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四十七章 简单
    扎克等人骑士早在城门关闭的时候就能脱离战场。但因为贪婪,他们都没有“见好就收”。因此在四周的人开始肆无忌惮的劫掠时,这些抱着侥幸心理的家伙便参与了进去。哪知战马累到脱力后,很快便在随后的剿匪行动里被抓捕。

    如今沦为阶下囚,扎克也不复往日的威风,他现在并没有多少悔恨,脑袋里想的都是如何筹集赎金的事——扎克是有“骑士”身份的,哪怕册封他的贵族早就死在了战场上,但身份却是真的。这个时代里,骑士被俘后可以靠赎金赎回,所以这位自诩本领高强的骑士在被臭鸡蛋砸了脸后不忘用阴冷的目光盯视着四周的平民,好似要记住这些侮辱过他的人似的。

    扎克身材高大,鹤立鸡群,这目光的确吓住了不少人,不过没等他瞪几次,两侧骑着战马的艾弗塔骑士便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脑袋上——

    “啪!”

    响亮的声音中,扎克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印,旁边的骑士指着扎克骂道:“看什么看!欠抽是吧?”

    火辣辣的疼痛让扎克顿时不敢抬头,他知道自己现在发飙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只能忍气吞声,内心暗暗诅咒着这位骑士,发誓要在赎回后好好教育他一番——不过就在他思索着怎么报仇的时候,心底却莫名有些发虚。

    因为他想起了战场上那个看似人畜无害、最终却一个人屠掉两支队伍两位长老的罗迪。

    对方神乎其技的箭术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一想到这么恐怖的家伙为了隐蔽身份竟能忍受被自己各种羞辱…扎克便浑身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人?“玫瑰十字”的精英?

    扎克至今还不知道罗迪是何方神圣,不过就在这支囚徒队伍向城内深入时,四周居民谈论的话语却飘入了他们的耳朵——

    “今天的《卡伦时代》看了么?大新闻啊!”

    “我不认字,看不懂啊,你快讲讲…”

    纸质的报纸在艾弗塔建立了超过十座造纸厂后现在基本普及,不过《卡伦时代》在第四期之后已经开始进入收费模式,街上拿着报纸的人稀少了很多。村庄里的农夫不愿花钱买,但对于生活在“圣殿”城内的居民而言,报纸的价格仍旧是低廉的,为了获取王国各地的新鲜消息,他们丝毫不介意掏几枚铜币。毕竟向四周的文盲传播最新消息,对他们而言可是能获取不少优越感和满足感的。

    “这期大篇幅都是有关于‘圣殿’的!上面把前几天的战斗过程都讲了一遍,甚至还统计出了所有村落的伤亡数字…”

    “报纸说这一切都是‘蝮蛇十字’的阴谋!他们的偷袭让整个‘圣殿’范围内的村庄和小镇生灵涂炭,而带领他们的米尔诺伯爵更是无耻至极…”

    罗迪的报纸将矛头对准了“蝮蛇十字”和“米尔诺伯爵”,丝毫没有提及王室如何如何,所以人们的仇恨一下子集中在这两个势力上,配合着那血淋淋的数字和犹如亲临场面描述,估计王国内部的普通民众很容易对他们升起反感情绪。

    “这群该死的异教徒!”

    “如果不是那位强大的圣殿守卫干掉了敌人两个首领,整个城市恐怕都要完蛋!”

    听到有人在旁边跟了一句,扎克微微扭头,他知道对方口中那个“强大的圣殿守卫”便是“拉斐尔”…这么说来,原来对方是“玫瑰十字”的卧底么?

    可口述报纸的家伙嘲笑一句:“什么圣殿守卫!你们都猜错了…知道么?那两个‘蝮蛇十字’的领队一个是克劳德枢机主教,一个是迪恩长老,都是厉害到不行的强者!挥手间能灭掉一整支圣殿守卫的存在!而那个杀掉他们的弓箭手——你们绝对想不到是谁!”

    “谁阿?”

    “报纸里说了他的身份?”

    这个悬念顿时吸引了四周的人们,连同扎克和四周被俘的骑士们都扭过了头,整个队伍的脚步甚至都慢了下来。

    “是艾弗塔的内阁首相,罗迪大人!”

    “啊?!”

    “怎么可能!?”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可是在这之后却都陷入了静默。“罗迪”的名字其实很早便传入过他们的耳朵,只不过这里距离艾弗塔较远,有关他的传闻并没有被吟游诗人改编成什么故事,所以一时间也没人联想到这位箭术强悍的“内阁首相”身上。不过此番《卡伦时代》直接承认是罗迪杀掉了迪恩和克劳德,人们在仔细联想了以往的旧闻后,却都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罗迪大人当初就带队杀过上百兽人吧?”

    “对,不是还说他去塔斯曼王国干掉了奥古斯丁大帝么?强大的亡灵君主都被他杀了,迪恩和克劳德能算什么?”

    “光明神在上…原来首相大人这么厉害!”

    因为扎克被人流推着向前走,这番对话很快便听不清楚,但他此刻却和四周所有骑士的一样,都是面带惊恐的长大了嘴巴——旁边有个之前嘲笑过罗迪的家伙结结巴巴的问道:“他、他、他真是艾弗塔的首相?我怎么看也没觉得像啊…”

    扎克闭上了嘴巴,现在真是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正是因为所有人都没看出破绽,所以他才觉得这位首相大人可怕!

    忽然间,他内心涌上一股不安——扭头望了望四周铠甲上绘有艾弗塔标记的骑兵,他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问题:罗迪会不会非常记仇?然后把他们都列为需要“特殊对待”的家伙?

    不会,应该不会,“圣殿”是“玫瑰十字”宣扬教义的主要场所,扎克知道这个教派非常讲究“仁爱”,讲究“光明神会宽恕一切罪责”,自己身为骑士,怎么也不会被他们重判的…

    这便是根深蒂固的阶级思维:平民们犯法了,都要按领主定的法律严惩。骑士和贵族们犯法了,便有另一套准则来对待。就因为他们是“特权阶级”“统治阶级”,所以在卡伦王国的大多数战斗中,骑士甚至骑士的扈从都是能活捉就活捉的,因为这都是能够换来大笔赎金的财源,没人会拒绝。

    带着这样的想法,这三百多名被抓捕的家伙来到了圣殿的广场之上。此刻站在临时搭起的木台上的,正是实力强悍的大骑士惠灵顿。因为参与了剿匪的一线战斗,他此刻的铠甲上还有着斑斑血迹,那弥漫的杀气令在场的“圣教军”骑士噤若寒蝉。他们大多低下了头,不过更多的却是在好奇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搭出一个木台来。

    惠灵顿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没说话,整个场面压抑得很,连围观的平民们都只敢小声议论。没过多久便见枢机主教鲁本斯带着一队人马从内城赶至,身穿红色教袍的他手持圣喻,宣读了教宗和枢机主教团的决定,大意如下:

    因作战部队主要由艾弗塔军队组成,“玫瑰十字”对此表示感激,并自愿放弃所有战俘的处置权,由艾弗塔部队当前领导者惠灵顿裁决所有战俘的罪责。

    此话一出,整个围观的人群“嗡”的讨论开来——这是在“圣殿”城内啊!怎么忽然之间就要让艾弗塔的人来决定了呢?

    不过明眼人都看出这是一个再强势不过的政治信号,此例一开,意味着未来“圣殿”渐渐都会向艾弗塔看齐,谁知道数年之后,这里施行的会不会是艾弗塔的法律?

    惠灵顿是军人作风,干脆利索得很。他出面接下圣喻,回过头,大声道:“抢劫、强奸、杀害平民,烧毁村庄,按艾弗塔法律,杀!”

    “杀”字一出,原本“嗡嗡”讨论的广场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而四周全副武装的艾弗塔骑士们则迈步而上,一排排的把满脸茫然的“圣教军”骑士拉上了木台,手起刀落,人头滚滚…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看着那颈腔喷出去三五米的鲜血,下面的土匪们顿时慌了神,哀嚎着便想逃跑,可被束缚双手的他们哪里跑得了?被旁边的守卫用武器砸倒后挨个拖上了台,继续杀了个昏天黑地。

    扎克浑身颤抖,满脑子根本想不明白艾弗塔为什么这样做,然而惠灵顿才懒得考虑这群家伙怎么想,一排三十人,稀里哗啦便把这三百多号人尽数砍了头。

    这可是真正的血流成河,木台之上冲天的血腥味令围观的人群脸色煞白,不少人当场呕吐不停,可随着这些人被杀光,叫好声却渐渐蔓延开来,直到最后人头被堆成了山,呼喊声已经响成一片…

    “干得漂亮!”

    “艾弗塔万岁!这群该死的家伙!”

    “杀的好!”

    这三百多颗头颅不单是对“蝮蛇十字”和米尔诺伯爵的示威,对于看得更深的鲁本斯而言,更像是一场巨大变革的序幕。

    他静静的望着那被抬走的尸体和堆积起来的人头,却是忽然笑出了声:“这么多年被教义捆绑着不敢得罪贵族,没想到…破局竟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