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新任务
    航行第五日,暴风雨让首次乘船的艾弗塔人不得不缩回了船舱里,忍受着船体的摇晃与颠簸。

    不过对于西尔维娅来说,她却觉得自己眼前的世界似乎正在逐渐发生改变。

    “该谁扔骰子了?上一轮庄家是麦琳瑟拉,这下该是西尔维娅了。”

    “哦哦,好的,该我了。”

    西尔维娅伸手把眼前的刘海拢到耳后,拈起骰子,动作轻柔的一甩,同样由魔晶制成的透明骰子停在了“4”、“6”两个数字上,她看了一眼:“四加六得十,下家扔。”

    说罢旁边的奈菲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骰子,摇晃半天念叨了几句不知所谓的顺口溜,扔完以后几乎想都不想便算完了该从哪里搬牌,小手一指:“西尔维娅姐姐,这里!”

    “额,好的。”

    “咔咔咔”的码牌声不绝于耳,之前从未想过学习布林加语的西尔维娅此时却是熟练的一边把牌打出去、一边揉着眉头:“二饼,哎呀这把运气又不是太好…”

    “碰一个!”

    阿卡莎声音清亮,和她平时说话时的轻柔截然不同,她两眼放光,这把牌有希望凑个清一色,暗地里握着的手都紧张的有些冒汗。

    不过这一桌人里麦琳瑟拉才是玩儿的最起劲的,身为等级最高的魔法师,第一天打牌的时候就数她赢得最多——变态的记忆力导致她两轮过后便能通过每张麻将牌背面的细微划痕背出是什么牌。

    因为在座的都是法职者,没过多久大家基本就都重回了同一个起跑线。所以这种和开挂没什么两样的能力很快被限制…因此现在码放整齐的牌面都被施放了法术,让她们无法看清每张牌背的细节。

    “哎呀,打什么来什么!真是好气。”

    “阿卡莎你肯定憋什么大招呢,瞧你,一紧张就不吭声了,绝对有阴谋!”

    麦琳瑟拉嘴里的话就不带停的,旁边奈菲则眼睛滴溜溜转,她因为个子矮,椅子上垫了好几本书,默默的算着各自手里的牌…

    “额,自摸,杠。”

    西尔维娅话不多,但一开口就让另外三家“哎呀哎呀”叫个不停,她打出一张,再一摸,自己都有些愣住——“这个…杠上开花。”

    “啊?!要让不让人玩儿了!”

    麦琳瑟拉夸张大喊,阿卡莎一脸苦笑的推牌道:“我还想着搞一把大的呢!”

    奈菲撅着嘴拿筹码,假装大哭:“呜呜呜,我的钱都输光啦…”

    看着这一幕,西尔维娅不知怎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这和赢了多少筹码没关系,她此时的感觉只有温暖…因为这三人根本没有把她当外人。

    复生之后,西尔维娅一直因为自己是个“死人”而觉得无法融入当前社会,这种自我封闭就像是一种持续不断的催眠,以至于她本能的认为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没有人会理解她,没有人愿意接触她…

    可眼前的事实却明显和想象中不一样。大家有说有笑,根本就未曾出现“歧视”或“有色眼光”的现象。这种被人接纳的感受让西尔维娅内心的壁垒出现了裂缝,也让她终于愿意开始主动交流了——

    “那个…赢的钱到了拉西曼我就请你们吃大餐。”

    “一言为定,嘿嘿!”

    “好啊,拉西曼有什么吃的?我还真挺好奇的。”

    “呆会去问问胡迪尼不就得了?”麦琳瑟拉看了看窗外,“快到饭点了,走走走,准备吃饭去。奈菲,晚上吃饼干一定要注意磕一磕哦~”

    “啊…求你别说了!”

    奈菲一下子捂住脸,旁边西尔维娅和阿卡莎好奇的问了原因,结果被一齐恶心的脸色发白——她们倒是没看到奈菲一脸坏笑冲麦琳瑟拉眨眼的摸样。

    其实“波拉蒂尼”号和其他航海船是有很大区别的。大规模应用的法阵让这艘船在“享受”上丝毫不差。有“冰冻法阵”在,贮存的肉类和奶酪足以让每天的晚餐都很丰富。

    不过普通船员自然吃不上这种奢华的晚餐,但罗迪大手一挥,此行所有船员每两天都配发一瓶罐头——酸甜的水果配上糖水,让一众船员彻底告别了以往长时间不吃水果导致的各种疾病,因此他们对这些艾弗塔的客人们异常尊重。此时见四位说说笑笑的美女经过,具是靠边站好笑着打招呼。

    很自然的一幕,却让西尔维娅感慨万分。她忽然发现自己自从“复生”以后便没有微笑过,可是自从罗迪给她安排了任务,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竟然变得愈发频繁起来。任何人都不是冰块,西尔维娅自问自己不过是个很普通的高精灵法师,既没有过人天赋也没有倾城美貌,当初在埃尔森城也属于茫茫众生之一…

    现在想想,或许是那种脱离族群后的恐惧,才是让她封闭的主要原因。

    “开饭了!”

    饭桌上的罗迪开动刀叉,大家纷纷开始对付起了面前的食物。说起来只有这种时刻西尔维娅才会觉得自己和周围人没有区别——因为她发现,自己依旧拥有味觉,并且对食物并没有什么抗拒…

    这一点,是她和其他亡灵最大的不同。

    之前西尔维娅把自己关在实验室不吃不喝,只是觉得身体有些虚弱,却不知阿卡莎一直在定期以亡灵法术为她补给能量。塔斯曼的亡灵必须有“死灵之气”滋润才能活动,阿卡莎起初认为西尔维娅同样如此,却没想到在前几天她教完大家麻将后被奈菲拉着上了饭桌,而尝试了食物过后…这位高精灵亡灵竟然自行产生了维持身体机能的能量!

    罗迪和阿卡莎对此惊奇不已,“亡灵”最大的特点就是身体没有消化食物的能力,可现在西尔维娅和人一样能够吃东西来维持机能,这和“活着”有什么区别?

    西尔维娅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亡灵,具体有什么特殊以后还需发掘。但罗迪为了让她增加这种认同感,已然每次吃饭都叫上了她——现在看来,“吃饭”对西尔维娅的影响显然是积极的。

    酒足饭饱的众人聊着各式各样的话题。胡迪尼早已坚定立场,所以踏上归途后他便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和罗迪的闲聊基本围绕着拉西曼的民风民俗和各种政治立场,显然是为了让他尽快熟悉这个大洋彼岸的陌生国家。

    阿卡莎、奈菲、麦琳瑟拉和西尔维娅俨然成了个小团体,走到哪都聚在一起——这种旅途是促进友谊的最好方式,无论实力、年龄和经历差距如何,作为女性的共同话题都是少不了的。

    而至于另外那些卡伦王国“学习交流”的魔法师,则很干脆的安排在了另外的舱室,至今还不知道这艘船上坐着当前皇室最大的敌人。

    晚餐结束后,罗迪叫住了西尔维娅,并让对方到自己的书房坐下聊天。这位高精灵如今状态显然比之前好了一些,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现在说话的时候语气和音量都已经没了最初的虚弱。

    “教她们打牌任务完成的很好,所以这是你应得的奖励。”

    旁边的米莎想凑过来,被罗迪轰到了一边去,他随手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一条蓝色皮革制作的腰带,上面氤氲的魔力波动让西尔维娅一下子愣住——她看了半天,甚至连感谢的话都忘了说,惊道:“这是…所罗门的作品?!”

    “对,所罗门把他的宝藏留给了我,所以我对这些东西有支配权。”罗迪的话让原本想拒绝的西尔维娅闭上了嘴,史诗级魔法腰带可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东西,哪怕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年代里,那也是卡德加导师那个级别才会触及的高阶装备。

    有劳有得,这是罗迪一直强调的话语,所以她在短暂的犹豫后伸手接了过来。

    “完成了这项,我就给你安排个新的任务,这一次比之前的要复杂的多,不过因为你对高精灵魔法体系更加了解,解决起来应该不难。”

    “喏,东西在这上面,你来想解决方案吧。”

    罗迪依旧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不过这一次西尔维娅感觉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抗拒心理,她点点头,接过了罗迪递过来的一摞手稿。

    “这是…什么?”

    西尔维娅眉头皱起,她看着上面画的那些图形,一时间根本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你可以叫它‘飞机’。”

    罗迪笑着回答。

    “之前是‘公务员考试’,现在是‘魔法交流’,他这是想搞什么鬼…”

    查理二世眉头深皱,拿着最新一期的《卡伦时代》,坐在书房的扶手椅上陷入了沉思。

    在他的书桌上,一期一份的摆放着埃尔森城数月见发布的所有期刊杂志,从它们微微卷曲的书页来看,显然是被查理二世翻看了许久。其中还有不少圈圈画画的痕迹,甚至还能看到查理二世的亲笔批注——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位君主对眼下这些传播开来的信息媒体的重视。

    米尔诺伯爵死亡的消息并没有让他有过多惊讶。其实在他放弃米尔诺的那一刻,基本就宣告了这样的结果。而随后他更是对千疮百孔的情报系统进行了一系列“亡羊补牢”行动,从夺回信息知情权,到派遣更多资源来探查艾弗塔,一番运作过后,查理二世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罗迪想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