多。至少现在他敢抬头认真看卡戴珊的居家服了。

    “这里的衣服都很舒服啊,软软的,还有弹性。”

    被罗迪这么看着,卡戴珊非但不生气,反而兴致勃勃的说起了刚刚到货的那些衣服——显然无论哪个位面,女人对衣服的热情都不会变。剩饭被打扫干净后,罗迪起来刷碗,而卡戴珊则跑到自己的卧室去,说是要给罗迪看看自己挑的衣服怎么样。

    “我估计上辈子真的拯救了银河系…”

    站在厨房的罗迪默默感慨一句,扭过头来,看到卡戴珊穿着一件吊带和热裤走出卧室,抱怨道:“就是这个绷带太惹眼,这种衣服看着布料不多,可是看起来很清爽啊!”

    她那178身高下的大长腿就不说了,挺拔而高耸的双峰不知用了哪种内衣,看的罗迪口干舌燥。努力灌了一杯凉白开后,他回道:“姐,这是夏天穿的。现在外面不暖和,出去会冷的。而且要出去的话,我觉得还是要把头顶上的角遮挡一下…不然遭人围观很麻烦的。”

    卡戴珊闻言有些气馁:“也是哦——不过我专门买了一件!”

    说罢便迈着大长腿回了卧室,继续换衣服。

    *

    昨天开了12小时车,跑了1200公里回北京,感觉快累死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