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八十章 二进宫
    穿越第四道门后,罗迪和卡戴珊扭过头,发现自己踏入的楼梯间消失不见,视野中空空荡荡,四周的环境更是死气沉沉。此情此景自然让两人大为皱眉:之前所见至少还给人以“魔法塔内部”的感觉,如今眼前的一片荒野着实出乎意料。

    “这是什么?”

    卡戴珊踏步而出,低头观察起了地上的一块白色骨头。罗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那属于什么动物,但他对这里却有着非常熟悉的感觉:白色的天空、荒芜的地面…这里和“禁锢之球”内部的环境如出一辙!

    目力所及大概一两公里,地面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白黄色骨头,视野尽头都是弥漫的白雾,如果没猜错的话,那里应当是“半位面”的边缘。

    “这脑袋,有点眼熟啊。”

    听到卡戴珊的话语,罗迪扭头望了一眼,后者轻轻松松从地面上拎起了一个体积巨大的头骨。这骨头早已腐朽,刚拿起来,便因吃不住劲而当场碎裂坠在地上。但罗迪却大致能看出其长宽都超过了一米——拥有这种头骨的家伙估计身材都和普通地龙相仿,不过罗迪盯着那头骨看了一会,却是眉头一皱,跑过去仔细摸了摸:“这是感染兽…”

    “啊?就是你那个米莎?”

    卡戴珊全然没想到这竟然是“恶魔”的骨头,再仔细看了看,发现那锥子状的脑袋还真是和米莎如出一辙,不过是放大了十几倍的摸样。

    两人这下都有些无语,面前地面上散落的头骨没有三千也有两千,这说明了什么?

    “等等!这地上有陷阱…”

    罗迪看着感染兽头骨上一个巨大的窟窿,又观察了一下它死亡的位置,确认应当是有什么东西自下而上刺穿了它的脑袋。他将这般假设一说,卡戴珊也在其他几个头骨上得到了验证,顿时两人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地方显然是对付过恶魔,但咱们闯进来会不会触发什么陷阱之类的?我反正探测不到法阵的气息…说实话,连恶魔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这东西死去太久了吧。”

    “真是说不准,到现在走了五个地方了,没有一个重复的,也没看出有什么关联或规律来,这个迷宫或许真的大到走不出去的地步。”

    罗迪看了眼“地图栏”,他的魔法造诣不高,根本看不出这些时空连接之间有什么猫腻。不过卡戴珊却非如此。几次时空跳转的过程里,她已经发现了些许端倪,但这些东西还拿不准,需要继续看看再说——

    “想要离开这里的话,估计要走到边缘那片大雾里才行了。”

    她望了望远处,微微蹙眉:“但直接走过去会不会——”

    话没说完,两人却是同时闭嘴,随即同时将目光望向了二十米外…

    一片光芒闪过,五位手持法杖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了这片荒地之中!

    他们明显还不知道魔塔内的“禁制”,一个个都是手持魔杖全神贯注准备施法的摸样。在这五位法师看到罗迪和卡戴珊的下一刻,当先的那位高阶奥术师当即施放了魔杖中储存的高阶法术——“奥术:群体爆裂”。

    蓝色光芒骤然亮起,一连七个光团瞬间朝罗迪和卡戴珊飞来!

    这个奥术威力极大,又是群体打击,罗迪与卡戴珊第一反应便是释放护盾格挡,可“施法禁制”的心理阴影又让他们同时出现了犹豫。

    这一个犹豫,再去躲闪便已然来不及。实力受限的情况下,遭遇这种又快又强的群体法术,即便是卡戴珊也有被炸死的危险。所以在死亡和被禁锢的选择面前,卡戴珊终究选择抬手施法…

    可就在这时,罗迪却猛地向前踏了一步,右肩撞开了她的手臂,那从箭筒中抽出的箭矢已然搭在了弦上——

    “我掩护!”

    话音未落,剧烈的爆炸声便在罗迪面前炸响。然而“寒霜之心”项链的被动防护作用却在此时起了作用,那剧烈的殉爆尽数被挡在了面前。与此同时,三支箭矢已经接连射出…

    罗迪即便不使用任何技能,三支箭全射出去也不过花了一秒多点的时间。维克多领主赠与的短弓拉感柔和,箭速却惊人的快。大片的光芒中,施法的奥术师已经因“时空囚牢”消失,而分散站开的四位奥术师则根本没看清罗迪干了什么…

    他们抬着魔杖,正考虑着是否需要补发几个法术,耳边便传来了连续三声“噗噗噗”的闷响。

    三位法师当场胸口中箭,因为箭矢力量太大而被拉扯的向后倒飞而出。很显然,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拥有被动触发的护盾法术,当场便被罗迪的箭矢秒杀!

    大片的殉爆声中,卡戴珊嘴唇紧抿,迈开步子飞速朝仅剩的那位奥术师,后者见卡戴珊好似豹子似的扑了过来,本能抬手施放了一次“奥术冲击”,结果下一秒便消影无踪。

    在这个距离上,卡戴珊对法术的预判异常精准,所以“奥术冲击”在她身侧划过,未能伤及分毫。可她的短剑也因为敌人的消失而划过虚空,未能当场击杀对方。

    卡戴珊停住脚步,扫了一眼面前战场,面色瞬间阴沉的可怕。

    她不由自主的将手中短剑捏的“嘎吱”作响:眼前只有三个被当场射死的奥术师,另外两个人竟因为施法而逃过一劫,这种一拳打空的感觉让她憋闷至极,而扭头回望时,她不出意外的发现罗迪也没了踪影…

    卡戴珊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做——这家伙仗着自己送给他的“寒霜之心”,硬靠着被动触发的护盾顶在了前面!

    他这一下,虽然称不上“人肉盾牌”,却当真护住了卡戴珊。

    因为实力被压制,卡戴珊此刻的攻击力和防御力根本不能与平日里同日而语,刚才的殉爆虽然没炸到她,却将地面上“感染兽”遗骨炸的四散崩飞,其中两片骨茬就这样在卡戴珊的小臂和脸颊上划出了两道口子!

    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卡戴珊伸手抹了一下脸颊,随机看着手上的血迹发愣…她这一刻是真的感受到了恐惧:在这里,她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可以将奥术师随便揍成狗的龙族了。

    一个平日里根本无法破防的法术,被罗迪挡住后还能让自己流血。若是刚才自己没能挡住,会不会就此直接死掉?

    她抬头望了一眼,对着罗迪消失的地方发呆——这个家伙又在面对着什么?

    “惩戒”图标的下方多了一个数字“2”,这意味着罗迪当前遭受的“施法惩罚”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罗迪揉了揉眼睛,刚才“奥术:群体爆裂”的殉爆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他为了瞄准那三名法师,从头到尾都是睁大眼睛去盯着,结果被蓝光晃得有些不适,到现在还感觉眼前有些发黑。

    不对…

    皮制手套按在眼眶上的感觉不对。维克多领主给定制的皮手套异常轻薄却又十分坚韧,表面也是光滑贴合,根本不是眉骨此刻感受到的粗糙。

    他把手拿开,皱眉看了一眼,这才意识到四周光线昏暗,而自己正站在一处高地的下方。

    手套的式样有些简陋,但看起来很眼熟。罗迪摸了摸肩膀,发现自己还背着一把弓,抄下来一看,不由愣住——这是自己用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赤焰短弓”。

    但这个“用”,不是“狩魔猎人”罗迪用过的,而是“游侠罗迪”用过的。

    看着黑黄相间的弓弦,罗迪伸手摸了摸那自己调整过很多次的减震绒球,心底莫名对这些东西产生了一种抗拒,这显然是因为它触动了某些不愿回忆的东西。

    是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