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套话与反套话
    桃瑞斯在艾斯卡国就是以一手强悍的精神系法术闻名,又加上她本身就带着瞧不起罗迪这个“土大款”的情绪,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失败的可能。此时看罗迪中招,她脸上早已没了之前的妩媚,而是冷冰冰的开始了提问。

    “你来拉西曼主要为了什么?”

    罗迪对此自然是“如实”回答:

    “完成陛下的任务,能赚钱就赚点,尽量打开贸易通道,还有…就是多上几个女人。”

    这话让伊芙丽等人眼皮抽动,桃瑞斯更是暗骂一句色胚。倒是罗迪视若无物,依旧一脸木然的回答:“但拉西曼看起来对我的队伍并不重视,所以我要另找办法,不然没办法和陛下交差。”

    “啧啧啧,典型的无能官僚。”

    姬尔在旁边冷哼一声,凑近看了看罗迪,随即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不过这身体倒是挺壮实的…”

    “一边去!”

    桃瑞斯拽开姬尔,自己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她咽了口唾沫,继续问道:“那你在实验室研究什么呢?”

    “只是做一些和水产有关的基础实验,我和胡迪尼法师说了,到时候让他帮我改好论文去发布。他在《拉西曼渔业》有认识的熟人,如果发布成功,我回卡伦王国能借此拿到不少奖赏。”

    “原来就是个学术骗子,还论文……《拉西曼渔业》那种也能叫论文?”

    伊芙丽笑得轻蔑:“还以为真有点本事呢,那倒不用担心咱们的计划了。”

    几个问题问得差不多了,桃瑞斯便点点头,让伊芙丽等人退出屋子。而随着她一挥手,被“取消法术”的罗迪便“哐”的栽倒桌面,没几秒,他便揉着额头缓缓坐了起来:“哎哟…真疼。让桃瑞斯女士见笑了,这酒喝着没什么力道,但好像劲儿还真不小呢…”

    “没事没事,罗迪大人喝慢点就是。”

    “啊,刚才说到哪儿了?对,艾斯卡国离这里很远是吧?沙漠的路一定不太好走吧?”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但如果没有向导,确实很容易迷路。”

    后面便都是些浅尝辄止的谈论,罗迪做出好奇宝宝状东问西问,感叹自己从来没见过沙漠的摸样。他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其实也是在套话,此时桃瑞斯对他极为轻视,根本没意识到有些问题涉及到了艾斯卡国的方位和秘密,不经意间就如实回答了…

    在桃瑞斯心中,罗迪这种完成任务后就会滚回卡伦王国再不回来的角色,就算知道了有关艾斯卡国的信息,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罗迪得了便宜,不忘继续扮演当前的角色。他聊天时目光始终往桃瑞斯的胸前瞟——而桃瑞斯琢磨着如何把“米莎”套到手,自然也不会拒绝,但她深知“循序渐进”的道理,一边做出羞涩状,一边不断起身倒酒,故意让深深的沟壑展现在罗迪面前,让他好几次喝酒不小心倒在了衣襟上…

    不过这顿饭终究有吃完的时候,罗迪觉得戏演的差不多了,做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摆摆手,大舌头道:“我得、我得先走了,不然还真是给你添麻烦。”

    桃瑞斯等会要和伊芙丽商谈对策,此时也不好直接留着过夜进行其他方面的“切磋”。不过看罗迪这副摸样,她自认以后有的是机会,于是上前扶着罗迪走向酒店外。

    虽然看上去是在搀扶,可桃瑞斯的手却真不怎么老实…装醉的罗迪心里直骂卧槽——艾斯卡国女人当家就算了,怎么耍流氓也跟男人似的无所顾忌?

    但他不能甩拖桃瑞斯,反而要做出一副奸情火热的样子。借着走出酒店这几步道,罗迪嘴里面说着“再约再约”,手上不着痕迹的摸几把,直到回了自己的酒店才意犹未尽的挥手告别。

    转过身,罗迪踉踉跄跄的迈步上楼,才到二楼,眼神便立刻清明起来——显然,桃瑞斯在谈话中不经意间透露出的那些信息很是重要:她们不但在计划着什么,而且最终目标竟然是“米莎”!

    一群沙漠中的原住民,为什么盯上恶魔感染兽?

    这种事最好还是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罗迪这般想着,推开房门,却见阿卡莎正在扶手椅上坐着,看着自己的目光颇为哀怨:

    “回来了啊,和图克族的美女聊得怎么样?”

    罗迪瞬间感觉后背都是冷汗——临时起意的表演,忘了通知她了,这下咋整!?

    他此时满身酒气,同时还带着桃瑞斯身上那股子香味儿。这副摸样倒真像是刚从风月场所应酬回来的男人面对摆了一桌冷饭的妻子…怎么看自己都是一副负心汉的摸样。

    更何况,当初他还和一屋子人笑话戴维安被图克族女人搭讪,结果才几天时间过去…自己就搂着人家上了酒店…

    罗迪此时真是想扇自己一嘴巴——当初装什么逼啊!现在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虽然知道阿卡莎不是那种不明事理就开闹的人,但今天这一关当真是不太好过了。

    他想开口解释,但仔细想了想,却感觉现在这个气氛怎么解释都不太合适。这就和偷情被抓后喊一句“不是你想的那样”差不多…明摆着就是找死的行为。

    罗迪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决定“一力降十会”——他话也不说,直接过去把阿卡莎抱了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直接进了浴室。

    “哎呀,你要干什么…人家图克族的美女不是身材比我更好么…”

    阿卡莎嘴上吃醋,但终究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这种时候哪里真舍得把罗迪推开?而罗迪也不接她的话,直接堵住了她的小嘴,用一系列行动证明了自己。

    直到阿卡莎浑身瘫软、不住求饶时,罗迪这才把整件事解释了一遍…

    到这时候阿卡莎哪里还有什么怨气,无力的锤了他一拳,噘嘴道:“以后你提前说一声,别老让我猜这猜那的…”

    “一定,一定。”

    罗迪搂着这温香软玉,颇为歉疚的答应下来。哪知说完却被阿卡莎抬头吻住——这显然是原谅他了。

    以后再也不作死了!

    罗迪庆幸的同时,也在心底暗暗发誓…幸福来之不易,他可不想让阿卡莎受委屈。

    *

    时间流逝,随着“暮秋之冠”临近,拉西曼城的各大竞技场变得愈发热闹起来。

    因为督瑞尔城这段时间的居住人口数上升了两成,拉西曼的渔夫们迎来了一段“福利期”。各式鱼类因为需求量大幅度增加,卖价也随之水涨船高了不少,这就造成不少渔夫都拼了命的去外海打鱼,以求在“暮秋之冠”结束前多挣点银币。

    福斯特便是抱着相同想法的渔夫。

    他在拉西曼的港口也算小有名气,被人称为“鲨鱼福斯特”,这是因为他对鱼群方向的把握十分精准,就像海中的鲨鱼一样有着灵敏的嗅觉。而因为这个本事,二十多年的打渔生涯也让他积攒下了比普通渔夫更丰厚的财富——一艘大型渔船。

    虽然和“波拉蒂尼”那种旗舰没法儿比,可是福斯特的“白珍珠”号却绝对是码头这些渔船中的“大块头”了。整艘船十三米长,出海打渔时要六名船员一起随行,随便捞一波鱼的收获就比得上普通渔夫辛辛苦苦一星期的数量。

    腥咸的海风让船帆鼓起,此时“白珍珠号”正在不断向下撒网。福斯特作为船长正把握着船舵,目光紧紧盯着海面,判断着鱼群的方位。

    “最近真是有点邪乎啊…按道理这些鱼的数量多的有些过分了。”

    他嘬了一口叼着的黄铜烟斗,满是老茧的手指按了按烟叶,眼神却显得有些担忧。

    “船长,您这话真是奇怪,鱼多难道不是好事?这一网下去顶咱们以前三网了!这次回去,绝对不少赚!”

    旁边的船员显然对这话不明所以,现在天气正好,海上没有风浪,鱼群又多的惊人,还能有比这更舒心的日子么?

    “你还年轻,查理斯。”

    福斯特盯着海面,嗓音沙哑的说道:“海里的鱼不傻,咱们打不着鱼,是正常,打了太多的鱼,不是咱们运气好,而是鱼不正常…”

    “它们正不正常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听上去没关系,因为咱们捞的鱼不会威胁到船。可是造成这些鱼不正常的原因,往往是有些大家伙…出现了异常。”

    “大家伙?有多大?”

    一位船员踢了一脚还没完全撒开的渔网,回头问道。

    可是福斯特却没回答他,而是咬住了烟袋,猛地将船舵向左旋转起来!

    渔船顿时开始大幅度转向,站在船舷的两名船员差点跌下水去。他们脸色惨白的抓住揽胜,大喊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可是回答他们的不是老船长福斯特,而是船体再一次剧烈震颤——所有人都听到渔网上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好似水底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拖这张网一样。原本要转向的渔船被这么一拽,几乎被拖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