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警示
    巴尔伦纳学院因为靠近港口,所以直接开口把接待胡迪尼和卡伦使者的任务大包大揽下来。由此议员罗提卡便对具体事务有着直接管辖权,而此时他正拿着下属写的预算表,草草扫了几眼后,开口便是一通斥责:

    “胡迪尼说那位卡伦王国的使者自己带了卫队?呵呵,那挺好啊,到时候让他自己搞排场就是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这写的欢迎仪式是搞什么玩意?这么多预算花在找人扔花瓣摆阵型上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卡伦王国这种小地方来的使者算哪根葱?给他临时请出道路来就算给面子了!”

    对于使者的态度,显然代表了当前国家统治者的一种主流意识形态。当初查理二世为了装点门面,恨不得把所有人拉出来摆成花瓶让别人看,以此彰显自己的统治力——可同样是装逼,拉西曼却奉行“实力为王”,根本不愿在细枝末节上费力气。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是“礼仪之邦”,拉西曼这群治国的法师显然是唯目的论的家伙,懒得做表面客套。

    被训斥的下属明白了议员的意思,现场就把这张单子上的内容一通删改,呈上去道:“大人您看这样如何?”

    原本他给罗迪等人安排的住处位于“科伦米尔”魔塔附近的高档酒店,但现在有了议员大人的指示,自然是朝最省钱的塔克巷一拨拉完事——这里虽然称不上贫民区,但基本都是给那些散商和小贩准备的酒馆一条街。

    “饮食方面我到时候和这些酒馆打个招呼就好,凑合着能吃就行,他们要是不满意可以自己掏钱买。”

    话说到这里,罗提卡议员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嘛,好的魔晶就要用在高阶法阵上。这些混饭吃的小角色随便打发一下就可以了。反正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绝望。”

    罗提卡议员的这番话并非私下里说的,而是在很多场合有过公开表示。然而他的话语非但没有招致非议,反而赢得了政坛上下的一致认可——这种情况自然说明了一个显著的事实:拉西曼王国的价值观就是如此。

    他们对卡伦王国的偏见和傲慢是预设的立场。因此对于这种“弱者”,并没有想过要给予什么尊重…因为“弱者不不配拥有尊重”是法师们共同信仰的准则。

    轻慢使者算什么?巴尔伦纳学院心里其实暗自绷着根弦,他们可没有遗忘胡迪尼当初发来的消息,所以此次无论使用任何方式,他们都要让卡伦王国意识到自己根本不配拥有与拉西曼平起平坐的交易权。

    而至于“钴金矿”…他们自然做好了另一手准备。

    对于巴尔伦纳这些毫不遮掩的言论和手段,议会的议长杰里米其实是一清二楚的。不过正因为清楚,他才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价。

    有利益就有冲突,胡迪尼自己犯傻惹了麻烦,杰里米又不是布伦卡学院的保护伞,自然不会出手帮忙——而他也知道,这样的“坐视不管”,其实就等于偏向了巴尔伦纳。

    但为整个拉西曼考虑的话,巴尔伦纳上来就直接把矛头对准卡伦王国的使节团,其实正是他想要的结果…魔法师是懒得花时间客套的,有人愿意第一时间去试探对方,杰里米绝对是求之不得。

    面对巨大的实力差距,这些异国来的访客会不会承受不住?杰里米思考过这种问题,不过他丝毫不担心任何结果:承受得住就承受,承受不住就滚蛋,拉西曼又不是收容所福利院,只会对强者尊敬,不会对弱者留情。

    这是拉西曼法师立国的根本。不这样,周边十几个小国怎么可能乖乖俯首称臣?怎么可能每年都派队伍上供?

    杰里米议长翻完了今天的会议备忘录,简单写了下一场会议的提纲。起身走到实验室前愣了几秒,随后却是叹了口气,扭头离开。

    他很想继续沿着自己的设想完成实验,但显然这一次实验碰到的瓶颈比想象中还要严重,连续一个月的重复试验后,始终得不到合格数据的他感觉自己面前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可是更改实验方式谈何容易?现有条件的限制让他不得不中断了实验,杰里米觉得这几天需要彻底放松放松,歇歇脑子,单纯的重复试验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离开魔法塔,背上一袋子渔具,杰里米议长随手扣了个草帽便溜达着去了位于城市边缘的峭壁附近。他望了望那海浪拍击的巨石,不出意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后便直接使用“浮空术”从峭壁迈步而下,来到了那个正在垂钓的老家伙身旁。

    随手用魔杖点了点岩石,仿佛融化的石块立刻变出了一把合适的板凳出来。杰里米慢吞吞的装好渔具鱼饵,鱼钩一甩,安然坐下开始等待。

    旁边老者须发皆白,看起来比杰里米年纪还大。虽然穿着洗的发白的亚麻短衣,可实际上却是拉西曼响当当的强者。

    论作战能力,这位老人比杰里米强了不少,可谓战略级存在。不过他精于战斗,疏于研究,所以不像杰里米那般还坚持着实验与论文写作。

    “看你们搞的排场还挺大,怎么现在还有心思来钓鱼?不是该忙的睡不着觉么?”

    老者的声音很随和,鱼竿支在脚边,完全是一副晒太阳虚度光阴的摸样。这种岩石因为海浪不断拍击原本是有着极大噪音的,可因为“静音结界”的存在,老人的话杰里米议长听的一清二楚。

    “这些东西都是小事,没什么需要操心的。钓鱼也是为了换换心情,最近的实验不太顺利。”

    杰里米的语气带着几分恭敬,毕竟眼前的老人是前辈,哪怕不参政,话语的份量依旧很重。

    “是么?那估计你要操心的是又要多一件了,我还打算过几天找你去来着,没想到今天这么巧,那我就和你说说吧。”

    杰里米眉头微皱,脸色严肃了许多。这位老人平时可从来不多话的,此时恐怕不是什么小事。他见对方挥了挥手,海面之下浮上来一个球状的冰块,当中赫然冻着一个长相凶残、却缺胳膊少腿的“鱼人”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