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梦境
    “真的?没想到埃尔森的影响力已经这么大了,感谢您不远万里参加此次交流会。”

    柯西贵族出身,接人待物上面很会说话。卡戴珊听了心情不错,随口问道:“这个交流会要持续很久吧?那你们的城主负责主持会议么?”

    “会议目前由守护者大人代为主持。城主大人近日不在城内,但很快就会返回。”

    卡戴珊对此并不意外,阿尔瓦传来消息说罗迪在拉西曼干掉了巨兽,想必也没办法很快就赶回来。她眼睛一转,决定就以现在这个身份参加“交流会”,只要罗迪不认出自己来,就绝对不主动站出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卡戴珊玩儿心重,只想着到时候去吓罗迪一跳。

    “好了,卡戴珊法师,您的登记已经完成。如果没有住房的话,我可以安排人带领您去。您在埃尔森城的住宿和酒店内饮食都是免费的,如果有任何疑惑,可以随时找我们咨询。”

    “听起来挺不错嘛。”

    龙族和人类不一样,因为数量稀少,在领地内时根本就没有“服务”一说。大家都是自力更生,吃饭也不会有人给你端上来。所以柯西骑士说出这番经过培训后的“套话”时,卡戴珊感觉浑身舒爽…就像她和弟弟阿尔瓦说过的那样,和罗迪这种人类在一起,别管干什么,总是会感到很舒服。

    连身份都不用报,就可以在罗迪的城市里享受免费吃住的待遇,卡戴珊真是越来越觉得这家伙有意思了。

    罗迪为“交流会”准备的酒店可比拉西曼的气派多了。高精灵式装修风格的套间让卡戴珊啧啧称奇,伸手就能触摸历史的感觉实在是美妙,虽然现在夜已深,但卡戴珊却根本闲不住,就这么在酒店里走来走去逛个不停。

    她的心情不错,可走廊尽头的套房内,来自王室的两位魔导师却面色有些发苦…

    “怎么办?这东西现在是拿不出手了…”

    魔导师布兰奇低头看着面前的法阵,两条白色的眉毛都快挨到了一起。他的面前,放着原本用来展示皇室实力的三个法阵。而这些最前沿的研究成果,在埃尔森城的“魔法技术展示”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因为这三个法阵之一就是涉及“浮空”问题研究的,这两位魔导师能做到的,是让五公斤以内的物体漂浮于法阵上方,最多持续三十秒。

    埃尔森呢?中央浮空塔在四百多米的位置悬浮着,根本就没有下来过。

    两位魔导师原本的套路,就是通过打击和嘲讽来破坏埃尔森城的威信,但如今再用这种方式,那就是徒惹笑话。

    “没办法,软的行不通,接下来只能来硬的了…”

    塔克魔导师在旁边旋转着自己的法杖,却是忽然换了“暗语”交谈——他显然意识到在这座城市不能随意暴露自己的意图,即便现在四周无人、又释放了隔音法阵,他依旧谨慎的小声道:“搞清楚接下来的日程安排,趁着人多的时候搞一次意外事故。闹得越大越好…”

    “越大越好?直接炸毁建筑么?那样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

    布兰奇也用暗语作答,只不过他有些愁眉苦脸:“而且说实话,这城市的防御系统有些邪乎,我感觉很难不留下痕迹。”

    “摧毁建筑是一个方向,但我们的目的不是让大家看笑话,而是让他们害怕!”

    “就算会留下痕迹,只需要拖延对方找到痕迹的时间就行了。”塔克目光变得阴狠起来,“所以这种‘事故’一定要搞出人命来才行,而且死的必须是法师——让所有的目光转移到受害者身上,让剩下的法师人人自危!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两位魔导师并非孤身前来,他们的学徒就是手中的刀子,想要在城里搞个意外并不是难事,所以两人才有了这般想法。

    “可是杀法师的话…杀谁?”

    布兰奇不是没杀过人,说白了,他们两人都不是克罗恩那般醉心研究的魔导师。按照拉西曼的说法,这两人都是妥妥的“战斗法师”,因此才在卡伦王国内声名不显。可是论实战能力,他们却又普遍比另外六位强,毕竟这两人算是查理二世的“战略武器”,是王室这么多年传承下来的财富底蕴之一。

    “那些德鲁伊死了估计也没人关心,巫师也不是一个法术体系的…”

    塔克皱眉想了想,却也一时半会想不出来,便道:“明天开始找一找合适的人选,那些没有组织的元素法师最好。”

    “没问题。”

    翌日。

    清晨时分,马路旁露营的队伍刚刚起床,篝火烧热了铁锅里的开水,运输队的成员们分发着肉干、面饼,不大会儿功夫便各自抱着热腾腾的肉粥喝了起来。

    十一月下旬的气温已经称得上寒冷,不过因为后勤条件好,从港口返回埃尔森城的队伍丝毫看不出疲惫的姿态来。即便是吃早饭的时候,人们一样高声谈笑,精神状态明显不错。

    罗迪揉了揉眼睛,伸手给旁边的阿卡莎掖好被角——用巨型河狸皮做的被子异常暖和,小牧师迷糊的想要起床,被罗迪按了回去:“时候还早,困的话就再睡会。我去看看早饭。”

    “嗯。”

    阿卡莎心满意足的躺了回去,而罗迪则简单穿上外套和皮靴,伸手摸了摸口袋,他掏出了里面那枚白色灵魂晶石——这一路上,罗迪使用了各种方式向灵魂晶石输入能量,但很明显…他的方式有些问题,大奥术师伊迪丝至今没有任何回应。

    他唯一能确认的,是晶石中的意识依旧存在,而不是完全消散或湮灭。但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个“脑死亡”的患者,人虽然没死,但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他收起晶石,走出帐篷,伸伸腰、踢踢腿,活动起了身体。

    “早啊。”

    旁边的西尔维娅正在煮粥,高精灵挥动魔杖,一边将肉干切成肉片一边朝罗迪打招呼。罗迪点头示意,拿起她旁边已经被法术加热过的水袋灌了两口,扭头发现胡迪尼走了过来,有些好奇道:“怎么了?晚上没睡好?”

    “做了个不太舒服的梦。”

    胡迪尼的确没有往日带笑的摸样,他眼圈有些发黑,脸上尽是疲惫。

    坐在罗迪身旁的木桩后,胡迪尼揉了揉鸟巢一样的头发:“‘预言系’法术和其他法术不太一样,它在释放后会在一段时进内干扰我的思维方式,这同样会导致出现一些奇怪的梦境。”

    “梦见什么了?”

    罗迪可不觉得“预言系”法师做的梦和普通人一样,当初在游戏里他就听过不少“预言”是做梦做出来的,所以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帕夏尔魔塔,”胡迪尼伸手按着额头,努力回忆着细节:“我看到塔身四周被一股黑色的东西笼罩,那种感觉很不舒服…”

    “这意味着什么?”

    罗迪的问题让胡迪尼有些难以解释,他有些无奈道:“我不确定这梦境显示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表现的形式的确是消极的。至于结果、如何解决之类的,我给不出答案。因为这一切都太抽象了。毕竟从‘预言征兆’来说,黑雾代表的东西太多——或许只是一场高强度雷阵雨也说不定。”

    胡迪尼耸了耸肩,试着让气氛轻松点。他对自己的“梦”并没有多么看重,完全是因为拉西曼有很多这种带有“预兆”的梦被四处宣传,可最终却惹了笑话——某位著名“预言系”法师说梦到了城市会受到军队攻击,结果却下了一场暴雨,这类笑话出现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挑几个类似的事迹讲了讲,旁边有些紧张的西尔维娅受到了感染,跟着笑了起来。可罗迪的脸色却并没有好转。

    这主要是因为他本身的思维方式与眼前这些人不太一样:在这个魔法世界之中,罗迪已经不再抱着以前的唯物主义观点去看待问题。联想自己“献祭”技能换来的buff,他愈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敬畏。

    这种敬畏在眼下,便成为了极端的谨慎。有句老话叫“宁可信其有”,虽然有时候会让人表现的过犹不及,可此时罗迪却依旧决定加速返回埃尔森一趟——其他人的梦他不会放在心上,但胡迪尼这位预言系魔导师的梦,他绝对不敢怠慢。

    哪怕真的只是下了场雨,罗迪也认了。毕竟埃尔森城是他的根基,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罗迪又询问胡迪尼几句,和阿卡莎打了个招呼,便独自带上五位龙枪骑士一同骑快马返回。

    “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穿好衣服的阿卡莎觉得罗迪因为一个子虚乌有的梦就这般反应过激,着实不太能理解。旁边的胡迪尼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他自己都不觉得这个梦是“预言术”。

    为了验证想法,胡迪尼尝试着施放了一个真正的“预言术”。不过结果显而易见——时机不成熟,法术最终没有显示出任何预兆。

    这让围观的士兵们都有些失望,胡迪尼收起施法道具,自己也是笑了笑,对这次失败并未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