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百零二章 不甘(两更合一4k字)
    他拿着酒杯坐回自己的位置:“来,该吃饭吃饭。”

    回过头,罗迪发现酒店经理一脸难色的站在原地没动,皱眉道:“怎么?我说的哪句话你听不懂?”

    “我、我…懂,这就去转达您的意见!”

    他说这话都快哭出来了,因为这完全等于让他去得罪一票手握重权的议员和议长…

    “等等,”罗迪叫住他,后者满脸惊喜的停下,以为他终于回心转意。哪知罗迪一边给阿卡莎倒酒,一边慢条斯理道:“我可没说什么‘意见’,我的答复就是刚才那句话,你不用改动任何一个字,懂么?”

    看着欲哭无泪离开的酒店经理,罗迪笑着对胡迪尼道:“怎么?你还怕我玩儿砸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还是要说…”胡迪尼灌了一口酒,猛地呼了口气:“能理直气壮的让整个议会吃瘪,真他娘的爽!”

    酒桌上的笑声自然传不到酒店外。不过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所有议员在听到酒店经理的回复后,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狂妄!”

    “谁给他的胆量?拒绝整个议会这种事都能做出来,他还有没有把拉西曼放在眼里?!”

    “可问题是…”杰里米议长双手向下压了压,平静的叙述着一个事实:“在今天之前,我们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

    一真难堪的沉默中,多数人把目光投向了布伦卡学院的院长——后者低头看着地面装着鸵鸟,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无语。

    好在罗迪在敲了他们一棒子后并没有忘记给点甜头——原本堵在门口的埃尔文等人在接到通知后转身离开,只把守在了一楼的入口外。于是一群议员终于得以进入酒店的庭院,他们也不指望去和罗迪说话了,一个个具是毫无形象的冲到了“火弩箭”面前,撅着屁股近距离观察了起来。

    酒店经理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就在前一天,他还在内心暗笑罗迪搞出来的这个玩意就是个笑话,可现在看议长大人恨不得趴在地上看地盘结构的架势,这东西…似乎很厉害?

    “这…这真的是钴金!”

    “我*!”

    当有人发现“火弩箭”纯蓝色悬挂结构的材质时,至少三个人同时骂出了声,连杰里米议长这般不动声色的人物,都目瞪口呆的定了好久——随后他们发现这“悬挂”还不止后轮,前轮的减震结构同样是两个圆柱形钴金柱体,单是这么一看,“火弩箭”这一台车便使用了至少12公斤以上的钴金!

    要知道一座小型浮空塔的法阵最多才用150公斤的量,可眼下这台“火弩箭”仅仅是为了打造三个浮空悬挂,便奢侈的用了这么多钴金…所有的法师心中集体浮现出了一个词:败家!

    不过在如此感叹过后,他们却也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这种在拉西曼极度稀有的物资,或许对于卡伦王国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说不定…卡伦王国根本不缺这种矿产?

    来这里的议员里并没有巴尔伦纳的法师,所以他们均是面露喜色的讨论起来:很显然,“钴金矿”的垄断看来真的能打破了!

    联想“1金币每公斤”出售钴金矿的做法,现在谁都明白这完全就是卡伦王国的使者在故意打脸——前脚四万枚金币卖了8公斤,后脚1金币1公斤倾销,卡伦王国在针对谁不言而喻。

    “亏着没有和罗提卡抢,不然我还不吐了血…”

    莫风特学院的院长低声感叹了一句,周围立刻响起一片附和声——“罗提卡议员真是咎由自取,垄断钴金矿的日子一结束,这家伙估计很快就会被劝离议会。”

    “四万金币打水漂可不是什么好体验,学院内部的不满肯定是压不住了。”

    “当初所有的议案都是他提出的,也是他一直在得罪这位使者…如果不拿出个说法来,估计咱们很难和这位使者面对面商谈吧?今天他竟然驱使‘执法者’去压迫卡伦王国的使者——议会不能容许这种无视法律的人存在!”

    这种时候,“迟到”的正义便降临在众人身上,好似之前他们一直便是如此般。

    “对了,胡迪尼不是布伦卡学院的么?他应该帮着咱们尽量挽救一下关系才对啊,这时候怎么找不到人了?”

    这番谈论最终让所有人又把目光转向了布伦卡的院长,结果在得知胡迪尼被降级处理的消息后,所有人都像当初杰里米那般脸色阴沉了下来…

    得罪一个就完了,连自己人都直接扔出去当弃子,这不是自己挖坑往里跳是什么?

    “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我们需要关心的,恐怕并不仅仅是钴金矿的问题。”

    冷场间,杰里米议长打断了他们的话语。他伸手指了指“火弩箭”后轮上方那块车壳的散热缝隙——“从这里能看到里面的十六块晶石,体积、色泽和形状,都和拍卖行压轴的那四块一模一样…”

    “嘶——”

    一众老家伙顿时集体抽了一口凉气…刚刚还念叨罗提卡傻了吧唧被卡伦王国算计了,现在一看,除了布伦卡学院,谁也没跑的了!

    五个学院拿出快十万金币买了四块晶石,算上那8公斤的钴金矿,整整十四万的金币,不声不响的就落进人家卡伦王国大使的口袋里了。

    而他们吃了这么大亏,竟然连进去见罗迪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谁说他是土包子暴发户的?这也太狠了吧?!”

    “说!是不是你们布伦卡学院早就和他串通好了?”

    几位性子耿直的魔导师忍不住骂出了声,可杰里米等人却望着面前的“火弩箭”不住叹息——关系恶化简单,想要修复实在太难。接下来无论他们怎么去挽回和卡伦王国的关系,都已落入了下风…

    *

    在一众议员忙着观察“火弩箭”之际,巴尔伦纳学院内的气氛却几乎凝固。

    “钴金矿”大量销售的新闻已经传遍街头巷尾,经过了半天时间核查后,目前已经基本确认卡伦王国在布雷克斯大道出售的矿石都是真的!

    而且这些矿石的品质,和罗提卡议员在买拍会上花40000金币买到的一模一样!

    五百公斤的钴金矿石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被抢购一空,之后黑市上立刻出现了转手出售钴金矿的消息——毕竟那些单纯的二道贩子留着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为了做实验的。截止到晚餐十分,黑市上叫卖钴金矿的价格已经飙升到了两万金币一公斤…

    按道理,1金币买来的东西直接翻两万倍听起来非常扯淡,但钴金矿这种拉西曼永远不会在市面上出售的珍贵资源,谁也不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像今天这般不要钱似的抛售。

    购买钴金矿的人里有一多半都是自己握着不会出售的,剩下那些贩子便在拍卖会的单价基础上近乎翻了倍——这是因为“诺格弗格拍卖行”的拍卖必须付“现金”且不能分期,如果当初拍卖时接受分期,那么价格飙升到数万金币一公斤都有可能。

    但如今钴金矿在市面上一下子呈现“饱和”状,导致价格虚高和不稳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夸张的价格明后天便会飞速下跌,并很快稳定在一个低点。只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对于巴尔伦纳学院来说实在不容乐观。

    垄断被打破,就像堤坝裂了个口子,意味着接下来要面临的是全面崩塌的危机。

    “罗提卡大人,学院的副院长们已经在会议厅等您了。”

    仿佛雕塑般站立的罗提卡终于回过神来,他表情有些木然的走进了会议室,随后便感觉自己迎接了一场猛烈的暴风雨…

    强行使用四万金币本来就有后遗症,现在以更为猛烈的形式反弹时,罗提卡顿时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几乎所有的副院长都提出了让他退出议会的请求…

    学院内的管理层只会代表学院本身的利益。当罗提卡的行为偏离这一点,并有可能导致学员利益受损的时候,他便立刻成为了“丢车保帅”的对象。

    从这一点来看,巴尔伦纳学院管理层的选择,和之前布伦卡学院对待胡迪尼的选择如出一辙。

    利益面前,不讲情面,甚至连基本的客套都欠奉。如果不是院长力排众议,强行压下了当场投票罢免的请求,估计罗提卡今天便会被直接剥夺议会的席位!

    “我们谁都知道,钴金矿并不可能长久的垄断。这些年我们依靠它已经拥有了超乎预期的利益,因此打破垄断,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院长拉西奥看得显然更远:“你们以为这么一直垄断下去,议会真的会坐视不管?真等到其他五个学院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的时候,现在在这里坐着的,有几个人敢站出来担责任?”

    他点了点桌子:“一出事就想着赶紧把锅一甩,罗提卡议员为学院做的贡献,你们谁能比得上?现在投票这一套倒是挺溜啊?”

    院长这话算是稳住了当前紧绷的气氛,罗提卡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却也明白自己现在必须站出来表态,于是赶紧起身道:“钴金矿出现在市面,说明对方有备而来。他们具体有多少库存,我们目前没有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议会注意到他们存在之后,想要出售钴金矿已经不现实了。”

    “换句话说,我们还有时间。无论是去周旋、应对还是妥协,都要先看看他们的态度如何。”

    罗提卡能当上核心议员,嗅觉和手段都是一等一的,所以他理性的分析了一通,最终还是让在座的法师们集体接受了他的方案。直到院长宣布散会,他才无力的坐回了座位——想拿起水杯喝水时,罗提卡发现自己的手其实抖得厉害。

    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和不甘。

    卡伦王国的使者横空而出,直接触动了巴尔伦纳的“高压线”,同时也将罗提卡逼入了绝路——别看刚才嘴上说的要去“商谈并讨论”,实际上他很清楚…对方恐怕根本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从整个事件一开始,就是他在扯着大旗处处为难罗迪,如果唯一的解决方式是低下头去乞求罗迪的宽恕…那还不如杀了罗提卡!

    所以对于罗提卡而言,他的选择其实只有一种。

    唯一欠缺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而已。

    十月六日,“暮秋之冠”的赛事继续进行。

    “督瑞尔环城拉力赛”记录被大幅刷新的新闻引起了广泛关注,“卡伦王国”这个名字也第一次进入了大部分民众的视野。而当他们在赛场中关注这个国家的选手时,顿时意识到…这个看似没多少人参赛的国家,远比想象中要强悍得多!

    所有涉及物理力量的赛事,冠军基本被这个国家一位名叫“埃尔文”的家伙包圆。

    夸张一些的,甚至前三、前四都是卡伦王国的选手。

    而到了今天,赛马场上的角逐也令人大跌眼镜——之前数届基本包圆“马术”名词的宾杜国选手,竟然和卡伦王国的骑士们难分高下!

    激烈的赛事让观赏性直线上升,引来阵阵欢呼,不过最终冠军还是被宾杜国的小可汗杜克获得,而戴维安则以毫厘之差与战友屈居二、三名。

    戴维安心里也是不得不服这位小可汗的马术,“龙枪骑士”虽然有着最好的待遇和高强度的训练,但与这种在马背上生长的种族终究还是有差距。不过他们没拿第一也没有任何压力,因为罗迪让他们参赛本来就是抱着“放松”的目的。

    赛后戴维安不忘上去攀谈几句,而小可汗之前万分紧张,生怕拿不下冠军丢了人,此时如愿以偿,心情便也好了不少。他虽然对卡伦王国有敌意,却也尊敬强者。因此对戴维安的谈话并没有拒绝,简单交谈几句后双方各自散去。

    而在另一个赛场,奈菲轻松进入决赛,并干脆利落的击败了对手,拿下了当前组别的傀儡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