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闭门羹
    既然傲慢,自然就会放松警惕。所以罗迪才会对身旁这几位法师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哪怕对方被他笑的浑身都不舒服。

    罗迪从艾弗塔装载的货物其实说来并不算多。因为当前只是第一次外交访问和接触,大规模的贸易并未开启,因此十来辆马车就足以把他带来的各种“特产”装下。这其中,罗迪还耍了一个心眼:他在那张“卡伦王国贸易货单”上,并没有给拉西曼议会标明“钴金矿”、“充能晶石”这类稀奇东西,而是把它们统一交给了胡迪尼去负责的。

    所以罗迪这群人其实称得上“轻装上阵”,不过二十来分钟,大部队便装载完毕,他和五位迎接的法师走在前方,整个队伍沿着道路慢慢开始了“跋涉”。

    同一时刻,胡迪尼并不清楚罗迪的队伍遭遇了什么。他现在正站在港口的港务处理办公室内,皱眉望着面前低头翻看一摞航海日志的港务负责人,出声道:“什么意思?议会只需要航海日志?”

    “对,这是议会的决定。上交航海日志和在卡伦王国谈判的会议记录后,你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胡迪尼法师,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

    眼前说话的港务官员并非生人,胡迪尼在率领舰队离开前,对方还专程请自己去城里消费高昂的“卡斯特克壁炉”餐厅吃过饭,当时这家伙言语之间满是各种奉承,哪知现在回来后却冷淡的好似从未见过面,这种反差令胡迪尼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他站在这里愣了半天。

    要知道,这种大型国事访问回来,是必然要在“议会”上公开演讲的。不但要汇报访问过程,还要阐述自己对卡伦王国的印象——从任何方面而言,他的发言都能主导拉西曼对卡伦王国未来的重视程度,因此这份演讲的发言稿胡迪尼可谓用心良苦,准备很久。

    而能在一会上进行发言,说来也算是政治资历的一种。如果未来评选什么职位,这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现在,自己竟然连这个资格都被剥夺了!

    “后面的,什么事?胡迪尼法师,没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了。”

    催促的话语让他猛然惊醒,胡迪尼双手握了握拳,又慢慢松开,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选择转身离开。

    此时罗迪的队伍已经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胡迪尼并没有担心拉西曼接待上会出什么幺蛾子,他现在只是觉得…自己原本不错的心情已经变得灰暗起来。

    布伦卡学院并没有安排专门迎接他的队伍,胡迪尼对此也算早有预料,所以他不得不像罗迪那般自掏腰包叫来马车,把自己的学生和卡伦王国的“交换生”一起拉上。

    当然,他没有忘记让运输工拉上那一吨被严加看护的“钴金矿”——反正这东西没有写在公对公的贸易名单上,整个拉西曼也不会有人想到罗迪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直接交给胡迪尼处理。

    而终于回归家乡的胡迪尼法师,心里正在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他想先回学院,和学院的院长简单聊聊,再向学院内那几位议员陈述利弊,向他们透露一下自己的真正发现——至少在胡迪尼想来,无论是钴金矿还是充能晶石,哪一项拿出来,都足够布伦卡学院在议会拥有更多话语权。

    有了它们,到时候自己重返议员席位恐怕都不是问题!

    这样的想法与他和罗迪的合作并不冲突,毕竟布伦卡学院是培育他的母校,胡迪尼这番心思再正常不过。

    不过待他一路晃晃悠悠,终于返回布伦卡的时候,却发现四周那些熟识的人们都在有意躲闪着自己。

    他自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因为巴尔伦纳学院议员的“日常扣锅”,有关胡迪尼“通敌叛国”之类的言论自然而然的传遍了大街小巷。最主要的是…明知道胡迪尼是布伦卡学院的一员,可学院内的议员在议会上却根本不敢反驳对方,甚至连回来辟谣的动作都不敢有,以至于三人成虎,竟然让大部分人真的把这荒唐的职责当成了事实!

    毫不知情的胡迪尼只感觉四处碰壁,好不容易揪住个人,询问院长和议员是不是在学院,得到的回答却是“学院高层今天都不在”…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胡迪尼再傻也不至于把这种话当真,他明白这不过是说辞罢了,估计自己直接去魔法塔顶找他们,也会被拒之门外。

    “算了,那我就先不找了。”

    他勉强笑笑,原本一肚子准备说的话都被憋了回去。在简单安排卡伦王国那几位魔法师后,胡迪尼有些失落的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魔法师大多单身,胡迪尼也是如此。他因为身份在学院内颇高,所以被单独安置了一座庭院。不过待他让拉着钴金矿石的车队停在院子前时,却是皱眉从门口的信箱拿下了一个信封。

    信的内容,是布伦卡学院内部决定取消胡迪尼住房资格的通知。不过布伦卡学院倒是没做的太绝,只是给胡迪尼的待遇“降级”,责令在十月中旬之前搬家到另一处名为“谭雅克”的街区居住。

    那地方胡迪尼并不陌生,他在成为“高阶讲师”之前就是住在那里。等于说布伦卡学院已经把他的待遇降到了“中级讲师”这个阶段——也就是学院十多个等阶的倒数第三层级别。

    领导们认为这么做已经是给胡迪尼留了面子,但却没意识到这种行为基本上等同于“羞辱”——一个好端端完成任务回来的魔导师,连自我辩护的权力都没有就被直接处理…

    谁会坦然接受这种安排?

    胡迪尼站在庭院前,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在艾弗塔的时候,他看到罗迪等人每天面对的都是战争的威胁,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有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而拉西曼呢?鸡毛蒜皮、蝇头苟利,明明是和平的岁月,却要面对来自于自己人的明枪暗箭,乃至污蔑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