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一十章 对轰(二合一)
    这种情况绝对是不正常的,因为刚刚与“子体”的战斗,都是因为队伍正好撞进其活动区域才受到攻击。相隔较远的“子体”根本就未见有谁主动奔袭而来。所以如此大规模的围攻顿时让一众人傻了眼…

    匆忙应战的杜克等人更没想到,这些“子体”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却是好似没看到他们一样,直直朝米兰达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挡在沿途躲闪不及的士兵甚至被直接撞飞——哪怕有宾杜骑兵挥刀砍断了它们的触须,也未见对方回头反击!

    “救…救命!”

    直到这时米兰达才意识到八个“子体”竟然全是冲着自己来的,她手握项链,拼命施放精神攻击,旁边的姬尔接连扔出数个药剂,伊芙丽全力构筑法阵,可三人加上守护在旁边的十多名近卫,均是挡不住这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子体”——拼着被药剂腐蚀、被法阵灼伤的危险,其中一个突破防线的子体当场用触须抡在了米兰达身上,将她抽落在地。

    随后跟上的另一个“子体”伸出触手便缠绕住了米兰达,一绕一卷,直接将她提了起来!

    “救我!救…啊——”

    米兰达的呼喊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几个“子体”甚至无视了旁边的卫兵与骑士,竟然当场争抢起来,七八支触手全部缠在米兰达身上,巨力直接导致她被勒的肋骨粉碎、内脏破裂。哪怕四周士兵拼命攻击也没办法阻止,伊芙丽和姬尔眼睁睁看着米兰达就这样口吐鲜血没了声息,均被吓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这样?

    米兰达的尸体最终被其中一个“子体”抢下,它像收纳魔晶一样张开身体下方的触须,将整个尸体“吞”了进去,随后转身便朝远处离去。而剩下的“子体”则扭头便冲着伊芙丽和姬尔扑了过来!

    “快、快拦住它们!”

    伊芙丽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她有一种预感:这些怪物的目标就是她们这几位族长!

    可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即便宾杜国的骑士赶来帮忙,都无法阻拦这些家伙的触手。挡在伊芙丽和姬尔面前的士兵被“砰砰砰”的击飞或击退,姬尔扔出的腐蚀药剂将至少三个“子体”腐蚀的满地打滚,但旁边突破伊芙丽法阵防御的怪物却猛然伸出触手,当场缠住了她的手腕!

    仅剩的药剂被打翻,飞溅的药剂在怪物的触手上“嗤嗤”响个不停,但这些家伙却忍着剧痛强行冲到了姬尔的面前,紧随而至的其他触须直接将她的脖子缠绕数圈,随即“嘎巴”一声勒断了颈骨…

    不断挣扎的躯体骤然垂下,伊芙丽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得双腿几乎都无法站立。此时此刻她身旁的侍卫已经伤的伤、死的死,可剩下的四个“子体”却完全不顾试图救援的宾杜国骑士,毫不罢休的继续朝她围了过来——下一刻,法阵护盾被完全打碎,伊芙丽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双手被触须缠绕,随即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因不同方向拉扯的力量而悬在了半空!

    “啊!”

    痛呼声中,“子体”撕扯的力量令她左臂当场脱臼,伊芙丽感觉自己很可能被这几个怪物直接把身体扯碎,可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乞求自己死的痛快一些…

    “咔!”

    右小腿在一声诡异的脆响声中被拧成了麻花状,伊芙丽在挣扎中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脚尖朝向了原本脚后跟的位置——而就在她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刻,耳边忽然听到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闪开!”

    有人忽然爆喝出声,继而“轰轰轰”的一片爆鸣声便让伊芙丽的耳朵直接短暂失聪,视野中,白色的光芒吞没了那些触须,飞溅的血液打的脸颊生疼,嘴巴里瞬间全是腥臭的味道。

    “扑通!”

    身体重新落地后,来自四肢的剧烈痛楚让伊芙丽张大嘴巴,可她只能不断地抽气,根本连喊都喊不出来…

    但这种情况没过几秒,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身体上的痛楚竟然瞬间消散不少。随后她竟发觉自己迅速恢复了四肢的知觉,甚至连扭转粉碎的小腿都神奇的正了过来。

    伊芙丽睁大双眼,努力将目光锁定在身前那穿着一身银甲的高大骑士身上,却发现此时正在和小可汗杜克说话的…正是隔壁酒店天天站在门口当卫兵的戴维安!

    “你、你们?”

    茫然四顾,伊芙丽发现四周的地面上全是倒毙在地的“子体”碎片,甚至连个全尸都找不到!

    目光再度聚焦到前方时,她看到了开着“火弩箭”来到面前的罗迪,同时也发现了被法术禁锢、横躺在驾驶席后方的桃瑞斯。

    “桃瑞斯?!你这是…怎么回事?”她想质问罗迪,可是看到对方扫过来的冰冷目光时,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跑到魔塔处才是最安全的,我有办法让议会对付远处那个家伙!”罗迪指了指北城门的方向:“你们现在就算那边跑也是死路一条,那里已经全是这种怪物了!”

    罗迪显然不打算靠着自己这几十号人孤军奋战,他的话语并没有给杜克提供选择权,而是近乎命令的方式。照着小可汗原本的脾气,这种话他哪里会听?但有刚才戴维安等人用“充能骑枪”秒杀四只怪物的一幕,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根本说不出来…

    “跟着我走才能活下去!你们自己看着办!”

    罗迪扔下这句话便命令队伍继续向前走,而从始至终根本没有理会旁边的伊芙丽——不过就在队伍从伊芙丽身旁走过时,麦琳瑟拉弹指便将这位艾斯卡国的使者用法术拎了起来,直接扔到了“火弩箭”的后排,正好和桃瑞斯挤在了一起。

    桃瑞斯只是模糊看到了刚才战斗的景象,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谁也想不到两人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伊芙丽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可她此时脑子嗡嗡的,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而桃瑞斯看她满身血污,努力扭头问道:“刚刚你们遇袭了?米兰达和姬尔呢?”

    原本脸色黯淡的伊芙丽闻言顿时泣不成声,桃瑞斯从未想过这位城府极深的族长竟会放声大哭,心中“咯噔”一下就觉得不对,待伊芙丽断断续续讲出“米兰达和姬尔已经被怪物杀害”的事实时,桃瑞斯已然嘴巴张大,彻底懵了。

    躺在不断摇晃震动的车体上,桃瑞斯眼前是伊芙丽因哭泣而憔悴悲恸的面容,脑海里却忽然想起了罗迪问过自己的一系列问题,以及他低声的自言自语:

    “你们这是自掘坟墓…自掘坟墓啊。”

    杜克最终还是率领队伍跟上了罗迪。

    不单是因为他想通了,更重要的是,他亲眼看着罗迪身旁的阿卡莎随手指向了自己和艾斯卡国原本受伤的士兵——光芒落下,这些士兵的伤势便迅速恢复,并当场恢复战斗力重新站了起来。

    教会被拉西曼灭掉以后,“治疗系”神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了。更何况宾杜国是马背上的国家,基本算得上魔法荒芜之地,所以根本就没见过这么神奇的技能。

    心里莫名多出的敬畏和对远处那些怪物嚎叫的恐惧,让杜克产生了迟疑。而当戴维安等人再度秒杀几个靠近的“子体”时,他终于下定决心,率队跟了上来…

    因为罗迪已经用不经意间的行为,证明他的队伍是真正的“强大”。

    米兰达等人身死的地方距离“科伦米尔”魔塔并不远,罗迪沿着来时的路途没走多久便到了塔身下方。胡迪尼立刻冲入魔塔,一路狂奔向了当前作战指挥室所在的方向。

    当然,胡迪尼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身份的魔导师,刚进去没多久便被拦了下来。按照魔塔内的规定,非战斗人员想要一声不吭的进入核心指挥室是不可能的,想要见到杰里米,就必须通过层层上报和审批。对这一套门清的胡迪尼哪里有时间等他们通报,当即手一挥,直接用法术将试图拦住自己的魔法学徒赶到一旁,一路施放“轻身术”飞速赶向楼上。

    他的行为自然触发了魔塔内的警报机制,各种警报乱响中,胡迪尼一连闯了三道卡,最终停在了塔身中部——因为这里阻拦他的是一支“法师小队”,同时魔塔内的防御法阵也不是闹着玩的,他能感觉到好几个机关内的法术已然准备就绪。

    “我要见杰里米议长!我要传递重要信息的,卡伦王国的使者有办法对付外面那个大家伙!如果真想干掉它,我们必须马上动手!”

    “卡伦王国?”

    拦住胡迪尼的卫队法师知道他的身份,皱眉道:“你什么时候成了卡伦王国传话筒了?而且…胡迪尼法师,现在是战争时刻,你现在的行为已经足够被法律制裁了!”

    “被制裁没关系,我只需要你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杰里米议长!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相信我!”

    胡迪尼的语气异常诚恳。可对方却并没有相信他的意思,这位战斗法师抬手阻止了他继续说话的意图:“胡迪尼魔导师,看在你曾经身为议员的份上,现在离开这里还来得及。不然我会按照魔塔内的规定将你逮捕。”

    “逮捕我没问题,我只需要你传递这一句话语。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冲到这里来?现在没有时间了!”

    “杰里米议长和议会最高层已经去塔顶了,所有的危机都将解决。所以胡迪尼魔导师,不用操这份心了。”

    “塔顶”是一个特有的暗语,因为“科伦米尔”魔塔的塔顶是专门用于对付外敌的法阵集中区域,而所有魔导师都去塔顶,则代表着议会准备进行能量惊人的法术打击了…

    连胡迪尼都一时间有些犹豫:议会全部四十多位魔导师、包括至少八位能力超强的“老前辈”,或许真的能直接把怪物搞定?

    正思索间,剧烈的震动自脚底传来,连身处塔内的胡迪尼都能感受到四周元素被剥离凝聚的感觉——他和面前的法师们同时扭过头,望向了窗外。

    此刻,“科伦米尔”魔塔外亮如白昼。

    塔顶的魔导师们同时念诵着咒语,到场的魔导师一共有29人,当中有六位是进阶等级超过50级的强悍存在。他们此时分别站在了特定区域,氤氲的波动如海潮般愈发剧烈,随着当中六位须发皆白的魔导师同时举起魔杖,众人头顶上空骤然凝聚出了一个明亮如小型太阳的火球…

    “巨型炎爆术”其实已经脱离了“炎爆术”的法术范畴,它只是形象与“炎爆术”相近,实际上完全是能量汇聚的“巨型炸弹”——随着当中那位曾经在海边钓鱼的老者将魔杖向前一指,这橘色的火球瞬间便开始了加速,直直朝着远处已然来到岸边的巨兽飞去!

    这一击远比之前魔塔施放的光球速度快得多,面对这样的攻击,远古海兽的“母体”故技重施,瞬间举起大量触手试图遮挡,但控制“巨型炎爆术”的老者早有预料,他全神贯注的抬起魔杖,猛然令远处火球的行进路线骤然向上,随即杖尖虚点一下,让那火球骤然在空中分裂出了十个个体!

    杖尖向下一指,这些分散开来的火球便毫不迟疑的从上方砸向了“母体”的“头顶”,那些触须拼命去遮挡,但无奈这火球来的太快,竭力伸过来的触须只挡住了其中三枚,剩下七枚当场炸响在了它的“脑袋”上!

    这光球在巨兽庞大的体积面前显得十分渺小,可是爆炸时的冲击却接连让巨兽发出了惊雷版的嚎叫——它巨大的身躯表面因为剧痛而抖动,数十吨的藤壶被稀里哗啦甩了下去,烟尘散去后,所有人都能看到那七个巨大的圆形疤痕和焦黑的肉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