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八十一章 作弊
    这柄弓拉感硬,体积小,容错率低。说白了就是中长距离很难把握准确率,但在三十米以内却有着极高的射速和伤害。罗迪习惯性的捻了捻弓弦,指尖划过箭巢,伸手想去摸箭筒里的箭矢,却摸了个空。

    箭用光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罗迪非常讨厌箭矢射光的感觉,他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但箭矢却是必须要找到几支的。这般想着,罗迪便迈步向前走,左右看了半天,他确认这一次进入“时空囚牢”的只有自己一人。

    眼下发生的一切,证明了罗迪的两个猜想:

    1.之前罗迪与卡戴珊一同进入“时空囚牢”,完全是因为自己在这位龙族在施法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臂。

    2.被动施法,即便是魔法道具的效果也会触发“时空囚牢”。

    虽然再度被关进来,不过罗迪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毕竟这里应当只是记忆构建的虚幻场景…他不觉得这里出现的东西能够伤到自己,眼下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如何找到出去的“钥匙”。

    伊迪丝这个囚牢,好像没想象中那么厉害啊…

    罗迪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他愈发意识到对方的实力或许远远超过了自己想象的极限——而“时空囚笼”与她开启的“半位面”防御相比,实在不算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

    或许魔塔和大奥术师是要分开来说?罗迪觉得这个魔塔能压制塔内所有人的实力,甚至连龙族都不例外,或许它本身就是不亚于大奥术师的存在,而就此判断,伊迪丝本人或许并不强?

    毕竟,她当初都没办法解决“远古海兽”…

    想到这里,罗迪摇摇头,很快否认了自己的推断:这样比较完全不公平——当初自己击杀“远古海兽”的时候,这个庞然大物还没有成为“完全体”状态,而是处于最为虚弱的“幼年期”。可当年伊迪丝和对方战斗时,这家伙已经吸收了一座高精灵城市的力量来应战,属于真正的“全盛期”,和自己面对的“远古海兽”完全是两个概念。

    看来自己能活到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呢。

    罗迪这几步路走得悠闲,思考的东西也乱七八糟,不过当他走上面前这处高地,看到眼前隐隐的火光时,却是真真正正的“如遭雷击”!

    黑夜之中,村庄被大火焚烧,隐隐的呼救声和惨叫传来,让一切仿若地狱。

    眼前这一幕好似一枚不受控制的钥匙,径直开启了罗迪记忆中最不愿回首的一幕——

    这里是莫格拉村。

    是奈菲战死的地方。

    罗迪感觉自己两条腿好似被施了石化术般动弹不得,大脑几乎完全停摆。人在遭受心理挫折后往往会本能的封闭这段记忆,甚至很多时候都能造成“记忆屏蔽”的效果…所以刚才看到自己这一身熟悉的装备时,他根本没意识到竟然会站在莫格拉村外。

    失控的记忆不断涌出,那种绝望而愤怒的情绪好似喷发的火山般控制了思维。罗迪双眼望着前方,二话不说便开始飞速奔跑起来!

    身上没箭,他抽出携带的长剑,如同扑火的飞蛾般冲进了村庄。

    村民的尸体遍地都是,同样还有兽人与“反抗军”士兵拼杀后留下的残骸——这些兽人与那些穿着简陋皮甲的家伙完全不同,均是使用了金属制式长刀和金属铠甲,因为他们是索隆座下最为精锐的突击部队“辛洛斯之刃”,不但等级高、装备强,更是配了座狼的“狼骑士”…

    而“反抗军”则多为和罗迪一样的“玩家”,说实话,“反抗军”其实早已放弃了这部分阵地,可罗迪与部分玩家却冒着等级掉落和失去装备的风险留守战斗,只为了掩护更多村民撤退。

    “呼哧、呼哧…”

    剧烈的喘息声让罗迪的肺部有如火烧,他发现自己此时体力极差,这明显是因为当时等级低、装备差的原因。但这些都无法阻止他跑向记忆中的那片区域——

    “小心!他们又来了!”

    面前还有战斗的部队,“反抗军”士兵正在掩护仅剩的村民逃离,“辛洛斯之刃”的兽人被打退了一次,但后续的部队很快便补充了上来,原本骑着座狼的兽人们因为在靠近村庄时遭到了法职者的阻挡,此刻只能跃下座狼结成步兵队伍进行冲锋。

    罗迪二话不说加入了战团。

    他冲到一位死去的“丛林猎人”玩家尸体旁,一把扯下了对方的箭筒,握住那十来枚箭矢朝地上一掼,让它们钉在了右脚旁边的位置,随即扯弓便射!

    当初的罗迪射艺不精,远没有如今娴熟。所以当罗迪以远超当前水平的箭术加入战场时,前方的兽人便开始接连倒了下去…

    “穿甲”兽人并非人类重骑士那般全身精制覆甲,而是在前胸后背挂了简易的铁甲片作为防护,其中多数人都没有佩戴头盔——在罗迪50米内说射左眼不射右眼的箭术下,那些挥舞着手中兵刃的兽人很快被排队“爆头”。不出半分钟,站在最前方的兽人竟然被当场击杀了十五人,整个冲锋队伍出现了巨大的缺口。

    旁边瞎扔法术的法职者都被罗迪可怕的“暴击率”吓傻了,而兽人部队再精锐也承受不住这种惊人的战损比,士气崩溃,不得不撤退。

    记忆中,兽人的冲锋因为玩家的前赴后继,在这片村庄上来回厮杀了三四次才完全放弃。然而此时因为罗迪的加入,队伍竟是奇迹般的提前获胜。

    “哥们你这个暴击率可以啊!”

    “哪个工会的?”

    “以前没见过啊。”

    旁边的人在讨论着罗迪,但他却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迈步冲向了村子的西边——那里是兽人最开始发起袭击的地方。

    内心有种奇怪的期盼,罗迪双眼睁大,似乎希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然而冲过燃烧的村舍后,他看到的,只有满地尸体——脚步不停的罗迪继续向前跑,终于看到了那记忆中让他血液凝固的一幕。

    被奥术击杀的兽人躺了一圈,歪歪斜斜的尸体像是绽放的花朵…在这些兽人的中央,却是有一个小小的、蜷缩的身影。

    罗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凿了一下,脚步当即踉跄,险些摔倒。

    提前杀死兽人,也无法阻止么?

    眼前这一幕,是罗迪这辈子最不愿再度经历的事情,但他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重温”了一遍。

    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努力大喊:“这一切都是‘时空囚牢’搞的鬼!”

    可他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前迈去,那抹红色的头发与地上的血迹是那么的刺眼,让罗迪甚至产生了难言的胆怯,根本就不敢直视。

    “啪嗒。”

    “赤焰短弓”落在了地上,罗迪跪在奈菲面前,几次想要开口说话,眼泪却不知何时落了下来。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却忽然听到一声闷哼——面前的奈菲眼帘竟是动了动!

    她还活着?

    罗迪大惊失色,失声喊道:“奈菲!能听到我的声音么?!”

    他一把抹去自己不争气的眼泪,破涕为笑:“你撑住!我去叫牧师!”

    然而眼前的奈菲却忽然用力拉住了罗迪的手,嘴唇动了动。罗迪没听见她说了什么,马上低伏身子凑了过去:“听我的!我马上叫人来救你!”

    “罗迪…”

    奈菲的声音虚弱至极,她的脖颈处和肩膀全是血迹,显然是遭受了重击。罗迪感觉到了她正在消逝的气息,一时手足无措:“我在!我一直在!”

    “我一直想、想和你说…”

    听着她的话语,罗迪视野一片模糊,当即道:“我爱你!我一直知道,我爱你!”

    握着自己的手忽然紧了紧,罗迪看到奈菲嘴角微翘,似乎为罗迪的回应而感到高兴,可她双眼中的光芒却渐渐黯淡下去——在最后的时刻,她轻声说道:“抱着我。”

    罗迪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俯身抱住了她瘦弱的身躯。

    “…真好。”

    感受着失去力量的双手,罗迪甚至连嘴唇都咬出了血,就这样久久的抱着奈菲,甚至没有了时间流逝的概念。

    天渐渐亮了,罗迪沉默着站起身。四肢的酸痛和麻木已经被他尽数忽略,疲惫的他从旁边拿来那些兽人原本使用的巨剑,开始挖掘坟墓。

    他明白这是“时空囚牢”对悲剧的重现,却仍旧不可避免的坠入坑中…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三年,罗迪自认经历无数战斗,心智坚如磐石,但此时却被毫无悬念的一击而破。

    他明白,自己终究还差的太远。心中的伤痕就是伤痕,哪怕“重生”一样不能抹去这段记忆带来的痛苦。

    眼下的事实却告诉他,有些东西…逃避是没有用的。

    一下一下铲开泥土的时候,罗迪就在不断暗示自己“奈菲还活着,奈菲就在拉西曼的学院里上学,还有两位龙族保护着”…但即便如此,他却依旧要面对巨大的心理阴影——罗迪不止一次把嘴唇咬破,他甚至希望自己是个盲人,这样就可以不去目睹奈菲苍白的面容…

    好在罗迪的理智终究渐渐占了上风…换句话说,如果罗迪不是“重生”并真的救下了奈菲,他什么时候能够重新站起来,真的是未知数。

    可“重生”这种事,能有几个人遇到?

    这一关,罗迪能过,纯属因为他作了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