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七十二章 离谱的梦境
    长得如同昆虫的奥术傀儡落在地上后便开始缓缓爬动,因为本身镌刻了隐蔽波动的法阵,形象又不起眼,一个小时后便很快离开了魔塔原本的结界区域…

    魔塔内依旧维持着往日的秩序,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塔主人的捷报传来——只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魔塔已经成了数个势力争夺的目标…

    三十公里外,克劳福德长老的队伍在夜幕中扎营,向北十公里,凯尔长老的队伍正在夜幕中前行——这位四十二岁的长老穿着一身银色的秘银轻型铠甲,作为“圣会”长老中唯一的高阶“奥能武士”,凯尔的行动力绝对是最强大的,而他随行的成员也是以奥能武士比例最高。

    二十九位奥能武士、四位奥术师的配比下,队伍在寒冷的黑夜中行进速度极快。这般走着,引导队伍的奥术师忽然定住脚步,施放了一次“追踪术”后道:“拉尔终于发出信号了!”

    凯尔闻言也是面露喜色,他之所以有信心夜行加速追赶而来,就是因为自己在多米尼克的手下埋下了卧底!

    这位卧底的奥能武士最近两年来每隔一到三个月便会向外界扔出一个奥术傀儡,以此作为载体,来告知凯尔当前魔塔的位置和多米尼克的动向——起初凯尔这般做,自然是为了防止多米尼克拥有魔塔后一家独大,但现在却成了定位魔塔的重要线索。

    他相信,自己绝对会是第一个抵达魔塔的队伍。

    而在五十公里外,奥布尔长老的队伍则照常扎营休整。他此时低头握着魔杖在一张黑色的卷轴上施着法,卷轴的两侧镶嵌着魔晶,昏黄的纸面上显示出了整片森林当前所有散发着能量波动的物体,从大小魔兽到稀有矿藏,均在卷轴上显示出了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光点。

    如果只是这样,是完全无法找到赫尔辛基魔塔的。但作为多米尼克生前的“盟友”,有着浓密棕色胡须的奥布里却是之前唯一进过这座魔塔的“长老”。

    他本身精于法阵研究,又专门留意过赫尔辛基魔塔的防御结界。所以此刻与其说他在寻找“魔塔”,不如说他在寻找那个熟悉的“结界”。

    搜索良久,奥布里的目光终于停留在了一片空白处,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位法师,绝对无法看出这片地方的异样。但奥布里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微微扭曲的能量痕迹。

    多米尼克死也想不到,他的坚定“盟友”会用这种方式来谋取他的遗产。

    身怀巨宝,自然招人觊觎。“圣会”的这些高层其实与人类贵族们有着同样的贪婪。

    旭日初升之时,胡迪尼一脸冷汗的从床铺上惊醒。

    他顾不上擦头上的汗珠,马上起身开始在旁边的书桌上书写起了昨夜梦境的内容。这位预言师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虚弱。他握着笔的手在不断颤抖着,睡衣前后完全湿透,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这到底是什么梦…”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做梦”有着预言的效果,但昨夜这场梦境让他感到恐惧的同时,却让他完全不认为是什么“预言”…

    “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写了三四句以后,胡迪尼忽然感觉有些词穷。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仔细用文字描述看到的一切,于是只得在另一张纸上趁着记忆深刻,努力开始绘画起了梦中看到的情景。

    胡迪尼没学过美术,也不知道透视与“近大远小”的基本原理,所以他画出来的东西自己都觉得难看。然而想到罗迪下的命令,他还是努力把看到的一切尽力画了个大概。

    这般又写又画了一个小时,胡迪尼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汗都干了。闻着这股酸臭的味道,他苦笑一声,匆匆洗了个澡,随即便迈步走向了城主府。

    走到府邸前的时候,胡迪尼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卫兵和马车,这才想起昨天艾弗塔公爵到访的事宜。原本以他“首席法师”的身份,要进去是不用通报的,但想到现在府邸内有两位女人,他还是恭恭敬敬的和门口的仆从说了一声。

    很快胡迪尼便准许进入会议厅,进门之后,他便发现屋内坐着两人——穿着一身华服的阿卡莎起身向自己打了招呼,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连坐也坐在了罗迪所在的主座位置。

    客座上的艾弗塔公爵同样向自己问好,胡迪尼赶紧回礼,简单瞥了一眼,发现这位公爵的确是位难得一见的美女。不光容貌没的说,身上更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压和气势,哪怕以自己魔导师的实力,都感觉到了说不出的压力…

    卡伦王国的贵族都这么厉害?不是说这些贵族通常是普通人么?

    但想想对方那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年轻面容,并不了解艾弗塔历史的胡迪尼只得把莎莉当做“天才”来看待,却并没有意识到她手中那柄权杖的重要性。

    “阿卡莎夫人,罗迪大人还没回来么?”

    昨天的欢迎仪式上,胡迪尼在莎莉抵达城主府后便没有参与后续的活动,因此并没有注意到眼前两位女人之间有些微妙的关系…再加上他深居简出不喜八卦,此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惹了什么篓子。

    “或许要等到他们找到魔塔再说了。你也知道,卡戴珊阁下干什么事都喜欢直来直去。”

    阿卡莎笑得很灿烂,明显是为那句“夫人”高兴。旁边的莎莉扬了扬眉毛,但终究城府深一些,忍住没搭茬。

    “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罗迪大人之前说要找魔塔,让我尝试使用预言术,但效果并不理想。不过日有所思,晚上便也做了个梦。我本以为这个梦或许能帮到罗迪大人,但昨晚梦到的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奇怪,我努力记录后拿了过来,如果罗迪大人回来的话,就给他看看吧。”

    胡迪尼显得有些犹豫,明显也是为梦境荒谬的内容感到不好意思。

    “做梦?梦见的东西能够拿来作为依据么?”

    莎莉是真的好奇,终于开口问了一句。这话不用胡迪尼回答,旁边阿卡莎便回道:“胡迪尼魔导师是拉西曼最强大的预言师之一,之前两次梦境都验证了其预言的正确性。如果不是他,埃尔森城现在易主都有可能。”

    “这么厉害?那还真是要感谢胡迪尼魔导师了。”

    莎莉实在没想到还有这说,顿时有些惊讶。起身行了个礼——对她来说,“保护埃尔森城”就是保护了艾弗塔。胡迪尼没想到这位公爵如此客气,印象大好,赶忙起身阻止了她。

    旁边的阿卡莎眉毛微挑,伸手拿过纸张:“我可以看看么?”

    “自然交由城主夫人来处理。”

    虽然这几句对话简短,但胡迪尼却敏锐的察觉到眼前两人似乎进行着某种交锋,作为预言师,他规避风险的本事绝对一流,因此二话不说赶忙告退。

    会客厅重新静下来后,气氛便陷入沉默。见阿卡莎拿着胡迪尼给的纸没动弹,莎莉无奈笑笑,主动起身来到她的身旁坐下:“姐姐,能让我一起看看么?”

    “随便。”

    阿卡莎努力不想让自己的声音刻薄,但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的语句还是有些生硬。她往旁边挪了挪,两位美女凑在一起,看起了胡迪尼绘画的图像和记录的文字。

    不过仔细看了五分钟后,莎莉眉头越皱越深,忍不住道“这…恐怕真的只是个梦吧?”

    阿卡莎本来对胡迪尼极有信心,但现在也是被这个梦境的内容搞得有些发懵。刚才她话说得满,此刻只能努力圆道:“我听罗迪说…胡迪尼的本领是冰霜龙族的领主维克多都给予肯定的,按理说不该离谱的。”

    但她的话语中的意思还是很明显了:这一次的确是有点离谱了。

    毕竟这个梦境记录的东西太超乎常理了,那张图纸上绘画的东西四四方方,上面星罗棋布的东西看着是很整齐,但绝对不是现实中可能存在的玩意——最可怕的是,依据胡迪尼的说明,他还看到卡戴珊与罗迪被画在同一副小型画像上,两人不但站的位置很奇怪,表情也诡异异常…

    照胡迪尼的说法,这幅画上罗迪表情痛苦,而卡戴珊则放声大笑。

    这年头的“艺术”基本以宗教为主,根本没有画家发挥的余地。哪怕与贵族家传的肖像画的相比也是“离经叛道”的。

    换句话说,没人会画这种东西。

    两人端着纸相互猜测了半天,均是没有头绪,最终只得把东西收了起来。

    “或许罗迪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吧,他懂得东西最多了。”

    “这倒是,这个木…额,这个家伙的确好像对什么东西都了解。”

    两人说完这话,均是抬头对视一眼,又挪开了视线——显然,对于罗迪她们是有共同语言的,然而在心里,两人却又都希望没有这种“共同语言”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