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惹麻烦了
    抵达港口时的美好心情至此已经彻底消失,胡迪尼深呼吸,几次想把这封信捏烂——可是目光闪动半天,他咬牙忍住了内心的冲动,还是收起了这封信,继续让搬运工把东西搬进了院子。

    待一切收拾完毕,庭院内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胡迪尼一个人坐在他最喜欢的躺椅上,默默望着院子里因为数月无人照顾而枯死的花朵,不知思索着什么。

    这里明明有着最适宜的温度和阳光,但他却觉得浑身都有些发冷。

    休息片刻后,他有些疲乏的起身,拿起自己那篇关于艾尔鲨等生物异变的论文,换上便装,迈步走向了距离不远的《深蓝》期刊投稿处。

    本以为自己会忙上很久,却未曾想一下子闲了下来。胡迪尼想着索性先把论文投了再说。

    拉西曼的投稿可以邮寄,也可以直接上门投。除了几家规模大、影响力高的大期刊以外,多数杂志的办事处都被整合在了同一片地区。所以住在督瑞尔城的法师们往往都选择直接上门投稿,因为这样投稿的时候,首先便会得到“接稿人”的意见,如果运气好,还能赶上审稿人在现场批阅,效率会高不少。

    胡迪尼写这篇论文,是因为他的确觉得这种异变有必要进行研究,而非单纯为了“刷积分”。所以他顾不上旅途的劳顿,来到了这片被称为“思想池”的建筑群里。

    各式各样的杂志和图书报社都在这里成立了办事处,各个领域的大拿隐藏其间,因此在这种地方,即便是魔导师也不会胡乱放肆——胡迪尼穿越数条巷子后,很快找到了《深蓝》的投稿处,随后恭恭敬敬的把论文递了上去。

    接稿人并不是他熟识的那几位法师,心情不佳的他也不太想现在去探讨什么学术问题,所以打算转身离开。可是拿到论文的那位法师却眉毛一竖,开口叫住了他:

    “等等,你是胡迪尼?布伦卡的胡迪尼?今天返航的那个?”

    “是我。”

    胡迪尼疑惑的转身,本以为对方有什么疑问,却见对方直接把论文递了回来——

    “《深蓝》拒绝你的稿子。请回吧。”

    “什—什么意思?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拉西曼的任何一个有骨气的期刊,都不会给一个叛徒刊登刊物。”

    这话让胡迪尼愣住,他一时间没明白对方说这话什么意思,可是很快他便被气的嘴唇颤抖起来。然而本想说什么的他,却因对方嫌恶的神情和不屑的目光而一时语塞。

    “拿着。”

    见胡迪尼不接,这位法师干脆伸手把一摞文稿塞到了他的手上,随后返回了工位,若无其事的继续翻书。

    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迪尼一口气梗在胸口,让他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大门后,他连续三次想施法将论文直接烧毁,可终究没有做出这种事来——

    对于拉西曼,他终究是有着一颗赤诚之心的。哪怕当初他受到了那些指责的回信,哪怕布伦卡学院都不再信任他,胡迪尼依旧认为自己有机会解释…

    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连和自己没什么交集的人,都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偏见和隔阂。这其中发生的事情,恐怕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谁是自己的敌人?胡迪尼还没搞清楚。

    他们到底都做了什么?胡迪尼不知道。

    接下来该怎么做?

    胡迪尼明白这才是自己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

    本该是“靠山”的布伦卡学院选择性失聪,他也彻底没兴趣再去冷脸贴热屁股,所以站在小巷愣了几分钟后,他深吸气,迈步走向了那条通常用于接待他国外使的“纳布尔街区”。

    这种时候…问问罗迪吧。

    他心里这般想着,因为距离不远,步行没几分钟便进入了这片热闹的区域。可是四周纷乱的景象让他有些诧异:平日这里可都是冷冷清清的,怎么忽然之间住了这么多人?

    通常而言,外地商人是不会带着商队来这里住宿的,因为这里的酒店布置精美,价格昂贵,只有那些拉西曼周边的小国才会被议会邀请到这里居住——也就是说,来这里住的,都是议会自掏腰包请客居住的“客人”。而现在放眼望去,胡迪尼立刻就认出了周边五个国家特有的服饰和马车从面前经过…

    胡迪尼本能的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他赶紧拦下路边的行人问了几句,这才知道“暮秋之冠”盛会竟然提前,而且就在半个月之后举行!

    事到如今,他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身为拉西曼人,他自然很能理解上层借活动展示国威的想法,但是…为什么这种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和自己提起过?

    显然,这种态度,已经说明了拉西曼议会对他的看法。

    胡迪尼感觉眼前熙熙攘攘的各国来使就像一个莫大的笑话!

    对于拉西曼,他一直抱有着天真的期待。他曾经幻想…当自己载誉而归之时,所有人都将理解自己的苦衷,并认可他为国家做出的贡献。

    然而当他切切实实站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才蓦然发现现实原来如此冰冷:自己一个小小的“研究员”再怎么努力,终究敌不过大学院核心议员的几句话。

    胡迪尼有些颓然的后退两步,无力的坐在了花坛边上。这一刻,哀莫大于心死,面容憔悴的他伸手掩面,可使劲揉了几下后,眼圈微红的老人重新站了起来——微眯的眼睛已经不再有往日的随和,反而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冷酷。他望了望这条街道的酒店,发现并没有罗迪队伍的踪迹。想起议会对自己的态度,胡迪尼脸色更加阴沉。

    作为“预言系”法师的他并不愁找不到人,抽出魔杖施法过后,法术显示的结果让他莫名叹了口气——

    “你们要欺负,就欺负我这种老骨头算了。但千不该万不该非要惹他…”

    “这可真是惹上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