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六十三章 莎莉公爵的惊讶
    具体到卡戴珊而言,其实普通冰霜巨龙到她这个年纪,应当早就有伴侣了,或许孩子都生了不止一次。但卡戴珊贵为领主之女,身负联姻的任务,至今都被父亲维克多保护的很好,因此她对“恋爱”观念的理想化并不是什么意外。

    说白了,被宠坏了的卡戴珊这些年来胡闹折腾吃喝玩乐,根本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所以性格才会如此直率。

    她自己其实也好奇真正的“爱情”是什么,但很可惜,龙族的生长环境让她根本就没有体会的机会。

    阿卡莎并不知道这些内情,她见卡戴珊反感,生怕就此给罗迪惹下祸事,所以赶紧出言解释起了罗迪这几年来的感情脉络。后者一听这么多八卦,顿时来了兴趣,一扯便扯了快两个小时。

    其实阿卡莎并不了解罗迪和莎莉之间故事的全部,只能挑自己经历的那部分讲述一遍。但即便如此,卡戴珊依旧听得两眼放光:“让你说的,我现在倒是很好奇那个莎莉长什么样了…她什么时候到埃尔森?”

    “啊?”

    阿卡莎嘴巴微张,显然没办法理解卡戴珊天马行空的思维。她这幅样子让卡戴珊捧腹不已,直言罗迪和她才是一对,因为都能让她笑个不停。

    别管这是不是夸奖,阿卡莎都是欣然接受了。此时她觉得卡戴珊应该不会对罗迪继续反感,便赶紧起身以“汇总处理信息”跑掉,不然她觉得自己会被留在这里扯上一天的八卦…

    卡戴珊自己也不至于无聊,只是脑袋里全都是阿卡莎讲述的那些惊险故事,一时间对罗迪竟是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她想了想,迈步朝着帕夏尔魔塔走去。

    帕夏尔魔法塔内。

    “别说直接探查了,就算科斯沃地龙还在,我也没办法锁定这样的目标…说白了,我们对恶魔化生物的了解还是太少,当初城主你写的论文虽然水平不低,但只能算是抛砖引玉之作。对于‘恶魔化’的具体形式,还要靠长年累月的研究才行。”

    “至于梦境…城主大人,这个我真的控制不了。”

    胡迪尼说到这里,脸色有些无奈。

    “好吧,如果你的梦境有什么新发现,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现在为了能让卡米拉出来,我只能先从可能出现的情况下去挨个筛查了。”

    罗迪努力忍住心底的烦躁,他感觉自己正在面对一道繁杂的统计原理题,可自己手头的条件根本无法让他取巧,只能采取最为笨拙的“从举法”——蠢是蠢了点,可笨办法也是办法,总比没办法强。

    离开实验室,罗迪站在魔塔中央的旋梯向下望去,熙来熙往的法师们正在赶往不同会场,名为“知识”的财富正在这里传播开来。罗迪望着这些心无旁骛的法师,心中莫名羡慕起来。

    他是真的感受到了自己魔法水平低的无奈。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和高精灵大奥术师比起来,这个世界上的人基本都可以称为弱智。不过实力不足可以靠时间和努力去弥补,但对感情的迷茫,却根本无人能够指导。

    罗迪的确喜欢卡米拉。但那种“喜欢”是朦胧的,而且更多的是一种“欣赏”——她性格的倔强,自身的勤奋,过人的智慧都是让罗迪感到钦佩的地方。

    而当卡米拉告白时,罗迪有很多无法拒绝的原因,其中最重要也是最难以启齿的,是因为她总有罗迪记忆中那位红发女巫的影子。

    这种记忆的重叠,有时候甚至让他感到窒息。因为他从来不希望谁是谁的替代品,时空不同,历史的轨迹已经发生了大幅度偏移,从理论上而言…眼下所有人都走上了不同记忆中的道路,也成为了不同于记忆中的人。

    自重生之后,罗迪在个人实力上竭尽全力把握了所有的机会,让自己从一介斥候成为了一方霸主。这一切堪称奇迹,可在感情上,他却像是漂移失控的跑车,划出了根本无法控制的轨迹。

    他以为自己主动选择了阿卡莎,问题便都能够迎刃而解。可是面对莎莉,他却说不出狠心的话去彻底断绝一切曾经的美好。

    直到现在,他依旧迷惘,但所幸这种情绪中并没有后悔。

    看到眼前法师们不断忙碌的身影,罗迪知道自己单纯的胡思乱想并没有多少意义,于是起身走向了研究部——他是“实干派”的,这个世界距离“和平”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要走,所以任何时候,罗迪都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

    埃尔森城内的阳光温暖和煦,这是因为整座城市有“恒温结界”的保护。而在艾弗塔的北部,连续两场雪已经让气温降到了冰点,从霍利尔城一路向南,就算是走在大路上,也很少看到活动的人群或商队。

    冬季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仍然是需要咬牙挺过去的季节。

    相比饿死冻死大片人口的王国东部,丰收的艾弗塔领地应该算得上数年以来人民生活最好的一年。这其中埃尔森城在粮食产量上的“反哺”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虽然这只是开荒的第一年,但谁也不会想到埃尔森耕种的土地会有其他地区两三倍的产量,以往冬季居高不下的粮价都为此压低不少,反正身为公爵的莎莉今年根本就没有为粮食担过心。

    如果有心统计,艾弗塔领地内的人口病死率也在迅速降低着。身为公爵的莎莉虽然将权力尽数放给“内阁”,但她却实实在在把握了“玫瑰十字”的发展方向。

    没有野心的宗教不是好宗教,“玫瑰十字”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其实同样会慢慢踏上“神权合一”的路子。然而罗迪却生生改造了管理层,让这个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庞然大物转变了发展方向——领地内的“修道院”纷纷开设了新的职能,在平民眼中,这里不再是单一的祷告和修行场所,更多了一个形象的称呼:“医院”。

    在冬季,普通的伤风感冒都有可能要人命。但随着“医院”的出现,低廉乃至免费的神术救助方式让人口的存活率大幅度上升,其中最明显的的提升就在于“婴幼儿死亡率”一项上:整个卡伦王国,3岁之前儿童的死亡率在最高的年份甚至能到30%。就算是和平时代较好的年份,也在15%以上。不过随着“玫瑰十字”对“接生”及“婴幼儿疾病”的介入,这个数字几乎立即出现了大幅度下降——虽然还没有完整的统计周期来进行对比,但降低到1%以内是必然的结果,朝着千分之一进展则是当前的目标。

    手中拿着这些数据统计的莎莉公爵因为马车摇晃的厉害,不得不暂时将信件收了起来。

    作为鲁西弗隆家族的最高规格马车,莎莉所乘坐的这辆车体积很大,车厢内部铺满了暗红色的柔软皮质,奢华的气息仿佛无处不在,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来回颠簸的道路让乘客永远感到疲累。

    这个年代的马车结构简单,哪怕是公爵府的马车,也没有做过什么减震优化,距离“火弩箭”的独立悬挂和浮空减震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从霍利尔城出来后的路起初还好,越往后路面的坑洼越多,令莎莉叫苦不迭,她一度甚至想骑马前行——然而车厢外刺骨的寒风却让她老老实实缩了回去…这种天气骑马,穿的再多也没用。

    毕竟这是冬天,是万物凋零的季节。

    绵延的公爵府车队已经行驶了三天,但总路程却只走了三分之一。因为下雪之后路面泥泞湿滑,又加上日照时间短,行李多、人数多的车队自然难以加速。

    然而就在莎莉抱着手中的“蝮蛇之吻”皱眉忍受颠簸时,外面忽然响起一片略显嘈杂的欢呼声。她疑惑的抬起头,随即感觉马车猛地向上颠了一下!

    “嘎吱!”

    轮轴微微变形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车辆应该是上了一个小坡。莎莉赶紧伸手抓稳侧面的扶手,向圆形玻璃车窗外望去:视野中赫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摸样奇怪的傀儡,看上去并不是什么战争机器,不但身上刻着繁杂的花纹,背后更有三排插着的透明晶石。

    这傀儡旁边站着不少人,他们套着式样统一的皮衣,下方还能看到法袍的下摆,看摸样应该是法系职业者。

    “这里怎么来了五六个法师?”

    莎莉奇怪的嘀咕了一句,随后才惊讶的发现耳边始终存在的“嘎吱”声消失了,永远摇晃的车身也变得平稳至极,如果不是有马蹄声不断传来,莎莉甚至以为马车已经停下了脚步!

    “这就是…马路?”

    她迫不及待的披上纹饰华丽的斗篷下车观察,这才意识到路面是刚才那个奥术傀儡修建的,因为那巨大的身影正在不远处继续着“压平”、“固化”的步骤。因为眼下修建的是“埃尔森-霍利尔”主干道,路面的宽度足足达到了12米。放眼望去,一路向南延伸到视野尽头的平坦马路,立即让莎莉感到无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