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异变的国君
    无奈的笑笑,罗迪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和龙族交道打多了,他自然能够认出这匕首的材质是一枚龙牙,刃口冒着寒气的短匕不过手掌长短。

    【阿尔瓦的龙牙匕首】

    攻击275-453

    147敏捷

    单手

    效果:攻击时有一定几率产生“寒冰禁锢”效果,持续三秒

    效果:增加致命一击率2%

    使用:向阿尔瓦发出信号

    匕首本身属性算不上特别出众,不过最大作用显然是“发信号”这个特殊效果。既然阿尔瓦说了,那罗迪自然乐得笑纳。至少在这片大陆上,有一个79级的家伙作为“龙威慑”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场谈话罗迪表现的非常真诚,而且没说一句假话。这也是阿尔瓦对他印象颇佳的主要原因——但作为龙族,他和当初的水晶龙埃辛一样忽略了一点:罗迪不说假话没错,但他并没有把全部实情都吐露出来。

    有关大奥术师伊迪丝的一切,罗迪只字未提。因为他不想因为一句话就把那块灵魂晶石交上去。毕竟罗迪又不是真的雷锋,未来埃尔森城能否继续前进,很可能要看这位站在奥术体系顶端的存在是否能够帮上忙。

    想到一直沉寂的灵魂晶石,罗迪便想着回自己的房间看看。回过头来,却发现桃瑞斯和伊芙丽两人正直直的看着自己,他想起阿尔瓦来之前的情景,顿时有些来气:“你们俩啊…如果有过人的本领就展示给我看,好歹也是一方族长,本事都不小。干嘛非要靠身体来取得别人的信任?”

    两位图克族女人此时头如捣蒜,罗迪见她们似乎是听进去了,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屋门“咔哒”一声关上,四周重归寂静。站在原地的桃瑞斯和伊芙丽却久久未动——虽然龙族稀少,但在这片大陆上一样是流传着龙族的传说的。可在她们的印象里,这种极端强横的物种每一次出现,都会伴随着死亡与毁灭…

    可罗迪呢?看上去他和龙族的关系就差称兄道弟了!

    “城主、首相,还救下过那位龙族的姐姐?他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伊芙丽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桃瑞斯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低头看着自己不住颤抖的双手,无力道:“我怎么感觉主人比塔利——额,比那个女人更像是一位国王呢?而且就算是艾斯卡国,历史上也从来没有龙族和君主有过友谊的记录吧?”

    “老老实实的按主人说的做,千万不要别再瞎想别的了。”

    千言万语,伊芙丽想说的话最终化作了这句叹息。

    她们自然不知道,在自己终于放弃“走捷径”的心思、在心底选择效忠罗迪时,“督瑞尔城遭遇巨兽袭击”的消息已然传遍了附近那些小国,也同样传到了艾斯卡国的皇宫之中。

    因为罗迪一手逼真的“偷梁换柱”,艾斯卡国隐藏在督瑞尔城的眼线已然确认了“使团全军覆没”的事实。大量线索汇同目击报告被整理成了一摞草纸,一齐穿越茫茫沙漠,被送到了艾斯卡国国王塔利娅的案牍之上。

    位于迪斯特王城的皇宫因为修建时日不长,并没有“科伦米尔”魔塔那般高大巍峨的气势。因为要抵御每年都会袭来的沙暴,皇宫的建筑普遍低矮厚实,并且没有多少装饰——因为就算在外面绘制了图案,随便一场沙暴的威力都能将其侵蚀成光秃秃的摸样。

    而国君塔利娅,此时便在这样朴素的半球形建筑内处理着国事。

    在伊芙丽八月中旬率队离开艾斯卡国之前,塔利娅的确始终称病不出。一天两天尚可,时间久了,局面便容易生乱。好在塔利娅在九月初终于重返议事厅主持国事,终于让议论声消弭无形。

    此时,来自督瑞尔城的信件被宣读在议事厅内,顿时让群臣爆发一片议论声。和其他国家不同,站在议事厅内的各个大臣全是肤白貌美的图克族女人,甚至连大厅内的持剑守卫也都前凸后翘,英武异常。

    叽叽喳喳的讨论是议事厅的常态,不过这一次众人的反应却有些激烈。塔利娅很清楚,眼前这些大臣同样被自己的计划蒙在鼓里。她们只知道原计划是“鱼人入侵”,因此全都被忽如其来的“巨兽入侵”有些吓蒙掉。两百米高的巨兽和“全军覆没”的结果已经超出了常识,令她们感到难以置信。

    “…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事实。”

    塔利娅一脸沉痛,眼圈有些发红。如此姿态自然让议事厅内的大臣们也心有戚戚,有些人没忍住当场就哭出声来,悲伤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大厅中。

    不过这毕竟不是葬礼现场,简单的听取意见后,塔利娅站起身,哽咽着宣读了决定——艾斯卡国会派出队伍收回使团成员的遗体,并厚以国葬;同时几位族长所领导的家族都获得数额不低的抚恤。而对拉西曼,则递交一份语气激烈的外交辞令…明面上是问责,暗地里却是就此索要赔偿。

    艾斯卡国毕竟是小国,能有任何捞好处的机会都不能放过。因此伊芙丽等人的“死”,也成了国家赚钱的缘由之一。

    如此决定自然“皆大欢喜”,塔利娅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表示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然而离开议事厅,在封闭走廊中踱步向前的塔利娅便瞬间没了之前的悲戚摸样。她的眉头微微皱起,明显是对自己的计划“失败”而感到不可思议。

    塔利娅今年不过二十一岁,登上王位时甚至还未成年。可她自幼心机深沉,最重要的是…塔利娅研习的魔法,是国中任何人都未接触过的类别。

    相比起那些身材普遍丰腴的大臣们,塔利娅的身型堪称瘦削。她个子不高,由暗金丝线缝制的长袍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却也将她的身体裹的严严实实。

    “连祂都会被击败…这个罗迪是怎么冒出来的?”

    返回了自己的寝宫后,身为国王的塔利娅却并未让任何人服侍自己更衣。她抬手施法,确认房间的大门被法阵锁定后,这才伸手解开了那式样保守的暗金衣袍…

    因为使用了昂贵的金线,这身衣服异常沉重。之前的所有国王都必须在四名侍者的帮助下穿戴或脱下。但在塔利娅手中,这件重量堪比锁甲的衣袍却被她非常随意的拎在手上,手腕一抖,便把整件衣袍扔到了旁边的木质衣架上。

    艾斯卡国地处沙漠,气候炎热,因此衣袍下方她只穿了件用于防磨的纱衣。不过透过纱衣,却能看到她数月以来不敢在侍者面前裸露身体的原因…

    一道道暗紫色的魔纹自她的胸口处向外蔓延开来,塔利娅数次深呼吸,表情就像是即将溺水的人刚爬上岸一样。看得出她之前始终是在努力压抑着身体内的某种力量。

    而当此时她放松身心时,魔纹几乎瞬间覆盖了她的全身,甚至连脖颈和面部都覆满了一道道诡异的条纹。

    塔利娅低头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长出了锋利的指甲,随即伸手扯开了胸前的衣襟。无数魔纹的起始位置就在她胸口的心脏处,而这里赫然镶嵌着一枚指尖大小的晶石!

    “融合吧…我们的力量将合而为一。”

    塔利娅盘坐在地毯上,氤氲的魔力波动环绕身体不断旋转着,而她胸前的晶石也在这过程中不断缩小,仿佛一块渐渐融化的冰块。

    魔纹的光芒越来越亮,让塔利娅的身躯几乎都成为了紫色。经历数小时的努力之后,心脏处的恶魔晶石终于彻底和她融为一体,消失不见——这一瞬间,塔利娅身体表面的魔纹同样消影无踪,那种忽如其来的畅快感受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黑色的长发垂下,喘息着的塔利娅缓缓站起身。她感觉自己好像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摸样,可身体内蕴含的魔力与力量,却远远超过了走近屋子前的自己。

    抬起手来,无需念诵咒语,她便凌空以魔力捏碎了屋子里原本摆设的铁质弯刀。

    “这就是…来自神祇的力量么?”

    十一月六日

    督瑞尔城已经从悲伤的阴影中渐渐走出。城市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行走其间时,除了行人变得稀少了些、守卫队巡逻的数量更多了些,其他与往日已然无甚区别。

    胡迪尼结束了上午的冥想与法术练习,在街边常去的酒馆点了杯饮料,拿起刚买的报纸没看两眼,便见一位法师站在了自己身旁。

    “什么事?”

    他微抬眼皮,看清对方身份后声音并没有什么波动。后者却显得诚惶诚恐,弯腰道:“胡迪尼魔导师,我是《深蓝》的现任主编安克斯,对于之前恶意退稿的事情,我代表《深蓝》向您表示真诚的抱歉,并且希望您接下来的论文能够发表在…”

    “不用了,我不会在这里发表论文了。”

    胡迪尼摆摆手,“我准备走了,以后估计你也找不到我了,不用再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