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五十二章 领主驾到
    罗迪在纸上写了有关“禁锢之球”使用的细节,这是为了让卡米拉明白自己当前的权限,也是为了两人能够继续沟通。他原本以为卡米拉会在看到这几张纸后给自己回复,结果当他念诵咒语,观察“禁锢之球”内部时,却正好看到她干脆利落脱下法袍和内衣的一幕。

    这可让罗迪尴尬的不行,毕竟观察水晶球的行为让他感觉自己成了“偷窥狂”。他赶紧挪开目光,可那纤瘦而盈盈一握的细腰和生育后丰满异常的双峰却好似被打印在脑海中一样清晰…

    “这可真不是故意的啊…”

    沉默着等了十分钟,罗迪再度向水晶球看去,发现卡米拉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餐桌前倒了奶茶和茶点,一边吃一边翻阅起了自己给她写的那些话。

    看到力挽狂澜的竟然是一只和罗迪有交情的冰霜巨龙,她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而得知罗迪用浮空塔替对方解围后,卡米拉又为埃尔森城的攻击能力而感到满意——她美美的端起奶茶喝了一口,翻到了最后一页…

    “噗…咳咳咳咳咳咳!”

    卡米拉不用看都能感觉自己的脸颊涨红成了苹果,她不由自主的按住了胸前的衣服,随即却想起自己刚才是脱光衣服直接换的睡衣,顿时后悔的恨不得撞墙…

    不过羞赧过后,卡米拉心中却又开始担心起了奇怪的东西——自己的屁股是不是不够翘?胸有没有下垂?他看到了的话会怎么评价?

    双手捂住滚烫的脸,卡米拉发觉自己脑袋真的有些乱了。不过为了绷住形象,她还是努力镇定自己,拿起一并放进来的羽毛笔,快速写起了一行行文字:

    “食物足够,我也不饿,寻找晶石的事不用着急,先把交流会的事情稳定下来再说。”

    罗迪看后,便拿起书桌上的纸写起了回复,将从卡戴珊那里得到的线索说明后存储进去。卡米拉看了新出现的纸张,惊喜的捂住了嘴巴。说实话,谁也不想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呆着,看到罗迪不过数小时便有了进展,她自然能意识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

    想到这里,卡米拉就觉得胸口暖暖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她拿起羽毛笔继续书写道:“你的伤口好些了没?明天的会议安排有些地方我没说,克罗恩那边…”

    她不知不觉写了许多,停笔之后便静静的等待着回复。罗迪便和她这般聊起了天,某一刻,他恍惚想起了小学时和心仪的女同学传递小纸条的情景。那种斟酌与期待的感觉的确令人有些上瘾,直到书桌上的纸张用尽之时,罗迪才恍然发觉窗外天际已经浮现了一抹鱼肚白。

    “天都快亮了,你早些休息。”

    罗迪搜了半天,找来一张裁了一半的草稿纸,他低头看着水晶球——视线那头,看到这句话的卡米拉做出了惊讶的表情,抬起头看到旁边堆成两摞的纸张,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和罗迪聊了一夜。

    墨水已经用了三瓶,她用仅剩的那点写下了“晚安”,随后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的添了一个“小流氓”的称谓…

    “晚安,小流氓。”

    罗迪望着这行字满脸愕然,随即苦笑着摸了摸脸。他原本不打算继续回复,但看到卡米拉有些后悔似的涂去了“小流氓”这个词,顿时又起了捉弄的心思,用最后一张纸写了一句话,存了进去,继而直接离开了书房,一溜烟的回到卧室,钻进被窝便开始呼呼大睡。

    而卡米拉在看到最后这张纸上的字后,好似被火燎了一样,面红耳赤的把它塞进了之前那一大堆纸的中间,随即带着一脸自欺欺人的平静爬上了床,继而像鸵鸟一样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纸上的字其实很简短:“真的很漂亮。”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洒进室内时,诺拉从床铺上猛然惊醒。她好似猫一样翻身跃起,看清四周的情景时,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处于逃亡的路上,而背后也没有了巨兽的追赶。

    大口呼吸几次,她拿起床头的木制水杯猛灌几口,简单套上了那身干净利索的衣裙,推门走出了卧室。

    “不多睡一会么?”

    母亲已经做好了早餐,此时正在为她修补着损坏的衣服。虽然和诺拉的薪酬比起来这衣服根本不值钱,但泰夫林们生活艰苦惯了,就算是再烂的衣服也要缝缝补补多穿几次。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在罗迪去往拉西曼的这几个月里,泰夫林们的日子已经越过越好。

    经历最初的整顿过后,多数泰夫林都明白只有卖力工作才能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因此现在他们都非常积极的参与到了埃尔森的建设之中。

    原本空空荡荡的房间内摆满了不少崭新的家具,诺拉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早饭,和母亲打了个招呼后便走出了街区,朝着“埃尔森中央情报局”走去。

    肌肉的酸痛让她感觉不太舒服,不过她远超普通泰夫林的强大恢复力已经让身体上的小伤基本痊愈。这三个月对她来说实在是一场有如梦境的旅程:五次冒险一次比一次惊险,最后这次还差点“全军覆没”,真是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后怕。

    不过她却能感觉到自己实力的飞速上升,不单是诺拉,所有参与其中的士兵都有着这样的感受。她一边走一边低头握了握拳,走进“中情局”大门时,四周匆匆走过的情报人员都冲她行礼问好。诺拉来这里是为了进行任务完成处理流程,走到办事处的时候发现娜塔刚刚在任务记录上盖了章,拿着一摞文档准备离开。

    “才起床?你的伤口都没事了吧?”

    娜塔平日里话少,不过和诺拉却能简单说几句。后者扬了扬手掌:“没问题的,这点小伤都不叫事。你有新任务?”

    “没有,准备去交流会看看。”

    诺拉做了个“我懂”的神色——娜塔对城主大人的感情基本上是队伍里人尽皆知的“秘密”,而她显然也从来没掩盖过这种情绪。正如现在她的选择…说是去看交流会,其实谁都知道她是为了能离罗迪近一些。

    告别娜塔,她便按流程签字盖章,走完流程后才被告知此次任务结束后她拥有了五天假期。

    “呼…五天呢,真不错!”

    “是啊,打算去哪里放松一下?”

    情报局任务处理办公室的职员多为女性,眼下和诺拉搭腔的便是一位叫黛拉的魔法学徒。

    “不知道剧院有没有新的演出,我想去看看呢。”

    诺拉随便应付几句,心中想的却是索德洛尔当初要约自己吃饭的事情——这个家伙带队的时候有条不紊,堪称细心谨慎的典范,怎么现在就不知道出来跟自己说了呢?

    正聊着,诺拉耳朵动了动,扭头奇怪的问道:“那边有犯人?”

    “袭击城主的法师嘴挺硬。”

    黛拉八卦心重,说了不少审讯的细节,听的诺拉不太舒服。她看了看外面的太阳,转身准备告辞,扭头正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走进来——

    “你、你好,请问到‘埃尔森中央情报局’报道…是来这里吧?”

    桃瑞斯说话有点结巴,因为眼前的诺拉形象实在是有些诡异。

    “新来的?”诺拉个子高,低头看了看这皮肤白皙而有着黑头发的女人,好奇问道:“谁让你来的这里?”

    “主…额,罗迪城主让我拿着这个来报道,我来自拉西曼王国。”

    “拉西曼?”

    不光是诺拉,周围那些办事处的文员一个个全都围了过来,桃瑞斯顿时感觉有些无法招架——诺拉倒是威望高,把那些不干正事的家伙轰了回去,带着她去了隔壁的办公室:“去那边就行了。”

    “谢谢!”

    摆摆手,桃瑞斯离开了中情局,抬头望了一眼仍旧悬浮在空中的科斯沃地龙,随后便漫无目的逛起了街。她并非想要买什么,只是在摆脱危险后想要细细体会一下这种和平安定的气氛…

    中午的时候,索德洛尔终于找到了她,不过这位龙枪骑士的副指挥官事务比较繁忙,下午还要去开几个会议,所幸晚上有空,于是两人终于约定晚上在城内的“布莱克维恩”饭店一起吃饭——说完这些索德洛尔便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军营。

    诺拉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不过对晚上的约会,她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想来想去,诺拉打算去中央大街的裁缝店为自己买一身比较好看的衣服,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异性出门吃饭。

    逛了一个下午后,诺拉心满意足的拿着新买的衣服准备回家,路过芬克的皮具店时,她能看到那用魔法临时砌起来的墙壁。废墟被掩盖起来,只有地面上留有未擦净的些许血渍。

    “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事了…”

    她在心中默默说道,随即准备穿越街道。然而走到正中时,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却让她猛地停下了脚步。

    对方很平常的站在那里,抬起头望着科斯沃地龙思考着什么。诺拉眯起眼睛,总觉得眼前这位穿着蓝色法袍的法师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气息——对方没有像其他法师般有着招摇而明显的魔力波动,一眼望过去完全就是个普通人。但越是这样,诺拉心中就越觉得不对劲。

    因为当她凝视对方背影的时候,忽然有一种从高处凝视深渊的恐怖感。

    就在这时,被她盯着的法师若有所觉,收回了仰望的目光,忽然转身,一双蓝色的眸子望了过来——诺拉看到那英俊异常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啊,或许你记不清我是谁了。不过我记得你…那天罗迪离开战场的时候,怀中抱着的就是你。”

    诺拉瞳孔骤缩,她张大嘴巴,感觉自己声音有些发干:“你、额,您是…?”

    “我叫维克多,卡戴珊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