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冠军
    麦琳瑟拉被罗迪一路抱着,她原本其实伤不算重,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可躺在罗迪的臂弯中却着实放松了身体,失血和魔力消耗过大让她精神疲乏,罗迪不过走了几百米,便发现麦琳瑟拉竟然真的睡着了。

    察觉到她平缓的呼吸后,罗迪停住了脚步。麦琳瑟拉本不该伤到这般地步,但行动永远是比语言更真实的表达…看着她身上已经干涸凝固的血迹,罗迪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街边的台阶上,轻轻搂着麦琳瑟拉,等待援军的到来。

    十月的海风混杂着血腥的味道,视野中尚能看到战斗后留下的尸骸。被冲击摧毁的废墟中,睡着的麦琳瑟拉忽然抬手环住了罗迪的脖子,似乎这样的动作更让她感到安心。罗迪凝视着她的侧脸,发现麦琳瑟拉嘴角微翘,似乎在梦中碰到了什么好事。

    他没说话,只是微微换了个角度,为她挡住了飘过的微风。

    战场此刻还未彻底平息。城中仍有不少鱼人在乱窜伤人,倒是“子体”因为“母体”的消亡而意识涣散,集体没了战斗力。而当阿卡莎指挥“复生鱼人”将阵线一路推过来的时候,基本意味着“鱼人”也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罗迪站起身,在法术的照明中施放了一个法术信号。

    阿卡莎被他抱着麦琳瑟拉的动作吓得脸色一白,神术连续释放后,才发现她并无大碍。被四周动静惊醒的麦琳瑟拉此时也不好赖在罗迪怀里,假装腿还疼,找个借口跑到一边歇着去了。奈菲和阿卡莎并未意识到她的异样,均是第一时间围上来确认罗迪的状态。

    她们并不知道罗迪钻进“母体”身体内的事情,而罗迪也不想现在讲故事,他拍了拍一直跟在队伍里的米莎,随后瞥了一眼跟在队伍后方的桃瑞斯和伊芙丽,想了想,叫来阿卡莎和胡迪尼道:“有些事还需要处理一下,呆会听我安排…”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督瑞尔城的卫队和比例极高的法师,到了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建制可言。所以“清扫剩余敌人”的任务只能由杰里米硬着头皮亲自来和罗迪商量。

    这种事实,对于心高气傲的法师们来说实在是不小的打击。

    然而当得知罗提卡竟然在关键时刻袭击罗迪后,议会的魔导师们均是集体沉默下来,几次有人想要反问,却连出声的勇气都没有。

    “海底巨兽”能被摆平,有八成功劳应该属于罗迪。所以罗迪忽然冒出来这种指控,没有人会认为他在开玩笑——杰里米一向冷静的脸几乎当场阴沉如水,他知道罗提卡有足够的动机这么做,所以当即安排几位预言系魔导师前去事发地点进行探查。

    “预言系”法术可以在爆发过战斗的地方进行“情景重现”,所以这件事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

    按理说,这种时候杰里米应该用各种言辞和套话把场面糊弄过去,可他更清楚…如果自己这么做了,那拉西曼以后就再也没什么威信可言。

    而现在不把罗迪安抚到位,那么“充能晶石”、“火弩箭”或钴金矿之类的,以后定然就免谈了!

    这便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真实体现。罗迪干掉远古海兽的震慑力在此时达到了顶峰,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任何魔导师敢轻视罗迪——他们都清楚,今夜过后,罗迪的所作所为成为世代传颂的史诗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好在罗迪并没有真的打算翻脸。在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情绪后,他最终还是软化下来,表示愿意协助拉西曼议会对城内的怪物进行清理。

    之后他把各国幸存的士兵和代表叫了过来,让杰里米发表了一次讲话,大意是如果愿意协助战斗,拉西曼会在日后给予“作战酬劳”。如果觉得体力不够,就去马上休息,避免更多损失。

    这种时候各国使者自然选择退却。他们是来参加“暮秋之冠”的,谁也不想莫名其妙替别人送死。罗迪自然不会勉强这些人,不过桃瑞斯和伊芙丽却在这时“主动”站了出来,表示要为自己死去的战友复仇。

    宾杜国的小可汗在短暂的犹豫后也加入了队伍,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未来和卡伦王国能有更好的合作——毕竟“并肩作战”绝对是双方促进关系的绝佳方式,宾度国的士兵实力不俗,机动性强,从来都不惧怕战斗,能顺带刷刷族中声望自然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他们的行为也带动了两个小国加入。罗迪简单整顿了军队,和杰里米商讨方案后,将他们分成六批超不同方向进行清扫。除了罗迪亲自带领的队伍,剩下五支队伍都有一两位战斗魔导师进行协助。

    军队迅速消失在夜幕中,而到了此时,留在现场的议会议员们均是有些沉默。

    他们心情沉重,不但是因为督瑞尔城遭遇前所未见的损失,更因为眼下这种“军队掌控在外来者”手中的憋屈。

    “这次事件属于特例,令人措手不及。提升督瑞尔城防御部队的数量,未来会尽快提上议程,”因为当前各学院在场的议员已经达到了标准,杰里米议长干脆就在这腥咸的海风中开启了会议,“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关于罗提卡袭击罗迪使者事情的处理意见。”

    “议长大人,现在调查还在进行…我们是不是等——”

    “等?布里茨,换了你是罗迪使者,你觉得这种事应该怎么办?”

    “额…当然是越快给个交代越好。”

    都不用杰里米说话,其他几位议员便点醒了政治嗅觉不太敏感的布里茨。后者挠了挠脑袋,低声道:“可是这和我们一贯对他的态度转变实在太大了…”

    “所以我们站在废墟上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要努力维护所谓的面子?”

    杰里米摇摇头:“从今天以后,一切都变了。”

    在这样的氛围下,议会很快通过了一份表决:“无论调查结果如何,均以最大诚意向卡伦王国表示感谢,包括但不限于各种非稀缺资源、魔法技术及法师雇佣等条例。”

    而就在这场会议尚未结束之际,远处传来了连续的爆鸣声。显然城内的清扫任务…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议会的法师们一夜未眠,天亮的时候战斗趋于平静,不断汇报上来的损失让他们心情愈发沉重,而当听到“图克族使者桃瑞斯与伊芙丽在战斗中阵亡”的消息时,杰里米议长忍不住叹息一声:“艾斯卡国的使者团好像在这次事件中全军覆没了,看来我们需要给塔利娅写一封信来说明情况了。”

    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通过,没有人怀疑这份战报的真实性——别说桃瑞斯和伊芙丽这种角色了,这次战争单拉西曼共有七位魔导师和一百四十位法师阵亡,可谓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损失。

    但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望着缓缓升出海平面的旭日,杰里米如是想到。

    …………………

    翌日。

    胡迪尼年轻时经历过战争,虽然没有亲自上前线和那些神棍作战,但他作为“预言”系的法师,为战争的侦查工作做出了不小贡献。而在经历了这些年的和平发展后,胡迪尼在心底…其实是非常渴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过下去的。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根本不想再有类似的经历,但望着眼前的废墟,那种深埋心底的无奈和恐惧令胡迪尼叹了口气——整个督瑞尔城的南部的建筑在爆炸中毁掉了大部分,民用码头几乎被夷为平地,唯一值得庆幸的,或许就是那些藏在建筑物中的平民们尚有不少人活了下来,可超过三千的死亡数字,还是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沉重的阴影。

    中午时分,从周边紧急调来的军队接替了罗迪指挥的临时卫队,那些“复生鱼人”返回了水中,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剩余各国使者,则拖着疲累的身体去了城市北部的酒店休息。胡迪尼虽然也累,但望着这座满目疮痍的城市,他终究难以安眠,走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一支新来的卫队从旁边跑过,士兵们戒备的眼神四处乱扫,看到身上有血迹的胡迪尼时目光定了定,其中几人朝他敬礼,显然是明白胡迪尼为保卫城市做了贡献。胡迪尼没说话,看着这些年轻人消失在街角,消极的情绪似乎稍稍减缓了一些,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行至贯通城市南北的中心大街时,举目便能看到那被砸碎顶部的“科伦米尔”魔塔,这座有着“真理之眼”称呼的标志性建筑受创,让民众们普遍产生了恐惧与迷惘的情绪。街头幸存的人们要么低声议论着昨夜的战斗,要么为死去的亲人痛哭失声。胡迪尼停住脚步,看到了魔塔派出的学徒正在张贴布告,上前阅读一番,发现是关于“暮秋之冠”因故取消的事情。

    “听说各国的代表团死了好多人呢…”

    “是呢,图克族的使团全军覆没,哎…可惜了那些美女了。”

    “为什么获得总成绩第一的是这个国家?没搞错吧?”

    议论声中,胡迪尼这才发现魔塔依旧按照惯例,统计了截至目前所有项目的比赛成绩,并且按照顺序派出了前三名——这其中,“卡伦王国”赫然位列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