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定计(二合一)
    伊芙丽手一挥,几块魔晶便镶嵌在了法阵几个特定顺序的凹槽上,不过这法阵的形状却和拉西曼现有的任何法术体系都不相同,反而处处透着晦涩和诡异。

    她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图克族人的法职者不多,她正是其中最为稀少的“阵图师”。这个职业只有血脉特殊的女性才能担任,而她显然是个中高手,整套施法不用十秒便完成了准备。随着她开启法阵,这个被称为“寻觅法阵”的石板便亮起了淡红色的光芒——同一时刻,伊芙丽原本红色的双瞳更显得妖冶起来。

    “咦?”

    就在法阵上弥漫的红色烟雾凝结成清晰的图案时,她忽然惊讶出声,随即目光惊疑的望向了窗外。

    那里,是隔壁酒店的顶层套房。

    “这是什么…这怎么可能?”

    法阵的光芒黯淡下去,她虽然得到了原本想要确认的答案,可法阵显示的内容显然不在伊芙丽的预期之内。她紧皱着眉头,没有收起法阵,反而是改变了魔晶镶嵌的位置,再度施法来确认刚才的发现。

    此次显示的结果,让伊芙丽疑惑更深,以至于她起身不顾另外三人诧异的目光,直接推开窗户,望向了相隔仅有五十多米的另一栋楼。

    “有情况?”

    “有…而且情况不小。”

    伊芙丽望了一眼下方的戴维安等人,缓缓将窗户关上。

    翌日。

    布伦卡学院内,胡迪尼终于被“领导”召见。

    此时他早就没了刚回到拉西曼时的激动——经历一系列打击后的胡迪尼已经在一夜之间彻底想通了,所以他现在脸上无喜无悲,只是一脸淡然的望着面前的副院长伦勃朗,等待着对方的批示。

    “胡迪尼法师,鉴于你在此次外交访问期间行为决策有重大失误,布伦卡学院决议取消你的‘研究员’身份…”

    后面一系列废话胡迪尼根本没兴趣听,在得知自己因为莫名其妙的“重大失误”而被学院降级后,他的目光便开始游离在房间四周那些他所熟悉的装饰与细节上…

    在这里呆了快二十年,眼看着学院在夹缝中艰难生存至今,却没想到一次外出访问回来,便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自己成长的地方啊。

    “对于这项决定,胡迪尼法师如果有任何异议,可以随时向学院提出。额…胡迪尼法师?”

    “恩?哦,我没有异议。学院的处理没有问题。”

    听到伦勃朗的话语,胡迪尼收回目光,平静回答了一句。

    这话反而让伦勃朗有些语塞,他之前已经设想好了该如何劝说胡迪尼接受这个决定,甚至还考虑好了万一对方问起“重大失误”是什么的时候怎么回答——可…他怎么什么都不问就接受了?

    这也是一种身处“体制内”的悲哀。伦勃朗作为副院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学院里的高层都知道胡迪尼是无辜的受害者,可这种时候,没有人会冒着和巴伦纳尔结仇的风险替对方鸣冤叫屈。

    已经有无数人证明和巴尔伦纳作对没有好果子吃了,显然他也没打算自己往枪口上撞。

    这就是所谓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没损害自己的利益,那就明哲保身为妙。

    “对了,学院还有一个决定。”伦勃朗左右看了看,也是觉得说这话不太好意思:“如果你能让卡伦王国的那些人同意参加‘暮秋之冠’,那学院便会考虑为你恢复一部分待遇…”

    这种赤裸裸的条件交换,说出来都会让人觉得尴尬,可伦勃朗还是硬着头皮试图把它说完:“同时议会决定不再集体出面与卡伦王国使者会面了,一切都由布伦卡学院代为处理,你对这位使者了解的比较深,所以学院希望你能把知道的情况说一下,如果这次会谈的结果令人满意,学院会——”

    最后几句话伦勃朗没说下去,因为他被胡迪尼那有些可怕的眼神盯的浑身发冷。

    “呵呵。”

    胡迪尼笑出了声,但这声音里却没有丝毫笑意。避而不见、降级、冷遇什么的都还好说,但这种抽一巴掌还要自己卖力气“赎罪”的命令…真的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么?

    拉西曼虽然是法师之国,但魔导师也不是烂大街的存在,更何况胡迪尼还曾当过议会的议员!

    但想想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以及一直以来的思维方式,胡迪尼却又在内心叹了口气:在拉西曼,失败者的确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我知道了,伦勃朗法师。”

    他现在对布伦卡学院所谓的“赎罪”奖励没有任何兴趣,因为胡迪尼很清楚,自己和罗迪所拥有的资源,足以让拉西曼的任何一个势力为之疯狂…与之相比,布伦卡学院的这番做派,除了让他决心更坚定意外没有任何意义。

    “事情我会看着办,代我向院长大人问好。”

    胡迪尼最终平静的离开,没有留下任何狠话或威胁。伦勃朗望着他的背影,总觉的学院这番作为恐怕已经造成了某种不可逆转的损失,然而当他把消息汇报给正在开会的布伦卡院长及四名副院长时,一群人的回应却十分冷淡:

    “胡迪尼识趣就好,他给布伦卡学院惹的祸已经够多了,留着让他办点事已经算给面子了。”

    “没别的事就先回去吧,伦勃朗。”

    领导都不在乎,自己还能说什么呢?伦勃朗恭敬低头应是,随后叹了口气,转身关上了门。

    *

    离开布伦卡学院后,胡迪尼便径直来到了罗迪所在的酒店。

    途经门口的时候,他有些意外的望了一眼不远处酒店门口的马车:艾斯卡国的徽记十分显眼,那些打扮妖娆的男侍从自然也是非常有特征的标志,几个颇具地位的侍从头领都是穿着纱衣的美貌女性,胡迪尼有些奇怪这些女人为什么非在罗迪呆的酒店前面晃悠干啥,扭头过来一看,才恍然笑出了声…

    “嘿,你们这帮家伙,光知道在这秀肌肉,瞧瞧给那帮娘们馋的。”

    在“波拉蒂尼”号上的时候,埃尔文、戴维安等人天天都能和胡迪尼见到,彼此来回打招呼早已熟识,所以此时说话才显得非常随意。他随口一句让这些士兵秀肌肉秀的更加卖力,不过远处传来的的话语却让戴维安等人萎了下来——

    “别瞎闹了,去去去,体能训练没做完呢就跑这显眼来了?”

    罗迪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把嘿嘿傻笑的一众士兵轰到了庭院另一边——酒店外总是抛媚眼的那几个女人顿时满脸失望的回去。

    “这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你可要告诉埃尔文他们,千万别着了她们的道。”

    胡迪尼对图克族女人印象显然很差,人都走了还不忘告诫一番。对此罗迪自然应下,随后邀请对方进屋聊。

    酒店二层有专门提供商谈的房间,罗迪点了下午茶,随意的一靠,有些好奇道:“看你今天状态好了不少,学院没有继续为难你吧?”

    “放弃某些念头以后,就没有‘为难’这说了。”胡迪尼放松的坐在金丝长榻上,“原本只是觉得布伦卡学院在议会中占据弱势,早晚有一天能够拥有更多话语权,但现在看来,做再多努力都是徒劳。”

    “这不,给我一脚踢开以后还要安排两个得罪人的事儿,说是要我赎罪。”

    “我印象里,学院不都是应该护短的么?”

    罗迪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我对于他们来说是累赘,第一时间扔掉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还有利用价值的话,那就榨一榨再扔。”

    胡迪尼自嘲一句,端起拉西曼独有的沙棘汁喝了一口,继续道:“你知道他们让我来说啥么?一个是取消议会和你的商谈,改成布伦卡派人来谈;其次是让你参加‘暮秋之冠’,好让他们在赛场上继续逞一逞威风。呵,他们倒也不怕我在酒馆被打死。”

    这话说得也有技巧,胡迪尼痛快的把两件事一口气说出来,加上这种“自己都嫌弃”的语气,显然是更容易让罗迪接受的。而罗迪也的确没什么太大反应,他只是眼睛眯了眯,随后笑出了声。

    他算明白布伦卡学院有多狠了——如果胡迪尼不是很早就确立了和艾弗塔的合作关系,那么单就这两件事一说,现在他当场让胡迪尼滚蛋都是有可能的。

    “没想到法师的思维观念还真是够直接的。我把最重要的几样东西隐藏起来,他们就很干脆的连基本礼仪都懒得做了,这一点和查理二世真是俩极端。”

    罗迪摇摇头,姿态却显得更加轻松:“不过这样倒是更省事,对了,如果我想在督瑞尔城的商铺卖东西,你看看怎么走手续。”

    “早就等着你这句话呢,终于准备开始了?”

    胡迪尼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别看他现在一脸豁达,可实际上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听罗迪这么一提,立马兴奋了起来。

    罗迪自然详细的讲起了自己的初步计划,两人谈了约莫一个多小时,胡迪尼便笑着准备离开。

    “这么着急就走?”

    “学院又没给我安排别的任务,不现在去,回去也是闲着。”

    胡迪尼满脸跃跃欲试,让罗迪也是觉得好笑:“对了,你们学院没说什么时候见我?”

    “提都没提,要我说——爱见不见,他愿意拖着就拖着,总有后悔的时候。”

    这话显然意味着胡迪尼再也没有考虑过布林卡学院的立场了,罗迪心心道布伦卡可真是拉西曼议会“第一猪队友”,好端端让一个原本忠诚的法师彻底“粉转黑”。

    但凡学院能为他说几句公道话,哪怕只是做做样子,也不至于导致如此下场…罗迪对眼前这个例子也是感触颇深,同时也在心里警示自己:身为领导者,永远不要让自己的下属心寒。

    正当胡迪尼在酒店门口让罗迪留步时,两人却被旁边略显括噪的讨论声引得一齐望了过去——原来同样住店的另外几人正在大声谈论着码头新出现的“变异鱼人”新闻…

    “听说捞上来的时候那鱼人身高三米!脑袋比半个人还大!”

    “议会的‘执法者’都封锁了现场,这事情真是不小,听说议长大人亲自去了码头呢…”

    几人走远,若有若无的讨论声断断续续的传来,罗迪和胡迪尼都是有些沉默,因为他们都想起了来的路上在远海遭遇的那几次奇怪的袭击事件——当时也碰到了鱼人的尸体,但没来得及打捞。

    “对了,你那篇论文发表了么?”

    罗迪想起帮胡迪尼整理逻辑顺序的文章,问了一句。

    “你要是不问,我都不好意思说。”

    胡迪尼叹了口气,“递给《深蓝》,人家一看我的名字,根本连审都不审就退回来了,说只要是我的论文,他们就不收。”

    这让罗迪扬起了眉毛——学院内部欺负就算了,怎么期刊杂志都有资格搞这套了?

    “没试试其他期刊?”

    “没有,心灰意冷,本来想撕掉扔了,但一想这东西不光是简单的论文,还有你提供的全新的逻辑顺序,所以就留起来放着了。”

    胡迪尼并没有继续多聊什么,他现在满脑子想着如何去一展身手,对论文什么的半点兴趣没有。罗迪挥手告别,只是迈步返回酒店的时候,忽然感觉似乎有目光在注视自己——他假装伸了个懒腰,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四周,却是注意到目光来自旁边的酒店。

    罗迪眯了眯眼睛,毫无察觉般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