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突发事件
    胡迪尼的面容在短短半天时间内憔悴了许多,看得出他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洗个澡,估计是遭遇了挺多打击才不得不找上门来。

    这位老法师也是没有矜持什么,很坦荡的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而随着他把这些糟心事倾诉而出,胸口那仿佛随时会吐血的憋闷感便随之消散大半。

    “…到了最后,甚至连投递的论文都能一眼不看便退回来,这或许是我在拉西曼这么多年以来最憋屈的事情了——难不成我现在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老鼠了么?我可是魔导师!”

    胡迪尼叹了口气,端起罗迪递来的果汁“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盛怒过后,他显得有些虚弱。胡迪尼靠在椅背上,低声继续道:“恐怕我们之前的计划都白做了,拉西曼对你我的态度显然没那么友好。‘暮秋之冠’显然也是一个早就挖好的坑…在这场盛会上,艾弗塔使团肯定会被各种打压的。”

    “走一步看一步,其实计划什么的,本来就是一个思路。现在的情况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至少这里还没有让我改变思路的想法。”

    罗迪玩味的转着手中的银质叉子,笑道:“其实他们这种态度,其实给我发挥的余地更多。你放心吧,会有一天,他们会哭着闹着来求你要论文的。”

    胡迪尼知道罗迪这家伙不能以常理度之,便点点头:“具体需要我做什么,随时和我说就是了。”

    他知道现在没必要留在这里,便起身离去。罗迪坐在桌子上望着胡迪尼的背影,目光收回,却是隐蔽的扫了一眼四周——从码头走到这里的路上,他一直感觉有人在跟踪,不过对方到底是哪个势力的家伙还不得而知。

    这里不是埃尔森,罗迪今天虽然嚣张的打了两批人,但显然很清楚什么时候该闹,什么时候不该闹。面对这躲在暗处的窥伺者,罗迪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收回了目光。

    他喝光了面前的饮料,迈步返回酒店。很快碰到准备四处逛一逛的阿卡莎等人,想了想,便换了身衣服和几人一起上了街。

    港口处,“波拉蒂尼”旗舰已经在运输完所有货物后开往军港进行维护。是以此时的码头附近显得有些空旷,不过随着天色渐晚、一艘艘渔船返航,这里便再度热闹了起来。

    最近这段时日,渔民们的收获比往日多了不少。对于靠海吃海的他们来说,这的确是值得兴奋的事情。今日看起来也不例外,从渔船上下来的人们都是脸上带笑,大声夸耀着自己今天捞到的鱼有多大。

    不过听着他们聊天的声音,布鲁姆的心情却丝毫好不起来。

    他就是今天中午被埃尔文直接扔进海里的那个“搬运工”——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督瑞尔城里好勇斗狠的混混头子。

    今日带着手下来这里,完全是因为收了巴尔伦纳雇主三枚金币的“出场费”。

    本以为这是一场再简单不过的“演出”,哪知自己碰上了铁板。被扔进海里对他来说其实没什么,可是在手下面前折的面子却是找不回来了…对于靠面子吃饭的混混来说,有今天这一出,以后想混回原来的地位,基本是不可能了。

    所以上岸之后的他感觉自己都没脸回去,自己一个人把上衣脱了在码头晒干,直到现在都还像个雕塑似的坐着。

    而就在布鲁姆思考着自己的人生时,码头附近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这声音由远及近,紧接着便看到好多人好奇的朝着某艘渔船围了过去。布鲁姆有些奇怪的抬头,却是险些被从面前跑过的渔夫踢到,他骂了一句“不知死活的狗屎”,起身后却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望向了这群人围过去的方向。

    “着急忙慌的,赶着去喂波利斯么?”

    “波利斯”是拉西曼渔民所信奉的“海神”——无论统治阶级是法师还是以前的教会神棍,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都有这种神祇崇拜情节,而“波利斯”在渔民口中则是身高百米、力大无穷、可以呼风唤雨控制海浪的家伙。

    布鲁姆混混当久了,嘴里基本就没什么干净词。他一边骂骂咧咧的躲闪着跑过去的渔民,一边一步三晃的凑近了那艘几乎被围的水泄不通渔船。

    “天啊这是什么!?”

    “这是波利斯的使者!”

    “狗屁…这是鱼人!”

    “胡说八道,你哪里见过长成这么大的鱼人?”

    布鲁姆听到了四周的议论声,内心愈发好奇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么多人围观。他在码头横惯了,见人多挤不进去,便直接双臂用力把眼前的人推开。有渔夫回过头来便想破口大骂,可一见是布鲁姆,便都闭上了嘴。

    于是这位混混头子很轻松的便来到了渔船前,拨开最后一个挡在面前的家伙,他一眼便看到了那被横置在渔船甲板上的几具尸体——不看还好,仔细一瞧,他顿时被那蓝色皮肤的尸体吓了一跳!

    在海里,鲜艳的颜色往往意味着危险。眼前这几个有着四肢和尾巴的生物身上有着非常显眼的蓝色花斑,皮肤像青蛙一样光滑而透着油腻。身长都在三米左右,不算尾巴、单单身体的长度也达到了两米。四肢长而有力,爪子好似匕首一样闪着寒光,脑袋上的嘴巴异常巨大,感觉随便一张嘴就能把正常人类的脑袋咬下去。

    他们的尸体上有很多伤口,看样子是遭受过同类的袭击或干脆就是自相残杀,光是想象一下这群家伙在水下的力量,布鲁姆就打了个寒战…

    生活在海边的人,对海洋里的生物都充满敬畏。别说是眼下这三米多长的家伙了,很多时候就算半米来长的鱼都能要人命。如果是产生了魔晶的海洋生物,那渔民们躲都来不及——布鲁姆的祖父当初就是因为被飞出海面的“剑鱼”刺成重伤,最后才不治身亡的。

    他看着眼前这些家伙发愣不过几秒,马上就被后面想要上来围观的人挤开。可这样的拥挤很快便被远处传来的爆鸣声打断——不知有谁喊了一声“议会的法师来啦”,所有人便顿时停下了动作,随后缓缓朝四周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