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回归都市?
    所有“核心室”内的闯入者尽数消失,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直接坠入了下面一层的“监狱”之中。克劳福德起身便想往外跑,可那唯一的出口竟是不知何时彻底封闭。

    克劳福德等人面露绝望之色,他立刻想要尝试施法,然而魔杖抬起,胸前的徽章便应声碎裂——与此同时,周围那些佩戴徽章的奥术师遭遇了相同情况,有人不信邪的继续施法,结果当即卷入“时空囚牢”…奥能武士尝试用手中的武器劈砍墙壁,只收获了剑刃崩断的结果。

    而身处上方“核心室”内的伊迪斯此时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幻影状态。饶是涵养再好,被囚禁七百年后重见天日的感觉依旧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兴奋。不过她明白自己此刻碾压这些“圣会”成员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恢复实力”所致,而是她对魔塔最高控制权的一种体现而已。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魔塔本身拥有的那些法阵。从本质上而言,她本人此刻并没有比“白色晶石”阶段强多少。最大的区别,或许就是自己能够让魔塔根据自己的意志来凝聚曾经的那个身体。至于其他…她甚至连凝聚元素都做不到。

    伊迪斯的智慧与身份在高精灵时期堪称时代巅峰,所以她从未考虑过违背承诺、甚至独自离开的想法。白色的身影扭头转向了“禁锢之球”,手掌抬起后不过几秒,卡米拉的身影便倏然出现在了“核心室”内。

    原本还在焦急等待的她看到四周景象后先是一愣,随后立即感受到了埃尔森城和自己再度连接后涌现的巨大能量…她惊喜的睁大双眼,失声道:“我们回、回来了?”

    她的话语有些结巴,是因为看到了面前呈幻影姿态的伊迪斯。这位大奥术师不但身材高挑,面容、身材、气质当真让卡米拉感觉自己是站在白天鹅身旁的丑小鸭。

    之前自认管理埃尔森城所历练出来的自信与从容,在伊迪斯面前好似迅速融化的冰雪般迅速消融…只是对视了一秒,卡米拉便挪开了目光,低头行礼道:“伊迪斯阁下,您好…”

    在手握白色晶石对话时,卡米拉还敢壮着胆子去试探。现在见了本人,她发现自己竟然连多问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伊迪斯那平静而睥睨万物的眼神,实在让卡米拉有些没办法承受。

    伊迪斯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此刻是因为重返人间而内心兴奋,一时忘记了收敛。看到卡米拉的模样后,她立即上前两步,伸手虚扶——身为幻影的伊迪斯也的确没办法真扶——

    “在那个奥术师昏迷的时候,我就已经控制魔塔朝埃尔森城移动了,如你所见,现在我们就在埃尔森城的广场上。”

    伊迪斯的动作很快让卡米拉怯感消散大半,她随着伊迪斯的指示将目光转向两侧,看到熟悉的城市街景后不禁有些热泪盈眶——不过转过头来,她的目光望向了四周:“伊迪斯阁下,罗迪呢?”

    这个问题让伊迪斯目光一黯:“从刚才敌人的反应来看,他经历了一场战斗,并且最终因为施法…第三次进入了‘时空囚牢’。”

    卡米拉嘴巴微张,原本因为兴奋而有些红晕的俏脸瞬间没了血色,过的几秒,她有些沙哑的问道:“那…您能帮助他回来么?”

    这个问题明显有些强人所难,伊迪斯缓缓道:“我现在只能操控和使用魔塔的法阵,‘时空囚牢’的形成是不可逆的,如果我有全盛时期的实力,或许还能做出尝试,但现在…”

    她摇了摇头:“我说过事不过三,所以第三次进入的惩罚将会非常严厉。或许你没有概念,但在当初,前后有六位在我的魔塔内放肆施法的高阶奥术师…消失了三五年后也未能逃脱‘时空囚牢’的禁锢,从‘时空乱流’的角度来说,超过一个月时间没出来,基本就会彻底迷失,再也没有离开的机会。”

    这些话语让卡米拉入坠冰窟,她从未想过…罗迪为了救他,竟然生生把自己搭了进去!

    无可言述的悔恨灼烧着卡米拉的内心,让她一时间神情都些恍惚,甚至连伊迪斯和她说话都没听清——

    “啊?您说什么?”

    “我的魔塔降落在广场上并未获得授权,所以接下来可能需要你来说明一下。”看到她失神的模样,伊迪斯不免有些心疼这位痴情的奥术师,不过眼下还是要澄清误会比较重要——因为魔塔外,阿卡莎、莎莉、胡迪尼等人已经带着一众士兵包围而来。

    她随手一指,旁边的一面水晶墙壁便将魔塔大门外的情景展现在了卡米拉的面前,后者看到站在塔前的莎莉与阿卡莎,心底顿时更加慌乱…

    卡米拉感觉自己的地位忽然变得无比尴尬——作为刚刚和罗迪表白没多久的女人,她应该怎么和眼前这两位“正牌夫人”解释眼下发生的一切?

    无论卡米拉怎么思索,罗迪明白自己终归是踏上了一条危险的道路。

    罗迪感觉自己穿过了漫长的时空隧道,这过程难以用时间的尺度来衡量,或是无数年,又或是短短一瞬——起初他牢记自己即将面对“第三次时空囚牢惩罚”的信息,然而记忆力却仿佛在时空的冲刷中逐渐消退,当看到白色的光芒临近自己时,罗迪发现自己基本上忘记了在这个世界的大部分精力,他的眼神逐渐茫然,紧绷的四肢也放松了下来…

    “滴滴——滴——”

    刺耳的鸣笛声将罗迪从昏迷中唤醒,他猛地睁开双眼,发现眼前的天空灰蒙蒙的,自己的肩膀和大腿火辣辣的疼…自从【狩魔之心】将痛感大幅度抑制后,罗迪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受了。

    没来的及想太多,他咬牙撑着身体爬起来,然而视线回落到水平位置时,罗迪被眼前的一切惊呆。

    银色的进气格栅像是咧开的鲨鱼嘴,中间的三叉戟标志让罗迪脑海中冒出了一条信息——玛莎拉蒂。

    等等…玛莎拉蒂?我不是在——额,我刚才在什么位置来着?

    罗迪感觉头痛的厉害,这种状态下他实在无法思考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些茫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让罗迪熟悉又陌生,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无数汽车来来往往,骑着自行车的上班族在眼前划过,呛人的雾霾下,阳光呈现一种病态的灰白色,视野远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晃眼的led广告牌播放着广告…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路标——“中关村南大街”的字样映入眼帘,让罗迪有些发懵。

    “滴滴——”

    刺耳的鸣笛声再度响起,罗迪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站在机动车道上发呆。面前开着玛莎拉蒂的司机把头探出车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大骂道:“怎么着啊?我这儿可有行车记录仪!想碰瓷你可找错人了!”

    “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不舒服——”

    罗迪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眼下自己终归是理亏的一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开搞清楚自己忘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玛莎拉蒂一脚油门走了,听着那台v8发动机的咆哮,罗迪揉了揉太阳穴,站在路旁继续发楞。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nb的黑色套头衫、levis牛仔裤、三叶草白色板鞋,手腕上戴着第七代iwatch…这个年代的“手机”已经不再是手里的大屏幕砖头,而是把所有类似的功能都整合在了手表上。所有的显示内容可以配合框架或隐形眼镜实现ar映射,因此街上已经很难看到“低头族”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