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碾压
    要不是自己记得所有成员的容貌和装扮,奥布里差点以为眼前的两个家伙是“自己人”。然而定睛一瞧,他立即意识到这两人与工兵类似的装束都是“元素”模拟的,两人一路无声无息的跟在工兵队伍后方,明显就是准备偷偷混进魔塔!

    还有别人盯着魔塔?

    奥布里心一惊,杀心顿起…手中魔杖近乎本能的朝这两人施放了一个攻击性法术——对付“圣会”以外的人,奥布里绝对没什么客气的!

    “轰——”

    橘色的火光骤然笼罩视野,旁边那些跟随凯尔而被挡在外围的法师吓了一跳。他们都没明白这位长老为什么忽然对“自己人”出手,但很显然,这记奥术的威力,足矣将那两人轰成灰烬…

    “嗡!”

    没等奥布里进行下一步动作,眼前的火光便倏然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冰蓝色光芒。

    “这是——”

    他的魔杖出于警觉一直没放下,此时立即瞬发护盾,结果护盾毫无效果,当场碎裂。随即被动触发的“奥术:位移”让他整个身体当即移向了另一边。眼前一花,奥布里甚至没明白这是什么法术,耳边便听到了数百枚锋利冰锥击打在魔塔上的“噼啪”声!

    “奥术:逃脱”让他位移了十米的距离,堪堪躲开了冰锥的覆盖打击。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前所未有的劲敌,当即全力做出了应对。

    身为长老的奥布里战斗经验丰富,他左手去摸腰间的晶石,右手同步举起法杖对准了面前——但法术尚未释放,一道身影便迎面而来…

    高温与冰霜结合后,大片雾气升腾而起,那身影好似穿破虚空般从朦胧变得清晰。

    奥布里杖尖的元素迅速凝聚,“雷狱闪电”的光芒正在闪烁;左手晶石已经激活,面前也出现了叠成三层的正八边形“奥术之墙”。他的脑海中甚至已经想好了下一道法术的施法手势,然而目光抬起时,那清秀绝美的面庞却让他如坠冰窟…

    卡戴珊标志性的龙角与竖瞳,已经很明了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哗啦!”

    三面足够挡住炮弩的“奥术之墙”在卡戴珊的拳头下被直接洞穿,看似瘦弱的胳膊连破三层护盾,碎裂声响成一片。拳锋未及时,“雷狱闪电”的大片电光生生劈在了她的肩膀和前身,但丝毫未能阻挡卡戴珊的脚步。

    “嘭”的一声,这拳头便砸在了奥布里的身上。他的法袍和再度触发的护盾起了些许保护作用…如果是刀剑,这些护盾或许能把力道分散一些,但面对龙族的全力一击,这些防护的唯一作用…或许就是阻止了卡戴珊将他当场打穿的结果。

    闷响声中,奥布里的身体如同被击打的棒球,直飞而出砸在后方的魔塔上。因为卡戴珊这一拳是朝斜上打的,撞击点距离地面足足有两三米。没等对方满口喷血的落在地上,卡戴珊的另一只手看似随意的一挥,无形的元素便切割而过,将这位长老砍成了一地碎裂的尸块。

    这一切在三秒内发生,以至于罗迪此时才刚走出那片蒸汽。

    四周此时一片寂静,那几个被拦在结界外的奥术师更是没反应过来,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碎肉:好端端的“圣会”长老,怎么一拳都没挡住就死了?

    不过他们显然没有等到什么答案,卡戴珊扭过头来,看似随意的扫视了一圈,那不知所措的奥术师和奥能武士们便当场被冻结在了原地。

    这种极寒之下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罗迪扫了一眼那已经冻成雕塑状的家伙,心想他们还真是死的痛快。

    四周一下子变得静悄悄一片,罗迪从头到尾根本连弓都没抬敌人便彻底死光,这种开作弊器一样碾压的感觉真是让他痛快不已。不过卡戴珊却丝毫不以为意,扭头道:“看什么呢?走啊。”

    “等等…姐,你没发现这塔好像有点问题么?”

    罗迪指了指魔塔——它的形状并非通常意义上圆锥状的“塔”,而像一个戳在地上的芒果,呈现奇特的椭圆形。刚刚凯尔带人闯入时,现身的魔塔本身颜色是纯白的。但此时整个塔身却呈现一种不断变幻的深褐色,就像是变色龙在犹豫不决自己该变什么颜色似的,而那敞开的大门看上去虽然没什么异样,但放眼望进去,门厅内却是空空荡荡,根本不见任何人影。

    “是么?”

    卡戴珊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塔身竟然很快恢复了原本的白色。她耸了耸肩,笑道:“走吧,咱们赶紧搞定早点回城。”

    罗迪其实心里也不明白这魔塔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敌人已经抢先进去了,现在自己也不能在门口干等着,想了想,他还是握紧弓跟了上去。

    两人走近魔塔的大门,罗迪与卡戴珊都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只是进来后觉得气候温暖了不少,冬季的寒风好像被彻底挡在了门外。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如果站在门外看的话,罗迪与卡戴珊在走近门的一瞬间便消影无踪——哪怕站在魔塔大门前方,能看到的也依旧是空无一人的大厅…

    奥布里的尸身因为被元素切割冰冻,连血都没流出来便凝固在了地上,四周那二十多位奥术师与奥能武士则成为了冰冻雕塑,这一幕好似让时间静止了似的停留着。不多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密布乌云,零星的雪花飘落后,克劳福德长老的部队这才姗姗来迟,出现在了魔塔外。

    说起来这位长老寻觅魔塔的方式的确比不上另外两位,但他却同样拥有自己的优势——克劳福德长老最擅长的便是法阵研究,其中对魔塔的构造尤为精通。在其他几位长老竭力维护自己占据的高精灵魔法塔时,他已经拥有对自己魔塔进行更改和创新的能力,因此要说对眼前的赫尔奇诺魔塔,他其实比奥布里长老信心更足。

    不过克劳福德终究没有凯尔和奥布里这般手段,最后能找到魔塔也是因为其关闭了隐匿结界。然而当他们来到魔塔前方时,却被这一地尸体彻底吓傻。

    随行的奥术师们面面相觑,第一时间都以为这是凯尔和奥布里之间爆发了冲突。因为他们已经从尸体的特征上分辨出了这些人的身份——最大的可能,便是凯尔一怒之下杀了奥布里,并冲进了魔塔。

    但克劳福德哪里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人?仔细看了一圈后,他来到魔塔的门前,皱了皱眉,随即伸手投了一石头进去。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石头在进入门后入泥牛入海般消失,具是变色。

    “我们不进去了。”

    克劳福德长老眯起眼睛,“整队,在塔外备战警戒!”

    “是,长老!”

    副手大声应下,随即但那表情说明他不理解为什么要做这种决策。四周其他人虽然都按照命令行事,不过跑了大老远找到魔塔却不进去,又见到一位长老身死当场,士气明显有些低落。

    克劳福德心事重重,皱眉思索半天后才意识到四周气氛不对,知道自己需要马上补救几句,于是咳嗽两声,大声道:“有其他势力介入了这次任务,奥布里长老与这些法师的遇害都是同一人所为。”

    这话让一众人瞪大眼睛,他们哪里想过实力响当当的奥布里加上几位不俗的法师能死在一个人手里?

    “对方实力远超想象,恐怕不好对付。但魔塔现在进入了‘防御状态’,我们进去根本就是送死,最好的方式就是以逸待劳,在外面做好充分准备,明白了么?”

    克劳福德知道这种时候士气不能堕,继续解释道:“这座魔塔属于大奥术师,开启防御状态后,再强大的法师都难逃禁锢——属于我们的机会,就在魔塔恢复正常状态的那一刻!”

    有了这番话语,原本惴惴不安的法师和奥能武士们终于重拾信心,紧绷的面容也缓解了不少,一个个迅速忙碌起来。

    克利福德握了握法杖,抬起头望着这梦寐以求的魔塔,目光不由的露出一抹狂热。

    “不管是谁,我都有办法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同一时刻,“禁锢之球”内的卡米拉忽然意识到四周的景物有些不对劲,她左看右看,皱眉思索半天,随即猛的抬起了头…

    “这——”

    原本纯白色的天空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湛蓝,朵朵白云缓缓飘过,放眼望过去,卡米拉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虽然被囚禁在这里的时间不算长,但枯燥的景物与那单调的天空实在是让人心生抑郁,如果不是还能有和罗迪交流的方式,她估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疯。而眼下天空一下子恢复“正常”,别管什么原因,都足以让她明白这是罗迪的行动有了进展!

    她站起身努力吸气,觉得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似的。随后卡米拉跑到书桌前拿起那枚晶石,目光死死盯着原本黯淡的表面——很快她便发现手中的晶石正在变得温热起来,不出几分钟,熟悉的话语终于传来——

    “看起来,罗迪已经进入魔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