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零五章 三人组
    “敌袭!敌袭!”

    呼喊声回荡在港口上,停靠的军舰一下子集体进入了战斗状态,船只上原本就待命的士兵们立刻操纵弩机对准了海面——可是那密密麻麻的鱼人却让他们瞬间冷汗直流,因为敌人的数量远远超乎了想象…

    战舰一次齐射能干掉几十只鱼人,但水里的鱼人早已经超过一万,这种情况下,谁敢说自己有把握活到最后?

    而蓝腮鱼人不管人类怎么想,它们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驱使,根本没有理会这些船只,径直扑向了岸边——作为军事禁区的港口怎么可能让鱼人如此轻易登陆?原本设置的防御法阵和各式角楼立刻火力全开,“火球术”、“冰锥术”和下雨般的弩矢集体倾泻而下,当场将最先上岸的鱼人轰翻一片!

    拉西曼的防御工事里有比例不低的法师,在这种时候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密集的鱼人根本不讲什么阵型或战术,完全就是一窝蜂的爬上岸开始向前冲,而这种情况下每一颗火球爆炸开来,几乎都能炸死炸残十多名鱼人。

    不过港口两侧的防御工事终究火力有限,当前三次法术配合弩矢倾斜完毕后,火力中断不可避免的出现。这短短三五秒的时间里,后续大批鱼人直接踩着前方同伴的尸体“呜啊呜啊”的叫着便全面冲了上来!

    正常鱼人一米多一点的身高,面对训练有素的士兵基本等于被收割的麦子。可眼下这些鱼人却有着强壮的肌肉、几近两米的身高和锋利的爪牙——手持盾牌的上百名港口防卫队在几处关口顶了没五分钟,便因体力不支被杀了个片甲不留…

    因为力量上的差距太大了!

    “快请求救援!发信号!”

    负责港口防务的法师目呲欲裂,他根本没想到自己面对的竟然会是这种敌人。眼下防线一触即溃,而后面的海面上竟然还有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鱼人——他可以肯定,这种数量级的敌人,光靠硬挤就能把港口填满了!

    而停靠在海面上的战舰也受到了攻击。鱼人开始爬上了战舰,试图反抗的船员当场被格杀撕碎,舰长见势不妙只得下令让所有人返回船舱,并将舱门和窗户全力堵死。幸运的是,多数船员都借此躲过了被围堵杀死的命运,因为鱼人在发现舰船甲板上没有活物后便选择扭头离开,继续朝着岸上冲去。

    “嗡…”

    红色的法术信号骤然升空,全力施法防守的法师们扔掉喝光的药剂瓶,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因为“红色”代表着最高级别的求援信号,拉西曼议会一定会马上派遣最强力的部队进行支援。

    不过这样的想法刚刚出现,他们便发现漆黑的天际之上接连出现了三个相同的求援信号。

    这代表拉西曼沿海的四处海岸港口,同时遭受了袭击。

    五公里外的督瑞尔城内部,罗迪所处酒店隔壁的酒吧包间内,三个刚刚聚首的家伙正低声谈论着属于他们的计划。

    “对方的警戒能力比想象中要强,外面那几个家伙并不好惹,根据资料,其中三人都在‘暮秋之冠’的比赛中拿了奖,肉搏能力非常强悍。”

    傀儡师夏尔达用手点了点草砂纸上的酒店平面图,又在三楼的位置画了个圈:“其中还有一位非常强大的法师,在今天的比赛中横扫了所有法师…所以避免和这几个人发生正面冲突,是最省力的解决方案。”

    旁边的刺客伊森身材矮小,眉毛上有一道显眼的疤痕。他摩挲着磨得光滑的匕首柄,皱眉问道:“那目标人物呢?”

    “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所以这次任务只要能找到机会避开那几个麻烦人物,剩下的就好说了。”

    接话的是法师布雷顿,他习惯性的摸着两撇胡子,有节奏的用法杖敲着地板,有些头疼道:“那个法师太强了,就怕她是个寸步不离的保镖。我看了一眼她的比赛记录,各大学院的实力派选手,目前跟她接触的超过五人,却都被一招撂倒。所以我也不会认为自己能拖住她…”

    三人作为一个成熟的“任务小队”,在对待敌人的态度上是非常谨慎而端正的。他们并不隶属于某个学院,同时也不知道是谁发布的任务——“杀手”作为最古老的职业,自然有着一系列完善的交易流程。这三个人对外没有公开过任何名字,也不拥有任何绰号,类似吟游诗人口中那些招摇过市的杀手故事在现实世界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隐匿,而不是搞出什么名声。

    今天三人刚刚接到任务,此时算是对“卡伦王国使者团队”做了初步调查和计划,同时打算在接下来开始踩点。作为杀手,他们要做的就是隐藏自己、寻找时机并最终干掉罗迪。

    只不过他们刚大致讨论出了几个方案,酒馆内却传来了一片骚动声。夏尔达觉得不对,起身到走廊推开了窗户,而窗外的景象顿时令三人有些发愣——视野中那一遍又一遍出现的求援信号已经在天边连成了一片,远远望去,连夜空都仿佛因某种诡异的力量而燃烧起来。

    “出什么事了?”

    伊森一直眯着的眼睛努力睁大,他并不是拉西曼人,对督瑞尔城的警报信号不了解。倒是身为法师的布雷顿立刻起身,低声道:“红色紧急求援信号,接下来就是全城进入战争状态。”

    他将法杖一顿,打了个眼色:“而混乱,则代表着机会。”

    被魔法能量紧紧束缚的桃瑞斯感觉冷汗正顺着额头向下滴落。

    虽然罗迪尚未对她使用什么严酷的审讯手段,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今天肯定是“栽”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她本能的不想回答,可看着眼前忽然变得极其陌生的罗迪,桃瑞斯却又不可抑制牙关直颤。她明明是一幅性感摸样,但对方的目光却淡漠的仿佛在看一具尸体,那种直面死亡的恐惧,让她不得不衡量自己该怎么回应。

    不过就在她思索时,罗迪却继续开口道:

    “我知道你们想利用我,同时想把米莎套走…”

    “这让我很失望,如果你换一种方式,我其实很乐于和你们合作——现在你仔细想想,我作为一个海外国家的使者,难道真的希望把所有东西卖给拉西曼,而放弃和你们这种边缘国家的贸易机会?”

    “额,我…”

    虽然罗迪语气冰冷,但桃瑞斯却感觉自己大大的松了口气。听起来,罗迪似乎并不打算和艾斯卡国不死不休?

    而桃瑞斯也听出来这其中明显的暗示:“卡伦王国并不想看到拉西曼一家独大”。换句话说,这样的想法和艾斯卡国并没有冲突!

    双方既然没有利益冲突,那为什么要打?

    桃瑞斯意识到这一点时,马上就明白自己似乎一开始就用错了方式。她此时对当初看待罗迪的眼光真是后悔万分…如果真诚一点的话,恐怕现在早就是另一种结局了吧?

    面对生命威胁,她并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只是迅速顺着罗迪的话解释道:“的确是因为我们做得不对!罗迪大人,艾斯卡国愿意和卡伦王国合作,非常愿意!之前的行为是我的错,艾斯卡国愿意付出更多贸易上的让步,以祈求罗迪大人你的原谅!”

    “哦,愿意合作,但我想…你不一定愿意说出你们现在真正在干什么吧?”

    罗迪表情都没变,可话语里却一个坑接一个坑——他首先弱化了对方“宁死不屈”的反抗意识,就在对方觉得自己有救的时候,却狠狠地泼了盆冷水:“我不喜欢没有诚意的盟友,而目前我们之间也不存在任何信任度。没关系,麦琳瑟拉法师有一百种方式让你交代实话。”

    旁边的麦琳瑟拉翻着白眼,倒是很配合的让指尖凝聚出了十多个锋利的冰刃。旋转的刀锋切割空气发出了“嗡嗡”的响声,这位龙族法师非常恶趣味的盯着桃瑞斯的脸颊,轻声道:“你似乎对自己的美貌很自信?”

    “别别别…我说!我什么都说!”

    桃瑞斯两眼瞪着那逼近的冰刃,只感觉双腿发软,根本都不用麦琳瑟拉说第二句,她便嗷嗷喊着屈服了。

    因为她知道,现在说实话,最大的风险其实就是罗迪转头把这消息卖给拉西曼议会——但鱼人袭击的大潮已经箭在弦上,当下罗迪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反正这场攻势已经没有谁能够阻止得了了。

    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把艾斯卡国对拉西曼这些年的计划说了一遍,对罗迪询问的细节连半句假话都没有,尽数和盘托出…

    对艾斯卡国,罗迪其实的确考察过合作的可能。抛开这群女人搞“美人计”的行为不提,一个这么多年坚守在沙漠而没有被灭掉的国家,本身其实就是一个值得“战略交往”的目标。

    “远交近攻”这句话在不同地域上有不同的解释:对艾弗塔,海对岸的拉西曼是“远”,旁边的卡伦王室则是“近”;而就眼下这片大陆而言,拉西曼却是“近”,而“艾斯卡国”则是“远”。

    如果单纯和拉西曼合作,那其实相当于被垄断了贸易权。罗迪可不想一手养肥了拉西曼再等着对方来找自己麻烦。所以和其他国家保持联系,更是战略中必须迈出的一步。

    但艾斯卡国真的合适么?

    他原本以为图克族的这几个女人只是搞些针对拉西曼的小阴谋,哪知当他听桃瑞斯将所有的计划说完时,却是当场大骂出声:“你们这群胸大无脑的蠢货!”

    麦琳瑟拉低头看了一眼,吸了口气,还是忍住反驳的话语,出声道:“她们把海洋生物恶魔化,引导鱼人上岸,那这不是意味着咱们马上就得离开这?”

    话说出口,她却是拍了下脑袋:“忘了…要是现在跑了,议会一准把咱们当成主谋。”

    这里终归不是艾弗塔,麦琳瑟拉也不得不考虑拉西曼议会的势力。不过她并不知道,罗迪愤怒的并不是鱼人进攻…

    作为传承杜卡尔的狩魔猎人,罗迪恐怕是当前这个大陆对“恶魔”了解最深的人。所以他很清楚,这群图克族女人对海洋的影响,绝对没有她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只控制鱼人?是,因为鱼人拥有一定的智力,所以它们更容易受到“暗示术”之类的精神法术影响。但那些智力不高的呢?

    在杜卡尔“恶魔掌握”的传承中,同样对海洋生物有过评述,综合而来就是一句话:绝对不要让恶魔血脉进入海洋!

    因为杜卡尔亲眼目睹过海洋生物恶魔化后的结果。

    所以罗迪几乎当下就出了一身冷汗,恨不得抽桃瑞斯几巴掌——“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条命是吧?连续干了这么多年…你还真够命大的!”

    “我,我只是最近这次才参与的…”

    桃瑞斯没想到罗迪会是这种反应,因为他显然知道艾斯卡国的这些计划会有什么结果,而且看样子…他了解的真相似乎比自己还多!

    “最近?所以你们是作为最后一批执行人来的?”

    罗迪猛然回头,“那让我猜猜,你们几个都是王国内的重要人物,而且还都手握实权,对吧?”

    “算是这样吧…”

    桃瑞斯一下子愣住,没明白罗迪为什么忽然这么说。可罗迪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他迅速问道:“鱼人如果攻到这里,你们怎么办?”

    “按照陛下的指示,作为施咒者的我和米兰达都能进行法术干预,让它们不把我们作为攻击目标。”

    罗迪吸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转过头,使劲搓了搓脸,似是自言自语道:“你们真是自掘坟墓…自掘坟墓啊。”

    桃瑞斯被他说得有些发懵,根本不懂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