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包藏祸心
    “嘿哟你个小子,可是长本事了!”

    罗迪使劲拍了拍戴维安的肩膀——这家伙可以啊,啥话没说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不过想了想图克族的习俗,罗迪觉得这事儿并不靠谱,叹了口气:“如果换了别的女人,我恨不得给你报销酒钱,可是眼下这个…”

    他低声和戴维安解释了一下图克族女尊男卑的习俗,顿时让这家伙脸色难看起来:说来也是,本以为是自己魅力大,能让美女主动来撩,结果却发现人家国家本来就是女人当家做主,一个女的恨不得有三四个“小老公”暖床…

    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直男癌”或“大男子主义”的名词出现,但卡伦王国出身的戴维安显然无法接受这种习俗,赶紧摇摇头:“听老大的,这事儿我可不沾。”

    “还有,你们轮休也别独自行动,去任何地点都要提前报备。这地方没想象中那么太平。”

    “没问题,老大。”

    罗迪摆摆手让他回去,不忘补充道:“当然,有别的机会一定要抓住啊,我看拉西曼本地的美女可真不少。”

    戴维安傻笑两声回了岗位,而罗迪则返回了楼上的套间。

    阿卡莎等人今天已经闲逛回来,当然,说是“闲逛”,其实完全是她和奈菲两人围观麦琳瑟拉四处“找茬”,这位龙族少女着实给力,罗迪不过是让她“用适当的方式造势”,她便很顺手的在各个赛场直接横扫了所有菜鸡。

    两天时间,六个学院的赛场被她扫了四个,而剩下两个,完全是因为她嫌麻烦。

    “剩下两个实在懒得去,给他们留点面子得了。”

    麦琳瑟拉打了个哈欠,冲罗迪扬了扬手中今天顺带买来的文献:“这里的法师比卡伦王国的确有意思多了,这几天我不出去了,抽空扫一扫他们的论文。”

    “好好歇着,回头帮我改改论文就行。”

    “你还写论文了?写好了给我拿过来就是了。”

    “是!麦琳瑟拉大人!”

    罗迪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把麦琳瑟拉逗的嘴角上翘。

    旁边的阿卡莎正在和奈菲玩儿新买来的拉西曼斗兽棋,因为棋子上还附带了微型法阵,下起来竟然还自带“特效”,此时光芒闪烁,“霹雳啪啦”闪个不停。小牧师见罗迪回来,抬头笑道:“西尔维娅把门口的事和我们说了,你跟戴维安聊什么去了?”

    “没啥,有个图克族的女人想过来泡戴维安,我跟他讲了一遍图克族的习俗,这家伙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笑死我了。”

    麦琳瑟拉“扑哧”笑出声,阿卡莎也是捂着嘴扭过头去,奈菲也是“嘿嘿”偷乐…起居室的气氛轻松,罗迪随手倒了杯饮料,往榻上一躺:“真希望这假期再长一点啊。”

    不到百米外,艾斯卡国的几位族长却心情远没有罗迪那般放松。

    为首的伊芙丽族长眉头紧皱,她此时满脑子都是刚才罗迪身旁那头“感染兽”的摸样——因为这家伙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实在是让她难以相信:

    “怎么可能…这里怎么会有活着的‘卡斯特兽’!”

    罗迪带着摸样有些变化的米莎出入实验室时,拉西曼没有一个人能认出来这是什么生物。可如果有人真的深入到这片大陆南部最深处的沙漠里,看到艾斯卡国那屹立不知多少年的神殿和雕塑后,便会发现其中那被现今图克族奉为“圣兽”的家伙,正是“感染兽”!

    图克族是这片大陆最早的“土著”,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始终保持着纯正的血统。掠夺、征服、侵略和挣扎自保间,不同的血脉也在与之融合,而在这其中凝结而出的信仰与教派,却都与“恶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真的是‘卡斯特兽’?我看它的身体和尾巴有些区别…”

    米兰达皱眉问出声,旁边的药剂师姬尔和术士桃瑞斯也是疑惑的望了过来——伊芙丽知道她们年轻,还没有资格知晓神殿最深处的秘密,便回答道:“‘卡斯特兽’之所以被称为‘圣兽’,就是因为它拥有近乎无限的成长空间。你们不知道…在七百年前,王都所在的地区并不是荒漠,而是一片广袤到拥有潮汐的湖泊。那时候的‘卡斯特兽’与刚才看到的几乎一样!”

    “到了数百年后,最后一只‘圣兽’陷入休眠时,它们的形态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变得适宜在荒漠生存。”伊芙丽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着略微激动的心情:“我可以肯定它就是‘圣兽’,这新闻必须马上回报陛下。而且…”

    她转过头来,叫来了负责情报收集的侍卫长梅,安排道:“把隔壁酒店那群人的底细给我查清楚了,越仔细越好,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族长大人…那个,”梅有些愣住,她没想到自己刚想着勾搭的骑士怎么这就要被调查,于是开口道:“下午我和他们的守卫长有些接触,那支队伍说是来自卡伦王国的,他们乘船来的,来自海对面…”

    “恩?”

    这下旁边的三位族长也是扬起了眉毛,不过伊芙丽却是眯起了眼睛,有些戏谑的打量着这位侍卫长:“你和他们的守卫长接触?怎么?看上谁了?”

    这话梅不敢接,她赶紧低头认罪,却被伊芙丽抬手阻止:“非公务时间你想怎么折腾都行,当然,如果能得到更详细的情报更好。去吧,便宜你了。”

    图克族的女人占有欲极强,在“性”方面甚至比某些地方的男人还要开放。侍卫长听伊芙丽这么一说,顿时喜笑颜开,应下后转身离开。倒是旁边的术士桃瑞斯舔了舔嘴唇,目光闪烁道:“啧啧,另一个大陆的男人么?真想尝尝…”

    “行了行了,饥渴也要挑时候。”

    米兰达打断了桃瑞斯的幻想,拿起胸前戴的项链看了一眼,随后问向伊芙丽族长:“那今晚的行动…?”

    “继续。”

    繁华的督瑞尔城在夜间可谓灯火通明,魔法普及的优势在此刻尽显无疑——和卡伦王国一到晚上就街道空荡的城市相比,眼下属于督瑞尔居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贫民区有叫卖的小商小贩,巴拉法尔街区也有即将开始的拍卖会。“暮秋之冠”让十多个国家的来使和代表齐聚一堂,穿着各异的小国成员尽情享受并羡慕着这座城市的浮华。

    不过艾斯卡国的四位代表今晚却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出去游玩,而是在一道“迷雾结界”的掩护下与侍从踏上了去往码头的巷道。

    很显然,图克族人在拉西曼的布置比表面上要深厚得多。要知道除却“暮秋之冠”盛会举办以外,拉西曼平时是不存在任何“使节”团队的。这个年代没有“大使馆”一说,其他国家的民众想要来拉西曼,都是需要一系列繁杂手续才行的。

    而现在,带领四位族长登上码头船只的显然不是图克族人,而是艾斯卡国多年以来深埋在这里的“内应”。

    这样的行为,自然称不上“友好”,甚至可以说“包藏祸心”。而实际上…艾斯卡国的确和拉西曼有着一段复杂的历史渊源——简答来说,图克族人今天之所以居住在鸟不拉屎的荒漠中,有一半以上原因是拜拉西曼的法师所赐。

    放在二十年前,图克族人是根本不会来参加“暮秋之冠”的。因为那时候两国关系紧张,恨不得随时开战。但近些年来两国冷静下来,双方关系趋于稳定,这才有了伊芙丽恭恭敬敬对议会“上供”送礼的一幕。

    示弱可不是为了苟延残喘,而是别有所图。

    只要双方都生活在这片大陆上,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艾斯卡国国力较弱,又被拉西曼在周围养起了一圈虎视眈眈的小国,所以她们的处境一直很被动,当权的图克族女人们一直以来都很苦恼如何给拉西曼捅上一刀,而到了现在…她们显然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式。

    夜间出海虽然不太安全,但拉西曼这处港湾风平浪静,午夜出航捕鱼的也不在少数——伊芙丽等人便这样登上了一艘看上去颇为简陋的小型渔船,随即缓缓驶出近海。

    夜间的海面黑漆漆的,看起来颇为恐怖。伊芙丽等人脸色也不是很好…因为她们自幼生活在沙漠中,一辈子没坐过几次船,更没在海上漂泊过几次。

    “好了…开始吧。”

    伊芙丽左手紧扣船舷,右手端着闪烁着光芒的法阵,在确认位置后,她小声对着旁边的米兰达说了一句。后者点点头,晃晃悠悠的走到船头,抬手开始施法。

    她的施法过程和拉西曼的法师并不相同,低声念诵的咒语沙哑晦涩,施法材料不是什么晶石或兽骨,而是指尖被咬破后流出的鲜血——

    “嘀嗒。”

    血液滴在了海里,随后竟闪烁起了红色的光芒,随着海波拍击,这光芒并未隐去,反而扩散开来,没过多久,数千平米内的海洋表面都有了大片红光…

    咒语依旧在念诵,随着米兰达缓缓抬手,四周被红光映照的海面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个游动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