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占领
    黎明时分,圣殿城门附近的血腥味并未散去,反而愈发浓厚。

    鲁本斯到来后直接接管了城内防务,并迅速从城内征来平民“辅兵”开始协助防守。之前战斗中留下的尸体被搬运到了别的地方,可地上那凝固的鲜血和碎肉却实在没工夫清理,因为此时城墙外并不安定。

    这一宿城墙上的士兵基本没敢休息。因为夜晚十分竟然还有数队“圣教军”骑士来城墙附近游荡。当然他们不是为了攻城,而是搜索城门口那些教徒军守卫的尸体,看看还能有什么东西可拿。

    天亮之后,从城墙向下望去,便能看到不少被剥的赤条条的尸体。显然在这个生产力严重不足的时代,土匪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虽然不少人是“骑士”,但夜黑风高的时候可真没人觉得自己需要遵守什么骑士守则。

    “圣殿”因为有城墙而没被攻击,可圣殿管辖区域内的大部分村庄和城镇却都冒起了黑烟。这番情景令圣城内的民众愤慨不已,但想起昨天出城行动的士兵一个都没回来,敌人的凶残可想而知。

    如今枢机主教鲁本斯带来的部队仅够城墙防守部署,根本没有多余兵力出去清剿这些歹人,所以城内的人们普遍寄希望于教宗冕下发布“圣谕”,集结各个教区的圣殿守卫前来救援。

    不过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当天亮之时,“圣殿”的北城门忽然开启,一支人数足有七百的骑兵部队浩浩荡荡的进了城,后续还跟着人数超过两千的步兵部队,以及一支拉着应急粮食的长长车队。

    城市居民们为此激动不已,可是当询问过后,才意识到这竟然是艾弗塔公爵派来的支援队伍。领头者的正是公爵麾下的大骑士惠灵顿!

    一直以来,处于“艾弗塔”范围之外的“圣殿”还从来未让贵族势力带着军队进入过城内。此次战斗赶来的第二支援军来自莎莉公爵,普通人或许分不清其中区别,可稍微明白点的家伙,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场名正言顺的“势力渗透”…

    “圣殿”在被敌人突袭后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这种时候如果来的是查理二世的军队,那么以后“玫瑰十字”便会是皇室说了算。可现在来的是莎莉的军队,那么…艾弗塔的领地范围,恐怕就此要重新划分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过更让平民感到意外的是,中午十分,“玫瑰十字”便宣布了一道“圣谕”——教宗彼得坦诚城市险些沦陷完全是因为教廷对敌人的轻视,对此负有主要责任。同时宣布了此次战斗牺牲的司铎、主教、圣殿守卫乃至枢机主教人数,更说明自己受伤在身的事实。

    之后他表示了对鲁本斯、本杰明及时支援的由衷赞赏,以及对艾弗塔公爵莎莉·鲁西弗隆的由衷感激,并宣布接下来“玫瑰十字”的事务皆由枢机主教团商议决定,自己因伤重休养,暂不参与决议。

    而后便是一系列安定民心的套话,不过这份“圣谕”没有说明的是…枢机主教团在今天过后出现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人事变动:除却阵亡的三人外,有五名枢机主教同时因“伤重”的理由而退出了这个核心圈,随后本杰明与另外两位原本属于鲁本斯一系的区主教补入“枢机主教团”,自此超过七成枢机主教都属于“艾弗塔”一系的坚定支持者,未来“玫瑰十字”的话语权毫无悬念的归鲁本斯所有。

    而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鲁本斯,自然明白自己该听谁的。

    不管核心权力层如何变化,“圣殿”城外那些游荡的散乱匪军都是当前的难题。所以在“圣谕”发布后,已经休整完毕的惠灵顿骑士立刻率军开始收复失陷的村庄——已是游兵散勇的土匪们根本就无法抗衡来自艾弗塔的正规军,几乎都是一波冲锋拿下,而后跟上的部队则发放了应急用的粮食,来保证食物被抢空的村民们不会饿死。

    如此一系列举措,都让遭抢劫而一贫如洗的农夫们感恩戴德,在有心人的宣传下,他们渐渐知道这些士兵不是“玫瑰十字”的圣殿守卫,而是“艾弗塔公爵”派来的援兵。

    这些宣传在各地蔓延开来,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对“玫瑰十字”失去信心后,这些难民们如今都是知道了“艾弗塔”才是真正拯救他们于水火的救星…

    而惠灵顿骑士带的这些士兵,显然没打算很快返回——他们的任务可不单单是驱散那些毫无斗志的“圣教军”骑士,而是在这里以“保护”的名义驻扎,稳固艾弗塔骤然外扩的领土边境。

    从今以后,“圣殿”所在的王国北部所有区域,已然在无形中纳入了“艾弗塔”的版图。

    而在王国东部的小城内,已经有四散溃逃的教徒军为“蝮蛇十字”带来了战败的消息。

    “蝮蛇十字”没有“玫瑰十字”的底蕴,因为教派出现的时间较晚,教义又脱胎于“玫瑰十字”,所以这里的建筑风格和“圣殿”颇为相似。如果说最大的区别,便在与建筑物上雕刻的蝮蛇形象。

    从战场捡回一条命的这位教徒军士兵浑身都是汗水和泥印,他被带到了教堂的中央,当着教宗及其他四位枢机主教和六位长老的面讲述了克劳德、迪恩被一个忽然出现的家伙单枪匹马杀死的消息。

    他断断续续的话语混杂着说不出的恐惧,而原本期待着大捷消息的众人则一下子脸色很难看。

    “蝮蛇十字”的神职与“玫瑰十字”略有不同,教宗之下的“枢机主教”和“长老”是并列的。但只有“枢机主教”才能参与政事决议,“长老”是由实力和势力决定,属于战斗部门,有知情权,但没有决定权。

    教宗戴泽此时目光阴沉,他穿着一身白色袍服,坐在略高一阶的座位上沉默不语。下方的枢机主教和长老们对这个消息则是一片哗然——迪恩和克劳德的实力可是公认的强大,好端端按计划带着各自的部队去进攻,怎么可能让一个人给杀了?

    “是谁干的?真的是一个人?”

    “埃尔维斯的下落呢?”

    有人出声询问,可教宗戴泽却打断了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谁也不会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实力越强,越懂得敬畏,所以克劳德和迪恩的死并不能让他感到太多的意外,他现在唯一关心的是“蝮蛇之吻”,至于长老和枢机主教的空缺,总会有人替代的。

    “教宗冕下…埃尔维斯大人被那个使用弓箭的家伙逼退,最终使用卷轴,以飞行的方式逃脱了…”

    这句话让周围的长老和枢机主教们集体松了口气,“以飞行的方式”逃脱意味着他使用了那张上古卷轴,对于这个卷轴的效果,在座各位都清楚得很,因此他们理所应当的认为埃尔维斯成功带走了“蝮蛇之吻”。

    教宗戴泽也是放下心来,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埃尔维斯的归来。一旦重新掌握权杖,“蝮蛇十字”便可以彻底复苏,将“玫瑰十字”狠狠踩在脚下!

    不过在这之前,教宗戴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在他看来,“善后工作”和战斗其实是同样重要的,因为“蝮蛇十字”绝对不能承认这场战争是单方面发起的,而把挑起战争的黑锅扣在米尔诺伯爵头上,便是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

    “等埃尔维斯回来后,带他去‘洗礼室’吧,这是他应得的。”

    “洗礼室”是蝮蛇十字能够招揽大批实力强悍的高手的主要原因——能够进“洗礼室”呆上一天的人,出来后实力都会上升许多,有些人甚至能够就此踏破门槛,成为普通人眼中根本难以抵挡的强悍存在…不过“洗礼室”被教宗掌握,成为了人人都想要的奖励。

    教宗呼了口气,感觉心情放松了不少,只是低声道:“只要埃尔维斯没事就好…他的忠诚,我是相信的。”

    *

    七月五日,关闭多日的圣殿城门终于打开。

    这是因为惠灵顿和圣殿守卫协同进行的“剿匪行动”大获成功,游荡在“圣殿”附近的“圣教军”骑士和“蝮蛇十字”溃逃时留下的“教徒军”基本被剿灭或驱逐,同时有超过三百名参与抢劫村庄的土匪被活捉,并在此刻押送进了“圣殿”城门。

    按照原本的解决方式,“土匪”被骑士们打败后基本都会就地砍死以绝后患。在这个“领主大于天”、“教规就是一切”的时代,基本上不存在什么统一的法律法规。不过在罗迪的授命下,眼下这些土匪显然是一场“政治秀”的合适材料。

    而十分凑巧的是,当初和罗迪同一个营地的扎克等人竟然都在押送之列——相比起打家劫舍时的意气风发,此刻这些家伙一个个垂头丧气双手被绳子牵着,迈步走过“圣殿”的街道时,还要忍受四周围观人群扔出的石块和臭鸡蛋…